小三:悲催,抢来的丈夫竟然又出轨了 。。。。

悠悠我心100 收藏 4 379
导读:文清在电话里说,她曾是个不光彩的“第三者”。直面相对时,我站起身,微笑着迎向她的目光。递过去一块面巾纸,示意她拭去脸上的细汗,然后给她倒上一杯冰镇柠檬水。一连串的动作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她紧绷的面孔露出了微笑,从那感激的目光中,我知道她本性并不坏。“我不明白,枫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竟有那么多的女人肯为他抛洒真情,为他伤心落泪?”刚一开口说话,她原来清澈的大眼睛迅速地潮湿了。   枫是我的同事,相貌平平,既不伟岸也不潇洒,但为人很热情,言谈话语幽默诙谐。办公室有枫在,气氛总是轻松愉悦,当然这是

文清在电话里说,她曾是个不光彩的“第三者”。直面相对时,我站起身,微笑着迎向她的目光。递过去一块面巾纸,示意她拭去脸上的细汗,然后给她倒上一杯冰镇柠檬水。一连串的动作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她紧绷的面孔露出了微笑,从那感激的目光中,我知道她本性并不坏。“我不明白,枫到底有什么好?为什么竟有那么多的女人肯为他抛洒真情,为他伤心落泪?”刚一开口说话,她原来清澈的大眼睛迅速地潮湿了。

枫是我的同事,相貌平平,既不伟岸也不潇洒,但为人很热情,言谈话语幽默诙谐。办公室有枫在,气氛总是轻松愉悦,当然这是大家共享的“资源”,真正吸引我的,却是他的侠义心肠。

我刚参加工作那年,正赶上国家搞人口普查,每个人都有任务,我们要在每天的早、中、晚三个时间段入户登记人口。为了工作进展快些,开始是单独行动。有一次,我敲开一家住宅门,只有一个男人独斟独饮,见我进去,他忽地一下站起来,全身只穿着一件裤头。我吓了一跳,竟然不知道进退,待那男人走到我跟前,满嘴的酒气都喷到我脸上了,我才醒悟过来落荒而逃。我不敢再继续下去,这时枫主动站出来,愿意陪我一起工作,我不胜感激。

一个月后,任务完成了,我也离不开枫了。妈妈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她骂我得了魔怔,明知人家有妻子女儿却偏要搅和进去,明知这是坑浑水却偏要往里跳。我反驳妈妈封建,不懂得爱情,并且义无反顾地和枫在单位同居。枫的妻子知道后,她管不了丈夫,就跑到单位找我来闹,弄得满城风雨。单位领导分别找我们谈话,同事们也旁敲侧击地劝我。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我动摇了。

枫一点儿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他一方面抓紧与妻子离婚,一方面对我穷追不舍。因为我的躲避,他白天没有机会与我说话,就在晚上到家里来找我,我不开门,他把车停在我家门口,一等就是一夜。

我虽然把他关在门外,却关不住自己的泪水和一颗躁动不安的心。迫于舆论的压力我不敢接纳枫,但他寒夜里的真情守候又使我感动和心痛。在矛盾中徘徊和煎熬到第三个晚上,我终于不顾一切地冲出大门,扑进了枫的怀抱。

单位顾及影响,把枫调走了。同事们对我侧目而视,像躲避瘟疫一样离我远远的,随意走到哪间办公室,都可以看到人们交头接耳的议论。我对这种世俗的目光充满了憎恶,更加铁了心肠要和枫走到一起。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傍晚,我和枫的妻子相对而坐,我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面对那位满面沧桑的女人说:“枫已经不爱你了,再纠缠下去还有什么意思?”迎着她充满怨恨和疑惑的目光,我点燃一支烟,随着皮肉烧焦的“嘶嘶”声,我的左腕落下一块清晰的梅花印迹。枫也有这么一块文身,我想她是知道的,在我挑衅般的逼视下,她退却了。那晚我的手腕一直在痛,而心却如春日里绽放的鲜花一般镇定而从容。

终于和枫登记结婚,我心安理得地搬进了他的家。原以为婚后生活应该如他本人一样充满乐趣,不料那仅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事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就像面对飞瀑流石,从远处看那是美丽的风景,而一旦走近了,甚至走进去,在日夜不断的冲击洗礼下,身心所受的那份煎熬,真的没法用语言来形容,也只有亲身经历才能感受得到。

生活中的尴尬无处不在。首先公婆对我很冷淡,他们固执地认为我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而他们的前任儿媳老实可靠,过日子远比我要理想得多。开始我每周都过去看望他们,可每次我一进门,原本有说有笑的老两口忽然就拉下脸来,正眼都不看我一下。我强撑着笑脸把东西放下,走出家门,身后一准会“咣”的一声巨响,吓得我差点瘫在地上。晚上把这事和枫哭诉,他一挥手打断我:“你又不是和他们过日子,计较那么多干吗?”

枫5岁的女儿不仅不理睬我,还处处给我出难题。有一次,我本来要哄她开心,刚弯腰和她说句话,她却忽然伸出手一把掐住我的脸,狠狠地拧了又拧,疼得我差点喊出声。面对小孩子充满敌意的目光,我目无表情地强撑着,直到她累了主动松开手。我把委屈的眼泪咽进肚里,怕枫认为我当不起这个母亲而没把这事告诉他。

我想,我和枫走到一起不容易,只要有他在,不管遭受多大的冤屈我都能忍受。然而,枫所给予我的幸福甜蜜也并非绵绵不绝,不到一年,枫开始心不在焉。

没有了温言细语和依偎缠绵,他常常一天两顿饭都不回家。我备感失落,却又自认为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女人,想男人外面应酬多,顾不上管家也并不为过。我是他的女人,为他管好这个家是我的分内之事,面对孩子的刁蛮和枫的冷淡,我都忍让过来了。

可不知枫是有意显摆还是被我“惯”坏了,那天晚上朋友来访,正看到我给枫洗脚,朋友说:“枫,你也太大男子主义了吧?”其实我已经把这事当成了夫妻恩爱的一部分,只当朋友和枫开玩笑,根本也没往心里去,岂知枫轻飘飘地甩出一句:“哼,没办法,她就那么贱。”这话刺得我心里硬硬地一痛,但当着朋友的面,我只好一笑掩过。事后我告诉枫以后说话要注意,他不耐烦地挡开我:“干吗那么娇气,你以为自己还是大姑娘呀?”我被他噎得张嘴结舌,一颗心酸涩得像被盐水浸泡。

我是家里的独生女,尽管当初父母反对这桩婚姻,但看我态度坚决,而且又既成事实,他们很热情地接受了枫,这比公婆拒我于千里之外要开明多了。父母疼爱我,加上枫的嘴巴很会说话,很快他便把我父母哄得心花怒放。妈妈把辛苦积攒的几万元交给枫,支持他做买卖。

其实我已经看出枫的华而不实和喜欢拈花惹草,我没有阻止妈妈是希望能借此拴住他的心。不仅如此,我还像每一位家庭妇女那样,每天周而复始地接送孩子、操持家务,任琐碎的事务去消耗生命的青春而无怨无悔。但不管我怎么努力付出,不管我怎么精心维系,我的家庭之舟还是触礁搁浅了。

真正矛盾的产生源于我随领导的一次出差。上级要搞城市绿化,我是学这个专业的,领导就带我一同去外地参观考察。当时枫正好也出门在外,我没同他打招呼就走了。回来之后枫大发脾气,一口咬定我和领导关系暧昧,这次是借参观之名行风流快活之实。我被他气得七窍生烟,赌气之下,一扭头回了娘家。

本以为枫认识到错误后会来家里找我,可一晃半个月过去了,他那里毫无动静。我坐不住了,悄悄打听他的行踪,这才有知情人含含糊糊地告诉我,枫在外面有人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们共同生活了还不到三年啊,他怎么会这么快就变心?

我是那么深深地爱他,每天都温言软语地哄他,只要他高兴我就高兴,他高兴怎样我就怎样,我不相信还有哪个女人会比我做得更好。但是,进一步查证的结果证实了外面的传言是真的,枫和饭店的一名服务员好上了,他们经常在枫的单位过夜。

意识到危险的存在,我一下子慌了手脚。顾不得以前的矛盾和自己可怜的尊严,我主动给枫打电话,叫他回家来,他总是说忙,没有时间回家。被逼无奈之下,我谎称他的女儿病了,这才把他骗了回来。看到女儿好端端地在写作业,醉醺醺的枫没容我解释半句,甩手就打了我一巴掌。万没想到他会如此待我,我捂着脸愣在那里,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一夜无眠,我的思绪像大海的波涛一样翻滚。我为这个男人背信弃义而愤恨,为自己倾心相待却换不到他的真心而委屈。我想到了离婚,但眼前立刻浮现出同事们那鄙夷和嘲弄的目光,我不寒而栗。其实我也真是舍不得他,当初他陪我走家串户、对我苦苦追求的情景犹在眼前,我认定他只是贪图一时之欢,我一定要把他抢回来。

我管不了枫,又不甘心他任意妄为,就四处跟踪他。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枫拥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进了单身宿舍,我的心像被人掏去了一样难受,眼泪顺着面颊扑簌簌地滑落。丈夫被人挖走了,萦绕在心底的那种愤怒和委屈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真想冲进去把那女人撕成碎片,但我不敢。我该怎么办?一时间我茫然无措,世界之大,竟然没有人能够帮助我这受害的女人,我是如此孤单可怜。

一辆警车忽然从我身旁开过,我灵机一动,毫不犹豫地拨打了110。躲在城市阴暗的一角,亲眼看着警察把枫和一个穿着暴露的女子带上了警车,我说不清心里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既有报复后的快感,又担心枫会为此吃苦。我甚至犹豫着想去公安局把枫保出来,但想起他蛮横无理的嘴脸,我咬牙扭头回家了。枫虚惊一场,很快查清是我报的警,他回家把我痛打一顿,警告我不许再在他单位门口出现,然后扬长而去。

尽管我百般遮掩,细心的同事还是发现了我脸上的秘密,面对询问,我避重就轻说,和枫吵架了。我很明白同事们对我先前的行为不齿,所以我一直希望能以婚后生活的幸福美满来堵住人们的嘴。我不敢向人提起我和枫之间的冲突,就连分居的那些天,我也是先装样子走过一段回家的路,然后再绕道偷偷回娘家。婚姻危机带给我的煎熬犹如烈火焚身,可为了颜面,面对同事我还得强装欢颜,对一个女人来说,这简直太残酷了。

枫给我打电话说,等把我家的钱还上了,他就同我离婚。我的心再一次被刺得鲜血淋漓,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刺激我,其实,如果枫能够回头,他过去的一切我都可以原谅,没成想他连这条路也堵死了,我的心凉到了极点。

大概是怕我对枫纠缠不休吧,“第三者”竟然亲自当说客来了。那天,她坐在我的对面,从容不迫地搅动着热气腾腾的咖啡说:“其实那天你若不是把事情闹那么大,枫也不会向你提出离婚的,我们可以心照不宣地维持现状。

既然这层窗纸已经捅破,再纠缠下去,你觉得还有意思吗?”天哪,这话怎么这么耳熟,这多像几年前的那个我啊,只不过当时我作为“第三者”,面对的是丈夫的前任妻子,而今受害者竟然成了我,我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冷眼看着这位认真而执著的女子,我苦笑着无言以对。心想:我拼出了自己的一切和这个男人走到一起,到头来也只是他生命中的一名匆匆过客,对于这个把婚姻当作旅行的人,你就敢保证能成为他旅程的最后一站吗?

文清苦笑了一下,忧郁的眼睛里像罩了一层雾,显得空洞而迷茫。我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她,两个人久久无语。此“第三者”遭遇彼“第三者”,文清的事听起来有点黑色幽默的味道,可生活中确有不少这样的故事在演绎、继续。

那些陶醉在爱情中的女孩子啊,面对令你心怡的男人,不仅要多想想自己的现在和未来,更要看一下“他”的过去。千万不要像我们的主人公,糊里糊涂地嫁了,到头来却成为他婚姻旅途中的一个驿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