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8年打捞起20余溺亡者 共收200元辛苦费(图)

月眼孤狼 收藏 2 899
导读:为打捞一个素不相识的溺亡小伙,刘有仁早上5点就起床了,花了3个小时,他找到了溺亡者尸体。多年在灞河义务打捞溺水者,有人夸赞,也有人冷嘲热讽;在民警看来,刘有仁是个热心人;在那些溺亡者的家属眼里,也许只有他,才会不计报酬地让他们和不幸遇难的亲人见最后一面。   打捞溺亡小伙 3小时抛绳钩上百次   7月12日下午,一名十六七岁的河南小伙在灞河溺亡,尸体一夜未找到。   西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浐灞中队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8日至7月8日,浐河、灞河、沣河等水域已有19人溺亡。这名河南小伙,至少

男子8年打捞起20余溺亡者 共收200元辛苦费(图)

男子8年打捞起20余溺亡者 共收200元辛苦费(图)

为打捞一个素不相识的溺亡小伙,刘有仁早上5点就起床了,花了3个小时,他找到了溺亡者尸体。多年在灞河义务打捞溺水者,有人夸赞,也有人冷嘲热讽;在民警看来,刘有仁是个热心人;在那些溺亡者的家属眼里,也许只有他,才会不计报酬地让他们和不幸遇难的亲人见最后一面。

打捞溺亡小伙 3小时抛绳钩上百次

7月12日下午,一名十六七岁的河南小伙在灞河溺亡,尸体一夜未找到。

西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浐灞中队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2月8日至7月8日,浐河、灞河、沣河等水域已有19人溺亡。这名河南小伙,至少是溺亡的第20个人。

刘有仁,49岁,灞桥安邸村村民,有多次打捞溺亡尸体的经历。12日晚,暴雨。溺亡小伙的亲属找到了刘有仁,想让他帮忙打捞尸体。看着全身湿透的几个陌生人苦苦哀求,刘有仁看了看外面,“天黑了,不好捞,明天天亮吧”。

昨日凌晨5时,刘有仁就起来了。简单洗漱后,他带上打捞尸体用的绳钩出门。这条绳钩是他自己做的,长约20米,一头系着八个铁钩。到了出事水域,他看到,出事小伙的父母还守在河边,这样的情景,他并不陌生。

刘有仁说,他打捞溺水者,凭的是对水域的熟悉,操作也不复杂。到了河边后,尽力将绳钩甩出去,一头沉底后,慢慢向回拉,没有捞到,再挪动一点,继续甩出、拉回……

昨日,为打捞这名河南小伙,刘有仁这样甩出拉回了百余次,3个多小时后,溺亡小伙终于被找到,岸上哭声一片……

找到尸体后,刘有仁没有打扰悲痛的小伙家人,揣着绳钩就回家了,简单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有人忌讳,我觉得没有啥,做善事呢。”但忌讳这个的并不少。两年前,曾有一对洪庆的贫困父母找到刘有仁,跪求他到灞河帮忙打捞儿子尸体。“特别可怜,两口子在农村一个破庙住着,我难受得很,答应一定给找到,就和我儿子去了。”路上,那对夫妻找了一辆手扶三轮车,用来拉尸体。三轮车主要100元车费,还要一瓶酒、一挂鞭炮、一个被面,说是讲究。夫妻俩为了少付20元,硬是磨了一个小时的嘴皮子,最终还是没讲下来价钱。

回想起来,刘有仁只有叹息。

曾下潜到两米深处 打捞救人英雄遗体

至今,他还保存着一些涉及自己打捞尸体报道的报纸。2007年7月30日,一个14岁西安少年在灞河游泳时遇险,东北31岁小伙刘云生奋不顾身救起少年,但自己再也没有上岸。此事在当年轰动西安。

刘云生的遗体最终是刘有仁找到的。当时媒体报道称:“村民刘有仁潜到两米深的水下,探到英雄的尸体。随后7名勇士(指一同打捞的村民)一起将英雄的尸体运上岸。”刘有仁的儿子刘磊也是7勇士之一。

“现在不下水了?”记者问。

“不下了,就是用绳钩”,刘有仁说,经常出事的水域水深9米,3米以下就冰冷刺骨,他最多也只能潜三四米深。他一直记得公安灞桥分局席王派出所一名民警的话,“不管救人还是打捞,你先得保证自己安全!”

因为家离灞河经常出事的水域很近,步行不到10分钟,知道有人出事时,刘有仁经常会去帮忙。

遇到一些专业打捞队也没打捞上来时,有一些家属会无奈选择放弃。遇上这种情况,刘有仁也会主动帮忙,“就2005年到现在,那根绳钩至少捞起过20人,最多一年捞了六七个,大多在同一个地方!”

对于刘有仁的举动,年长的村民鼓励者多,但也有一些年轻人会开玩笑似的嘲讽,“又挣了两万?”也有村民对他说,“你都抱孙子的人了,还弄那事干啥呢?”

“他帮了大忙,是个热心人!”提到昨日的打捞,经常要处理溺亡事件的席王派出所民警这样说。

家属说好的感谢没兑现 有时也“心寒”

刘有仁有一台装载机,给工地装沙土,收入还算不错,不过今年行情差了很多,装载机都基本闲在家。但他帮忙打捞时,仍像以前不计报酬。“你这么多次义务帮助打捞,死者家属没有感谢过你吗?”记者问道。“唉!”刘有仁叹了口气,“来找我的时候都说要好好感谢的,可捞上来了,都光顾着哭了,基本没人理我”,他说自己每想到此,有些“心寒”,但“也能理解”,“看到亲人尸体了,那样也是正常的……”而下一次再遇到让他帮忙打捞的事,他还是会去。

但不是每个人都忘了他。洪庆那对可怜的父母为了答谢他一个小时的忙碌,硬塞给他一条白沙烟,又被他塞了回去,“我不抽烟,而且那对夫妻情况确实让人同情!”

这些年来,刘有仁说自己一共收了200元“辛苦费”,就是2007年夏天打捞救人溺亡的东北小伙刘云生,“当时市上很重视,急于找到尸体,我们村上后来给一人发了200块钱。”

不管是被感谢过还是被遗忘,刘有仁都能想通。所以,他说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他还是会搭把手,“当然了,没有这样的悲剧就最好了!”

多年打捞,他发现问题:

灞河B坝蓄水一侧最易出事

昨日下午,刘有仁带记者来到了他总结的灞河事故最多的地点:灞柳西路浐灞半岛正对的水域,也就是灞河B坝蓄水的一侧。这片水域边上设有低矮的石墩,中间用铁链相连,较为美观,但并不能阻挡人下水。

“这几十米的水域至少淹死过五六十人”,刘有仁说,这片水域护堤呈斜坡状,长约十米,极滑,同时离公路很近,景色非常好,会吸引很多人来此游玩。一旦下水、落水,很可能会顺着斜坡滑入9米深的水中。

虽然有禁止下水的警示牌,也有城管队员在河边执勤,但这片水域仍有数人在游泳。城管队员说,这几人是从对岸下水的,因不属同一大队,他们也无可奈何。

“有时候,我见有的家长给娃套个游泳圈,就让下水了,我一问,家长说‘有游泳圈呢",可刘有仁亲眼见过,河面只飘了个游泳圈,人没了。

“橡胶坝修好后的一两年,淹死的大多是周围村子的,慢慢的村民都把娃看得紧,附近人出事的也就少了,最近这些年,淹死的基本都是外地的。”刘有仁说。来自消防部门的消息也证实了刘有仁的说法:在浐河、灞河溺亡的多是外地人或者一些建筑工地的务工人员。

谈起打捞经验,他叹气:

还是希望不要再有这种事了

“消防、专业打捞队捞10次,有八九次我都在现场看”,刘有仁说,消防官兵一般是乘橡皮筏或摩托艇,用长竹竿等工具搜索,实在找不到,会叫一些专业打捞队,但打捞队收费不菲。“一来就得交8000块,捞上来,人家直接就走,没捞上来,再给家属返回4000块,毕竟付出劳动了。”

在说起打捞经验时,刘有仁总结的不少:灞河水域与外地一些河流不同,“有些河,一落水就冲走了,在灞河溺水,人不会离落水点很远,就在这个点周围扩大十米八米,基本都能找到”、“捞人的时候,钩到石头和人,绳子上传来的那种轻微的触感也是不一样的”、“把人捞起来,基本都是双手半环抱的挣扎姿势”……

说着,他的情绪有些低落,叹了口气,“还是希望不要再有这种事了……”

避免溺亡多发,他建议:

岸边装防护网阻止人下水

为了防止悲剧不断重演,浐灞生态管理部门在河堤上加固护栏,城管、民警也时常巡河,劝离驱赶游泳、钓鱼者,但游泳、钓鱼的人仍然络绎不绝。最近,管理部门无奈之下,还在浐河河堤边的公告栏里贴出一封公开信:“高温的天气让您来浐灞河的脚步快了,您袒胸裸背,在河中上下翻滚,视水面下的沙坑、暗流、漩涡等危险如无物,毫无顾忌地享受,看得大家心惊胆战,大呼不雅。在您的熏陶带领下,一个个青少年跟随您的步伐。多数溺亡者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正值花季、涉世不深的他们缺少社会经验和判断力……”

除了劝说,当地管理部门也采取了惩罚性措施,对在浐河、灞河河道及人工湖面从事捕鱼活动、游泳、戏水等活动的,予以重罚。如对捕鱼活动,违者除没收捕鱼工具、捕获物、非法所得外,并处50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禁止游泳、戏水,违者处50元以上500元以下罚款等。然而,在刘有仁看来,这些还不够。“如果有关部门能拿出一些经费,在B坝往上一二百米那段最容易出事的岸边安装防护网,阻止人再下水,虽然不如现在美观,但悲剧应该会少很多,毕竟人的命更重要……”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