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宁缘何被斯大林毒死

狐狼001 收藏 13 14819
导读:美国历史临床病理协会是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和马里兰退伍军人保健中心于1995年联合成立的,很有意思的是,十几年来,它每年都举办一次研讨会,聚集全国甚至全球的医学和历史学精英,重新探讨一些历史名人的病情记录、尸检报告和历史文献,挖掘历史名人的病情和死因。近日,该协会在巴尔的摩举行了年度医学研讨会,今年探讨的主题是:为什么列宁在堪称壮年的53岁就撒手人寰?他究竟因何而死? 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因为有关列宁的确切死因,几十年来一直是各方猜测的话题。不到54岁的列宁逝世以后,医学专家们甚至把他的大

美国历史临床病理协会是美国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和马里兰退伍军人保健中心于1995年联合成立的,很有意思的是,十几年来,它每年都举办一次研讨会,聚集全国甚至全球的医学和历史学精英,重新探讨一些历史名人的病情记录、尸检报告和历史文献,挖掘历史名人的病情和死因。近日,该协会在巴尔的摩举行了年度医学研讨会,今年探讨的主题是:为什么列宁在堪称壮年的53岁就撒手人寰?他究竟因何而死?

这确实是一个有趣的话题,因为有关列宁的确切死因,几十年来一直是各方猜测的话题。不到54岁的列宁逝世以后,医学专家们甚至把他的大脑、心脏和遇刺后一直留在身体里的子弹放入研究所的玻璃柜里进行研究。苏联当时的健康人民委员尼古拉·谢马什科院士在列宁死因报告中说:“死因被认为是血管壁硬化(动脉硬化)。解剖证明,这是列宁生病和死亡的主要原因。病因就在颈动脉。”报告说,“动脉硬化首先影响大脑,也就是直接支配人体活动的器官”。病症直接侵害“最脆弱的部位”,列宁的脑颅组织就是这种“脆弱”部位。

然而,今年联袂分析列宁资料的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神经病理学教授哈里·温特斯博士和俄罗斯历史学家列夫·卢里,却不认同前苏联官方的这种说法,因为生前列宁不抽烟,甚至讨厌别人抽烟,喝酒只是偶尔,也没有患过脑部肿瘤,尸检报告表明他也没有高血压、糖尿病和肥胖这些引起动脉粥样硬化的风险因素,生前的锻炼也很有规律。但是死后对他的解剖发现:他的脑血管“就如石头一样硬”,脑动脉用钳子敲时听起来就像是敲石头。历史临床病理协会此次会议的组织者菲利普·马科维亚克博士说,作为不到54岁的患者而言,脑血管硬化到这种程度令人难以理解。尽管性病会导致中风,但是解剖结果表明列宁并非这种情况,资料显示列宁在死前几小时还谈笑风生

两位专家认为,导致列宁英年早逝的真正原因应该是精神压力、家族病史甚至中毒,而不是此前盛传的死于梅毒,也不仅仅是中风这单一的原因。也就是说,因家族遗传原因(列宁的父亲也是54岁时去世的,死因据说是经历了数次中风后脑出血。列宁其他三个活到成年的兄弟姐妹中,都有心血管方面的毛病,列宁可能遗传了父亲胆固醇高导致的心血管病家族史),加上过度劳累精神压力大使得列宁血管堵塞中风,但是这几次比较轻微的中风并没有造成致命的后果,生命中最后几天病情才严重发作,极有可能中毒(可能是斯大林毒死的)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国际先驱导报》2012年5月25日)

列宁缘何被斯大林毒死

列宁竟然是被毒死的,而且是被他一手提拔起来的接班人斯大林毒死的,这个观点虽然是非主流的,却很有意思。我们不妨深入分析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这种可能发生,也就是说,斯大林有没有要毒死列宁的迫切诉求。

斯大林是列宁一手提拔起来的。内战之后,斯大林担任了三个最重要的职务:民族事务人民委员(管理着苏联近一半人口的事务)、工农检察院人民委员(密切控制着整个政府机器的工作和人事)、政治局五名委员之一(管理党的日常工作)。本来,斯大林的权力已经够大了,1922年4月5日,又被任命为中央委员会的总书记,总书记虽然名誉上从属于政治局,但由于总书记有着管理和指挥的更多的物质权力,因而就成了政治局的靠山,如果没有了这个靠山,政治局就成了空中楼阁。这样,斯大林的权力就更加令人生畏了。这时,列宁还是信任和支持他的。

1922年夏,列宁第一次发病,等他病好重返工作以后,发现这个政府机器已经在沿着不同的方向运转,他的一些指示和命令常常不知卡在什么地方,下达不到目的地,这大大出乎他这个舵手的预料。他试图追寻这种变化的根源,一下子就找到了总书记这一职务上去,于是,列宁开始对斯大林产生了不满。不巧的是,12月中旬,列宁第二次发病,在向秘书口授的一个简短备忘录中(即后来人们所说的“列宁的遗嘱”)稍微流露了一下这种不满,“斯大林同志当了总书记,掌握了无限的权力,他能不能永远十分谨慎地使用这一权力,我没有把握。”正好这时发生了斯大林对列宁妻子克鲁普斯卡娅粗暴行为的事情:起因是克鲁普斯卡娅写了一封列宁口授的信,斯大林得知后,就给她打电话,愤怒地威胁说,要叫党的监察委员会来起诉她,因为她违反了政治局的指示。这激怒了列宁妻子,她不愿打扰生病的丈夫,只是向加米涅夫(列宁的副手,另一个政治局委员)告了状,但列宁不知怎么知道了这件事情,对斯大林的怀疑随即肯定下来,认为斯大林是有罪的,于是谨慎的批评就变为毫无顾忌的控告。1923年1月4日,列宁又对遗嘱口授了一段补充,充分表达了自己的愤怒:“斯大林太粗暴,这个缺点……在总书记的职位上便是不可容忍的了。因此,我建议同志们想个办法把斯大林从这个位置上调开,另外指定一个人担任总书记,这个人……更耐心,更忠顺,更和蔼,更关心同志,少任性等等。这种情况看来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是我想,从防止分裂来看,从我们前面所说的斯大林和托洛茨基的相互关系(作者注:列宁很有远见地最早指出了两人之间的敌对关系,除了他和两个当事人外,其他高层人物都没有看出这点,也都不同意这个意见)来看,这不是小事,或者说,这是一种可能具有决定意义的小事。”

列宁担心自己完全瘫痪或突然死亡,所以匆匆忙忙把他对斯大林的指责和对党的忠告载入记录。除了列宁的妻子和他的秘书们以外,没有一个人知道这个遗嘱。但这可能只是暂时的保密,而且对斯大林是起不到什么保密作用的,只要他这个总书记想知道的事情,总有办法能知道。即便列宁的妻子可以保密,别忘了,还有列宁的秘书们知道这个遗嘱内容,要知道,列宁当时就快一病不起,斯大林的权势正如日中天,谁能保证这些秘书里面就没有一半个识时务者的俊杰出现呢?当斯大林知道这个对自己非常不利的遗嘱内容后,他会作何感想呢?特别是当他看到列宁随后采取的一些攻击做法后,他会采取什么样的对付措施呢?

不久以后,列宁的健康似乎又有好转,他就亲自出来发动对这位总书记的攻击。起初还是小心谨慎,后来就趋向激烈了。1923年1月25日,列宁对工农检察院的第一次批评发表在《真理报》上,口气还是缓和的,结论也有些模模糊糊。2月的第一个星期,列宁口授了他的文章《宁可少些,但要好些》,这是对作为工农检察院人民委员的斯大林的毁灭性攻击。列宁在《真理报》上发表的这最后一篇文章,在写出四个星期以后,才在3月4日登载出来。在幕后,列宁准备在4月召开的第十二大上发动最后的攻击,而且据说他同意和托洛茨基采取联合行动。可惜这个实质性行动还来不及实施,列宁的病就于3月9日第三次发作,在代表大会上控告斯大林的机会就这样永远失去了。

可以想象出来,斯大林当时看了列宁的攻击文章,该是多么震惊、不安、恐惧啊!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总书记的位置岌岌可危了,如果再让他知道那个可怕的遗嘱内容,他一定不会坐以待毙,一定要尽全力抵抗列宁的这种攻击。那么怎么抵抗呢?倘若利用总书记的权力负隅顽抗,那无异于螳臂当车自取灭亡。活着的列宁即使他不能说不能写,也是公认的党和政府的领袖,当时对列宁主义的迷信已经开始了,凡是直接或间接要求取消列宁曾授意过的任何措施,就会成为一种违反某种不成文法的无可原谅的罪过。只要列宁一天活着,这个位置就谁也别妄想撼动,精明的斯大林很清楚这一点,于是采取了“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阴谋。表面上,越发表现出对列宁的谦恭和忠诚,暗地里,很可能就下了让列宁永远闭口的毒手。须知,斯大林有这个便利条件,当初列宁病重时,政治局确定由他负责同医生联络,这等于让他负责了列宁的治疗,列宁的性命就握在了斯大林的手中。当列宁这张牌对斯大林非但无用,反而快成了炸弹的时候,列宁的命运就是可想而知的了。况且,列宁患病已经一年多了,时好时坏,反复发作,让他中毒死去和正常死去一样,都不会引起人们的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让一个人死去早已成了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何况是伟大的斯大林想做这件事呢!

1924年1月21日早上,此前一直神智清醒的列宁突然病情恶化,晚上就逝世了。过了四个月,列宁的遗嘱才在5月的一次中央全会上宣读。不宣读列宁的这个遗嘱,不符合当时迷信列宁的氛围,再说了,毕竟有几个人知道遗嘱的内容,尤其是列宁的妻子,更应该给她一个交待。但这个时候,斯大林已经把权力的铁桶修筑得滴水不漏,这个遗嘱已经成了死老虎,是奈何不了他斯大林的。果然,宣读完遗嘱后,政治局委员季诺维也夫挽救了斯大林,他在会议上说:“同志们,伊里奇的每一句话对我们都是法律……但是,我们可以愉快地说,列宁所担心的事情中,有一点已经证明是没有根据的,我指的就是关于我们总书记的那一点。你们所有的人都看到最近几个月来我们之间的亲密合作……”政治局另一委员加米涅夫接着呼吁中央委员会让斯大林继续任职,如果大家同意这样做,那么在这次代表大会上发表列宁的遗嘱就不适当了。列宁妻子对压制他丈夫的遗嘱表示抗议,但终归无效,不公开发表的建议以四十票对十票获得通过。松了一口气的斯大林在新当选的中央委员会开会时,还是假惺惺地提出了辞呈。他心里清楚,那些经他精心挑选出来的选举代表,是不会接受他的辞职要求的。结果,包括托洛茨基在内的中央委员会,一致投票不接受他的辞职。斯大林又重新掌握了大权,而且这次是一劳永逸的稳固。

其实,说列宁可能被斯大林毒死,一点也不奇怪,这非常符合斯大林阴鸷狠毒的性格,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成了他通往权力之巅的绊脚石,他都要一脚踢开,即使这个人是曾经对他有提携之恩的领袖也不行。


3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个人权利与野心超过监督机制就会走向反动,个人崇拜就会走向迷信,权力过大监督机制的丧失就会走向疯狂与灭亡。房地产开发商已经成为游离余法制社会之外黑恶势力

本文内容于 2013/7/17 11:06:36 被小编a32编辑

这些投票不接受斯大林辞呈的家伙们,事后都是怎样的下场,他们远不知道斯大林的狠毒,他们只是给自己挖好了坟墓而已!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