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少林寺方丈卧室曾搜出摄像头 正对床头

三年前,地方政府为了吸引更大的投资,以极低的价格将少林寺风景区的控股权让给了港中旅。作为回报,港中旅为当地建设系列大项目,带来直接投资的同时也做大当地旅游业蛋糕。三年过去了,港中旅靠着少林寺这棵摇钱树,获利颇丰,投资上项目的事却不见动静。

吃了哑巴亏的地方政府自然不会甘心,于是在7月1日强行接管了景区,但在上级部门的干预下,第二天又恢复了原状。目前来看双方是维持现状,其实“暗战”才刚刚开始。自此,在少林寺的精彩故事中又有了新角色、新剧情,不过万变不离其宗,最核心的依然是利益之争。

自少林寺被推上商业化的战车以来,和少林寺相关的各方都想分得一杯羹。既有企业注册少林汽车、少林酒店、少林寺火腿肠等傍名牌的,也有“功夫之星”大赛、选秀小姐比基尼造访少林等借势营销的;既有以少林旗号开办各类武校招揽学员的,也有以少林弟子、少林武僧名义在外敛财的。

当然,在少林寺这块金字招牌下,获利最大的依然是当地政府和少林寺本身。在以少林寺为核心的少林景区门票收入中,少林寺和地方政府三七分成,少林寺三,地方政府七。一年的门票收入在1.5亿左右。

这两个最大的得益者之间也会矛盾不断。少林寺方丈释永信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门票收入分配中,少林寺基本比较被动,到底卖了多少票,多少人是免票的,都是他们说了算,给多少是多少。

即便承诺给的,有时候也不一定能按时拿到。为了要当地政府拖欠的数千万门票分成,还曾发生过少林寺和尚凌晨两点到河南省政府门口上访的事情。少林寺对钱的“计较”,也让当地政府部门觉得,少林寺太商业化。有政府工作人员就曾私下指责说:“你和尚念好经就行了,要那么多钱弄啥?”

除了政府和少林寺外,借少林寺揩油的利益群体也不可小视。在少林寺景区内,除了少林寺和政府管理的区域外,还有不少有着复杂背景的利益主体,有搞武术表演的,有搞酒店的,有自建景点靠忽悠游客“香火钱”挣钱的,也有冒充和尚算命骗钱的。

不管是你少林寺的真方丈,还是算命的假和尚,或者是政府派驻景区的管理者、假景点的经营者,在少林寺这个利益蛋糕面前,大家都把自己看成是“平等”的利益主体。释永信穿着袈裟,端坐于山门前,接受数百洋弟子的跪拜大礼,围观的当地群众会啧啧称赞,“永信搞得不赖。”当地人谈起这个名声在外的方丈时,都是“永信如何如何”,犹如谈论自家的邻居。

既然是邻居,也就少不了邻里纠纷。少林寺出名了、富了,邻居总是要沾点光的。兼职搞个导游,冒充和尚算命挣点外快是最简单的方式。邻居们虽然势单力薄,名声不大,但贵在“知根知底”,谁与谁有纠葛,谁与谁不合,都清清楚楚,随便弄出点事,都能搅动整个少林寺的利益大格局。

每当少林寺与外界有纠纷时,就是其传言的高发期。在少林寺方丈“百亿存款、包养北大女生”事件中,少林寺工作人员就怀疑是少林寺影响了别人发财被报复,起因是登封有关部门要拆掉少林寺旁边的一座老院子建酒店,在大张旗鼓准备建设时却被叫停。

“百亿存款、包养北大女生”消息出现后,少林寺的工作人员曾向当地警方报警,而当地警方的消极应对也让他们认识到各方利益牵涉之广。

除了这些看得见的纠纷,一些未知的对手更厉害。据少林寺的工作人员透露,他们在为方丈修整卧室时,曾在屋里发现了多个摄像头,其中一个正对着方丈的床头。是谁装的这些摄像头?是谁在24小时监控?这些不知来路的摄像头被拆除后,最终也不了了之。

应该说,在少林寺早期的发展中,大家一心一意谋发展,做大蛋糕,各方还算和谐。随着少林寺的名气越来越大,利益诉求越来越多样化,影响各方和谐的因素也就越来越多。

除了最直接的经济利益外,“名”的变化也在影响着各方的心态。有政府部门工作人员就举例说,现在领导们合影时候,永信都主动往中间站,明显不懂规矩;在少林寺向领导们送礼,永信站在原地不动,让领导排着队到你面前去领,搞的跟恩赐的一样,“既然是送给领导们的礼品,你就应该双手送到领导面前。”

这些细节是否少林寺刻意为之,不得而知。但另外两个细节,则在寺内被津津乐道,一个是普京到访少林寺,只有释永信和其平行而坐,一位陪同的河南省主要领导试图把座位与释永信并齐,结果被普京的保镖摁在了原地;另一个是今年的7月3日,美国洋弟子归山朝圣,第二天就是美国的独立日。

港中旅到接管少林寺后,和少林寺尚未有大的冲突,让少林寺比较生气的有两件事:一是少林寺邀请各地僧人到少林寺参加活动,因协调不畅,不得不自己花2万块钱为200多人买了门票;另一件是,港中旅控股的合资公司为省钱、省事,将下水道修到了少室溪的河床中间,使原本就水量不足的少室溪更为干涸,“碧溪锁少林寺”的景观彻底消失。

一边是走向世界的少林寺,一边是不断为各种利益纠葛的少林寺,这就是这座已经传承千年的禅宗祖庭的当下命运。

原标题:少林寺那些事

本文来源:中国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