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征军老兵:给我个名分死也值了

给我个名分,死也值了

“我这一辈子啊,低头过了60多年,就想着有一天国家能承认我抗日,给我个名分,死也值了,到那边我不带遗憾。”

定安路一间10平方米不到的小屋里,93岁的低保户洪发祥,除了脑子“越来越模糊”之外,腿脚也不灵了。老人每天6点钟就起床,把被褥收拾得整整齐齐——直到今天,他依然保持着当年在部队的生活习惯。

顺利入伍还当上班长

1942年,国民政府派人到同安征兵,“上面说是编入盟军的远征军,让美国军官训练,然后上抗日战场”,马巷窗东村青年洪发祥报名参加体检。

作为村里最壮的年轻人,洪发祥顺利通过了体检。有意思的是,为了争夺洪发祥的籍贯地,他所居住的窗东村的保长和他祖籍所在地和平村的保长还发生了争执。吵了半天,同意洪发祥作为两村共同推选的应征人入伍。

“我是长子,我妈不同意我去打仗,怕我不能给她送终。我坚持要去。不能让日本人打到家门口还不还手啊!”回忆起当年和母亲的争执,93岁的老人眼眶湿润。

在新兵营中,洪发祥当上了班长。闽南籍新兵不多,老乡之间格外亲切,洪发祥至今还记得两个老乡的名字——同安官浔人林天意(音),以及安溪人王大鼓。

溃散后一路讨饭回国

到了缅甸洪发祥才发现,进入的不是训练营,而是绞肉机一般的战场。连立正都没学,洪发祥直接操纵起重机枪。部队供给紧张,每顿只能吃一块压缩饼干。

洪发祥还没学全作战技能,就跟着远征军战略转移。

一年后,他所在的连队被日军击溃,腿部受伤的洪发祥被缅甸人救回家,用草药治疗。伤愈后,联系不上部队的他想到回国,于是一路乞讨,翻了两个月的大山回到云南边境。

当年的毛巾保留下来

此后,洪发祥和其他退回国的远征军溃兵,被编成一个独立团,参加了长沙防御战。

1945年抗战胜利后,惦记着母亲的洪发祥在长沙退伍,回到窗东村务农。村里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抗日战士,对他很照顾。

退伍时,洪发祥带了国民政府颁发的证书,以及部队赠与的匕首回乡。但由于担心惹麻烦,上世纪50年代,母亲将洪发祥的从军证件和军服全部扔掉。仅剩下一条印有“国军”字样的毛巾,被无意中保留下来,“抗战胜利后发的,我以前舍不得用,后来以为扔掉了,前几年才发现还在家里”。

想要名分目前有点难

去年7月份,厦门市民政局有领导去看望洪发祥,给他捎去慰问金。但这位远征军老兵想要的名分,相关部门并没有批复。“他是国民党部队的老兵,厦门目前还没有政策出台,也没有针对中国远征军老兵的政策实施意见及相关细则。”湖里区民政局的工作人员介绍,“包括看病费用帮他报销80%,去年至今已给了洪发祥将近8000元的补助,但都是以他是低保户的名义落实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