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十四)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孙振江 收藏 1 208
导读:1983年7月30日 邮电所,五花八门的杂志挂满几行,我被精美、简单的封面所吸引,《中国青年》、《青年一代》、《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刊》、《大众电影》、《上影画报》、《连环画报》……虽爱不释手,一个月的津贴费也难购齐,可以说,我对文学很爱好,美术方面也要看个究竟,怎样购买其中一本涉及多方面的呢?犹豫不决。到头来,还是买了一本大型文学期刊《十月》,里面大(长)、中、短篇小说俱全,诗歌、散文、评论一一齐备,噢,还有美术作品哩。才如释重负。 别人每月有存款,一张“大团结”拿到手,就去掉半张,用

1983年7月30日

邮电所,五花八门的杂志挂满几行,我被精美、简单的封面所吸引,《中国青年》、《青年一代》、《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刊》、《大众电影》、《上影画报》、《连环画报》……虽爱不释手,一个月的津贴费也难购齐,可以说,我对文学很爱好,美术方面也要看个究竟,怎样购买其中一本涉及多方面的呢?犹豫不决。到头来,还是买了一本大型文学期刊《十月》,里面大(长)、中、短篇小说俱全,诗歌、散文、评论一一齐备,噢,还有美术作品哩。才如释重负。

别人每月有存款,一张“大团结”拿到手,就去掉半张,用品还多着要买,唉!

7月31日

由于我加倍热情,几人总随我愿。

中渡的大街小巷很冷静,行人稀小(少)。其实我的意图不是来看热闹的,而是到到(这)买点必须品。

我手拿一本《汉语谚语小词典》恋恋不舍走出书店,又进入百货商店,买了一张图画纸,挑一瓶“美加净”牙膏,就这些。本想买一本《芥子园画谱》的,经庄跃的规劝,就省下二元钱,我打消购买此书的念头是由于许昌林买了一本,我听他说这本书是古代名画,好奇心切,就要过来一边走路一边看,果然言乎(副)其实,这么好的画册怎么不买呢?山水、树木、花草、人物各有它们的一集,里面画的栩栩如生,生气盎然,使我后悔莫及,想再回旧地购买,无情的大门已上锁了。大拍膝盖也是白费力气的,我真糊涂到不可挽救的地步,虽同许昌林住在一起,我想借来参考,是很难启口的,人家买回来的书,必然是心爱的,何况他对那本画谱视若家珍。我的一路上,念念不忘这次我做的一件蠢事。

8月1日

我以前所说的黄裕伦,他,明天就要暂别这个“乐园”了;他,要到另一个军人们最向往的地方——轮训队深造了。轮训队是他的奋斗目标,时刻都忘不了这一美好的字眼的他,应当说,是他努力奋斗而来的。不然,象我这被人“瞩目”的怪人,那能到达此地呢?说句过头话,请我去我就可以及(时)“谢谢”对我的“看重”。其实,我不想去,别人也不想叫我去。社会的发展规律就是如此,也叫作礼相(尚)往来了。“抬轿子”在目前来讲,是占首要位置的,还要顺从“坐轿子”的,我在这样的情形下,就是站立在中间的,既不“抬轿子”也无能力、无姿(资)格“坐轿子”,而是扎扎实实干自己能干的事。

扯太远了,返过头再说黄裕伦吧。

他在我们的“强求”下,买了斤把“喜乐酥”和两包“钟山”,我虽有点感冒发热,也参加了这一次糖烟会,地点还在我的床铺上,久无偿(尝)试到酥糖的香甜,今特别嘴馋,狼吞虎咽到最后一颗,这些人当中,仅有我这样的,连吃饭也只细细嚼几口为罢。病也好多了,吔,精神好多了的。

本来我是可以全休的,卫生员量了我的体温,说“37.5”正常,实话,我脑袋有点昏痛,鼻孔热辣辣的,呼吸也要费劲,我是想预防一下,今晚不去站岗,(因下雨,感冒是最怕雨的),希望明天毛病不再缠住我身,既然“身体正常”,那只好照常工作了,不是吗,没病假条,只好如此。[这是当兵后的第一个建军节,我没有着重记录建军节的氛围,可想而知当时的感受不怎么样。就算是祝老乡去轮训队参加集训的场面与自己的节日同庆吧,感谢黄裕伦战友“破血”请客,让我们首个共同的节日甜蜜而热闹!]

8月2日

我所预料的终于出现在我身了,感冒,起不了床,三餐的饭量只有同正常时的一餐,卫生员这才肯罢休。同意我全休一天,我卧床不起,几位老乡都来看望,这使我感动不已,谁我(说)老乡害死人,没有这几位老乡看视我,还有谁来问这问那呢?我很遗憾,黄裕伦今天就要离开我们了,我也不能起床为他送行。

8月3日

感(冒)总算好些了,为了减轻战友们的负担,就去站岗了,没想到最后一小时,脑袋发胀,差不多要发病,我为了坚持下去,站5分钟,坐2分钟。但是,虽这样忍耐过,有我(谁)能知道我是忍着剧痛坚持站到最后一秒钟呢呢?

8月4日

昨天下午去营卫生所,找所长打病假条,昨晚就不用站岗了,今天还有一天休息,真是有苦无处诉,听了这些,我也要打病假条休息了, “小小毛病,也要休息,人家连饭吃不下也坚持站岗”.我要对他们怎么说才行。谁没有生病的时候,我看,生过病的人都会知道病痛的难受,你有病也可以休息,何必说些风凉话呢,人家也是不想生病的,有病就对人有益吗?这些由他去吧。吃病号饭时,有苦难言,那里是病号饭呢,说吃盐饭更好,咽也咽不进去,就这样,只好冲些可口的饮料充饥。

8月5日

蒲杰雄邀我同在营区的林荫道散步,漫步中,他开门见山提出一个使人难以回答的问题:“振江,你知道文天祥亭建在哪里?”我以为建在北方的某个地方。这突然(而)其来的提问真使我接应不暇,才接应“不知道”了事。他满面春风说:“身为海丰人,连名人的纪念亭建在哪里还不知道,象话了吗?”我以为应了不知道,他就可以直接向我介绍在哪里,没想到还来这么一套,我再一次说:“哪里知道呢?我对历史人物生活的地方懂的太少了,请高抬贵手,还是请你回答吧。”他这才甘罢休,神秘又诡秘的说:“它就座(坐)落在彭湃中学内,那里,就是以前文天祥被捕的地方,后人为了纪念他,就在此地方建了个亭子,那碑文很多,其实就是文天祥的诗作,我记不得里面的内容了。”他生怕我不了解文天祥是怎么样的人,若有所思的说:“他是朝廷的宰相,因皇帝是昏君,国家腐败,对他的执政不满,忠言奉告无效,才忍痛逃离朝廷,直奔南方,君皇得知他背叛,传旨追捕他,就是在刚才所说的地方文天祥被捕的。……”我枉费作为个海丰人,连这一点必知的也不懂。真阅历、见世面大(太)肤浅了。今天应该感谢蒲杰雄传授给我的知识。

“唉,秋天又将来临,真是不堪回首。”蒲杰雄喜怒无常,又哀叹起来,他的性格、脾气使我捉摸不定,我是这样说的,现在正是仲夏,热还在三伏哩。他却无可耐(奈)何说:“家乡同这地方又不同了,若有五六天是二十二度以下,就应该说是秋天了,你看苦楝树的黄叶象铜片纷纷落下,俗话说‘秋风扫落叶’,这不正是预兆吗?”

8月7日

时间。一个星期很快过去,若回首一个月的事来,就茫无边际好象已经过了一年或更长。我独自学习水墨画,就是画不成,只能寄托在于新借的杂志上,幸喜还看起滋味,不然,那我又不知该怎么才好。午休也算过去,虽有时梦魂不定,也算是睡得香的了,剩下一、二小时,我不管这是劳动时间,找到蒲杰雄,我的目的是找他攀谈半句,可喜的,又可悲的是,他对孤燥的生活也很难应付,他说话也达到了我的目的。他可真是个关心人一生的人,说什么现在无牵无挂,有妻有儿,那对人生更没什么意义了,更谈不上留恋。他是一分为二看问题的,说到人有生就有死这一句就能包括掉什么欢乐与忧愁,还能多说些啥呢?社会和人的命运是相关连的。

8月8日

我和林宗并肩而行,他病后初愈,身体虚弱,只能放慢脚步,俩人在交谈中,都发愤地责骂,不知底细的人,会以为是针对他。林宗是这这么说的:“那些真实乱弹琴,连中药也不会开,岂有此理!如此对我们的冷落,没气的也会在当时的局面呆若木鸡,医生那里是这样态度,虽解放军社会地位低,你们也要为得病的人解除苦痛,我若文笔尖,写一则报道来揭露你们这些披着‘白大衣的狼’。”当时我也在场,看到林宗铁青着脸,牙咬得格格作响,颤抖的手有力无气把挂号单撕成碎片,随着风飘飘落地,它们还不甘体(休),在地面上还进行垂危的挣扎。我只好安慰他几句,俩就是在酷热的阳光下漫走的。

下到老连队,今晚上才第一次看到支队部的电影队在我们这里映电影,我们到了电影场,银幕上的职演表徐徐上升了。

8月9日

该怎么样才好呢?

近几天,庄跃一反常态,沉默寡言,早的(先)的侃侃而谈已成为阴沉的主宰。我疑惑不解,是不是他的情人写给他的绝交信而伤心,或是……是的,他以往总要介绍一些朋友的趣事,总离不开说些女友或女同学的趣事,使我们的旁听者开怀大笑,我也忘不了说声“三句不离本行”,他付之一笑了事,还再为自己辩解绝无此事。所以,我俩的感情一天胜似一天,形影不离,胜似兄弟。我今发觉他不象他(不象)以往那样以后,就以第一设想试问他,却得到他的“绝无此事”,但有一句给人难以理解、捉摸不定的话“吹了一个还有第二、第三个。”我为了使他欢快些,取笑道:“再有第四、第五,大些(到)一百个铜像以外还有,你每次谈论的女友,必定都对我有情或有意的了,我以前若是逐一记下录来,恐怕有的你还以为是我加下去的。”他答得倒也干脆“不错!”别无其他了。我愿他快快恢复早日的才华横溢、风趣,若这样下去,我也受不了,因为在朋友之间,不免有时发生口角,我担心的是,怕自己说话失口,得罪了他,我却相信他是慷慨、宽宏大量的青年,会谅解我的莽撞失态的。只因他平时的慷慨,我才不计较呢?我若说出我的想法,他会不会以为我是多心的人呢?所以,只好把这日常生活的小事置之度外。

8月10日

收阅了一位长辈和一位同辈的来信,那热情洋溢的话语促使我激情奔放。

他们的鼓励、期望,那些当作耳边风,要把它当作警钟,时刻鞭策我怡(怠)懒,丧失信心的状态去迎着激流前进。我只好想写一些虚假的、是他们得到安慰的字句作回音。

我白费了他们的精力,只能在心坎里、脑子里记住“对不起您们”如实向他们汇报、倾诉,他们的指望立即成为泡影,我只好埋掩着自己心灵的创伤和痛楚,噙着满眶的热泪,拿着颤抖的笔杆,写一个“好”字。我甘当一个骗子,做一个亏心人,我也有信心做一些益事弥补我的大漏洞、深缺陷。爸、妈,亲友们,谅必你们不会饶恕我的,我给你们抹了黑,丢了脸,自己是无脸见您们的,用心灵的泉水——眼泪洗掉污迹吧,这是白日做梦。我是社会的弃儿。弃儿最大的幸福希望有个赎罪的机会……亲爱的双亲、亲友,对不起,太对不起您们了!我——

我曾多回想及早悄悄离开人间,就在绝望的境界线内,有一丝希望在我的绝念中来,这才免除我同您们的永别。

有人会对我的蠢举耻笑咒骂,是个软弱无能的剩余者,我甘当如此,他们是不能全面理解我的内心世界的,我一颗绞痛的心哪能被他们看出,它是隐埋在深不可测的地方,不然,那有“心灵深处”这一词呢?我不该说出我“聪明”的“秘密”。看到的,只能当作没这回事,是虚伪、假设的,我的头脑现在是执迷不悟,不清醒的。把写出来的作为是梦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