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chidun 收藏 4 2230
导读:沙飞,中国新闻摄影事业的创始人,曾拍摄大量反应纪实与抗战的摄影作品,如《鲁迅先生最后的留影》、《聂荣臻与日本小女孩》、《白求恩在做手术》、《战斗在古长城》等。由于他长期奔波在战争第一线,目睹许多日寇的残暴行为,精神受到刺激,1949年在石家庄和平医院,失手杀死为他治病的日籍主任医师津泽胜,被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处死刑,直到1986年北京军区军事法院宣布撤销原判决,为沙飞恢复军籍、党籍,而这已经过去了36年…… 沙飞的悲剧人生 在一些新闻摄影教材的历史章节里有时会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中国战地摄影第一人--沙飞之死[图组]

沙飞,中国新闻摄影事业的创始人,曾拍摄大量反应纪实与抗战的摄影作品,如《鲁迅先生最后的留影》、《聂荣臻与日本小女孩》、《白求恩在做手术》、《战斗在古长城》等。由于他长期奔波在战争第一线,目睹许多日寇的残暴行为,精神受到刺激,1949年在石家庄和平医院,失手杀死为他治病的日籍主任医师津泽胜,被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处死刑,直到1986年北京军区军事法院宣布撤销原判决,为沙飞恢复军籍、党籍,而这已经过去了36年……

沙飞的悲剧人生

在一些新闻摄影教材的历史章节里有时会出现“沙飞”的名字,但大都是一笔带过。直到去年的平遥国际摄影节上展出了他的照片之后,我才真正地了解了这位中国革命摄影第一人。但他的光辉业绩被历史湮没得太久了,以至于名字听起来那么的陌生。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把他写出来,我们不应该忘记这位共和国的功臣。

女儿的深情回忆

我曾经问过身边的很多同事:“沙飞是干什么的?”有人说好像是作家;有人说好像是艺术家,搞美术的;还有人说是不是拍电影的。答案的五花八门让人深深地为沙飞感到遗憾。

2003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为老一辈革命摄影家沙飞、吴印咸举办了雕像落成仪式。当主持人宣布为沙飞像揭幕时,现场竟然有很多摄影师相互询问,沙飞是谁。我看见沙飞的女儿王雁正在一旁黯然神伤。她在随后的采访中告诉我:“不要说别人,就连我自己对父亲都没有什么印象。对于他的很多事情,都是姐姐、哥哥和父亲的战友告诉我的。我觉得历史对他太不公平了。”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50年了,回顾他走过的人生历程,我深切感悟到:他是一个不断追求、永远奋斗的人!他选择了摄影作为终生事业,将自己的名字司徒传改为‘沙飞’,意思是像一颗小小的沙子,在祖国的天空中自由飞舞。”

“卢沟桥炮声一响,父亲就背上相机,踏上了抗日救国的征途,出没在枪林弹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父亲一生拍了很多优秀照片,记录了白求恩大夫在中国的活动,记录了聂荣臻将军与日本小姑娘感人的情景。在艰苦的环境中,他创办了《晋察冀画报》,在敌后根据地多次举办展览,为保护珍贵镜头,不惜流血牺牲。他生前的很多事情都是母亲告诉我的。”

“母亲说父亲一生最敬重的人就是鲁迅先生,拍摄了《鲁迅先生最后的留影》、《鲁迅先生和青年木刻家在一起》等珍贵照片。鲁迅病逝后,父亲拍摄了先生从送殡到安葬的全过程,发表后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

“父亲生前还有一位要好的国际朋友,就是白求恩先生。他拍摄了《戴着八路军臂章的白求恩大夫》、《白求恩与晋察冀边区军政首长合影》、《白求恩和八路军战士在一起》、《白求恩和八路军哨兵在一起》、《白求恩和自卫队员合影》等照片。白求恩大夫以身殉职后,在遗体告别时,人们无不痛哭失声,就连身经百战,亲眼看过无数亲密战友伤亡,曾经以‘铁石心肠’自称的聂荣臻将军也潸然泪下。父亲一边流泪一边揿动快门,拍下了这些动人的历史镜头。白求恩在遗嘱中要求,将他心爱的莱丁那相机赠给沙飞同志。后来,白求恩送给父亲的莱丁那相机和盛放着他所拍摄的鲁迅先生生前最后留影底片的小铁盒子,总是随身带着,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父亲1948年生病住进了石家庄和平医院,母亲和姐姐去看过他,他当时躺在床上对姐姐说很想我们。但我们没有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面。当父亲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完他悲壮的人生历程时,他不知道他所有的亲人和战友都无比的悲痛。但只有默默地承受着……”

悲怆的命运交响曲

长期的一线工作,使沙飞目睹了过多关于战争的残酷:他看见日寇疯狂的扫荡使华北百姓死伤无数,《晋察冀画报》社的战友有9名被日寇枪杀,自己为保护成千上万张反战照片的底片,险些丧命……最令人发指的是,日本强盗不仅当众奸淫了中国妇女和八路军女战士,还残忍地将她们怀中的婴儿夺下,扔进沸锅里活活煮死;畜生们还强迫人们“父奸女、侄奸婶、兄奸妹”以供他们取乐……回想自己的首长、战友对待日本小女孩的情景,沙飞感慨万分,他心目中艺术的善和美被击得粉碎……

沙飞崩溃了,残酷的现实和劳苦的工作彻底毁坏了他的身心健康,他患上了肺病和“迫害妄想型精神分裂症”。1948年12月,他住进了石家庄和平医院,主治大夫为日籍医生津泽胜。谁也不会想到沙飞正是因为这位日籍医生断送了他的整个人生。一位作家这样描述沙飞最后阶段的心路历程:

“沙飞的离奇古怪,首先表现在他与为他治病大夫的不配合上。由于沙飞对中国革命新闻摄影事业的巨大贡献,加之他当时已是师职干部,所以和平医院的领导很重视沙飞的治疗工作。主要负责沙飞医治工作的大夫是和平医院的主任医师津泽胜。”

“津泽胜是日籍医生。由于他是科班出身,又在医科大学当过教授,所以很注意仪表礼节,工作起来严谨认真,不苟言笑。这一切在沙飞眼里,都好像带着一股武士道精神似的。尤其使沙飞大起疑心的是,津泽胜在给病人切脉,那食指和中指轻按病人脉上的手势,同他在电报局发电报的手势几乎一样。有时还一轻一重地一按一点,简直就是把病人的脉腕当成了发报机的按键了,这难道不是长期的职业习惯造成的下意识动作吗?因此沙飞断定,这个表面温文尔雅,面颊时时浮现谦和微笑的大夫,一定是潜伏下来的日本特务。另一个日本大夫高永信,常对沙飞施行‘叩诊’———被沙飞称之为‘重打诊’,完全是津泽胜的帮凶,两人狼狈为奸,更便于进行间谍活动。而且还要暗杀我沙飞。”

1949年12月15日,一个阴冷的日子。沙飞呆在病房里,一副淡漠、冷峻的表情。再过一两天他就要出院了。沙飞派人去叫津泽胜大夫。津泽胜一进门,只见沙飞从裤兜里掏出手枪,朝津泽胜连开两枪。一发击中津泽胜的前额,一发由他的左边擦肩而过。津泽胜当即倒在了地上。

沙飞被逮捕之后,暂时关押在华北军政大学军法处的看守所内。1950年1月10日,华北军区政治部做出了开除沙飞党籍的决定。2月2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下达了《判决书》,判沙飞以极刑。

在被关押期间,监守人员在搜查时,从沙飞贴身的衬衣上兜中,发现了用蜡纸或者说防潮纸层层包裹的鲁迅遗像底片。监守人员要拿走,沙飞死死地捂住衣兜,并大吼:“这是我自己的东西,这是我参加革命前自己的东西!”监守人员当即向上级汇报了这一情况,并派来军法处的一位干部与他讲道理,让他自己拿出来查验一下,如确系照片底片,可以允许他携带在身。沙飞这才拿出来当场查验,确系鲁迅生前最后留影的底片后又还给了他。

行刑前,沙飞又用手习惯地按了按胸前衣兜里的底片,然后默默地跟随行刑人员走出了看守所。沙飞带着他精神导师鲁迅生前最后遗像的底片去见鲁迅。这大概是沙飞离开这个世界前的惟一愿望。沙飞被枪决时年仅38岁。

中国摄影史上划时代的人物,就这样传奇般地走完了他的一生,从此无声无息,默默长眠,任凭岁月冲刷着曾经的辉煌,直到后来,北京军区军事法院撤消对他的原判,但这已经是36年以后的事了。

沙飞年表

1921年5月5日(农历3月19日)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祖藉广东省开平县。

1932年在汕头无线电台工作,业余学习摄影。

1935年6月加入上海摄影团体———黑白影社。赴南澳岛拍摄专题新闻。

1937年10月参加八路军。随八路军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拍摄代表作品《塞上风云》、《向敌后挺进》、《沙原铁骑》、《不到长城非好汉》、《收复紫荆关》等。

1937年月11月任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宣传部第一任编辑科科长兼抗敌报社副主任,在五台山拍摄《抗日自卫队成立》、《爱国僧侣组织起来参加抗日》,随晋察冀军区迁驻阜平,为聂荣臻将军拍照。

1937年12月为粉碎日军对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围攻,八路军骑兵部队通过平型关,出击日军。随军采访拍摄,摄有代表作《长驱出击》等。

1939年2月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宣传部新闻摄影科成立,沙飞任科长。这是解放区最早的新闻机构。1942年6月3日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为候补党员。

1943年12月8日在一次转移中,为保护底片身受重伤。

1948年5月积劳成疾,到石家庄和平医院疗养。从此再未出院。

1949年12月15日在石家庄和平医院开枪打死为他治病的日籍医生津泽胜。

1950年2月24日原华北军区政治部军法处判决沙飞死刑。

1986年5月19日北京军区军事法院判决:撤销原判决,为沙飞恢复军籍、党籍。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