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记忆

周羚子 收藏 5 351
导读:1949年初春,我19岁,在陈毅部队三野医院做护理员一年多,上级要求我随李后坤首长(湖南人师级干部)去福建。 吉普车上坐的有首长及他的贴身警卫员小倪(金彪),勤务员(不记得名子),通讯员小张(风珍),以前的马夫老刘(山东莱阳人正排级),首长儿子(1岁多),首长夫人葛玉芳(山东人)和我,后面是一卡车的警卫排官兵。 路过县政府,干部们提醒首长山里土匪很猖狂,不要走夜路,首长笑笑:“那么多敌人都打败了,还怕几个土匪?”抓紧时间赶路。黑夜里,车子行驶在山间路上,突然枪声大作,首长示意车子停下,打开车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初春,我19岁,在陈毅部队三野医院做护理员一年多,上级要求我随李后坤首长(湖南人师级干部)去福建。 吉普车上坐的有首长及他的贴身警卫员小倪(金彪),勤务员(不记得名子),通讯员小张(风珍),以前的马夫老刘(山东莱阳人正排级),首长儿子(1岁多),首长夫人葛玉芳(山东人)和我,后面是一卡车的警卫排官兵。 路过县政府,干部们提醒首长山里土匪很猖狂,不要走夜路,首长笑笑:“那么多敌人都打败了,还怕几个土匪?”抓紧时间赶路。黑夜里,车子行驶在山间路上,突然枪声大作,首长示意车子停下,打开车门....我感觉司机一振,抬身一看,他手腕被打穿了,慌乱中急忙给他包扎,擦着头皮的子弹冒着白光四处横飞,坐下时才发现,身边首长夫人不知什么时候也没了生命,子弹由肋下射入心脏,没有挣扎没有声息,肚子里还有一个娃娃,她那年才仅有25岁。警卫员喊腿疼,我摸了一把根本没受伤,没去理他。车里的人迅速下去隐蔽,借着枪弹的光,回身望去首长的六轮手枪和文件包还在坐位上,这一定得拿走。 摸着黑我往山上跑去,不知跑了多久,鞋也丢一只,听到旁边有人小声问“谁?”“我。”战友们道:“来了来了。”可是首长不见了,我们继续往山上找,看到那些警卫兵被土匪关在一个破房子里,天快亮时,警卫兵们从后窗逃走,我们会合后,向县委返,吉普车只剩三个轮子,卡车轮子都烧化了,警卫员开着车,不时冷弹还从车边擦过,一个颠簸我一头栽到车外,勤务兵眼急手快,抓住了我后脚拖上车来,笑着说“小李,不是我拉你,就被车压成两截”,可惜我没记到他的名子,也没说声谢谢。。。。 后记: 贴身警卫小倪返回部队时被关禁闭。 通讯员在山上隐蔽时一个土匪踩到他,被他制服俘虏了,得到部队表扬 。 马夫抱着首长的儿子,没跑掉,被土匪俘虏了。第二天活埋到胸部时,当地老百姓高喊,这是个做饭的,不要埋。又被挖出来。后返回部队时,开除了党藉,削去一切职务。 首长儿子由地方政府营救回部队,后被首长家人接回老家 。 首长几天后被抬回县委,身体都流出尸水,那年他38岁。 我由于拿到枪和文件也被表扬。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