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遗骸为何多数未运回国内安葬

绝大多数志愿军安葬在朝鲜

长期以来志愿军阵亡人数统计相当笼统,老兵无奈:名字都错了,还怎么纪念

朝鲜战争结束后,我国一直没有精确的志愿军阵亡统计数字,绝大多数资料只描述“中国人民志愿军伤亡36万余人”。这是一个非常笼统的数字,只统计到万人,还不分死者和伤者。

直到近年,精确的阵亡数据才披露出来。据辽宁省丹东市的抗美援朝战争纪念馆研究员张中勇指出,从20世纪末开始,我国从地方最基本的县区民政烈士名单里面,逐一进行核对,于2006年公布了志愿军直接战斗牺牲的人数为183,108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中的“抗美援朝战争馆”“志愿军烈士墙”铭刻的也是这一数目。可以说,183,108是目前的官方统计数字。

我国的烈士墓,往往是用来宣传、教育,很多都是“对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 的重要基地”,烈士墓并不出于安葬烈士,只是作为象征,故而除了少数著名的英雄外,一般都不会铭刻烈士的姓名,即便有时铭刻了名字,也不免有问题,据《民 主与法制时报》报道,“2009年9月,吴清江和李清扬结伴到辽宁丹东烈士陵园找寻牺牲战友的墓碑,之前听说有战友的遗体漂到海边,被丹东烈士陵园收了, 还修了墓。但查验后发现,15名战友的名字错了一半。年近80岁的两位老兵无奈地说:‘名字都错了,还怎么纪念?’”

绝大多数志愿军安葬在朝鲜,只有团以上干部及负伤归国后牺牲的烈士才安葬国内

在朝鲜战争时期,政府要求将阵亡的将士就近掩埋,除了团级以上干部及特级、一级的战斗 英雄可运回国内安葬。1951年10月23日,东北人民政府、东北军区曾下发的《沈阳市烈士陵园革命烈士灵柩安葬暂行规定》中规定:“凡中国人民志愿军、 解放军及其他直接在朝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之团(或相当于团)以上干部,或由军(或相当于军)之领导机关批准的特等英模牺牲病故者,得依本条例之规定入园安葬 之。”

这部分“特级、一级战斗英雄和团以上干部的烈士”主要安葬在沈阳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和丹东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至于国内志愿军烈士墓安葬的普通士兵或无名烈士,主要是负伤的志愿军将士回国治疗身亡者。

究竟有多少志愿军安葬在异国他乡?原志愿军作训参谋曹家麟,业余从事志愿军烈士考察已经10年,对安葬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情况了如指掌。据他介绍,大约有18万志愿军烈士安葬在朝鲜,而2010年解放军出版社 出版的《解读抗美援朝战争》一书中提到:“在抗美援朝战争中壮烈牺牲和光荣负伤者共36万余人,其中有14万人长眠在异国他乡(在战斗中牺牲11.5万余 人,事故伤亡和病故等非战斗死亡2.5万余人),在战斗中负伤22.1万余人。”尽管两个数据有所出入,但无疑绝大部分志愿军目前安葬在异国他乡。换言 之,根据以上估算,在国内安葬的志愿军烈士超不过3000人。

当时领导层认为安葬在朝鲜,能够象征“(中朝)友谊是用烈士的鲜血凝成的”

那么当时为何将志愿军战士就地掩埋,而不是运回国内?或许是因战时各种条件所限,但是战争结束后,政府也没有尽快安排或考虑过将遗骸接回国内,这又是为什么?

1950年11月,志愿军司令部被炸,毛泽东的儿子、志愿军总部翻译毛岸英不幸牺牲。 毛岸英是团级以上干部,按规定应该运回国内,但彭德怀出于政治上的考虑,认为应该安葬在朝鲜,于是给周恩来发电报提出:“我意即埋在朝北,似此对朝鲜人民 教育意义较好,其他死难烈士家属亦无异议。”周恩来批示:“同意彭的意见。”

毛泽东也同意彭德怀的意见。但毛泽为何同意彭德怀建议的,还不很清楚,有待史料的进一 步挖掘。不过,杜平的回忆录提供了一个值得注意的事实:彭德怀回国述职时,曾专门向毛泽东报告了毛岸英牺牲以及将他的遗骨埋在朝鲜的经过。毛泽东听后,对 彭德怀说:“岸英是属于革命烈士中的一员,你回去要讲岸英是志愿军的一名普通战士。至于岸英的遗体没有运回国内,埋在朝鲜的国土上,体现了我们与朝鲜军民 同甘苦、共患难的革命精神,也说明我们中朝两国人民的友谊是用烈士的鲜血凝成的。你们做得对,做得很好。”这段话虽然没有直接指明志愿军安葬在朝鲜本意, 但从侧面看出,志愿军安葬在朝鲜主要出于维系中朝关系,“对朝鲜人民教育意义较好”。

至于当时其他死难烈士家属对此有没有异议,尚待史料发掘。不过,落叶归根是国人的传 统,至亲战死他国,祭奠却无处叩首,其所遭受的痛苦可想而知。一位烈士后代远赴朝鲜拜祭,扑倒在烈士墓前大哭。他是父亲入朝参战后出生的,从来没有见过父 亲的面,没有享受过父爱。他的父亲和叔叔都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他说:“我从小就想念父亲,一直想到朝鲜来扫墓。今天来到这里为烈士们扫墓,就像为父亲和叔 叔扫墓一样,我终于了了一生的心愿。”

但大部分朝鲜志愿军墓地不开放,后人难以祭拜

60年代朝鲜志愿军墓地曾被捣毁,朝鲜陷入经济困难后墓地少人照料杂草丛生

朝鲜战争停战后,1954年我国成立了烈士陵园修建委员会,拨出专款在朝鲜建起了八处 中心烈士陵园。然而,战争结束后,中朝关系并没有如期走向“亲密”。1965年苏联勃烈日涅夫上台,开始调整外交政策加大争取朝鲜的力度,而朝鲜为了得到 更多的援助,也开始远离中国转而亲近苏联。中国在对外关系中以苏划线,非友即敌,这自然影响了中朝关系。加上在随之而来的“文革”中中国推行革命外交,双 方关系更加恶化。据学者沈志华研究,部分红卫兵针对朝鲜的“背叛”指责金日成是“修正主义者”、“赫鲁晓夫门徒”,消息传到朝鲜,金日成闻讯大怒,当即下 令捣毁志愿军烈士陵园,将烈士碑统统打烂,包括毛岸英的墓碑也被砸。

抗美援朝战争作战地域广,战线拉得长,战场情况复杂,以上八处烈士陵园,不可能将志愿 军烈士全部安葬,很多烈士仍分散葬在朝鲜各地。1970年,经中方同意,金日成指示朝鲜党和政府拨出专款,为志愿军修建合葬墓。在其后的几年中,朝鲜北方 修建了62处志愿军墓地,建有343个烈士合葬墓,将分散在各地的大部分志愿军烈士,集中安葬于这些烈士合葬墓中。由于战争期间志愿军烈士的安葬过于分 散,又事隔多年,仍然有许多志愿军烈士分散在朝鲜境内或我国的东北边境地区,而没有迁进烈士陵园。而事实上,1991年3月,我国寻找、挖掘和掩埋志愿军 失踪人员遗骨的工作也已经结束。

1994年金日成去世,不久,朝鲜进入“苦难行军”的严重经济困难时期。据媒体报 道,2000年,中国社科院亚太所东北亚研究中心主任朴键一参加高级访问团赴朝。在一个志愿军陵园,守墓人从原来的几人减为一人,墓地杂草很高。面对不满 的中国客人,守墓人内疚得流泪:“实在对不起,我们太困难了。”

多数朝鲜志愿军墓地不对外开放,烈士遗属无法进行拜祭

最大的问题还是在于,大多数的阵亡烈士,仍然安葬在了他们牺牲的阵地前线,那里又恰好是军事禁区,因此在2009年前,只有数个志愿军陵园开放以供祭扫,如桧仓、平壤兄弟山、开城陵园等。其中规模最大的桧仓陵园,葬有包括毛岸英在内的134名烈士。

金日成去世后,中朝政府和民间往来基本中断,拜祭几乎不可能了,2009年朝鲜开放对华旅游后, 遗属和战友才得以去朝鲜祭扫,但也只能到朝方指定的少数几个墓地。一些烈属和老战士发现,志愿军烈士合葬后,有的墓碑不见了,只剩下大合葬墓,前面立有一 块朝文“中国志愿军烈士墓”主碑,“他们在情感上很难接受。”(《“晚了一点,但还来得及”——中国启动境外烈士墓地保护》、陈军吉)

出境拜祭也并非一帆风顺。有媒体报道,志愿军老兵去公安局办护照,公安局发现是“去朝 鲜扫墓”,便拒绝受理。而对于那些埋葬在非指定陵园和军事禁区内的烈士们来说,即使是在60年之后也依然无法等到战友和亲人们前来的脚步——那里的志愿军 墓地是否还在、烈士后人何时才能去祭拜,依然是未知之数。

除朝鲜志愿军墓地外,我国其他境外烈士墓地情况亦堪忧

“远征军”、“援越抗美”“援老抗美”等烈士忠骨散落荒野,无人祭扫

中国军队历次出境作战,“远征军”、“援越抗美”、“援老抗美”,尽管他们所处的时代不同,所服从的命令不同,但是他们都有着相同的中国军人身份。然而,在朝鲜、越南、缅甸、印度等周边国家诸多中国军人墓地,状况堪忧。

上世纪50年代后由于政治原因,缅甸的远征军墓地被全部捣毁,在原址建起了市政厅、小 学、菜园。据史料记载,在援老抗美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有269人献出了生命,其中210人安葬在老挝孟赛和班南舍烈士陵园中,媒体报道称陵园“没人 管”,到处杂草重生,墓碑锈迹斑斑。至于美援越烈士墓地,中越1979年开战后,有的被损坏了。1990年后,越南中央政府要求重修墓地。2005年,为 迎接前来扫墓的抗美援越老兵,越方再次整修墓地。

相反日本在缅甸连战马都纪念挖2.3万多具军人遗骸,而远征军阵亡10万,我们只挖到19具

而在二战时期滇缅战场仰光,云南学者戈叔亚说,有一座“日本人墓地”,墓地很奢华,小 桥流水。除了这座墓地,日本人在战斗过的地方,都建有各种各样的纪念碑,他们叫做招魂碑、镇魂碑。有些是建立佛塔,将阵亡将士的名单全部刻在佛塔上,有些 在佛塔旁建类似墓地的纪念碑,甚至连战马都修有纪念碑。

戈叔亚还指出:“日本人在七十年代组织了两次大规模的‘收骨团’,每次上百人,由日本 厚生省的课长带队,分成若干小组,到他们过去作战的地方收集日本兵的遗骨。他们挖了多少遗骨呢?两次共挖到2.3万多具遗骨。他们阵亡的人数在18.5万 到19万之间,这两次收集到的就已经超过了12%。我们阵亡的人数大概是10万,我们只挖到了19具,日本人收集的遗骨数是我们的2000多倍。”

美韩成立专门机构负责搜寻并还原朝鲜战争失踪将士遗骨

叶落归根不只是中国的传统,自朝鲜战争以后,美国一直固守这样的原则:无论是在哪一场 战争中阵亡的美国士兵,都要“带他回家”。为此,1973年美国成立JPAC(即“战俘及战斗失踪人员联合调查司令部”的英文缩写),负责搜寻并还原美军 失踪将士遗骨。发掘朝鲜战争战士遗骸也是该机构的职责之一,截止2004年,该机构在朝共发现了约220具士兵遗骨。

美国甚至还寻求与中国合作搜寻在中国境内的美国战士遗骸。我国作了一定的配合,媒体报 道称,解放军档案馆自2006年起对尘封半个多世纪的志愿军档案进行全面整理鉴定,重点查找美军在战争中失踪人员的下落,并于2009年向美方提供了包括 4份军事档案在内的首批成果。在这4份涉美失踪人员档案中,现在最有希望留下残骸的事件是59年前在广东坠毁的一架美军轰炸机。

而韩国,很早就启动遗骸的搜寻保护工作,并于2000年4月专门成立负责朝鲜战争遗骸 挖掘和确认工作的“遗骸发掘监视团”,2003年开始正式进行遗骸挖掘工作。2008年,韩国制定《朝鲜战争战死者遗骸挖掘法》,为遗骸挖掘工作成为永久 的国家管理事务打下法律基础。截至2012年下半年,韩国共挖掘朝鲜战争战死者遗骸7009具,其中韩军6009具,联合国军13具,朝军616具,志愿 军385具。

韩国还为志愿军建“敌人公墓”,墓地一度疏于管理杂草丛生,但去年花5亿韩元整修

对于收集到的中朝两国军人遗骸,韩国政府于根据日内瓦协定对战死的敌军也应提供墓地,予以尊重,于1996年建立了坡州敌军墓地敌军墓地中。目前墓地中,约1100具中朝军人的遗骸,其中中国军人遗骸有367具。

据媒体报道,墓地刚建成时非常简陋,都是很小的坟头,墓碑也是木制的,而且有段时间疏于管理,杂草丛生。但有民间团体向韩国国防部建议,应该好好管理该墓地,使其成改善对朝、对华关系的桥梁。此后韩国国防部决定投资修缮此地。现在公墓整体看上去较新,墓地台阶上修了不锈钢栏杆,同时也有照明设施,还修建了比较深的排水槽。据了解,这是韩国国防部去年8月至12月投入5亿韩元整修的结果。

结语:“祖国人民从没有忘记你们”,这是我们缅怀烈士时常说的话。但“从没有忘记”的关键不在于说,而在于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