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贿赂地图

倭岛牧 收藏 0 133
导读:为调查全球不同地区的贿赂情况,2013年7月,透明国际公布2013年全球腐败情况。2012年,该组织调查全球107个国家和11.4万人,4个人中就有1个人称自己曾经行贿或受贿。超过50%的人认为过去两年政府腐败情况越来越严重。 基本情况 调查报告 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星期二(7月9日)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全球大多数人都认为过去两年来腐败问题恶化,而且他们认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政府反腐没有过去有效。这项名为“全球腐败温度计”的调查访问了107个国家的11.4万人,询问了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为调查全球不同地区的贿赂情况,2013年7月,透明国际公布2013年全球腐败情况。2012年,该组织调查全球107个国家和11.4万人,4个人中就有1个人称自己曾经行贿或受贿。超过50%的人认为过去两年政府腐败情况越来越严重。

全球贿赂地图

基本情况

调查报告

国际反腐组织“透明国际”星期二(7月9日)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全球大多数人都认为过去两年来腐败问题恶化,而且他们认为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各国政府反腐没有过去有效。这项名为“全球腐败温度计”的调查访问了107个国家的11.4万人,询问了他们对腐败的看法以及他们认为哪些机构最腐败。该调查包括了台湾,但是没有包括中国大陆和香港。[2]

机构介绍

透明国际是一个非政府、非盈利、国际性的民间组织,1993年由德国人彼得·艾根创办,总部设在德国柏林,以推动全球反腐败运动为己任,已成为对腐败问题研究得最权威、最全面和最准确的国际性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立场中立,不依附于任何政治党派,所作的全球反腐败报告每年发布一次。衡量世界各国和地区的腐败状况,“透明国际”是以CPI(清廉指数)和BPI(行贿指数)构成的腐败指数来进行评估的。

这是一种全球流行的疾病,很多人认为病情越来越严重了。不过,一些人听到这种“病”时,认为是别人的事,只耸耸肩、“啧啧”两声就过去了。其实它与我们息息相关。[3]

贿赂比率

贿赂率最低的国家是丹麦、芬兰等。调查显示,经济欠发达国家的贿赂率(受访者中行贿或受贿的人数与受访总人数的比例)是经济发达国家的两倍。普遍来看,政治越民主经济越发达的国家贿赂率越低。被调查的国家中,贿赂率最高的是塞拉利昂、利比里亚、也门、肯尼亚,贿赂率至少70%。贿赂率最低的国家是,丹麦、芬兰、日本和澳大利亚,只有1%。

贿赂原因

司法腐败

被调查的107个国家中,有36个国家被认为警察最为腐败,且这些国家53%的受访者表示曾向警察行贿;有20个国家被认为司法系统最为腐败,而这些国家30%的受访者称,在与司法系统打交道时曾被要求行贿。总体而言,27%的受访者称曾行贿或受贿。[1]

政党腐败

51个国家的执政党被认为最腐败

除了政府公务部门外,还涉及政党的贿赂。

全球贿赂地图

这种情况不单只存在新兴民主国家,一些经济发达的民主国家也存在。2013年4月,美国众议院一名新上任的民主党议员被告知“每天至少要花四个小时考虑募集资金的问题”。

透明国际的调查发现,美国人和英国人认为政府腐败率在增加。媒体公开报道,拆分前的新闻集团前首席执行官曾涉嫌贿赂政府被逮捕,其总裁默多克也被批“对英国公共生活影响力过大”。

“政府有必要花大力气来惩治腐败。透明国际2013年全球腐败调查显示,政府的信任度已经出现危机。51个国家的执政党被认为是最为腐败的机构。50%的受访者认为政府很大程度或已经完全受特殊利益集团控制。”透明国际的负责人HuguetteLabelle说。

各界态度

民众态度

近九成受访者称反对腐败

尽管如此,近90%的受访者称反对腐败,其中2/3的人表示曾拒绝贿赂。“贿赂是个全球问题,但人们相信自己有能力抵制腐败。”HuguetteLabelle说。

当然也有好的一面,过去两年,阿塞拜疆、柬埔寨、苏丹以及南苏丹四个国家的腐败情况有所减少。

机构态度

透明国际认为,要想阻止腐败,一方面“政府必须建立公平合理的政府绩效评估机制”,另一方面“无论何时何地,人们都应该拒绝行贿”。

贿赂现象

掩饰贿赂行为的表现之一便是行贿语言。很少有人会直接说“要想搞定这件事,你得给我送钱”,相反,他们使用各种各样委婉的说法。比如,在边境通关时,较为广泛的说法是“快速通行费”。作为一种委婉用语,这种说法相当准确:支付了这笔费用,你的行李就不用接受检查,甚至还可以拿回你走私偷运的东西。否则,你的行李箱就会被扔到地上,每件东西都被翻出来,而检查时间的长短肯定由安检人员说了算。在印度,这笔通关费被称为“提速费”,不给的话,你会在各个部门之间被推来推去。《幽黯国度:记忆与现实交错的印度之旅》一书里就描写了没有交这笔提速费之后的可怕后果。

除了有意使用隐晦的语言之外,全球各地的贿赂现象中,行贿者常常会避免直接将钱送到受贿者手中。在中国或希腊,行贿的钱有时会被装进“信封”——不一定非要邮局印制的,也可以是塑料袋,还有人喜欢用飞机上的呕吐袋,或者用报纸包裹等等。变通的办法是买一份小礼物,很多人选茶叶,然后把钱放到礼物里面。

另外一种委婉的说法是行贿者把贿款称为朋友之间的赠礼。在这方面出现过很多创新,比较有名的是尼日利亚警察的办法,他们会以“周末需要些钱花”的名义向人索贿。在北非,这被叫做“一份小礼物”。而墨西哥的交警则会让你给他买一杯名为“refresco”的软饮料。

“不行贿生活将异常艰难”

AgatinoLicandro曾是意大利的一个地方市长,他向BBC讲述自己的受贿经历。“我接受一个地方政党官员的贿赂,因为每个人都那么做,在我看来十分平常,那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他称自己开始感到愧疚后就向法官坦白了一切。

印度人RamSingh每月收入100美元,他不得不花15美元向政府行贿。他称自己行贿是为了获得政府发放的食物定量供应卡,他说对于低收入群体来说,非常需要那张卡。“在印度如果不向政府行贿生活将异常艰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