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帖:外语教育制度之比较

andrea3778845 收藏 5 220
导读:中国现行外语教育制度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必修性: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硕士博士研究生等20多年的学习中,外语是惟一始终必修、必考的课程,甚至是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两门公共必考科目之一,是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唯一公共必考科目;一些高校实行学士硕士学位与外语四六级挂钩;中级以上职称晋升还与职称外语考试挂钩。由于具有以上的必修性特点,笔者在此将中国现行外语教育制度称为“外语必修制度”。 环顾世界各国的外语教育制度,回顾中国历史上的外语教育制度,进而作一个古今中外的制度比较,应该有利于中国外语教育制度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外语教育制度比较研究

中国现行外语教育制度有一个显著特点,就是必修性:从小学、中学到大学、硕士博士研究生等20多年的学习中,外语是惟一始终必修、必考的课程,甚至是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两门公共必考科目之一,是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唯一公共必考科目;一些高校实行学士硕士学位与外语四六级挂钩;中级以上职称晋升还与职称外语考试挂钩。由于具有以上的必修性特点,笔者在此将中国现行外语教育制度称为“外语必修制度”。

环顾世界各国的外语教育制度,回顾中国历史上的外语教育制度,进而作一个古今中外的制度比较,应该有利于中国外语教育制度的改革。

一、外语教育制度的国际比较

1. 在中小学阶段,外语教育有必修、选修、不修等情况。

在中小学阶段,有些国家的政府统一要求必修外语。泰国、西班牙、芬兰。

有些国家政府则仅要求选修外语。如印尼、澳大利亚、日本。

在中小学阶段,有一些国家则没有统一规定必修或选修外语,各个学校可以自行决定是否开设外语课。学生要学外语只能去专门的学校或培训机构学习。比如美国大多数公立学校不开设外语科目。

2.在中小学阶段以后,世界各国一般都是实行外语选修制度。

在中小学阶段以后,包括高校阶段以及高校毕业以后,学不学外语,在绝大多数国家都是由学生自己选择决定。有些高校只是开设外语选修课,为学生选修外语创造条件。据笔者调查了解,现在世界上还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实行将外语和高校入学考试、学位授予、硕士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职称晋升等绑在一起的外语必修制度。

实际上,在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高校有完全的招生自主权和办学自主权,政府部门没有权力去要求高校招生必须考试什么课程,也没有权力要求高校必须开设什么课程。即使是在中小学阶段要求必修外语的国家,其政府也无权要求高校招生时必须参考中小学阶段的外语成绩。所以,这就在制度上杜绝了政府部门要求全体国民在高校必须学习外语科目的可能性。

3.世界各国促进外语教育的措施一般只是鼓励性的,并非强制性的。

随着全球交流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多的国家重视外语教育,并采取措施促进外语教育。但是,他们促进外语教育的措施一般是鼓励性的,而非强制性的。

在美国,适应其全球战略的需要,外语越来越重要,阿拉伯语、汉语、俄语、印地语和波斯语等语种被列为“国家安全语言”。但是,美国政府并没有推行强迫所有美国人必修外语的外语必修制度,而是采取鼓励性的措施。包括奖学金制度,出国学习,引进外国教师等。

二、 现行外语必修制度的产生过程

(1)1978年6月6日,教育部下发《关于1978年高等学校和中专学校招生工作的意见》规定,高考全国统一命题,考外语科目。1983年起按100%计入总分。随后,硕士、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也将外语列为必考科目。

(3)1987年、1989年国家教委先后推行大学英语四、六级标准考试,90年代中期以来,开始有一些高校将英语四六级考试与学士硕士学位挂钩。

(4)20世纪90年代,“外语热”进一步从学校蔓延到社会,其标志是人事部门规定将中级以上职称晋升也与职称外语考试挂钩。自1999年开始,职称外语考试实施全国统一大纲、统一命题、统一组织的制度。

中国外语热产生的原因:上世纪60-7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与前苏联的关系有所恶化,中国恢复联合国席位,并与英、日、法、德等语种国家有了密切交往,翻译人才紧缺,相差近50%以上,以致于严重影响中国经济建设,和外交工作。所以,大量培养英语等外语人才被当作当时非常重要的政治任务。


由此可见,中国的外语必修制度是在特定历史背景下产生的,肩负着特殊的历史任务,有其历史合理性。

在特定历史背景下产生的外语必修制度不一定永远是合理的。现在,中国外语人才的供需情况已经大不相同了。现实中,社会上已经有许多外语专业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许多人不得已选择一些跟外语完全无关的行业。另外,截止2004年上半年,中国有在岗聘任的翻译专业技术人员约6万人,翻译从业人员保守估计达50万人,而有关抽样调查显示该数字现在可能达到100万人以上。所以,无论是经济建设还是外交所需人才显然严重超出实际需要。造成人才培养方面的极大浪费和错位。

三、中国外语教育制度须反思

通过比较,我们不难发现,像中国这样将外语和国民的高校入学考试、学位授予、硕士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职称晋升等绑在一起的外语必修制度,在古今中外都是罕见的。就是中国现行的外语必修制度,也是在20世纪初特定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那种历史背景在今天的中国已经完全不存在,所以,在那种特定背景下产生的外语必修制度的历史合理性也已经不存在,外语必修制度到了必须改革的时候。

笔者认为,中国的外语教育制度其实可以参照国际上通行的外语教育制度进行改革。在制度设计上,需要将高考和硕士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公共外语科目取消,由高校自己决定是否开考;将大学和硕士博士研究生学习阶段的公共外语科目取消,或仅作为任意选修课;取消职称外语考试,而以实际业务能力,科技发明与创新作为新的考核标准;同时,禁止英语四六级考试与大学学位证挂钩。

至于中小学阶段,笔者认为也可以开设外语课程,但应仅限于选修课、兴趣课,不要纳入高考科目当中去。这一方面可以发挥幼年学语言的优势,为以后在必要时进一步学习外语打下基础,一方面学习压力不大,不会浪费大量时间,也不会扭曲培养多方面专业人才发展的需要。

反对在制度上要求全体国民必修外语,但可以采取一些激励性、倡导性的措施,比如创造尽可能好的外语学习环境,鼓励开办多语种的外语语培训机构等,以吸引有兴趣的人自愿来学习外语。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