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枪的诱惑[参赛]

戈壁苍凉 收藏 16 252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更多精彩内容

在“阶级斗争为纲”那个年代出生的儿童,从小接受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这样最高指示的教育,也就很早知道枪杆子是夺取政权、巩固政权的基础,这些小孩隔三岔五还能看到一队队的武装民兵们,背着老套筒步枪在站岗、巡逻或押着人游街!一群普普通通的村民,一旦手里拿枝枪,就可以那么神气活现的吆喝着指挥别人,左右别人的行动!枪,在我们这些小孩们眼里,就成了权利和力量的象征!所以那个年代的儿童们,受枪的诱惑最深,对枪都有着不同的、但确是十分强烈的渴望,憧憬着能够拥有一支属于自己的枪,就像梦想着自己快点长大一样!

电影《小兵张嘎》放映后,一夜之间,大街小巷上的儿童们,手里都拿上了各式各样的木头枪,我的四五个小伙伴,没有大人给我们做枪,同样渴望有一只属于自己的枪的我,就决定自己动手做!没有木板就用城壕里的坩子土替代,招呼来好朋友,带上剜土的工具,来到城壕,动手剜出纯净的坩子土,认真地像和面那样把这些坩子土和匀,再用石头反复的砸,用木头棒子反复的压,直到把那一把泥土揉的像涂了油一样的光滑后,才把它放在光滑的青石板上,聚精会神的用手里的小刀,按照自己心目中想象的手枪样子,仔细的刻划着,修改着,直到自己认为满意后,才小心翼翼的把这把泥手枪,放在通风的阴凉处阴干。两天过后,已经干硬如铁的坩子土手枪就可以把玩了,可这把泥手枪的土黄色的颜色,与真枪的烤蓝色有着根本的差别,于是我们就用铅笔一遍又一遍的仔细的涂抹这把泥枪,当铅笔芯涂满枪身后,那黑黑得枪身上可以反射出贼亮的金属光泽,和真枪的颜色没有什么区别。当我们几个拿着自己精心制造的泥手枪玩游戏时,吸引来了小伙伴们许许多多羡慕的目光......当然,这些羡慕的目光是看不到我们因为手枪掉色而被染得黢黑的手,还有因为铅笔非正常消耗,而被父亲揍的发红得屁股......

那时候,在县城门口,有个白胡子瘦老头摆了一个气枪摊,他有五六枝气枪,一个撑起来的木板做成的靶子盒,靶盒里边是三个核桃大、贴着红纸的铁板,这就是靶子。当子弹打中红铁板靶子时,会牵动里边的机关,于是,靶箱周边的灯就会被点亮,一个小火车头会“框当框当”的开出来!这在我们这些孩子们的眼里,这简直就是最美丽的画面。可能是为了降低成本,老头是用大头针后边缠上绒线当子弹,这个子弹可以反复使用,一毛钱十发子弹,打中靶子的算钱。这个老头每天闲暇时,就翘着他那把山羊胡子,眯着眼睛自豪的反复擦着他那几把破气枪,对那些枪法不好,需要给他付钱的顾客,还会不时的热潮冷讽几句。 刚刚看了几页民兵训练教材的我,时常会来这里练练枪法。不过,那个时候,能弄到一毛钱,对我来说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只有枪瘾上来,而且有钱时,才会去打一毛钱的靶。由于弄钱不易,所以我特别珍惜这样的实弹射击的机会,每一枪都会瞄了又瞄,不到十分有把握时,绝不会轻易扣动扳机,为此,这个白头发老头没少挖苦我。

一次偶尔的机会,知道在城门口摆气枪摊的这个白胡子老头,是我小学时候的同学景共和的外爷。这下好了,每当我想打枪时,就会攒搓景共和中午到他外爷的气枪摊前,让他替爷爷看摊,叫老人家去睡午觉。老头以为是外孙在孝顺他,高兴地翘着胡子背着双手,迈着八字步回家睡觉后。这里就成了我们随意玩枪的天下了。

有一天中午,老爷子走后,景共和给我装子弹,我专心的爬在枪架子上打枪,那天的手感很好,枪枪都能命中红心,吸引来好多路人围观。可能是我们玩的太投入了,没有注意到共和的外爷什么时候也来到围观的人群里。当我连着二十多枪都射中靶心,引来围观的人们阵阵喝彩时,这个老头翘着胡子,气呼呼的推开人群走了进来,接过我手里的气枪,要亲自给我装子弹。不知道是这个怪老头装的子弹有问题,还是我看见这个倔老头后心里发憷,反正是再也打不中那个靶心了。连着十枪没有射中靶子后,老头瞪着眼睛,用讽刺的口气问我:“还打吗?”我看看已经吓得在一边哆嗦的共和,只好乖乖的掏出兜里仅有的一毛钱,恭敬地递给老头后,扭头就跑。为我打枪不收钱一事,听说共和同学回家后挨了一顿好打,他再也不敢去老爷子的摊上去了,我蹭枪打的快乐生涯也就此结束了。

自从那次表演枪枪命中靶心后,枪对我的诱惑更加强烈了。为了成全拥有一支枪的美梦,抱着“骑马挎枪走天下”的理想,我辞掉了已经干了几年的工作,报名当兵走进了军营。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枪,是在新兵训练的第三个月。

当兵两个月以来,每天都是没明没夜、没完没了的立正、稍息、踢正步等队列训练,当终于领到了自己的第一支半自动步枪时,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总是不愿意放下,激动兴奋地心情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在班长的示范下,我很快就学会了枪械的分解、组装和保养,可高兴劲还没有平息,就立马被严格的瞄准训练给打击的荡然无存。在零下二三十度的野外,卧在厚厚的白雪上练瞄准,十几分钟以后,你就可以感觉到,棉衣哩的温度在一丝丝的溜走,地上的白雪好像在一点点的往棉衣里钻,二十分钟后,你就会感到像钻进了冰窟里一样,浑身上下没有一点热的地方,最多一个小时,你就会冻僵在地上。所以,每隔半个小时,班长就会命令我们起来跑步,当跑的出汗后,班长会命令你再次卧倒在雪地里,那个感觉就更难受,就像热身子要投入到冰窟那样的叫人恐惧!时间不长,热身子融化的雪,会把你和地上的雪冻在一起,好像叫你永远也不要爬起来一样!!!特别是那半自动支枪,在零下几十度的温度下,裸露的钢铁零件就会变成咬人的野兽,你要是不一不小心把手或者脸贴在了枪上的铁部件,它立马就会把你咬住,你要是用力拉,那就对不起,它一定可以啃下你一块肉来!有好几个哥们儿在紧急集合时,慌慌张张的不小心用没有戴手套的手去抓枪,结果被冻在枪上,只能回来用凉水冲洗才得以解脱。

在冰天雪地里趴着练瞄准,受冻还不是太难受的事,最难受的是迎面刮来的风,风不但会迷住你的眼睛,还会把地上的雪粒吹得你满头满脸,你要是想用手去擦擦,在后边监督训练的班长们,就会用大头鞋就问候你的屁股!所以,我们只能任由雪花刮在脸上,被呼吸出来的热气融化后,变成冰结在你的胡子眉毛上。一天训练下来,我们就像已经化妆了的演员,变的满头白发,满脸白胡子。回到宿舍后,也不敢用热水洗,只能用凉水洗脸,让脸上的冰一点一点慢慢融化掉。

好不容易到了第一次打靶的时候,趴在射击位置上的我,紧张的怎么也看不清100米外的半身靶,当旁边的战友都已经开始射出第二发子弹时,我才找到了瞄准的感觉,第一发子弹射出后,强烈的后坐力重重的砸在我的肩膀上,我才真正感受到,在冰冷的枪枝的内部原来蕴藏了那么多的激情和力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后,仔细的打出了剩下的四发子弹。我五发子弹居然打了四十七环,是我们排最好的成绩!回来后,排长叫我谈射击的体会,由于我平时并不比别的战友多练一分钟,所以我只能说是那支枪调校的好。

新兵下连后,我才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一支半自动步枪,和一条装满一百发子弹的子弹袋。无论是站岗或是看电影,都要全副武装的带着自己这支枪,每个星期六的上午,都要把它拆开来,仔细的擦洗,再均匀的涂上枪油进行保养。期盼着这支枪会和我一起,通过第二练习、第三练习。。。。。直到我练成真正的神枪手,去实现自己骑马挎枪走天下,保卫祖国边疆的壮志!

我当了兵,门虽然进对了,确被分到了通信部队,骑马挎枪走天下的理想算是很难实现了。我们这个有线连队,每天都是和电话线打交道,赶上那几年部队通信事业大发展,所以我们天天都是在戈壁滩上架电线,连队两年都没有组织过一次射击训练,更别想和警卫连、侦察连的战友们那样,有第二、第三、第四练习的机会了!我手里的枪,除了站岗是背一背,平时就是在枪架上睡大觉,这把枪跟了我一年,没有用它打过一发子弹!靠它,根本就没法实现成为神枪手的梦想呀,真是可惜了这把好枪。

当兵第三年,我配备了一只崭新的五四式手枪,用汽油洗清完涂抹的黄油,把它擦拭干净后,亟不可待的拿了一盒子弹,开着摩托车就去戈壁滩上试枪。在东戈壁上摆一块石头,站在二十多米外对着这块石头举枪就打,谁知道子弹确在我脚前五米的地上,击出一缕青烟,枪膛里的五发子弹打下来,最好的成绩是离石头靶子还有两米远!早就听说手枪难打,没想到是这样的难,特别是新枪就更难打,僵硬的扳机用力小了扣不动,用力大了,枪口就会垂下来,一盒七十发子弹打完,居然没有一发打在那个像牛头一样大的石头上。不服气的我,又找老乡从军械库搞来了一箱子子弹,只要有空就去练枪。半年以后,一箱子子弹打完了,我的手枪射击水平也有了提高,二十五米的半身靶,每次都可以打在9环以内。只是可惜了我的第一把手枪,一年不到,就因为使用太多而出现了故障,每次击发,它都会两发连射,这把手枪想变成冲锋枪哩!也可能是七几年做的枪质量太差吧,才一年多的时间,这把枪的膛线就被磨没有了,子弹头可以从枪口滑到枪膛里,变成了真正的老套筒。

那个时候,有枪有子弹还有一定射击水平的我,就成了老乡兵们的免费射击教练。每到星期天,都会有老乡战友来找我一起出去玩。有个星期天,汽车连的老乡开来了一台解放车,陈公义开着通信班的摩托车,我们来到营房西边的戈壁滩。到了这里,我们几个分成三组,有人去学开汽车、有人学开摩托车、有人去打靶。我先跟盛天久去练习开车,陈公义带薛建庄去学摩托车,另外几个人去山边打靶。按照之前的约定,汽车在戈壁滩上转两圈后,大家要在分手点集合,再互换角色。当我按照规定转完两圈,把汽车开到到集合点的山脚下,只见几个打靶的弟兄们还在专心的瞄准射击,摩托车组还没有回来,等几个伙计把子弹打完,还不见摩托车来集合,站在汽车上四下瞭望,在一马平川的戈壁滩上,可以看出去十几里,但就是没有看到摩托车的踪影!担心伙计们出事,我们几个乘着汽车在戈壁上四处寻找,跑完了大半个戈壁,就是看不到摩托车的影子,正在焦急十分的时候,坐在车厢里的伙计们使劲敲打驾驶室顶,大声的告诉我:“摩托车在山脚下的水渠里!”

盛天久急忙把车开到水渠旁,只见陈公义和薛建庄两个人紧紧地抱在一起,蹲在三轮摩托车的偏斗里,急促的溪水冲的摩托车晃晃荡荡,两个人压在摩托车的偏斗里,可摩托车还是在晃荡,随时都有被水冲翻的危险!急忙下去了三个伙计压住被水冲的乱晃的摩托车,把已经被水冻得瑟瑟发抖的两人换上来,这两个人已经被水渠里流淌的天山化雪水,冻得嘴唇发青,哆嗦了半天,才说清楚了事情的原由。原来大家分开后,薛建壮他们开着摩托车来这边练车,自以为会开汽车的他,根本不听陈公义教练的指挥,自作主张的要沿着水渠边的土路练车,到了这个弯道时,三轮摩托不听他的指挥,一头冲进了这三米多深的水渠里,激烈的水流眼看要把摩托车冲翻,他们两个人只好全部蹲在迎着水流的三轮摩托车偏斗里,才勉强压着了摩托车。这条水渠有三米多深,在远处根本看不到他们,他们又不能离开摩托车,所以,只好蹲在车里,洗着天山流下来的纯净水澡,静等着我们来救援。八月份的天气,能洗这样的纯净水澡,应该是件美事,可惜这纯净水是由天山的雪化来的,不是一般的凉,功夫不大,他们就被冻得不能说话,更不能喊叫了!幸亏我们及时赶到,不然后果真的不敢往下想呀!!!

这条水渠是乌苏县的一条灌溉主渠,渠边都用水泥抹面,水渠的上边有五米宽,渠底有一米多宽,正好可以容下一台三轮摩托车,巨大的落差使得渠水流速很快,所幸当时渠水只有二十几厘米深,要是水再多一点,这个摩托车可能就要到几十公里外的东方红公社去取了!要是水再多一点,摩托车一定会被冲走,这两个弟兄可能就成烈士了!!!

为了把摩托车从水渠里拉上来,我们几个都跳进刺骨的水里去推,可陡峭的渠壁光滑的叫人用不上力,而且车上的两个人不敢动,只要下来一个人,摩托车立马就会被冲翻!只好想法用汽车来拉,可汽车上没有带钢丝绳,再回部队去拿绳子,已经来不及了。在焦虑中,我无意中看到不远处有一排军队的电线杆,就叫楚天顺带把钳子爬上电线杆,剪下了一根电话线,用这五十米的铁丝双成六股,当钢丝绳用,才把摩托车给拽了上来。看着摩托车完好的被拉了上来,我们几个才脱掉已经全部湿透的衣服,把已经快要冻僵的身体躺在戈壁滩上晒太阳,等衣服晒的半干时,大家都没有心情再玩了,准备回家时才发现,摩托车的海绵座垫里还吸满了水,要晒干座垫已经不可能了,只好简单的挤压一下,就开车回营房,坐在摩托车上的陈公义,下车时裤子都是湿的,跟尿裤子了一样的狼狈!

第二天,副指导员坐摩托车到乌苏县办事,回来也是一屁股湿,问陈公义这是怎么回事,陈公义说是刷车时不小心搞进去水了,有点狼狈的副指导员狠狠地骂了陈公义一顿,哈哈哈。

当兵第四年的农历五月端午节前一天,为丰富连队的生活,魏建生副连长带我们去马场湖水库打芦叶,准备给全连人员包粽子。在戈壁滩上跑了一个多小时,茫茫戈壁滩上出现了一片水光涟漪的绿洲,这就是马场湖水库,在茫茫的戈壁滩上,突然看到那样一汪清水,就像看到海市蜃楼那样,给人一种美轮美奂、神仙洞府一样的视觉冲击!战士们欢呼雀跃着跑到水边,三下五除二的脱掉衣服,跳进水里痛快的打起水仗,游起泳来。

突然,向水库深处游去的方浩大声喊道:“这里有渔网!”一边喊着,一边开始去拉这条拦河网,只见在拉起的渔网上,挂满了一条条像巴掌大的鲫鱼。看到有这么多、这么大的鱼,大家惊呼着一拥而上,七手八脚的从网上摘鱼,刚刚摘了十几条,听见有人在喊:“那是我的渔网,你们是解放军,还是土匪呀?”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岸上挥舞着双手,愤怒的大声呼叫着,阻止我们收他的渔网。魏副连长一看有老乡来阻挡我们,就急忙叫大家放下手里的渔网,拿着已经摘下来的鱼,向水库中的小岛游去。

这个水库的水只有齐腰深,在这个水库的中间,有一个人工沙岛,沙岛的面积只有二百多平方,上边长满了茂盛的红柳和芦苇。快游到这个小岛时,从岛上惊飞起了数十只绿头野鸭, “嘎嘎”乱叫着从小岛上飞起,在我们头顶上空盘旋,久久不肯离去。等我们登上小岛,惊奇的发现,小岛的每一棵红柳树根下,每一团芦苇丛中,都是鸟窝,放眼看去,一个鸟窝连着一个鸟窝,把这个小岛挤占的连叫人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在每一个窝里,都有六七颗或十几颗鸟蛋,那些鸟蛋有乒乓球大小,浅褐色的蛋壳上有深褐色的斑点,看来这里是野鸭子们繁殖后代的产房。见到满地的鸟蛋,人类贪婪可恶的占有欲,使我们不顾头顶野鸭“嘎嘎”的抗议声,开始了一场疯狂的掠夺,带去的水桶装满了,就把裤子做成简易口袋,又装了满满两口袋!

就在我们疯狂的捡取鸟蛋时,突然,“嘭”的一声枪声传来,大家马上放下手里的鸭蛋,惊愕地向枪声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水库的西南方向水面上,随着急促的“亢亢”叫声,飞起了三只天鹅,这三只天鹅起飞后,在那片水域上“亢亢亢”的急促的叫着、盘旋着,水面上,有一只天鹅勾着脑袋,奋力的抖动着翅膀,可就是不能飞起来,只能在水面上打转,那三只天鹅在空中盘旋时,有一只天鹅几次俯冲下来,用它的翅膀来拍打水里的那只天鹅,那三只天鹅在空中盘旋十几圈以后,有两只天鹅凄凉的“亢亢”叫着,向南方飞去,留下的那只天鹅,孤独的在天上又飞了两圈,见水里的那只天鹅已经不能再动了,就落在那只天鹅的身边,用它的嘴使劲的去拱那只天鹅已经垂到水里的脑袋,用它的翅膀使劲拍打那只已经不会动的天鹅,一边拍打,一边发出悲哀的“亢亢”声。。。。。。这只天鹅夫(妻)在生离死别的关键时刻,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也要和自己的爱人在一起的行动,把它们夫妻情深义重的感人场面表现的淋漓至尽!!!人们常用天鹅来形容夫妻,原来只以为是传说,今天看到这对天鹅夫妻表演的真实一幕,才知道古人所言不假,也真正看到了天鹅夫妻那份不弃不离、生死相依得浓浓深情!!!

就在我们在感叹天鹅夫妻生死总相依的真情时,“彭”的一声,又一声凄厉的枪声传来,那只依偎在死天鹅身边的天鹅,随着枪声,一头扎进水里,挣扎着抖动了几下翅膀也不动了,水面上只有两只白色的天鹅静静地躺着。。。。这时风停了,水面上波澜不起,红柳树停止了摆动,低垂下它的枝条;芦苇停止了窃窃私语,把它那如剑的枝叶愤怒的指向天空;连天上正在惊恐地“嘎嘎”乱叫的野鸭,也停止了鸣叫,悄悄地躲进了芦苇丛中,好像不忍心看到这样悲惨的场面;四周一片沉寂,好像一切的一切都在为这对天鹅夫妻致哀。。。。。。。

被突如其来的枪声震惊、为这对天鹅的夭折而愤怒的魏副连长,愤怒的站在沙岛的最高点,对着枪声传来的方向大声骂道:“谁在打枪,给老子滚出来!”对岸的芦苇丛里,传来一阵索索声,陈公义扛着一只半自动步枪和邓盈从对面的芦苇丛中钻了出来,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枪,一边还兴奋地大声的喊着:“打中了,打中了!”等他们把那两只天鹅从水里拿出来,得意洋洋的走到大伙跟前要表功时,还没有等他们开口,魏副连长的大脚已经重重的踢在他们的屁股上,被踢到在地上,灰头土脸一脸雾水的他们,这才从大家的眼睛里看到了愤怒和悲哀。。。。。。

回到连队,那几百个野鸭蛋用炊事班的大锅煮了满满一锅,煮熟的鸭蛋发给大家后才发现,这些鸭蛋都已经开始孵化了,根本不能食用,只好全部送到了猪圈,那两只天鹅被开膛清洗后,煮了一大锅天鹅肉,经不起香味的诱惑,我也吃了一块天鹅肉,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烹调技术欠佳,方正我感觉这天鹅肉很粗、很柴,并不好吃。。。。。。

这都是枪惹得祸,假如哪天陈公义没有偷偷地带去一支枪,假如陈公义不被贪婪所诱惑,假如他的枪法不是太准,那么这对天鹅夫妻可能还在水库里享受着它们的爱情,欢度着它们的蜜月。看来任何枪,都不过是一个工具,只有掌握在懂它,知道如何正确使用它的人手里,才是捍卫和平的利器,不然,只会对人类、对环境造成更大的破坏!!!

对枪感情最深、依赖最强的是在七九年中越自卫反击战打响的那段时间。

七九年中越自卫战打响后的第二天,苏联发表了强硬的声明,要求中国军队三天内从越南撤回来,不然,一切后果由中国自负。看来苏联是要对我国动武来救援他的小弟兄了。我们军区也早已进入了一级战备,整个军区大院已是大战前的一片忙碌中,指挥机关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人员进驻天山深处的毛驴沟野战指挥部,一部分人员留守现在的军区大院。哪天晚上我给12个边防站调通了直达总参的通信线路。忙了一晚上的我还没有休息,就接到连部的通知,知道我是通信营留守人员之一。

按照规定,我们载波室值班人员应该配备手枪,可我知道手枪的杀伤力太小,根本不能用来打仗,只能用它自杀,就缠着连长指导员,给我配了一支56式冲锋枪。军区的留守负责人是军区的李副司令,这是一个在朝鲜战场上和美军拼过刺刀的老兵,他在军区动员大会上下达命令:“所有留守人员,都要坚守岗位,只有听到了苏联军队的炮声后,听到我的命令,才可以销毁应销毁的东西,再向毛驴沟战时司令部撤退。”这个老革命很勇敢,也很有作战经验,可就是思维还停留在小米加步枪的战术方式上,根本不知道机械化的苏军,在空中优势的掩护下,在一马平川的戈壁上推进速度会有多快!可我从电影中,从书本里知道,不说苏军那世界数一数二的空降兵,就苏军的重型装甲部队,在戈壁滩上一天推进三五百公里,应该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李副司令还是套用朝鲜战场那一套,等听到苏军的炮声后在向后撤退的命令,这无疑是叫我们留守人员集体自杀!因为他忽略了朝鲜战争是在山区进行的,那里根本就不适合机械化部队的展开,一切战斗都靠步兵一步一步、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去争夺,而在新疆这一望无际的茫茫戈壁上,是机械化部队施展其机动灵活、推进速度快的地方,等听到机械化部队的炮声再撤,你就是把汽车的五个前进挡都挂上,也逃脱不了要么当烈士,要么当俘虏的命运!!!所以,我和几个留守班长们私下里商讨,咱绝不能当俘虏,要是能活着,也绝不轻说牺牲!我们在地图上给自己找了一条自认为安全的撤退线路,那就是不按原来的命令向南边的山区撤退,而是向北方的准格尔沙漠撤,我们估计那里没有军事设施,没有公路,没有村庄,只有零星的牧人放牧,应该不是苏军的进攻重点吧?等我们撤到沙漠深处,就找放牧人家补充食品,等到时机再向战时指挥所迂回归队!完成坚守的任务对我们来说那是毫无异议、必须地,可完成留守任务以后,如何保存自己,枪就成了我唯一的依靠和保证,所以,这支枪在那十几天里,简直就成了我的命根子,值班时背着它,睡觉时搂着它,就连去厕所都要带着它!每当夜深人静时,搂着自己的枪,都会想起很多很多。。。。。。

当然,做为和平年代的兵,是没有机会用真刀真枪上战场来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枪在我们这些年轻人手里,除了偶尔进行的训练,大多时间都是拿来满足我们的好奇心。枪这个神奇的朋友,给我带给了许许多多欢乐,当然也给过我许多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教训,在军营趣事(四)里,我已经写过了当兵第二年,在精河发生手枪走火,差点误伤自己的臭事,那次走火只是把自己吓得直出冷汗,下边这件事,却是对我教训深刻,可以说虽然没有改变我的命运,但一定改变了我的性格!

自八一年以后,不知是受中苏关系的缓和或其它什么原因,部队加强了对枪械的管理,平时枪枝都被连部集中存放在枪库里,只有周六擦枪日才发到战士手中,擦拭完后再收到枪库存放。平时外边只放一枝半自动步枪,给哨兵站岗使用。通信班的苏放民,是一个聪明机灵、讨人喜欢的一个小兄弟,他有事没事都喜欢和我逗着玩。哪天,我正在看书,他跑到我跟前调皮,捣乱的我无法看下去了,我就沉下脸来叫他滚蛋,可他就是在我面前嬉皮笑脸的捣蛋,于是,我随手拿起桌子旁边那支哨兵用的半自动枪,指着他:“滚回你的宿舍去,不然,我枪毙了你!”“哈哈哈,这个枪里没有子弹,”苏方民笑着说:“俺不怕!”有点冲动的我,想把恐吓继续下去,就从旁边拿起一发子弹,拉开枪栓,把子弹装入枪膛,推上枪栓,用枪指着苏方民:“现在子弹已经上膛了,你快点滚蛋,不然我就开枪了!”我瞄准苏方民近在眼前的那张笑脸继续恐吓他,“我不怕,你不敢开枪!”苏方民如无其事的继续给我调皮。

在装子弹时,我实际上并没有把子弹直接装入枪膛,而是用食指用力的把子弹压进弹仓,当枪机关闭时,压进弹仓的子弹是不会被推进入枪膛的,这个时候扣动扳机,因为枪膛里没有子弹,所以枪是不会响的。

从瞄准缺口里看着苏方民继续在调皮的笑脸,看着他那忽闪的大眼和那额头上淡淡的皱纹,我好几次都有扣动扳机的冲动,最危险的是最后一次,我已经扣动了扳机的第一道劲,这个时候,我的食指只要在稍稍再用一点点的力,就应该使枪的撞针击发,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突然想起在新兵连第一次接触真枪时,庞惠通排长告诫我们:“不准用枪瞄人,枪口不准对准人,就是空枪也不准瞄人,因为枪在击发时,猛烈地撞击力有时候会把枪的撞针击断,被击断的撞针也可能会给人造成伤害!”想到这里,我真怕万一撞针断了,离我枪口不足一米的苏方民也可能受伤,于是我慢慢松开了已经扣动了扳机的食指,用力拉开枪栓,谁知道一颗子弹随着拉动的枪栓跳了出来,“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正在嬉皮笑脸的苏方民不笑了,惊愕的瞪着他那双大眼,呆呆看着还在地上打转的子弹,脸色刷的一下变得苍白,我也吓得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惊愕地看着那颗子弹,拿枪的手不由的抖动起来,冷汗一下子打湿了我的衣服。。。。。。

这绝对是**作失误,压子弹时,由于要装作正常装弹,动作没有做到位,这颗子弹并没有被放在弹仓,而是被推进了枪膛,我是在用装上真弹的枪在拿战友的生命开玩笑呀!假如不是想起了庞排长的告诫,这颗子弹完全可以要了苏方民的命,而我即便不被判死刑,也将永远活在枪杀自己战友的噩梦中。。。。。。

就是到现在再回亿这件事,我的心里还回怦怦直跳,这个教训太深刻了,以至于在以后的生活里,只要遇到需要做出重大决定时,我都会想起这件事,都会放下急于做出决定的冲动,要再冷静的思考一下事情可能产生的各种后果,才下决心,以至于给许多人造成了我温柔寡断的印象。

从部队回到地方后,我对枪还是情有独钟,只要有机会,还是想和枪来个亲密接触,可惜这样的机会不多了。

经历了这许许多多事情以后,我对枪已经从儿时的憧憬,到可以亲密接触时的钟爱,最后已经到了敬重的地步,因为我认为,每一支枪都是一个有生命的精灵,有着自己的灵魂和性格。

狙击步枪就像社会上的成功男人,不管战场上枪炮声多么激烈,它都想贵族一样,冷静的狙杀那些又高价值的目标,可惜这种枪必须出身名门,且很娇贵,不是一般老百姓可以做到的;

机关枪就像活力十足但生活目标不明确的年轻人,一上战场,就开始不知疲倦的响个不停,不管杀伤效果如何,只管不知疲倦的挥霍着自己的青春;

半自动步枪很像勤恳的上班族,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按部就班的一发一发的按照规定射击,火力虽然不强,但却是配备最多的一种火器,就像我们这些工厂的蓝领,乖乖的按时上班,默默地为企业、为社会贡献者自己的生命;

而我更喜欢满世界都是、且最便宜的AK—47(我们的56式冲锋枪就是仿制的它),这种枪不管是在冰天雪地里、还是在水里泥里,什么恶劣的条件下都能保证打响,而且可以自由的按照需要调整发射速度,这样的男人就像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可以自由的享受自己并不富裕但自由自在的生活。

枪,充满了男性的阳刚和霸道,不论什么牌子的枪,只要能给家人、给朋友、给正义带来安全,给敌人、给宵小带来威胁那就是吗?一把好枪!一个合格的男人不也应该像这样的活着!

=================================================================================

=================================================================================

武器是军人的灵魂和生命,是军营岁月中亲密的战友和兄弟!还记得在军营里陪伴您的那些武器装备吗?无论您是海军、陆军、空军,或是军迷网友,聊聊您与武器装备有关的故事,或者对您曾使用过的武器谈谈感想,也可以是您与自己心爱武器的合影(图组、附上简短文字说明)。只要您的文章有效回复30楼以上即可纳入评奖范围,您即有机会获得户外背包、zippo打火机等精美礼品,机会难得不要错过哦~

此外,鼓励广大网友积极回复参赛帖,探讨交友!小编看到精彩的回复、吐槽还会给予金币奖励呦!

了解活动详情


活动奖励

一等奖1名

COMBAT2000 Molle 3日背包全套 (1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等奖2名

正品ZIPPO 铁血纪念版 打火机(1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等奖4名

龙牙 Dragon Tooth 第一款户外战术腰带(1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鼓励奖5名

德军餐具四件套 德国原品(1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点击进入君品行首页

=============================================================================================

小编提示:请在"陆军论坛海军论坛空军论坛"版面直接发布主贴,期待大家笔下精彩的真知灼见!


本文内容于 2013/7/16 8:59:20 被小编a1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