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灭亡是因为滥发纸币导致经济恶性通胀

www921796008 收藏 2 643
导读:中国历史上,朝代灭亡常伴随着恶性通胀。诸如新莽、东汉、北魏、萧梁、隋、南宋、金、元、明、民国等朝代的末年,均有高通胀。其中,元代是中国古代史上惟一一个始终使用纸币作主要流通货币的朝代,而通胀的幽灵也几乎贯穿其始终。       南宋与金均为元所灭,二者在灭亡之前也都面临着相当惨烈的通胀。南宋因为采用分界发行货币的办法,单从物价上不易看出通胀真相。但据彭信威《中国货币史》估算,蒙古1276年占据江南时,纸币十六界会子要4500贯才合白银一两,较第一界会子已经通胀不知道多少万倍。金代末年的通胀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历史上,朝代灭亡常伴随着恶性通胀。诸如新莽、东汉、北魏、萧梁、隋、南宋、金、元、明、民国等朝代的末年,均有高通胀。其中,元代是中国古代史上惟一一个始终使用纸币作主要流通货币的朝代,而通胀的幽灵也几乎贯穿其始终。


南宋与金均为元所灭,二者在灭亡之前也都面临着相当惨烈的通胀。南宋因为采用分界发行货币的办法,单从物价上不易看出通胀真相。但据彭信威《中国货币史》估算,蒙古1276年占据江南时,纸币十六界会子要4500贯才合白银一两,较第一界会子已经通胀不知道多少万倍。金代末年的通胀也相当恶性,交钞百缗(百万文)只能买一碗面,到最后万贯(千万文)只能易一饼。四民失业,或倾族远逃,或铤而走险,战士也丧失斗志,终至溃败覆灭。


元初,治理者看到南宋、金末的恶性通胀的教训,比较谨慎,中统元年(1260)发行中统钞,严格遵守银本位,有十足准备银,且准许兑现,因此通胀控制较好。但1276年后权臣当国,开始滥发宝钞,且禁用铜钱,还将各种发行准备库中的金银集于大都,引起各地物价飞涨。此后1287年发行至元宝钞,五倍于中统钞,1309年发行至大钞,又五倍于至元钞,至此官方发行钞票已公开贬值25倍,实际远不止此数。到元末的顺帝至正十年(1350)又发行至正交钞来收拾残局,无任何金银准备,几是“纸本位”。通胀至此如脱缰野马,再也无法遮拦。元末米价比中统初年上涨六、七万倍。民间交易,纸币用车载,差不多一车纸币也就买一车卫生纸。纸币基本失去流通功能,百姓多进入实物交易经济状态,酒肆商铺也多自制代用货币,一下子就回到“两只斧子换一头羊”的原始社会阶段。有首民谣充分反映了恶性通胀下百姓的愤怒:“堂堂大元,奸佞专权。开河变钞祸根源,惹红巾万千。官法滥,刑法重,黎民怨。人吃人,钞买钞,何曾见?贼做官,官做贼,混贤愚。哀哉可怜!”


元代通胀的成因,傅筑夫、彭信威、千家驹、李剑农等学者均有揭发,现在辅以个人意见,撮要述之:

首先是因为财政赤字,为弥补庞大赤字,政府只好滥发钞票。财政赤字的首要因素是军费。元代几乎年年用兵,从早先的耀武东南,筹防西北,到稍后的东征日本,南伐爪哇,到中期的平定南方及西南地区各少数民族叛乱,再到末年的群雄并起,顾此失彼。庞大的军费开支,加上腐坏的吏治、狼狈的公共赋税能力,使得元代的国家财政赤字十分严重,且几成常态。财政赤字还因为对内维稳,不是维护社会稳定,而是维护官员胥吏阶层的稳定。所谓通胀来了,让公务员先跑!譬如至元二十一年(1284)、至元二十三年(1286)两次为官吏增加俸给,第一次大约加薪50%,第二次再次加薪50%。到至大元年(1308)就更离谱了,用至元钞照中统钞原俸发给官俸,相当于增加5倍薪水,因此而全年支出5亿贯,超过当年岁入一倍。财政赤字的末一个原因,则是权贵集团的奢侈无耻,像文宗时宫中养的狮子老鹰一类的动物,吃肉就要花一万多锭,当时国库年入也不过三百多万锭。至于元代的财政赤字有多严重,仅举至大四年(1311)为例即可知一斑,当年日用、军需、土木、赏赐等开销共2000多万锭,国库存钞只有11万锭,不及支出的二百分之一。


其次是政府盲目大上公共工程,前引民谣中的“开河”即是一例。顺帝十一年(1351),命贾鲁为总治河防使,发河南、山东、河北、江苏、安徽十三路民工15万、军兵2万治河,开凿两百八十里新河道,使黄河东去,合淮河入海。时紧工迫,费用不足,怎么办?还是老办法,加印钞票。雕版印刷术这时早已成熟,印刷的钞票精美绝伦,可惜钞票不是艺术品,没有购买力的钞票再美也不过是一张废纸,当时民间唤的观音钞即是绝妙讽刺:“观音钞者,描不成,画不就,如观音美貌也。”


再次是吏治腐败。政府信用既已接近破产,吏治之污秽只有变本加厉。就钞法而言,本来官方明文规定民间可持昏钞(旧钞或有部分磨损之钞)去回易库按原值调换,但官吏结党营私,上下其手,往往只给5折乃至更低比率的兑换,甚至百姓等候多日还兑换不到,而通胀一日比一日猛,多等一天,就贬值多一分!在市场上购物或缴纳税收时,昏钞又不能使用,几同废纸!此外,昏钞一般收到库中,即行烧毁,又有监烧官吏,将应烧的昏钞指为伪钞,以显才干或逼收钞者行贿,这就使管库官吏更加不愿回收昏钞。于是一切钞法,名曰便民,最终都成害民!


1351年,红巾起义爆发,此时的元顺帝却为西番僧所惑,佞于佛事,骄奢淫逸。于是“海内大乱,军储供给,赏赐犒劳,每日印造,不可数计。舟车装运,轴轳相接,交料之散满人间者,无处无之。”与此同时,“物价腾踊,价逾十倍”、“京师料钞十锭,易斗粟不可得。既而所在郡县,皆以物货相贸易,公私所积之钞,遂俱不行,人视之若弊楮,而国用由是遂乏矣”。犹如沙滩上种花、空中盖楼的至正变钞宣告失败,元朝财政也彻底崩溃。1368年,朱元璋于南京建立明朝,元政权退居漠北,仍沿用大元国号,与明朝对峙,史称“北元”。中原的元政权,可说是灭亡了。尽管通胀不是其灭亡的唯一原因,但毕竟是重要原因或致命诱因。


中国人民银行出版的《金融知识国民读本》说,“每一次通货膨胀都是一个劫贫济富的过程”。学者时寒冰更直截了当:“通胀是穷人的眼泪”。与此同时,更有论者指出,通胀也是政府征收的税收。对照元代的历史来看,这三种说法都非虚言。劫贫济富的过程持续得越久,穷人的眼泪越滂沱,社会就越不稳定,大规模社会革命爆发的可能也越大;政府利用通胀变相征收的税收越高,遭到反弹的可能性就越大,其合法性也就越岌岌可危。元代的高通胀及其灭亡,即是一个有力证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