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援:中国鹰派不好战

狐狼001 收藏 3 690
导读:(资料图)罗援是目前唯一一个公开表示不否认鹰派定位的中国军方人士。 鹰派由英文War Hawk翻译而来,形容好战政客和军人,源起美英1812战争。鹰派议员们的鼓动,促成美国独立后第一次对外战争,美国意图占领加拿大,但最终导致白宫被英军占领并焚毁,美国国歌在这场战争中被创作。图为美国历代鹰派代表人物。 罗援,被美国称为中国鹰派代表人物。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上,凤凰网独家对话罗援,解读中国鹰派的理性作为。罗援表示,中国需要理性的鹰派,与美国鹰派不同的是,中国鹰派不好战,而现在任何国家都不能打败

罗援:中国鹰派不好战

(资料图)罗援是目前唯一一个公开表示不否认鹰派定位的中国军方人士。

罗援:中国鹰派不好战

鹰派由英文War Hawk翻译而来,形容好战政客和军人,源起美英1812战争。鹰派议员们的鼓动,促成美国独立后第一次对外战争,美国意图占领加拿大,但最终导致白宫被英军占领并焚毁,美国国歌在这场战争中被创作。图为美国历代鹰派代表人物。

罗援,被美国称为中国鹰派代表人物。第二届世界和平论坛上,凤凰网独家对话罗援,解读中国鹰派的理性作为。罗援表示,中国需要理性的鹰派,与美国鹰派不同的是,中国鹰派不好战,而现在任何国家都不能打败中国军队,唯有腐败会让中国未战先败。针对斯诺登事件,罗援指出,国际社会讨论网络安全合作时应警惕美国贼喊捉贼的行为,保证全人类共享网络安全与自由;而在国内,微博是舆论战场,也是交流平台,网络言论要有底线。此外,罗援特别强调,民族主义不等同于爱国主义,需要正确引导,避免走向极端。

(文/李灏)

中美鹰派不同之处在于中国慎战而不好战

凤凰网资讯:您曾被美国称为“中国鹰派”,您认为,中国鹰派与美国鹰派有哪些不同?

罗援:我一再说我是理性的鹰派,不是莽撞的鹰派,我从来没有说一些过激性的言论。

我觉得中国讲的鹰派和西方讲的鹰派,或者说,理性鹰派和莽撞鹰派区别是,第一,中国崇尚和平,不穷兵黩武,而有些国家则一味以战争解决问题;第二,虽然中国崇尚和平,但中国也要备战。孙子兵法中说,兵者,国之大事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们对战争是慎战而不好战,备战而不轻易言战。

我对理性的鹰派的另一个认识是,我们不是纯粹的愤世嫉俗,我们有忧患意识,但又主张要有大局观,冷静、客观地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比如我提出了很多建议,已经被采纳,像设立南海特别行政区,组建海岸警备队;而在中美关系上,我也提出了很多有建设性的意见,并进行一些开拓性工作,此前我就和美国卡内基和平基金会共同完成了一个名为中美安全关注调查的项目,这个项目旨在观察中美两国普通民众、精英群体对彼此的看法、评价,当然,也包括安全领域的问题,进而分析讨论两国舆论对彼此的差异化表述及可能带来的问题。

最后很有意思的是,包括美国前驻华大使芮效俭、前助理国务卿约瑟夫•奈等在内的很多美国学者都说,从罗援的表述看,不觉得你是一个强硬派,而是一个非常理性的学者。

所以我觉得,中美双方,无论是鹰派还是鸽派,需要通过沟通交流,提出建设性的意见,而不是互相指责、谩骂,只有这样才能促进中美发展新型大国关系。新型大国关系的一个核心要点是应该互相尊重,相信在不断的交流中,美国会感受到中国鹰派的理性。

斯诺登事件揭露美国利己主义与伪善的真面目

凤凰网资讯:如何评价斯诺登事件以及美国在此事上的反应?

罗援:斯诺登事件使美国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境地,由以前的原告变成了现在的被告,也令全世界人民都在质疑美国一直坚持的所谓普世价值观。美国长期以来采取双重标准处理国际事务,对外牺牲别国安全获取自己的绝对安全;对内牺牲民众的隐私换取政府的绝对安全。所以斯诺登此次对美国最大的冲击,就是极大杀伤了美国人权卫士的形象,同时也揭露了美国利己主义与伪善的真实面目。

特别是在美国对中国网络攻击的指责问题上,现在终于真相大白,美国实际上是贼喊捉贼、欲盖弥彰。对于美国的这种态度与做法,希望国际社会在讨论网络安全合作时,给予高度重视。我们应当共同制定一种游戏规则,用以加强全人类共享的网络安全与网络自由。这种安全与自由不能建立在一方绝对安全,其他各方相对不安全的基础上;对于网络活动的透明要求,更不能允许只有一个国家绝对的单向透明,而其他国家都处于被透明的局面出现。

中美已经成立了网络安全工作组,希望斯诺登事件,能使中美双方将彼此的摩擦点变为合作点,回到谈判桌前进行平等对话,共同解决网络安全难题。我们也希望斯诺登事件能成为美国反思自己的双重标准与霸权主义的重要契机。

微博是舆论战场,也是交流平台,网络言论要有底线

凤凰网资讯:您开通微博也有一段时间,怎么看这块舆论阵地发挥的作用?微博上网友对您的批评和骂声怎么应对?军方提出要打好舆论战,在您看来,怎么打能打好舆论战?

罗援:实际上,斯诺登事件已经在舆论战上,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舆论战、网络战并不是一个虚幻的名词,它真实地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中,舆论战是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斯诺登事件暴露出来美国利用网络技术对中国政府核心部门、私人机构以及公众进行窃听与监控,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现在,美国对其他国家的监控可谓上天入海,上到通信卫星,下到海底电缆,无孔不入。

除技术层面的防范,舆论引导与管控,也应该引起我们高度警惕。斯诺登公开的信息显示,美国利用一些网站,不仅仅对中国进行网络监控,还在网络上进行舆论引导。

我注意到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在美国参选时提出,“我们应该联合我们的盟友和中国国内的支持者,他们是被称为互联网一代的年轻人。中国有5亿互联网用户,8000万博主。他们将带来变化,类似的变化将扳倒中国(take China down)。与此同时我们将获得上升机会,并找回我们的经济生产力量。这就是我作为总统所要做的。”这是他在美国CBS电视台辩论活动上的发言,我认为,他一语道破了美国的真实目的,就是要通过网络来扳倒中国,争取美国再上升的机会,这完全是一种冷战思维。

当然对于中国国内的微博,我觉得还是要两方面看,这里肯定有西方渗透的因素,但更多的还应看到,广大网友对中国经济建设、国防安全等各方面的关心,这要区别对待。所以我这次上微博,有一个比较大的感受,这也是北京大学一位教授提出一个非常好的忠告,网络既是我们的舆论阵地,同时也是和广大网友进行交流的平台,可以通过这个平台倾听一些不同的声音,跟网友们进行互动,我觉得这是非常善意的提醒。

不过网络言论也应该有底线,发牢骚可以,但不可以攻击我们的社会制度,不可以攻击我们的党,不可以攻击我们的军队,不可以攻击老一代革命家。这“四个不可以”也是符合宪法规范的。现在很多人提出所谓的“宪政”,那么要求宪政,本身就应该遵守宪法,而宪法规定的四个坚持就是我们不能动摇的底线。

任何国家都不能打败中国军队,唯有腐败会让我们未战先败

凤凰网资讯:中国军队正在扫除不正之风,打击军队腐败,保持军人本色。如何评价豪华轿车挂军牌的现象?军方制定价值45万元以上为豪华车,有何依据?腐败与不正之风给中国军队造成了什么影响?如何才能有效打击军队腐败?什么是军人本色?

罗援:我认为,大力整顿军队不正之风,是非常有必要的。在军车问题上,相关部门既要考虑政治因素,也要考虑经济因素和整体费效比的情况,不能因为反对腐败又造成新的浪费,决策失误将是最大的浪费,在这方面我不是专家,就不做更多评论。

但在军队建设层面,我认为,应该做到看大抓小,看大就是首先要提升军队战斗力,而战斗力的第一杀手,我认为就是腐败问题,现在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打败我们这样的一支军队,唯有腐败问题会让我们未战先败。

凤凰网资讯:今年初,中国军队开始公开部队番号。如何评价他国对中国军队不透明的批评,以及对中国透明化的要求?

罗援:透明与不透明是相对概念,没有绝对的透明,中国做不到,美国也做不到,如果美国能做到绝对透明,又何必设立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联邦调查局等等情报和安全保密组织。如果做到绝对透明,请美国把它部署在中国周边的一些监控体系拿出来透明。美国是不会做到绝对透明的,也不要指望别国以牺牲本国利益和军事机密来换取一个廉价的“军事透明”奖章。

反观中国军队的透明化进程,正一步一步与国际接轨。中国从以前不发表国防白皮书到现在发布,从不公布部队番号到逐步公布,这些都是中国军队不断透明化的表现。但透明要一步步进行,目前透明化还没有统一标准,不能说美国标准就是中国的标准、世界的标准。至少从现阶段来看,美国设定透明化标准,并不以共同利益为基础,而是美国利益。既然没有符合各方利益的统一标准,我们就要根据中国的国家利益和实际情况,推进中国版的透明化。

此外,透明并不是目的,只是手段,其目的是为了增信释疑,为了增进互信、加强沟通,也是为了化解他国对中国的猜忌与误解,避免引发不必要的争端。透明不是万能的,有些人戴着有色眼镜看人,你再透明也无用,对于这些人我们只能说,信不信由你了,我们走自己的路,任人去说吧!

民族主义不等同于爱国主义,需要正确引导,避免走向极端

凤凰网资讯:如何评价国内民族主义情绪高涨这一现象?

罗援:谈到民族主义,就要分辨它的定义。民族主义不等同于种族主义、民粹主义,也不等同于极端民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如果民族主义只是完全从自己民族的利益出发,走极端化的发展道路,这是我们坚决反对的。

但有些人有意无意地把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混淆,这是不正确的。我们坚决反对狭隘的民族主义,但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是两个概念,既有联系,又有区别,任何国家都应该有爱国主义的存在,这关乎国家的认同与凝聚,如果没有了国家认同感,那么国家将会涣散,就会被人欺凌,所以中国现在讲中国梦,中国梦就是爱国主义的一种表现。

如果民族主义走向了极端,就会带来负面影响。中国历史上有这样的反面教训,所以对于民族主义,中国必须给予正确引导和必要教育,并制定相应的规范。

我要强调的是,民族主义不等同于爱国主义,爱国主义是中国需要弘扬的,不要因为有了民族主义而扼杀、矮化或抹黑爱国主义。

忘战必危,好战必亡,是我对战争与和平的理解

凤凰网资讯:近来,中国周边安全局势不断恶化,朝鲜半岛核危机、中日钓鱼岛争端还有菲律宾持续在南海问题上挑衅中国,中国如何应对安全局势的变化?这一地区是否会发生战争?作为一个军人,您认为,如何对待战争与和平的关系?

罗援:最近我去美国参加了一次学术交流活动,这个活动给我设计的题目是中国和平崛起面临的外部挑战,我把挑战归纳为两个海、三个领域,两个海指东海和南海;三个领域指外层空间、网络空间和金融领域。

东海上的钓鱼岛问题,由日本挑起来,去年中日邦交40周年,我们本要举行隆重纪念活动,但由于日方提出了购岛计划,使我们的纪念活动搁浅,也给中日关系投下沉重的阴影。南海上的黄岩岛、仁爱礁事件,以及菲律宾枪杀我台湾渔民等等,也是一些声索国不顾中国国家主权与南海各方利益进行挑衅,制造危机。

在处理危机时,我们保持了极大克制和忍耐,始终主张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外界十分关心中国是否会使用武力,正说明这一地区局势已经十分紧张。但是否以和平手段解决问题,并不是中国一家说了算,尽管中国一再呼吁和平,但这需要各方响应。

今天王毅部长在讲话中,不仅提到维护和平的一面,也讲到坚定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一面。为缓解局势,和平解决争端,我认为,有关国家要和中国释放的善意相向而行,而不能背道而驰,背道而驰只会激化矛盾。

既然今天的主题是和平论坛,所以我们今天在这里谈的都是和平问题,和平是中华民族的一种文化底蕴。战争,对于国家来讲,则是最后的、迫不得已的选项,但对军人来讲,打赢战争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这是社会分工所决定的,在这方面,我认为和平发展并不意味着中国已经挂起了免战牌。刘源将军讲过,军人最知道战争的残酷,而在战场上流血牺牲的也是军人,这意味着不到迫不得已,我们不会使用战争手段解决问题,但是一旦把战争强加给中国,中国也绝对不惧怕战争。只有有备才能无患,只有敢战方能言和,这就是战争与和平问题的辩证法。

忘战必危,好战必亡,这是中国千年古训,也是我对战与和这个问题的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我们军人的职责就是“捍卫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如果军人一天到晚不思打仗、不会打仗、不敢打仗,到时候打不赢战争,那你就是最大的违宪、最大的失职。

对朝鲜应该亲兄弟明算账

凤凰网资讯:朝鲜坚持发展核武器,如何评价朝鲜的举动? 朝鲜今年连续核试验,引起中国民众强烈不满,甚至有人认为中国对朝鲜政策需要调整,您怎么看这种反应?中国对朝政策是否需要调整?朝鲜不听话,怎么办?

罗援:我认为在解决朝鲜拥核问题时,首先应该考虑朝鲜为什么要拥核?我和朝鲜学者接触过,他们提出了这么几个问题:第一,现在国际社会主张朝鲜半岛无核化,但是但是实际上变成了朝鲜无核化,他们认为不公允。我就和他们说,朝鲜半岛只有朝鲜在研发核武器,韩国的核武器,或者说美国部署在韩国的核武器早就在1992年时撤出了,但他们认为现在并没有方法来证实韩国无核化。

第二,现在虽然韩日没有核武器,但美国对韩日进行核保护,所以朝鲜认为韩日也是拥有核武器的。基于这一点,朝鲜提出了两个解决方案,或者美国撤销对韩国和日本的核保护,或者向朝鲜也提供核保护,总之必须使朝鲜半岛处于一种平等状态。

除了从安全方面考虑,朝鲜还有经济、能源等方面的需求,尤其是能源匮乏,将直接影响朝鲜的经济发展。朝鲜认为,自己曾经和美国签署了框架协议,但美国撕毁协议,朝鲜并没有得到相应补偿,特别是两个轻水反应堆。

与此同时,美国给朝鲜戴了两顶帽子,一个是流氓国家,一个是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所以朝鲜没法融入国际社会。从这些角度看,朝鲜拥核主要为了要自保。

但是朝鲜拥核对中国构成了安全威胁,首先是改变了中国周边的核安全环境,美国可以借机在韩国重新部署核武器,甚至有可能导致日韩直接成为拥核国家。

同时,鉴于日本核事故的影响,朝鲜对核设施的控制管理能力和防护能力都有限,一旦核设施发生泄露或遭到他国的军事打击,那么核辐射范围将达到400至1400公里,中国四分之一的国土将受到核污染。

还有一个问题,朝鲜一旦出现内乱,将有大量难民从陆路和海路涌入中国,中国也将背上沉重的政治经济包袱。

此外,朝鲜一旦发生核扩散行为,使得恐怖主义分子直接或间接的获取核技术,将对整个亚太地区安全环境构成新的威胁。这些都有可能带来不可控的危害,所以说朝鲜拥核,中国真心实意的反对。

习近平主席在博鳌会论坛中也谈到,任何国家不能为一己之私把一个地区乃至世界搞乱。我觉得这个问题朝鲜应该引起关注。中国对朝鲜的援助,不仅出于道义上的考虑,也是基于中国充分关注朝鲜国家利益,那么朝鲜现在也应该顾及中国的国家利益。在这个问题上,我个人认为即便是亲兄弟,也要明算帐。

解决朝核问题,我认为要做到三无,无核、无战、无乱。无核,指朝鲜无论因何种理由,都不能拥有核设施。无战,指不管南北双方现在谁打第一枪,国际社会上的相关各方都不应该支持。无乱,指朝鲜半岛不能发生动乱。虽然中国参加了国际社会对朝鲜的制裁,但我认为中国的制裁和西方的制裁目的不一样,中国的制裁,希望朝鲜能够兑现承诺,放弃核计划,只要朝鲜回到无核立场,我认为,中国的制裁就可以告一段落;但西方的制裁是以压促乱,以压促变,妄图通过外力干涉朝鲜内政,制造动乱,从而颠覆朝鲜政权。

凤凰网资讯:神十与天宫在军事上有哪些意义?

罗援:神十成功,说明中国航天技术有了新的突破与发展。当然如今军民之间有很多互通性,比如对接、卫星捕捉等等。在遵守和平利用外层空间的原则下,中国也希望在外层空间站有一席之地,为日后制定有关游戏规则,争取更多发言权。

没做愧对中国的事,就不会因为中俄关系担惊受怕

凤凰网资讯:如何看待中俄海军在日本海举行联合军演?是否有针对性?

罗援:中俄之间,是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国和俄罗斯面临着共同压力,也有共同利益。如果没有一些比较常态化的军事演习,反倒与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不相匹配。

此外,中俄联合军事演习,很早之前就已和各方进行磋商,不是一个临时动议。当然有些国家仍然会有所猜测,我觉得也只能由他们去了,因为脑袋长在他们头上,他们怎么想是他们自己的事,即使我们不搞联合军演,他们也会疑神疑鬼,说三道四。我觉得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如果没有做对中国理亏的事,就不必去担惊受怕。

凤凰网资讯:中俄美三国,为何唯有中国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有何措施保障在他国“先发制人”后的中国核反击能力?

罗援:中国核战略为国防政策服务。后发制人的思想,也叫积极防御的思想,已经深深植根在中国国防政策当中。国际社会不必产生不必要的猜疑,因为中国一贯主张后发制人的核战略,是一种防御性战略。中国强调的是第二次打击能力,或者叫做核报复能力。

但往往后发制人所需成本要比先发制人高很多。因为要躲过别国第一波打击,保证反击能力,首先就要解决生存问题,而先发制人是进攻性策略,不需要解决生存问题,所以坚持先发制人的国家在这方面投入的军费只需解决如何第一轮全部消灭对手的问题,但我们则需要多考虑一步如何生存,所以后发的成本肯定比先发的高,但这也是维护和平必须付出的成本。

西方国家不断攻击中国有隐性军费,就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把中国为实施“后发制人”国防政策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考虑进去,就是因为他们不愿意相信任何一个国家真心实意维护和平,因为他们自身就没有这种思维模式。所谓先发制人战略,无论在战略层面上还是在战术层面上,都要求尽可能多杀伤对手,宁肯错杀,也不能漏杀。这种想法已经在一些国家的军事战略中根深蒂固。

从全球安全局势的高度看,如果大家都效法先发制人的核战略,那么核战争的风险就会升到极致,但如果都能像中国一样,那么理论上说,没有人首先使用核武器,也就没有人启用核反击,核战争的风险就会降到最小。

两种极端情况在当今复杂的国际环境中,都不太可能出现,中国扮演的平衡角色十分重要,西方领导人十分清楚这一点,但与此同时,西方仍然不断抨击中国军费问题,那么他们的真实意图就需要我们认真推敲,他们是否真正希望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引人思考。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