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站街女挑逗讥讽农民工引发群殴造成一死受审

北京站街女挑逗讥讽农民工引发群殴造成一死受审

张丹前排右一等12名被告人出庭受审。

北京站街女挑逗讥讽农民工引发群殴造成一死受审

案发地所在的菜市场外安装了电子门,旁边设有治安巡逻岗亭。

朝阳区关东店北街南侧化石营村是一片城中村。因居住人员复杂,存在不少站街的卖淫女,曾导致这一地区频发治安案件。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在化石营村的菜市场街,一名站街女因在言语上瞧不起农民工被扇耳光,多名“鸡头”及其老乡闻讯赶来与农民工发生斗殴,最终致农民工一死两伤。昨天,“鸡头”张丹等12名被告人因涉嫌故意伤害罪在市二中院受审。据悉,目前已有拆迁公司进驻化石营村。

营生方式被告人靠抽头嫖资为生

昨天上午10时,张丹等12名被告人被法警带进法庭,旁听席上坐着近50人。他们多为被告人的亲属,纷纷起身打招呼,很快被法警制止。

起诉书显示,12名被告人除了两人来自安徽省,其余10人全部来自湖北,且大多数是武汉市新洲区人,分属于不同的村镇。他们的年龄从21岁到50岁不等,每个人都有外号,比如“猴子”“五头”“袜子”“汉马”等。有4名被告人有前科,分别因诈骗、抢劫、交通肇事被判过刑或者劳动教养。

最先受审的是32岁的张丹,中专文化,无职业。

他说,自己2012年1月份来到北京,暂住在朝阳区关东店北街南侧化石营村菜市场街,那里有很多他的湖北老乡。公诉人问张丹来京后以什么为生,他支吾半天没有回答。

“是带小姐站街卖淫然后抽头吗?”公诉人问道,张丹点点头,并说,12名被告人绝大部分都是靠这个为生。

张丹说,他负责带的卖淫女是李某,两人住在一起。法庭上,每次提到李某,他都称对方为“我的女朋友”。

事件起因站街女挑逗讥讽农民工

命案发生的时间是2012年6月22日23时许。检方指控称,当晚,张丹等12人在化石营村菜市场街,分别持木棍、铁管等工具对3名均为50岁左右的男子进行殴打,造成一人死亡,另外两人受伤。检方认为,张丹等人的行为均涉嫌故意伤害罪,且犯罪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性大。其中有两人构成累犯,应当从重处罚。

记者了解到,造成死伤的一方都是地铁工地的施工工人。被告人的供述及被害人证言显示,案发当天,几名农民工酒后在菜市场门口等人,被正在站街的李某揽生意,问他们“玩不玩?”农民工说“不玩儿”,李某就让他们去一边儿站着,别妨碍她做生意。农民工觉得自己在北京打工很辛苦,“别人瞧不起我们也就算了,卖淫女有什么资格瞧不起我们?”

待李某领了一名男子回家做完生意出来,两名农民工就扇了李某几个耳光。

引发群殴卖淫女被打“鸡头”解围

张丹当庭说,案发当晚,他和多名老乡在化石营村菜市场吃宵夜、喝啤酒,接到了李某的电话,“她说有人骂她、调戏她,让我过去看看。”

他们一共4人去了现场,看到对方至少有四五个人。“我劝对方不要再骚扰她,之后就回去继续喝酒。”约半小时后,他听见老乡喊他,说李某被打了,于是他第二次到了现场。

张丹说,在菜市场北门有个死胡同的巷子,打李某的人当时就在巷子里。他走近后闻到对方也喝酒了,“我问他们怎么随便打人,话刚说完,他们就拿棍子打我。”他和另外3名老乡当时都受伤了,他的头部被打流血,开始跑,对方的人在后面追。按照张丹的说法,对方的人追着他们满市场跑。打斗的声音引来了住在附近的湖北老乡,双方开始理论、对峙,湖北老乡也有人拿着棍子等工具。混乱中,他看见对方有两个人倒在了地上,随后他打了其中一人的腿部,之后自己去医院包扎头部,“缝了七八针。”

酿成命案众老乡围殴农民工致死

随后受审的其他被告人多数也承认指控属实,只有两个人不认罪,一个称自己在现场,但没动手,另一个说自己根本就没在现场。

对于冲突起因,他们多数表示并不知情,有的说以为对方闹事,有的说当时看见张丹等老乡吃亏了,就一起帮忙打,工具有的是从家中拿的,有的是从地上捡的。

31岁的被告人施林说,对方的人很嚣张,打伤了张丹等人还不罢休,也不跑。他们都是自愿出来帮忙,当有老乡喊“打”,他们就一起上,一顿瞎打,并称有人倒地后,他打了其中一人的腿“出气”。

因现场混乱,天黑,每个人打了被害人具体什么部位,被告人都称记不太清楚。案发后,张丹于去年6月24日晚逃到了武汉。次日,他给北京的老乡打电话,得知有人死亡,“事情严重了,我也不想逃避了,就给110打电话,让警察把我接走。”同案的其他人员则先后于北京等地落网。

昨天,庭审完成了对被告人的全部讯问,今天将继续审理,进行举证质证和法庭辩论。农民工的家属一直坐在刑事附带民事原告席上,欲对被告人提起民事索赔。

案外揭秘卖淫女“鸡头”五五分账

法庭上,公诉人向张丹询问站街女李某卖淫的月收入,张丹说不知道。问他如何进行分配,他说不分配,就说两人一起住,李某供养他抽烟、吃饭等开销。公诉人再多问,他不耐烦地说:“我觉得你问这问题与本案无关。”

而案卷材料显示,涉案站街女月收入近万元,带他们的“鸡头”按50%提成。他们基本都是以朋友关系为借口住在一起,帮卖淫女出头铲事。

此外,因卖淫女引发的打斗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被告人说,此前,因卖淫女与嫖客发生纠纷,曾有湖北老乡在街头打架闹事。

事发后,这些站街女已被治安处罚。

回访现场

案发地建治安岗亭已不见站街卖淫女

化石营位于东三环与东二环间,朝阳区关东店北街附近。

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案发现场,化石营虽然靠近CBD,但与CBD的现代化不同,化石营地区是一片平房集中的城中村。

在一条并不宽敞的小路两侧,有一些卖菜、卖家禽和卖鱼的商户,很多人将脏水直接泼在路中间,加上裸露在路旁的垃圾站,让这里的环境显得极为脏乱。

“因为化石营就这片地方没拆迁,所以一直都挺乱的。”居住在菜市场街的刘大妈告诉记者,从七八年前开始,这片菜市场就存在很多治安问题,曾经出现打架斗殴的事情。

刘大妈说,由于这里靠近CBD,又都是五六十年代的老楼和一些平房,很多在附近施工盖楼或者打工的人,就都租住在这里,人员构成也比较复杂。一些商户说,以前他们晚上都不爱出来,“因为这条街又脏又乱。”

据执勤的协警透露,自从去年6月份化石营村菜市场发生恶意伤害事件后,菜市场街前就建起了治安巡逻亭,同时警方也加强了对这一地区的管理力度。“在出事之前,这里聚集了很多湖北人,不过现在闹事的人已经基本都被抓了。”此外,从去年开始,化石营村菜市场建了个门禁铁门,同时监控探头也安装到位,每天都会有民警执勤,此前的卖淫女站街的现象再也没有出现过。

记者从警方了解到,目前拆迁公司已经进驻这一地区,未来将进行全面拆迁改造,这一城中村也将不复存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对这件事应该先抛开双方身份进行分析,死者挑衅、动手在先,并得寸进尺不停追打对方,最后对方救兵到了,他逃跑不及被乱棍打死。就这么点事。打人者行为过激,触犯法律,该受惩处,死者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

5楼天郎

2楼 军盲一号
大快人心(别误会,我说的是打死农民工)
3楼 vicky2008sd
你还有点良知吗?还是你家的女人都是站街女?细细看这篇文就知道农民工是被欺负的。

本文内容于 2013/7/18 12:50:27 被lb902085编辑
4楼 军盲一号
我只知道农民工先动的手,怎么?别人惹不起,就惹站街女是吧?站街女可比农民工高尚多啦,人家卖自己的身子,也算是靠劳动赚钱,怎么啦???谈不上光荣也没什么可耻,而且还拯救了很多良家女子,试想要是没有站街女,性犯罪率已经很高了的农民工群体不知道还要祸害多少女人呢!!!

你们不是瞎子,自己可以看得到,动不动就说农民工受欺负,现在的农民工是好惹的吗???不管什么事情,一大棒子人来找你“讨说法”,封门、打人、砸场子,农民工什么事情干不出来???你有胆子招惹农民工吗?

而且只要最后农民工可怜兮兮的一对着镜头,不管你有理没理,中国的网民一人肉,你和你全家就等着没安宁日子过吧!!!

那你认为做鸡还好过农民工 那你叫你全族女性都做鸡好了 还可帮助良家妇女 可乐而不为

其实都可怜。

某些社会底层,满足自己心理不平衡的办法就是去欺负比自己更底层的人,然后就觉得自己还不错,至少不是最差的,但是往往就会酿成惨祸,因为其实他们都一般高下,谁会让你白欺负?

就这案子,一边是民工一边是妓女,都是社会地位很低的,然后妓女看不起民工,民工却觉得自己地位比妓女高,妓女表现自己态度的办法就是用语言,民工的办法是用拳头,剩下的事情其实已经没有对错可言了,只有运气问题,被人打中要害就会死,没打中就没死。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