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合浦400多万农民工工资被拖欠背后的黑色谜团

shmily697 收藏 1 441
导读:广西合浦400多万农民工工资被拖欠背后的黑色谜团之一 开发商擅改图纸“少报多建”承建商垫资反遭拖欠本报广西讯记者曾明 近年来,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新闻屡屡见诸电视和报纸。中央及国务院和各级党委政府采取措施制定政策,三令五申强调不得以任何形式拖欠农民工工资,可以说,这是一根紧绷的“高压线”。然而就有企业与政府部门相互勾结逆水行舟不断撞击它,在广西合浦,一家名为广西润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公然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长达一年多之久,农民工四处追讨无门,400多万血汗钱至今血本无归。   面

广西合浦400多万农民工工资被拖欠背后的黑色谜团之一

开发商擅改图纸“少报多建”承建商垫资反遭拖欠本报广西讯记者曾明


近年来,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新闻屡屡见诸电视和报纸。中央及国务院和各级党委政府采取措施制定政策,三令五申强调不得以任何形式拖欠农民工工资,可以说,这是一根紧绷的“高压线”。然而就有企业与政府部门相互勾结逆水行舟不断撞击它,在广西合浦,一家名为广西润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就公然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长达一年多之久,农民工四处追讨无门,400多万血汗钱至今血本无归。

面对如此咄咄怪事,当地群众感叹:中央政府的号令,在合浦一些部门眼里只是一纸空文?当地政府的监管机构居然对此违规行为视而不见甚至隐瞒事实相互推诿,其中是否隐藏了一些难以见光的内幕与交易?

记者深入合浦调查采访后发现,一件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件一波三折,一年多来悬而未决,其中缘由确实令人困惑。在外界纷纷猜测案件背后玄机的同时,承建商与农民工也无奈奔走于维权途中。

开发商擅改图纸“少报多建”是主因

据了解,合浦县建筑工程公司(下称建司)是合浦县“住建局”的下属公司,广西润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润丰公司)在该县的房产开发工程经过招投标后由建司承建。工程开工后,润丰公司不按合同规定断断续续时多时少随意支付工程款,建司很无奈,既要赶工期还要安抚工人,因此只有垫支建设润丰花园一期A、B二幢15+1层和C、D 二幢15层住宅楼共214套房子,地下室面积2537㎡,地上一层部分作销售部、物业办公室、杂物用房,全部报建面积为28804.84㎡。

工程建设中,建司按润丰公司提供的施工图纸及润丰公司擅自改变规划要求施工,实际建筑面积为32000㎡左右。其中开发商擅自改变设计图纸多增加10套房,将原来的214套房变成224套房,擅改图纸增加首层的工程量,改变其原使用功能,这些在结算中开发商润丰公司却不认账了。

据了解开发商在该县住建局报建备案的图纸建筑面积只有28804.84㎡,而房产局发的产权证件是29400多㎡,擅改图纸后建司的实际建筑面积32000多㎡,如此**面积的违规建筑工程是怎样被有关部门验收合格的?其中疑云密布。

承建商垫资建筑反遭拖欠1000多万

工程开工后,令建司工作人员始料未及的事情接踵而至。润丰公司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如护壁桩和护坡,按预算签订应当接近100多万元,但润丰公司只给23万元,回填沙也一样,按预算签订接近60万元,但润丰公司只给20万元,付款时,润丰公司不但不按合同约定付款,而是想给多少就给多少。润丰花园于2010年6月21日开工,2012年1月9日交付使用。建司按备案合同结算,总造价为51,391,586.73元,经过公证处送达,但润丰公司于2012年2月6日前付给建司2920万元,到2012年4月5日前合计给付3317万元,至今还欠建司1000多万元,拖欠不给。

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 润丰公司在拖欠建司工程款(含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共1000多万元的情况下,还购买了润丰花园旁边的二期土地继续用于开发。这一事件令双方矛盾再次升级,也导致被欠薪的农民工情绪激动,三次大规模上访追讨血汗钱。面对农民工期盼的眼神,润丰公司依然多次推诿,拒绝与建司商谈,不肯对账和结算。建司被逼无奈,不得已走上法律途径。至此,两家公司矛盾接近白热化。


广西合浦400多万农民工工资被拖欠背后的黑色谜团之二

假冒记者造舆论 “住建局”顶风开标 本报记者曾明


为维护自己的合法利益,2012年7月3日,建司向合浦县人民法院起诉润丰公司恶意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资及材料款,合浦县人民法院于2012年7月18日作出(2012)合民初字第762号民事裁定书,依法查封了润丰公司的二期土地10736㎡,和一期未卖出也未到房产部门备案登记的32套舆论房子。

北海一位官员说“原以为这样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合法诉求的建司,却没有想到办案单位受到来自各方压力和受雇记者的(有真有假)舆论指责,先后在几十个互联网站制造数起假新闻舆论,因此办案单位很被动。并且事情还惊动毫无瓜葛的司法部及其他中央部委,广西贵港监狱也因此受累,这一切都拜假记者假新闻所赐,这也恰恰反映出了开发商庞大关系网络和能量。因此查封的土地被合浦县住建局开标开工建设,法院委托的“工程造价结算”方案也十分诡异,使得案件久拖不决”。

住建局顶风批准二期工程开标

正当建司在焦急等待案件开庭审判时,润丰公司的二期工程竟然悄悄开标了。

经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得知,根据国办发明电(2010)4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切实解决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紧急通知》和桂政办发(2004)46号《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切实解决建设领域拖欠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问题的通知》,“对有拖欠工程款问题的房地产开发企业,一律不得批准其新开发建设项目和为其办理用地手续”的规定。按照规定润丰公司在未结完一期工程款的情况下,不得擅自开标二期工程。

建司多次致函合浦县住建局,请求停止润丰公司的二期工程开标。合浦县住建局于2012年9月27日上午以合住建函(2012)108号文延期开标,但不知何故,当天下午下班后突击开标,此后建司再次去函住建局,说明润丰公司还欠有大量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工程结算纠纷案件正在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中,按国家规定应停止发给润丰花园二期工程的施工许可令和开工令。

当时,北海市纪委市监察局也正式立案调查合浦县住建局违法行为、但合浦县住建局仍于2012年11月22日给润丰公司二期工程发了《施工许可证》和开工令,导致润丰花园二期工程在被查封的土地上进行施工建设。

这些反常现象背后究竟有何猫腻?一位合浦县评标委员会委员在一份举报材料上质疑:合浦县住建局在没有建设行政主管领导监标,没有监察局、检察院、发改局监标的情况下开标已属违法行为。另外,到2012年9月止,合浦县住建局实际上只收取润丰花园一期农民工工资保证金20万元,润丰花园一期还欠有50多万人防费,二期还欠有200多万元人防费,一期、二期还有欠有大量报建费未交,一期销售税收及企业所得税还未清缴完毕,这样一个问题企业(开发商),合浦县政府各部门为何为其大开绿灯,其中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记者了解到,目前北海市检察院已经对合浦县住建局的数人违法行为进行查处,对部分工作人员进行批捕,此案尚在侦办中。

“北海工程造价结算站”的诡异结算

建司起诉润丰公司的案件经北海中院开庭质证后,北海中院将结算资料送到“北海工程造价结算站”(下称结算站),委托结算站对工程造价进行结算。

据透露,合浦县住建局曾经出具润丰花园一期建筑面积只有28804.82㎡的证明给结算站及北海中院,让结算站按报建面积28804.82㎡结算。之后润丰公司将未经质证的证据提供给结算站。

知情人向记者提供了一份2013年2月8日由结算站出具结算材料,他称“结算站结算出来的建筑面积只有28250.985㎡结算,比开发商在住建局报建备案面积还少近600.㎡,照结算站这样的算法,是开发商多报少建,建司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更不用说支付农民工的工资了。

北海一位负责人说“案件移送至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后变得更加复杂了,其实他们支持在中院审理案件,只要公权力机构能公平、公正地处理案件就行了。 建司要求很简单,只要求中院重新组织结算站按照建司实际施工工程量进行结算。对只有建司和施工监理的签证,由中院重新组织结算站及参建五方实地堪验,甚至可以进行现场开挖进行核实,然后按相关定额和费率进行结算。但这个合理要求一直得不到回应,似乎有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推动事件的发展。“建好的房子明明摆在那里,既有图纸、变更资料及签证又有实物,结算又有何难?相关部门为何将这样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我们实在想不通”。

记者在结算站了解得知,结算站之前是给北海中院提供了一份结算方案,法院是否采信尚无定论。但是不难看出,如果此方案被法院采信,这将是一份伪证,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2013年1月22日,北海中级人民法院在未公开开庭审理的情况下,于2013年1月22日以(2012)北民一初字第11号民事裁定书解封了润丰花园一期的31套商品房,致使查封的财物不能快速变现以支付农民工工资。建司在焦急等待中也多次抗议润丰公司在查封土地上进行开发,口头或书面多次向北海中级法院及政府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但北海市有关单位均采取默许方式保持所谓“沉默”。

一件普通民事案件未开庭就被移送至北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已属不正常。更反常的是,建司从2012年7月3日开始起诉,至今已经过去将近一年,而案件还未进行一审,案件已经严重超过审理期限。

广西合浦400多万农民工工资被拖欠背后的黑色谜团之三

关系网盘根错节 六大谜团谁来解 本报记者曾明

本来只是一起普通的民事纠纷案件,近一年时间都没走完一审程序,这种离奇遭遇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阻力?据知情人透露,此案久审未决与润丰公司背后的强大关系网不无关系。

记者了解得知,润丰公司董事长何某,90年代末在广西是一个“知名人物”,他曾任北海市委常委、合浦县委书记;法人代表王某(原桂林市雁山区经贸局局长);分公司经理莫某(原南宁地区工商局领导);现任总经理助理张某(原南宁地区工商局干部,曾任合浦县人事局副局长,合浦县接待办主任);公司办公室主任陈某(原合浦县工商局副局长,现退居二线);工程部主任何某(原合浦县建设局干部)。还有几个办事人员如吴某(原合浦外贸局局长)也是在职公务员,润丰公司凭借这些人为官多年经营的人脉,上上下下编织强大的关系网。

“红火经营”背后六大谜团

当地多位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润丰公司凭借其“人脉通天”开发房地产,但看似红火的经营背后其实暗藏玄机,至少有六大谜团待解。

谜团一:巨额开发资金从何而来?

润丰公司自董事长何某作为一个刑满释放人员,其成员大多是公职人员身份没有商人,该公司购地款及开发资金约过亿元,他们从何得来这笔巨资搞房地产开发?

谜团二:违章建筑为何能通过竣工验收?

润丰公司润丰花园一期,由于润丰公司擅自改变规划施工,增加10个套间,从批准214个套间变成224个套间,超容积率建设,超建面积4000多平方米,还有未经批准擅自提高±0.00标高,改变首层用途,机动车停车位不到规划指标三分一,绿地面积不到规划指标一半等,但这样一个违章建筑是怎样通过了建设部门的工程验收?

谜团三:工程项目被查封,润丰花园二期用地为何还能报建开发?

根据国务院规定润丰花园一期欠有大量工程款,并且案件正在审理中,土地被查封这些事情合浦国土资源局及住建局非常清楚,为什么这些部门敢顶风批准该项目进行开工建设?

谜团四:合浦县住建局,明知润丰公司欠有大量工程款和农民工工资,农民工

无数次上访,该局不仅没有制止润丰公司的违法行为,反而责令建司及社保局

造假将一期工程的保证金转入二期工程,其目的何在?

谜团五:润丰公司为何能以公共设施贷款四百万?

润丰公司以润丰地下室担保,以何某之子成立的“北海润宁贸易有限公司”向合浦县闸口农村信用社贷款400万元,润丰花园一期地下室主要是用作消防水池、配电、供水、各种机房、梯间等公共停车场。这样的抵押贷款多年来在实际操作因为风险过大,国家早已严令禁制规定“公共设施不能作为抵押物用于贷款”。否则将会使整个小区陷于瘫痪。如此严重违规放贷业务,北海市相关部门为何“视而不见”?

谜团六:该县在职公务人员为何能在当地企业参与经营?

据润丰花园内部职工透露:润丰公司的陈宇、莫伟英、吴建军均为在职公务员,

却在润丰公司担任职务并领取工资,成为在编不在岗吃空响。《公务员法》第9

章第五十三条做了详细规定,而这些人的行为在当地引起群众的强烈不满。

一起普通的民事案件为何一波三折、久拖不决?以致造成农民工追讨工资一年未果,其背后原因耐人深思。本报将对此案进行追踪报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