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网友见面记

网友见面记

当下的年轻人见网友不知是不是一件轻浮的事情。

上述话题在大家心中肯定有着自己的想法,但今,我却不是要来讨论这一有着无限说法的话题,因为我自己加入了这一讨论的对象中。

我是一九九零年生人,也就是大家经常能听见我们故事的九零后。大学毕业一年,目前处于待业中。就这一点,大家可能就会对我的印象大打折扣,待业无外乎就是游手好闲与社会不良青年或多或少的挂上钩。没办法虽然我很想隐藏这条有损形象的劣迹,但我又觉得应该展现出来给大家看,至少是完名美节不宜独任,辱行污名不宜全推。其实我也并不是一个完全贪图享乐整日无所事事的人,在大学还没毕业的时候我就开始出去找工作,去到东莞的一所小学当语文教师,这份工作我做了一年。一年后我辞职回到家,便有了如今待业这一“劣迹”。待业有半年时间了吧,每天的时间很充裕,但扪心自问也没做出个什么来,我甚至曾经赌咒发誓说要在这半年的时间中有所为,看看书、写写字这些都是闹着玩,不应该是我这年龄做的事情,更多的时间是在上网,上网也没有个目标,纯属是与时间做斗争。半年时间就过去了,赌咒发誓的誓言没实现,该天打雷劈啦!现在我在想是不是要找一份工作并把它修成正果,中规中矩,平平凡凡。但这个想法我感到是很难实现的,究其一点,我的想法太多。

曾有一个荒诞的想法,那是一个阳春三月的下午,阳光不是很明媚,但天气还算得上好,我走在滨江路上,青蓝的江水悠悠,天空的朵朵云彩镶嵌着藏青色的边,依依徐风拂柳,孩童在追逐戏耍,青年男女或在嬉笑怒骂,也有人或扶着护栏欣赏这别致的景色。我也驻足停在了江边,静静地沐浴在和风中、日光下,眼前的景色像是有一种魔力,让人的内心得到前所未有的平静。他让人不会产生任何想法,只求就这样延续下去。暮然地,远方响起了马达的鸣声,在此景下也显得格外的有节凑,越来越近,是江河捞漂的船只。船上站着一个手持长长的捞兜的清漂队员,他注视着水面,不时俯身把漂过的垃圾捞起,倒在船舱里,动作在娴熟中显着悠闲,似一个不闻世事藏身山野的渔夫。静静的江水在薄暮的阳光下,闪耀着点点金光,他与船只更或与这片江水极像是融为了一体。我也一直注意着这景色中的这只小船,直到它消失在江水尽头。我在想是不是我也应该找这样的一份工作,整日徜徉在江水的怀抱中,随着悠悠江水也适得自在。直到回到家中,我还在琢磨这事的肯能性,也告诉过不少人征求意见,这工作要意境有意境,要洒脱有洒脱。但仔细想来这事还不成,我只看到闲适一面,没看见汹涌的另一面,如果要是长江发大水,三峡大坝蓄水呀,那江面真是断枝残叶、腐烂物、动物尸体、塑料泡沫、大小树桩啊聚成片、汇成带,色彩斑斓,多姿多彩,可谓是壮我山河,与我看到的闲适落差太大,这事肯定成不了。

废话扯了不少,各位看官见笑见笑,下面就来写写我与网友见面的那点事。

见网友,是我并没有想到的一个事情。起因是这样的,在见网友的前一天,我在玩手机,玩着起兴,嘎嘣儿死机了,毫无预兆的成砖头机了。说来这还是我脱离山寨买的第一部智能机,也是自己工作后用工资买的一部手机,想想还是有一定的意义,它咋说嘎嘣就嘎嘣呢。对此我又是一个门外汉,去百度问了不少问题,说这是系统崩溃要重装系统,得刷机。反正说的什么我不懂。不懂也不行啊,这样颇具意义的手机不能就这样呜呼了呀,求救吧,认识的人中肯定有懂手机的。于是就登上QQ想想谁据有懂手机的可能性,咦,还真让我找到了一个懂手机的,那就是打渔哥。

打渔哥,全名叫秦皇岛外打渔船。我的铁血网友,大家一般都是叫他打渔哥,其实我感觉我这样叫他打渔哥有点不合适,至于为什么,我们稍后再说,不过现在我就这么叫他吧。点开会话,打渔哥不在线,给打渔哥留好言,问这咋整。第二天一上线就看见打渔哥给我回了,说这个要刷机不过先要救活它,啧啧,一听这个就比百度上的专业,不过我事先对打渔哥的这方面才能还是很了解的,所以也不感到吃惊。但是呢打渔哥说的这些也太专业了吧,我头大啊,真不懂。我突然来了一句要不直接来找你帮我整得了,我想打渔哥是被我这句话给吓到了,一阵没说话。我急呀,事后我对我的言行做了深刻检讨。打渔哥很疑惑的问我是不是也在万州,他在万州,他认为我还在广东呢,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万州待业,不说这劣迹了。相互通报了地址,坐公交车也只要十来分钟。当然我们在两年前就知道我们是老乡了,约了电话,咱们下午见。

说来,我的心情是兴奋、激动、忐忑、徘徊俱全,多了一些期待。不管那么多了,我一番整理着装,出门见网友去,奥,还带上我停摆的手机。两点我来到了打渔哥上班的地方,地方大呀,美女也多,但我手机坏了找不到打渔哥呀,我急,我围绕着走廊转了一圈又一圈,莫约二十分钟后,电梯里出来一个美女,机会来了,我身正不怕影子斜,走上前去,问道美女认识打渔哥不,不认识。奥,帮我打个电话吧,我摸出一张写着打渔哥电话号码的便签纸给美女看,美女把打量坏人一样的眼神从我身上移开,接过便签纸,也不多说话,便开始打打渔哥的电话。打渔哥就从旁边办公室走出来,哈哈,真是打渔哥啊,我见过你照片。奥,美女谢谢啦,今晚有时间不,要不……人家早就走了。

我随打渔哥走进办公室,打渔哥太热情了,又是水又是椅子的,让我怪不好意思的。我拿出我停摆了的手机给打渔哥看,能进入Recovery模式,还不算砖头,有救。打渔哥的话,让我像是在黑暗中看见了光明,在绝望中看见了希望。有救那就救吧,由于之前我不知道手机的版本号,让这个救助过程多了些难度,得用一个又一个版本来试。手机放那里慢慢救吧,我和打渔哥开始聊天。

初步判定打渔哥四十岁左右,年龄我要保密,反正只比我爹妈小三岁,我爹妈是六六年的。打渔哥问我是哪年的,这个这个我身份证上写的是九零年,所以按这个算,还真不能叫打渔哥呀,得叫声叔叔了。不过聊这么久了,打渔哥都叫习惯了不改了。我们忆往昔,展未来,谈人生,讲社会,再谈铁血。抽烟不?打渔哥问我,那个,那个我懂了,打渔哥也给我递了一支,其实我包里也揣着一盒呢,只是看见到处帖着禁止吸烟的牌子,没拿出来呀,还有一点我是要保持良好的形象。哈哈。

我们从两点半开始边聊天边弄手机,直到五点半,手机还没有弄好,还有几个版本没有试过,但打渔哥这个时候要下班了,其实这个时候我该与打渔哥挥手道别的,试过这么多版本了,我也学到点知识了,只要回去把另外几个版本下载下来好好琢磨一番这事就该成了。但打渔哥问我家里网速快不,因为这个每个版本都有点大,一般下载起来比较慢,我说家里网速有时候是摩托车有时候是牛车,打渔哥懂了。走去我家吧,家里是8兆光纤,下载起来分分钟的事情。现在也该要吃饭的时间了,去我家吃饭吧。那个,那个我会不好意思的,那个就走吧,没事的。好吧,走吧,其实我也想快点把手机整好,明天要和一个美女约会,不然不方便啊。就这样我就很,很厚脸的去到了打渔哥的家里。

打渔哥家离上班地方不远,步行就几分钟的事情。那天天气还好,阴天,要是在往常就这几分钟的路程也得汗水直流。一路和打渔哥聊着天很快就到了。一进门打渔哥就喊打渔嫂来看巡洋舰,看巡洋舰小帅哥!!?打渔哥我汗水出来了,我在擦汗,打渔嫂从厨房出来,哈哈,这一下是见俩网友啊,我赚了。打渔嫂又给我和打渔哥端来两杯咖啡,太热情了,让厚脸人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谢谢打渔嫂。我和打渔哥喝着咖啡,抽着小烟,继续研究这手机,打渔哥对这方面真的是有兴趣,遇到问题没有解决,心里就一直惦记着。这种执着求知的精神我要好好学习。没过多久,打渔嫂就叫我们先去吃饭,哇,一桌丰盛的晚餐,打渔嫂真是好厨艺,诶,反正今天我是没什么形象了,开吃吧,一边吃一边聊天,我们聊到某某铁血网友是美女,某某铁血网友是帅哥,某某铁血网友有才气,某某铁血网友是魂淡。这个氛围让我还是有不少的感触,像是在家里一样,咦,咋打渔哥打渔嫂都吃完了,我还在继续吃,善了个哉,内心咆哮一声,我还加了一碗饭,恩恩打渔嫂做的饭菜太好吃了。

吃过饭,打渔嫂从冰箱里又端出一盘西瓜,是本地瓜,冰凉镇齿,又脆又沙,香甜可口,吃了还想,好瓜。丫的陶醉了,捣鼓手机去。人这一悲催了还真没办法,打渔哥你说是这样的吧,算算时间我们从下午两点半开始到五点半去打渔哥家,吃过饭一直到晚上十点半,这中间得多少个小时啊。在网上把剩下的版本都下载完了,一个一个都试过了一边,丫的这手机还神奇了,岿然不动,真有节操。其间打渔哥忙得不可开交,但兴趣盎然,我是汗水直流,心里焦急得很,感觉太麻烦打渔哥了,不过用打渔哥的话说是对这个手机感兴趣,是对未知的探索,求知路上坎坷多,好吧,打渔哥你的精神我真要好好学习。但十点半了,不得不回去了,和打渔哥打渔嫂道别,真是太感谢你们了,浓郁芳香的咖啡,可口的饭菜,香甜的西瓜,热情谦和的打渔哥打渔嫂。

不过打渔哥,手机还没整好,你说这可咋办好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7/16 10:54:12 被e网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