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里的上海知青

yzglsl 收藏 0 3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很早的时候跟随父母离开老家去了一个林场住,林场那儿有户人家房子盖的挺好,记事起就感觉这家主人和我们不同,当时年幼也只是很懵懂的感觉。他有个女儿,和我年纪相仿。穿着比较干净,几乎很少和我们玩在一起,那时候我们林场的孩子都是在泥巴地里摸爬滚打长大的。有几次去过他们家,总感觉他们家什么都有。说实话,我们这样的野孩子刚去这样的家庭玩,还是有点怕的。不过慢慢的就好了些,主人挺温和的。后来跟那小女孩也在一起玩了,虽然当时年纪小,但是总觉得她有点异样。不过也没有问起父母他们是干什么的。

岁月更迭,我也长大了,种种原因也离开了那个林场。后来才晓得那户人家是上海人,知青。如今和家长谈起这个人,老实巴交的父母都说他们上海来的有文化呢,做人也很客气。言语里还是有种敬畏或者说是敬佩。而且大家都对他们很好,山沟沟里的林场来了上海人。这可是一件好奇的事情。而且他们穿着干净,言吐斯文。这种一看就像书生(我们这农村称呼知识分子书生,敬重的意味)的城里人来了,虽然也参加劳动,但是大家也会积极给他分担点活,那些爽朗大大咧咧的林场员工还嫌他做事慢抢着做。这种情景,再回忆时候,多少有点感慨。那时年少,但还是记得大家一起种树苗砍树的日子。成群结队,小孩子就砍柴、玩耍。我现在有时候回老家,想帮忙做点事情,长辈们也都会尽量不要我去做,“粗活,你们这些读书人做不来”。这就是淳朴的山沟沟,我想,当初他们对待那个上海知青也应该是这样。林场分给他最好的房子。

前阵子,我又去了那个林场。阔别多年,也许旧貌更新颜。很遗憾,始终没能找到当初的温暖,偌大的林场已经没有了。在那里已经建了一个休闲山庄,虽然之前有所闻,却没有想到整个林场都被覆盖。原来的杂草没有了,平坦舒适的草坪。却没有给人纯净的感觉。林场外围依然还住了过去的那些人,却没有人还能再认识我。那个红色的上海人住的房子已经不在了,就在那位置盖起了宾馆。很快我便匆匆回家了,不想再呆在这片回忆之林了。

很多年前,我们县城已经掀起了老上海返乡之潮。就在宝钢在这的分厂变卖给私企的时候,一些上海人都走了,一些在这娶妻生子的留下了。我初中同学也跟着父母去了上海。

那个人民厂子弟学校也解散了,班主任上海人,现在在上海中学教书了,还是复旦大学的研究生了,这还是多年后知道的。说起这个班主任,人长的英俊,字写的很漂亮。年轻,英语也教的很好。担任年级组长,很多英语老师都向他请教。他把很多东西带给了我们,教给了我们。本地的一些英语老师也深受启发。

接着,又几家央企军工厂在本地倒闭了,更名了。

这个闭塞的小县城曾经也有很多外地人呢,90年代前还有不少浙江人来打工。

是这些央企带动了这里,也是那些知青激活了这里。

亲身经历的历史问题想起来总是有些感慨,难以理性的去分析。只想说,无论他们当初是否愿意来到这里,但他们的青春真的给这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至于,后来那个林场如何没落,休闲山庄的兴起,国企的衰变等等,真的就不想说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