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不懂得哭泣

今天跟一个老兵聊天,他说很喜欢这首朗诵诗,拿出来共享。

无需触摸老兵的青春日记,

那里从未记载过滂沱泪雨。

不是缺少惨烈遭际的经历,

而是那时我们不懂得哭泣。

那时南疆的芙蓉英姿挺拔,

那时北国的牡丹飒爽绚丽,

那时青春梦想伴军旗放飞,

那时团队的自豪珍藏心底。

那时生命早已融入钢甲铁骑,

祖国需要决定着志趣的轨迹;

枕戈待旦梦不到天涯小儿女,

血珠与汗水蒸腾了骄娇二气。

那时憋不出幽怨、怅惘、悲戚,

甚至连乡情都迷失在日历缝隙;

那时惟一体现柔情蜜意的歌词,

是那通向战场的小路弯弯曲曲。

这便是关于“那时”记忆的全部,

那时的无悔早已拷贝了我们整体。

即使有个把夹杂悲壮情结的片段,

却也是日后繁复追忆衍生的思绪。

而今每个迟暮的清晨都竭力回味,

试图清扫梳理迷梦所留下的痕迹。

激情早融化了被泪水冰凝的四季,

与镜前扭捏作态的时尚对峙而立。

于是无需再触摸战士的青春日记,

因为在那里从未记载过滂沱泪雨。

如若怨悔不妨来世再做悲情者吧,

——那时,我们确实不懂得哭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