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算你笔误了”

lsjtz 收藏 0 197
导读:靠着领导关心群众信任自己努力,元朝终于在组织的一纸任命下,成为县团级干部了,尽管是副的但也算是县团级队伍中的一员。虽然如今的条件放宽了很多,在一个县城里能够成为县团级的官员人数较过去那是翻番的倍增,但不管怎么说,小县城里的公务员能够成为县团级的那还是凤毛麟角。县政府办那位负责给县主要领导安排吃吃喝喝睡睡跳跳的也成为县团级的中原人曾经说过,在他们那疙瘩,如果谁成了县团级,入家谱都不排辈了,必须在前页专排咧。可能这是人家那地方就这风俗习惯吧。君不见毛泽东、周恩来那级别不算低的吧,可毛氏家谱、周氏家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靠着领导关心群众信任自己努力,元朝终于在组织的一纸任命下,成为县团级干部了,尽管是副的但也算是县团级队伍中的一员。虽然如今的条件放宽了很多,在一个县城里能够成为县团级的官员人数较过去那是翻番的倍增,但不管怎么说,小县城里的公务员能够成为县团级的那还是凤毛麟角。县政府办那位负责给县主要领导安排吃吃喝喝睡睡跳跳的也成为县团级的中原人曾经说过,在他们那疙瘩,如果谁成了县团级,入家谱都不排辈了,必须在前页专排咧。可能这是人家那地方就这风俗习惯吧。君不见毛泽东、周恩来那级别不算低的吧,可毛氏家谱、周氏家谱中两位革命家的排列还是在自己辈分的位置。当然自打元朝升任县团级后,元氏家谱中记录的元朝还是该在哪就在哪,丝毫没有因元朝成为县团级而给挪挪位置。其实一个人,你再当的官大,那也是人类历史中的一个小小的水滴!

不过元朝当了县团级后,还是有些变化的嘛。比如按照党的有关条例规定,打那以后每年元朝都要如实向组织上填报自己的家庭、婚姻、财产收入等情况。这是每个县团级官员必须做的也应当做的!

成为县团级的第一年,早早的元朝就按照组织员下发的各式各样内容的表格一项一项的认真如实地填写。坦率的说,表格所规定的所有内容元朝都是如实填报的,唯有工资收入一项,从不关注自己工资的元朝一时还无法得知自己一年到底拿了组织的多少工资?在组织部工作人员指点下,元朝逐请单位会计计算后按会计出具的数字填的。填写好后,元朝再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绝对没有填写错误更没有向组织上隐瞒任何事项,这才装入专用袋里封好交了。

元朝的申报情况上报了没有几天,有一天清晨元朝到单位后进了办公室还没有坐下呢,县纪检委哈书记和单位纪检专干两人在事前没有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突然就进来了,而且还把办公室门给关上了。元朝愣了一愣随即很自然的招呼两人坐下,给他们各倒了清水一杯。这才问了句“书记大驾光临,有何指教?”自打参加工作以来两袖清风的元朝从不怕半夜鬼敲门,所以他虽然对纪检委哈书记的突然到来很奇怪但说话还带着些玩笑情绪没太在意。

哈书记的脸沉了沉没有说话,而是朝纪检专干点了点头示意。专干直了直腰,咽了口唾沫“元朝呀,有这么个事。我们在审查了你上报的申报情况后,觉得你是不是填的有那个那个那个......?”

“啊,是这样,元朝。”见专干的话吞吞吐吐地哈书记略有不满的看了专干一眼自己开口了:“元朝你是知道的,在查(咱)县里谁都知道我这个人的一贯政策就是保干部!尤其是像你元朝这样工作你工作能力强的好干部,我更是以保为主。但是呢,有问题我还是要管的嘛。不然就是我们当纪检的失职嘛。就这件事呢,我认为你可能是因工作忙笔误造成的。所以呢你改过来就好了。当然,你怎么也得给我们写个书面东西,不然上面交不了差嘛。”

元朝听了两人的话一头雾水。他不知道自己的申报到底出什么问题了?在认真回想了一下自己填报的整个过程。觉得没有啥问题呀也不觉得有啥笔误呀。他问了一句“笔误?什么笔误呀?书记能否给我提示一下。”

“哎呀,你这就不好了吗,自己干的事组织上当然知道。但你自己承认了不就是态度好嘛。非要组织上给你指出来呢。”哈书记不悦的回了句。

元朝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笔误”在哪里了。纪检部门来调查自己,这是自己参加革命工作几十年的头一遭,而且自己还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大冷天的还把元朝给急得出了一头大汗。一时间元朝真不知道该从哪说起了。他定了定神,转向纪检专干,毕竟本单位的是不是好说点呢?“老张,你给我指点指点,哪个方面的问题或者笔误?指点出来我好改吗。”怕人家不说,元朝又赶快说“因为我这是第一次填写,有的情况不熟悉,也许真有笔误,但错在哪我还真不知道,看在这多年的交情上您就帮我一回吧。”

在哈书记面前,专干哪敢“看在这多年的交情上您就帮我一把吧”。

他看了看哈书记,哈书记有点厌恶的点了点头表示了容许,专干这才回身问元朝“主要是财产收入方面的。”

“财产收入方面的?”元朝更迷惑了。“我的财产收入就是工资呀,莫不是工资数字填的不对了?那数字我是按会计给我的数字填的呀。不过这个事不能怪会计,与人家没有关系,如果有错,那是我的错!”宁可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这是黄土地血脉的人永远的秉性,元朝自然也是如此。所以他非常肯定地说如果工资数字有问题是自己的与会计无关!

“哎呀,你这个元朝,叫我说你什么好呢?”哈书记见元朝这样子,很不高兴地发话了“我跟你说了吧!就你那个住房面积,你填的很有问题!没有向组织如实填报!本来我们冯书记要把你这个问题提到常委会上解决!唉,还是我再三说情,冯书记这才要我来找你谈谈,给你个改正错误的机会。你呢,就说是笔误,再给我们写个书面东西,也就是检讨,这事呢就算过去了。啊。”

元朝一听“嗡”的一声头顿时就大了。“啊,我的住房面积填错了?啊,那是怎么错的了?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元朝的住房面积他是非常清楚的!由于自己一心一意把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对自己的事不是那么关注,加上自己工作非常认真执法如山,平时也多有得罪人,所以一些好事也轮到不他。就拿着住房来说,参加工作几十年的元朝,迄今还是住在一套建筑面积49平方米的当年政府为他们这些回城的无房知青修建的简易房里。以后单位虽然多次分房,按照元朝的工龄职务哪次都能分条件好面积大的住房,但不是元朝自己拿不出钱就是因为“级别还是差点”而失之交臂。对这些问题说元朝心里没有看法那是假的,但元朝从不会为这些事找这个领导寻那个领导更不会为了这些事影响工作!

元朝想到这里,赶快问“老张,你就直说了,我到底是错误在哪里了?你就给我说了不要叫我再着急了吗!”老张当然知道元朝是个好干部,所以也就不转弯抹角了,他告诉元朝“你的住房面积少填了一个数嘛。”

“啊!”元朝顿时出了一身的冷汗。“坏了,少填了一个数。那就是说我不是填了4平方米就是9平方米。完了完了,这事弄的叫啥嘛!”元朝心里如同猫儿爪爪挠心那样的难受。他连忙对哈书记说“书记,老张,首先感谢组织上对我的关怀和批评。这完全是我的错误。我一定诚恳地向组织上认真检讨,并且接受组织上对我的任何处理。”元朝见哈书记和老张点了点头,看来领导的确是保护自己的,元朝更加觉得难受,自己怎么能够如此地不认真竟然“笔误”下这样严重的错误呢。不要说领导,就是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元朝这懊悔呀。一时间他连头都抬不起来。

过了一会元朝这才说“唉,这都怪自己太粗心,没有认真核对。自己就不想想,自己咋接也是住在一套楼房里面嘛。这世上哪有4平米、9平米的楼房呢?”

“ 啥呀,你说啥呢?”哈书记突然不高兴了起来。他愤愤地站起来,指着元朝说“你装什么糊涂?我刚还说了我是保干部的保干部的。可你倒好,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我。就你这个态度,我就不该在冯书记跟前为你求情。干脆上常委会算了!真是怪事情。”

元朝见刚刚还多云转晴的哈书记突然阴了天。更是“糊涂了”。他不知道自己那句话说了错嘛。按照老张说的,自己的住房面积少填了一个数,那就把49平方米不是填成4平方米就是9平方米。不然咋接会少填了一个数呢?

元朝赶快说“书记书记您先不要发怒不要发怒。如果的确是我少写了一个数,就我现在的住房面积,那是49平方米。如果少填写了一个数,那就不是填成4平方米就是填成9平方米了嘛。要不然还会有什么少填写的呢?老张,我不会没有填吧?”

“那倒没有!”老张刚答复了一句,哈书记怒气冲冲地“什么?你的住房面积49平方米?这是谁说的?实话跟你说,纪检委审查你的申报时,一看你填写的住房面积为49平方米。我们都傻在那里了。你说说看,在查(咱)们县里,有哪个县团级干部住这么小面积的房子?大伙研究后确定你只有一套住房,这点组织上是肯定地!但你的住房面积绝对不能才49平方米!我们分析来分析去,认为你的住房面积应当是149平方米。看来你是少填了一个数字而且是少填了大数,整整100平方米你没有如实填!情况就是这个情况,事情就是这个事情。到了这个时候,你该说实话了吧!”

元朝听了哈书记的这番话后,心里这才大放宽心。“啊,原来如此!我说呢,自打哈书记和老张来了后一口一个少填一个数字,原来是这样来的。”他哭笑不得的“哈哈,哈哈”了两声,又恢复了爱开玩笑的本性“书记呀,原来是这样的情况。我全明白了!这样吧,我先不说少填100个平方米还是200平方米、300平方米的事。今天我就给书记提个要求也算是我第一次给书记添个麻烦。如果书记今天你再给我解决上50个平方米的房子,我不光向组织上写检讨,而且组织上立马撤了我的县团级。我也说句实在话,如今查(咱)这县城的房价,虽然赶不上北广上,但也刚刚的往上涨!就我所知查(咱)县里不少人把住房卖了,一夜就成腰缠三四百万的大户人家。您就做点实事,给我补个50平方米的房子,我也不住,立马就卖上他狗日的100万。就我这风残岁月的人那可是拼了老命也挣不出来这100万喽!所以书记,你就成全我吧!”

哈书记听了元朝这番话,眨了眨眼“元朝,你不要说这些不上窜窜的话,你说,你现在的住房面积不是149平方米还真是49平方米?”

“那当然!”元朝说,“这点组织一调查就都清楚了嘛。正好。”元朝突然想起“我这里有证据。那天会计要我们的住房证,说是算煤火费要各家的住房面积,我就把我的住房证拿过来了。还好,没有拿回去咧。”元朝说这就从抽屉里取出了那本“某某公司公房租赁证”。双手递给哈书记。哈书记嘴上说着“啊,啊啊,你已经说清楚了就不看了不看了”但还是接过去打开封皮一页一页地认真看了起来。然后合上,在手里摔打了一下才还给元朝。

“啊,啊,啊。还真是49平方米。这样就不用调查了嘛。元朝,我、啊,组织上绝对相信你的嘛。就知道你从来不给组织上说瞎话的。你看你看,老张,我跟你说过吧?”不明就里的张纪检专干先是一愣继而马上点头“呵呵,对,对,对,书记,您是跟我说过,跟我说过。啊,元朝,书记的确跟我说过。啊,啊,哈哈,哈哈。”

“不过元朝你也是......,工作这多年,也当了多年的科部级现在也是个县团级了,还住这么点面积的房子,也是给查(咱)组.....啊,给你有些丢人了嘛。啊,哈哈,哈哈。49平方米,啊,49平方米。那,元朝呀,我的印象中查(咱)县里的县团级干部中,论住房面积那还就是你的最小喽!好,好,好。你这种艰苦朴素的优良作风值得学习,值得学习。我回去后就给冯书记汇报,汇报!”哈书记笑容满面地关心地抬手指了指元朝,又强调了几句。

听了哈书记的这番话后,元朝长长的出了口气,站起来给两位跟前的水杯里续了点水。然后说“二位领导还有事吗?如果没有,我就不陪领导了。因为,今天我要去瓦子沟村和村干部商量春耕时帮助那些外出务工的农民家耕作的事情咧。”

“好好好,没有啥事了。元朝,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干部。唉,这日个他妈的,查(咱)县上多点你这样的干部,那工作是个什么劲头?我们纪检委的工作也好做的多了嘛,咹?好,今天查(咱)就到这。我知道你忙。你先忙去,我再到你们局长那里去看看,啊。元朝,以后有事没事你都一定要多到我那里去转转,啊。”哈书记热情地同元朝握了握手道别了。

(路迹55)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