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理想,因为爱情:周文雍 陈铁军

海疆在线81 收藏 0 97
导读:搁置了三十年,画家蔡江白再一次打开了油画《刑场上的婚礼》。 1978年,当画家蔡江白和陈逸飞第一次听说周文雍和陈铁军的故事时,就被深深的吸引。两人决定,要以此创作系列油画《刑场上的婚礼》,没想到这一画就是三十年。为了这幅油画,蔡江白和陈逸飞多次来到广州寻找创作灵感。而陈铁军和周文雍之间的故事,也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 这里是佛山的祖庙,陈铁军的人生和祖庙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祖庙带给陈铁军的并非爱情,而是人生的觉醒。“她的思想上已经种下了‘我要自由、我要平等,我要像男孩子一样进学校读书’,她不甘心

搁置了三十年,画家蔡江白再一次打开了油画《刑场上的婚礼》。 1978年,当画家蔡江白和陈逸飞第一次听说周文雍和陈铁军的故事时,就被深深的吸引。两人决定,要以此创作系列油画《刑场上的婚礼》,没想到这一画就是三十年。为了这幅油画,蔡江白和陈逸飞多次来到广州寻找创作灵感。而陈铁军和周文雍之间的故事,也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 这里是佛山的祖庙,陈铁军的人生和祖庙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祖庙带给陈铁军的并非爱情,而是人生的觉醒。“她的思想上已经种下了‘我要自由、我要平等,我要像男孩子一样进学校读书’,她不甘心就在家里面平平淡淡的过。”(梁锦清,铁军小学陈铁军纪念馆研究员) 就在陈铁军一心向学的同时,家里的一则婚讯将她逼到了绝境。“旧社会,当然没有什么爱情啦,统统都是由父母做主的”(陈慧文,陈铁军的侄女)。 这样的婚姻不是她想要的,为了不向这些封建礼教妥协,陈铁军远走广州,继续追求心中的革命道理。“她认定了这个是理,她就不会回头的” (梁锦清,铁军小学陈铁军纪念馆研究员)。 广州,给了陈铁军一个追求自由平等的新舞台,不过,连陈铁军自己都始料未及的是,广州还给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礼物——一份真正的爱情。 就在陈铁军从佛山赶到广州追求自由平等的新生活的同时,一个年轻人也从广东开平来到了这里。这个人正是周文雍。“因为周文雍牺牲比较早,所以他没有后代,那后来族里人就说,周文雍没有后代是不行的。就把我爸爸过继给周文雍做儿子”(周光文,周文雍的继孙)。 周文雍的故事,继孙周光文听族里的长辈讲了一辈子。“真的很帅,好像我爸爸。我们家族的人都比较像。” 英俊的周文雍来到了广州,求学的同时,积极开展着革命工作。而就在这个时候,陈铁军接到了解救被捕同志的一个命令。这个等待陈铁军去解救的正是周文雍。 “周文雍被国民党抓去的时候在监狱。用辣椒、红辣椒炒饭。还写那个条子,规定周文雍不许喝水。这些辣椒饭,周文雍吃了几顿以后,不得了啦,发高烧啦!”(谢燕章,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研究员) 已经八十多岁的谢艳章从1958年开始就在广东历史博物馆从事研究工作。而这段陈铁军用红辣椒炒饭解救周文雍的趣闻,是参加过广州起义和省港大罢工的老同志们讲给谢艳章听的故事。“他说哎呀不得了啦,不得了啦,这个是患了伤寒病啊!一讲伤寒呢,整个监狱里面的人都配合,哎呀,赶快拿走吧!!!”(谢) 在陈铁军的精心策划下,周文雍终于成功被救。这也就成了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之后,陈铁军与周文雍之间又发生了一些怎样的故事呢? 1927年12月11日凌晨,震惊中外的广州起义爆发,广州苏维埃政府诞生。 起义后的第二天,引起反革命的各种力量向起义军疯狂进攻,起义失败。广州起义失败后,为了继续开展革命工作,周文雍和陈铁军开始以夫妻的名义伪装身份、坚持战斗。在以夫妻身份掩饰自己、坚持革命的过程中,两个心怀共同理想的年轻人渐渐相互间产生了恋情。 “周文雍他的领导能力、工作能力和坚定的信念,这些都是比较吸引陈铁军”(梁锦清) “如果他们没有死那么早,我相信他们也会走到一起的”(周光文) 可是,广州起义失败后,严峻的革命形势容不得陈铁军和周文雍耗费更多的精力去相互表白心迹。“革命的需要、斗争的需要,他们没有把这层纱纸捅破。把这层纱纸捅破了,牵挂就来了,应该是比较痛苦的。” (梁锦清) 1928年的除夕前夜,陈铁军一个人回到了佛山。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陈铁军最后一次回到佛山。“回广州呢,初三,听说初三就被捕了。”(陈慧文)由于叛徒出卖,回到广州后不久,陈铁军和周文雍被捕了。在监狱里,两人遭受了严刑拷打,但是他们从未背叛过共同的信念。“说的都是为革命献身的语言”。(谢艳章) 也许平常的他们,还会有一些情感的羞涩、工作纪律上的约束,但此时此刻,他们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监狱里的两人,终于将彼此隐忍许久的感情爆发了出来。 “现在面对敌人的酷刑,和将要赴刑场了,他们就把思想感情一下子迸发出来。他说给我们两个人照个相吧!那个年代、那个时候呢,陈铁军戴着一条红色的大围巾,是她自己打的。是她亲手把这个围巾搭过去,把周文雍这个手都遮住了。是这样来照这个相的”。这张照片,就是陈铁军和周文雍在敌人的监狱里留下的最后一张、也是唯一的一张合照。因为心里有爱,当他们面对死亡的时候,竟然表现出最凄美的浪漫。照片里,有共产党人视死如归的革命气节,也有相爱的两个人冲破束缚、最终走到一起的浓情蜜意。 2010年蔡江白终于完成了系列组画《刑场上的婚礼》。“不完成呢对不起他。”(蔡) 2010年,佛山旧城改造,陈铁军故居将交由政府统一开发。陈慧文搬出了住了大半辈子的陈铁军故居。“思想对我有一点点影响,虽然我不舍得搬出故居,但是国家要呢,都要给他呀。”(陈慧文)2010年周光文决定从开平到佛山拜访陈慧文一家。作为周文雍的继孙,他要找到奶奶陈铁军的后人。“周文雍的媳妇大家都要认可的,也为他们感到骄傲”(周光文) 佛山的传统就是每对快要结婚的情侣都要到祖庙这边来拜一下。陈铁军和周文雍那段特殊时代的爱情,那刑场上的特别的婚礼,早已在人们心中筑起一座爱情的丰碑。任凭时光流逝、历久弥新。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