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新民:虚幻的“四强”“五强”不值得炫耀

最近,有位叫张鸣的教授在接受访谈时,除了大肆赞美“清末明初的中国有自由”外,还大发感慨,说“中国的地位也是由于抗战,我们撑了八年,所以我们是联合国创始国之一,五大创始国,五强。这是了不得的”,云云。 关于这个“四强”“五强”的问题,笔者曾写过一篇《民国“站起来了”是一种故意表达》,文中有如下内容: “新中国成立后,美国一直阻挠新中国进入联合国,它还坚持扶着那个五强之一的中华民国,期待有一天‘光复大陆’。直到有一天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发现‘反对接纳北京的传统投票集团已不可挽回地瓦解了,以前支持我们的几个国家已经决定在下次表决时转向支持北京’,他只好认输道:‘我认为,我们没有足够的票数去阻挡,接纳的时刻比我们预料的要来得快。’请注意,那一年是公元1971年!美国还是那个美国,它当年说要把五强之一给谁就给了谁;但后来想要说不给谁却怎么也阻挡不住了。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和蒋介石领导的中国的不一样就是是不一样!” 张鸣是否会更加感概:新中国真的是比旧中国更加了不得啊!连美国都挡不住新中国的强大!实际上,这是个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历史事实:当年没有美国的扶持,旧中国的“四强”“五强”是根本没有戏的;而到了新中国时代,美国的拼命阻拦却变成了螳臂挡车。 在此,我们可以回顾一下当年中华民国是怎样当上这个“强”国的。首先,也有必要说明,虽然这个“强”国非常名不副实,但并不否认这件事仍反映了全体中国军民长期坚持抵抗日本侵略的积极作用。不过,更需要强调的是,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当时的国际背景所起的决定性作用和国民党政权实质上的的腐朽没落。自从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极力想将中国扶植起来,作为他们的战略棋子,就象今日的台湾一样。因此,有人今天还要把这件事作为国民党政权的外交辉煌来炫耀,只会适得其反。 1942年元旦白宫对中国驻美大使胡适说:“可告知蒋先生,我们欢迎中国为四强之一。”尽管美国政府明明白白地知道,国民党政府是“腐败与无效率”。据美国时任总统罗斯福的儿子回忆,开罗会议期间,其父亲“一再试图说服蒋介石改组他的腐败政府,结果毫无成效;但他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继续支持这位消极抗战,积极反共的中国的独裁者”。而英国首相邱吉尔根本则看不起蒋介石,对同蒋介石的会谈非常勉强。蒋介石却还借机大要美援,美国财政部长私下大骂蒋是“他妈的骗子”,“让蒋介石那帮人跳长江去死吧!” 中外史学家是怎样看待这件事的呢?在此建议张鸣们静下心来读读有点权威的历史书。也记得有位叫张鸣的,专门推荐过一部历史书。下面引用的也有这部书的内容。 着名的美籍华人史学权威徐中约在他的经典着作《中国近代史 中国的奋斗》中写道:“如果中国能够符合他们(指美国---笔者注)的设想,就值得美国予以支持;如果不符合,一个复兴的日本也可以充当美国在东亚利益的支撑者。”“因此,罗斯福总统推动让中国成为大国之一的构想”。“ 罗斯福和国务卿赫尔还决心不顾英国和苏联的反对,让中国成为四大国之一。英国外交大臣艾登‘不喜欢让中国人在太平洋到处奔跑’,而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则坚持中国在欧洲根本没有利权可言。最后这两国都听从了美国的劝说,接纳中国为1943年11月1日莫斯科宣言的签字国之一。这个重要文件是四大国所作的一个不间断地进行战争直到赢得最后胜利的誓言;它特别否认了任何与敌国签订单独和约的意图。” 着名的美国汉学泰斗费正清在其《美国与中国》中说得更直白:“美国的政策在三方面进行。第一,在国际舞台上我们企图使中国成为一个形式上的虽非实质上的大国。它在1943 年8 月英美魁北克会议上被永远排除在高级作战统帅部之外,但同苏联一道被包括在10 月份的关于大国原则的莫斯科宣言之内。1943 年12月的英、美、中开罗宣言保证把所有被日本占去的领土归还中国,并且罗斯福在德黑兰会议上坚决主张中国在将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中应享有大国的地位。然而,这种把大国地位给予国民党政府的举动是美国完成的,并非中国、更绝非英国或苏联的成就。这在当时被认为是对一个值得钦佩的伟大民族作出的一种漂亮的友好表示。但历史可能要以幻灭的眼光来看待那种举动,把它当作太平洋彼岸策划制造中国历史的一种并不能够解决实际问题的努力,也就是想从国外以言辞来加强一个业已在本国 趋于没落的政权。” 台湾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创始人,一代史学宗师郭廷以在他的《近代中国史纲》写得也很简洁明了:“中国虽为同盟国之一,但未能受到平等待遇。美国惟望中国无条件追随,英国对中国的轻蔑与妒忌,兼而有之。” 美国着名汉学家的史景迁是美国历史学会主席。他在《追寻现代中国》一书中写道:“(1945年)不仅在国内,国民党在海外的影响力也逐渐在消褪。一直对中国不抱任何信心的丘吉尔曾说道,继续让中国维持四强之一的国际地位‘简直是一场闹剧’,并指出在‘一号作战’中,中国是如何‘荒诞可笑’。”还有一句同样简洁的话:“(中国)在书面上被视为同盟国的‘四强’之一”。 悲惨的事实还在后面。1942年2月,实质的三“强”美英苏背着虚幻的一“强”中国,签订了严重损害中国主权的《雅尔塔会议秘密协定》。这个协定,加上国民党政权在此前后和美国苏联签订的几个协定条约,使得中国在半殖民道路上越陷越深,国家主权的沦丧到了晚清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新中国成立后,“加在中国头上的长达100 年的不平等条约的时期,在到处一片咒骂声中宣告结束了。”(见费正清:《美国与中国》)但是,还有与苏联的关系要处理,毛泽东不得不和斯大林清算蒋介石留下的这笔烂帐:要求苏联放弃通过《雅尔塔会议秘密协定》在中国获得的权益。以毛泽东为首的中国共产党,通过一系列坚决而巧妙的外交斗争,终于“使美英苏在雅尔塔搞出来的有关决议成为废纸一堆”。这使得在新中国成立后短短几年,中华民族就恢复了自尊与自信,这也成为了中共长期执政的重要合法性来源之一。(见牛军:《冷战与新中国外交的缘起》)。 这个全世界人民都知道的历史事实,谁要想遮蔽也是完全不可能的。我们最好不要动不动就炫耀那种虚幻的“四强”“五强”,以免让人笑话。 就联合国的地位而言,关于中国真正的、实质上的“了不起”是在什么时候,历史已有结论。 1971年10月28日的《纽约时报》的《尼克松哀叹代表们的欢呼》一文指出,当联合国大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的提案通过时,全场爆发了联合国历史上罕见的热烈欢呼声,尼克松对此表示激烈的愤怒。这不仅仅是针对表决美国的失败,因为毕竟他早已料到“总归是要失败的”。而胜利者所显示出的“不加掩饰的狂欢”的“惊人示威”,则使他不得不哀叹不已。要知道,对于这样一些胜利者,美国曾经对他们是“非常慷慨”的。副总统阿格纽干脆“一针见血”地指出,此时的联合国简直就是 “左派打造舆论的机构”!想当年,罗斯福 “非常慷慨”地把中华民国推上了联合国安理会五强的位置;看此时,连美国政府曾经“非常慷慨”对待的大多数国家,都成了新中国的热烈欢呼者。这一切难道不是历史的事实吗? 不过,此时的蒋介石却不这样认为。他在《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告全国同胞书》中“高瞻远瞩”“义正词严”地指出:“无论根据联合国宪章原则,人道主义与自然法则,尤其是全中国人民的公意,都决不容毛共匪帮非法占有中华民国在联合国与安全理事会中之席位。”“历史将能证明,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的声明,实际上就是联合国毁灭的宣告。”这位蒋先生不知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他们的那个“强”国之来龙去脉。 历史证明了什么?笔者认同徐中约的观点。他说:“毛泽东--周恩来的外交大构想相当灵验,大大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和第三世界的代表人获得了在联合国中的永久席位,并吸引了四方八面的国家元首和领导人络绎不绝地来访。北京成了国际交往的一个枢纽。中国不再孤立,它已经成功地打破了苏联和美国的包围。中国再一次进入国际大家庭,这一次不再是一个虚弱的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而是一个地位优越、备受尊敬的大国。”(见徐中约:《中国近代史 中国的奋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