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星透视装“试睡”捞金,有变相“卖身”之嫌?


被称为“内地第一艳星”的龚玥菲,以一袭“小龙女”龙角透视装露乳装现身常州首届国际龙虾节活动现场,并在主办方的“试睡”环节,大秀美艳上身和赤裸长腿,在侧卧时“不慎”*,引来路人围观拍照。据悉此次龚玥菲出席活动不到半小时,吸金超六位数(7月8日《东方网》)。

龚玥菲因在电影《新金瓶梅》中饰演潘金莲走红以来,便真的把自己当成潘金莲,把社会视为西门府,延续片中潘金莲脱、露、透穿衣风格、与西门庆淫荡的姿态,在公开场合曝乳露底,尽显风骚,其胆子之大、尺度之大、身体之露,令人侧目而视。前不久,在潮州某时尚夜店的大型“恋上大黄鸭”主题活动中,作为压轴登台的龚玥菲身穿超短透视裙大尺度亮相,相当惊艳。舞台上,龚玥菲却频频“*”露底,大秀饱满臀部,让台下的粉丝很尴尬。不仅如此,她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脱下贴身丁字裤,并亲笔签名,其令人喷血举动,导致现场粉丝情绪失控,引发哄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如果,龚玥菲大尺度频频现身活动场所,只是炫耀“傲人身材”、诱人美腿,借机自我炒作、扩大商业市场、寻求影视上位,那么除了令人不齿之外,倒也罢了。然而,龚玥菲每每以潘金莲替身走入生活,其目的是为捞金,与以身体换取金钱的“三陪小姐”别无二致。为此,龚玥菲着透、露装招摇常州并借“试睡”露底捞金六位数,不仅有伤风化、公然宣扬“三俗”,还有变相“卖身”之嫌,起码与一些洗浴中心的“有丝袜服务”、发廊“打飞机服务”同工异曲。奇怪的是,洗浴中心、发廊小姐有偿提供“有丝袜服务”、“打飞机服务”,警方列入扫黄视线,并对服务者以卖淫论处,而艳星以脱露透明码标价捞金,无人来管,使其肆无忌惮、我行我素、大行其道。难道扫黄也有“双重标准”?实在令人大惑不解。其实,那些脱露透嫩模、艳星之行为,比“失足妇女”还不齿!

近年来,一些车展、庆典举办者,动辄把一些脱模、艳星拉来招摇造势,博取眼球。而这些脱艳之女,召之即来,给钱即脱,均穿透视装、或半身赤裸、或薄纱口遮羞上阵,‘挡不住G奶诱惑’,丝质透视装几乎全开,没有胸衣衬托的胸部若隐若现,肉色丝袜长腿诱惑,车展沦为“肉展”,庆典成了“*”,毫无商业文化可言,简直就是艳女大卖弄、性感大诱惑、三俗大展示(甚至堪与阿姆斯特丹“水道”河畔,站在橱窗里搔首弄姿象商品一样供嫖客挑选的妓女媲美)。对社会道德、风气的败坏,对精神文明的污染,不亚于“红灯区”!

对于脱模、艳星透视捞金,难以变相“卖身”查处,亦未列入警方扫黄视线,那么“精神文明办”应该主动“亮剑”。去年在北京车展上,以裸模干露露为首的车模,衣着暴露现场做宣传,十分招摇,车展沦为 “胸器”展,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对于车展这一低俗倾向,首都精神文明办提出严肃批评,要求车模“穿上衣服”,并责令车展主办方立即整改,刹住了车展“肉展”风,博得公众叫好如潮。然而,曾几何时,裸模、艳星又妖雾重来,不仅干露露等裸模更加变本加厉,龚玥菲等艳星奋起直追,而且招致港台脱星纷纷北上,就连一些影视女明星也竞相效尤,以脱透露为荣。由此可见,将裸模、艳星以“胸器”闯江湖、透视捞金钱行为,仅以有伤风化、污染精神文明制止是不够的,而由“精神文明办”监管也乏力度,有必要将此变相“卖身”入罪,划入扫黄之列,由警方和精神文明办双管齐下,合力监管查处。

我们不要小看了裸模、艳星透视捞金行为。她们的脱、露、透之低俗行为,对社会道德的挑战,对精神文明的污染,对青少年身心的损害,是非常大的,而且潜移默化,层层渗透,步步深入。社会风气为何日益日下,青少年性侵犯罪案为何日见其多,色狼为何出没不穷?不能不说裸模、艳星们以脱、露、透,发挥了诱惑作用。夏日炎炎,女性穿着越来越薄透,引来男士“想入非非”,更诱色狼紧跟其后,乘机下手。于是北京警方提醒女性,公共场合要注意穿衣尺度,以免被心不轨这男“吃豆腐”,或成色狼“猎物”。上海地铁运营公司在官方微博也打出防狼建议:“地铁狼较多,打不胜打,人狼大战,姑娘请自重啊!”

这说明,女性穿着薄透,对性侵犯罪具有诱惑作用。而裸模、艳星公开透视捞金,对性侵罪犯诱惑更大,警方若以涉嫌变相“卖身”而扫之,我看并非小题大做,定获公众掌声。而且唯有如此,才能使车展、庆典等活动环境得到优化,使干露露、龚玥菲等有所收敛,将裸模、艳星的脱露透低俗之风刹住。


本文内容于 2013/7/11 9:25:25 被小编a3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