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日本共同社7月9日报道,多名中日关系消息人士8日透露,有关围绕钓鱼岛主权的中日对立,日本政府6月曾向中国政府提议“不承认存在主权争议,但不妨碍作为外交问题处理以及中方主张主权”。日本为何提议将钓鱼岛视为“外交问题”?这是否代表着在钓鱼岛日本已向中国示弱?钓鱼岛局势又将发生怎样的改变?

我认为日本的此种提法既明确宣示了自己的政策底线,又向国际社会展示了日方希望解决钓鱼岛争端的意愿,同时也为自己日后留下了足够的转圜余地。绝非示弱的表现,而是在试探中国ZF对钓鱼岛问题的底线。日本政府一旦公开抛出这个提法,对中国来说又是一个烫手山芋。

一、解读

首先,日本提出钓鱼岛争端是外交问题这一命题其实是个推论,该推论的前提即是日本对钓鱼岛拥有主权。这就等于在说:钓鱼岛本来就是日本的。现在中国硬说是中国的,才导致了外交问题。所以日本政府如果真这么定义钓鱼岛争端,那就想把引起争端,导致区域局势紧张的责任推给中国。

其次,“不承认存在主权争议”是日方政策的底线。从理论上说,“主权和领土完整”在任何政权看来都是底线,自古以来就是如此。而且主权和领土问题和其他问题不同,最高当权者也会特别谨慎——弄不好就会被钉上“卖国”的耻辱柱,留下千载骂名。所以,除非被迫签订城下之盟,任何政权都不会在主权和领土上让步。从现实上说,中国ZF在二战胜利时未对钓鱼岛提出领土要求,也未善用中日邦交正常化这张牌争取钓鱼岛回归,导致该领土长期以来被日本实际控制。“日本长期以来对钓鱼岛有实际控制权”这一说法在国外呼声很高,其要远大于中方主张的“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的提法——其实在历史上各国的领土经常发生变迁,“固有领土”这种说法本身就经不起推敲。因此钓鱼岛争端在现实上和国际舆论上也都有利于日本,而不利于中国。除非中国能逼日本签下城下之盟,否则钓鱼岛永远不能真正回归。中国目前在钓鱼岛争端中处境,和日本对俄罗斯争取北方四岛的主权陷入的困境基本一样。只是相比之下,中国在钓鱼争端的立场更加尴尬——一个四处宣扬“和平崛起”的大国对于自己曾经的手下败将束手无策。

最后,“但不妨碍作为外交问题处理以及中方主张主权”,日本这句话既重申了自己的立场,又表达了希望尽量减小钓鱼岛问题的影响,改善停滞不前的中日关系的意愿。它包含两层意思。第一、中国你可以继续主张对钓鱼岛的主权,反正我日本不承认就是。第二、中日双边关系得继续往好的方向走才行。有趣的是,这种提法正好与中方长期以来在对外交往中大讲特讲的“求同存异”、“搁置争议,共同发展”的说一致——是标准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如果中方回应,中日关系就能转暖,日本就能获得实惠;如果中国不回应的话,就等于自打嘴巴地承认此前一切求同存异,共同发展的倡议全是谎言,在国际社会面前丢分,这样日本也不亏。日本提出这一说法也是经过仔细考量的,根源就在于中国的对日政策历来摇摆不定的(参见我另外一个帖子“也谈对日政策的选择”)。所以日本把钓鱼岛问题看成中国又一次“狼来了”的游戏也不足为奇。

二、应对

解读完日方言论的内涵之后就该谈中方的应对策略了。我觉得中国ZF在钓鱼岛问题上必须要维持必要的强硬姿态,而且要讲究策略的强硬——政治上维持强硬口径,经济上加大“隐性经济制裁”力度,但在军事上却要注意点到为止,避免过度刺激日本。具体原因如下。

第一,在钓鱼岛问题中方确有强硬的必要。钓鱼岛问题和“反省道歉”、“民间对日战争索赔”还有“靖国神社”这些问题性质不同。后三者属于民族感情问题,坦白说不伤及中国政权的核心利益。但钓鱼岛是主权和领土完整问题,绝对属于核心利益范畴,不容让步。一旦底线失守,不仅永远失去钓鱼岛相关利益,对尚未终结的其他边境领土争端和划界也会留下一个极其恶劣的先例。不说别的,离中国本土这么近的钓鱼岛都让了,离中国本土那么远的南海诸岛,你让不让?还有中印边境的藏南地区问题还怎么谈?

第二,只在政治上保持强硬,对日本民间施加的影响有限。经济上的必要措施也要跟进,特别是在当下安倍政府的经济政策广受质疑时,必须再给日本经济的伤口上洒一把盐,让日本民间也感受到中日交恶带来的切肤之痛。其实哪里的老百姓都一样,当自己的切身利益不受直接损害时,对政府政策都是麻木不仁或随声附和的——喊几句口号就能博得“爱国者”的美名何乐而不为?只有当他们自己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时,他们才会去思考政府的政策是否真的正确,从而用手中的选票来影响政府的政策。经济上对日发动隐性制裁的手段很多,比如减少或中断某些战略资源的对日出口,启动对日的各种非关税贸易壁垒,加强对日本在华企业的监管稽查力度……办法多的是。

第三,保持必要的军事压力即可,不可一味沉迷于炫耀武力。我觉得近年来中国经常动不动就在邻国面前展示自己的军事肌肉,国内舆论也跟着起哄,这种作法其实很失着。仔细想想,这么做并没有获得什么实实在在的好处,反倒让中国长期以来苦心经营的大周边关系受到很大损失。再加上西方媒体的一番渲染,一个倚强凌弱的中国形象更加深入人心,使中国在国际舆论上处于被动。再有,我认为中国目前还不具备迅速战胜日本的军力——汪洋大海上陆军施展不开,缺乏航母战斗群的空军作战半径有限,海军更是建立以来更是从未经历真正的战争——更别提占领日本本土了。而不能占领日本本土的战争,即使“杀人一千自损八百”地惨胜,也并无多少实际战略价值。对越对印战争为什么效果不好,也是类似原因。三军之中,我最担忧海军,不为别的,只因为我们虽然有优秀的水兵,但确实拿不出来一个能和东乡平八郎、伊东佑亨、山本五十六相媲美的海军名将。我就不明白如果海军真有志气,为什么不能用那些曾经与日本海军鏖战后饮恨海疆的战舰名来命名解放军的主力战舰呢。“定远”、“致远”、“济远”、“经远”……多有纪念意义的名字啊。类似的名字还有“安远”、“宁远”、“平远”,不都挺好么?——有点跑题,但不吐不快。

综上,如果日本政府正式提出“不承认存在主权争议,但不妨碍作为外交问题处理以及中方主张主权”,中国ZF应抓住这个机会改变长期以来对日关系上左右摇摆的态势,推动形势向有利于中国国家利益的方向发展。

本文内容于 2013/7/11 21:58:38 被荀彧文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