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真凶”认罪法官怕,“拍案惊奇”莫若它

阳信人 收藏 1 415
导读:7月1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强*人案,犯罪嫌疑人王书金此前供述曾强*害多名妇女,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2013年07月10日 新华网) 1994年,石家庄市西郊发生一起强*人案,1974年11月6日出生的聂树斌被指控为嫌犯,并于次年被执行死刑。可到了2005年1月,河南省警方抓获的王书金交代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了4名, “聂案”就是其中之一。 邯郸市中院曾于20


7月10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再次开庭审理王书金强*人案,犯罪嫌疑人王书金此前供述曾强*害多名妇女,其中包括一起“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而这起案件原本早已被石家庄警方侦破,“凶手”聂树斌已于1995年被执行死刑。(2013年07月10日 新华网)

1994年,石家庄市西郊发生一起强*人案,1974年11月6日出生的聂树斌被指控为嫌犯,并于次年被执行死刑。可到了2005年1月,河南省警方抓获的王书金交代曾强奸多名妇女并杀害了4名, “聂案”就是其中之一。

邯郸市中院曾于2007年3月对王书金案做出“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一审判决,但王书金提起上诉,主要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犯下的“聂案”。2007年7月,河北高院对该案开庭审理,此后一直未宣判。

而从儿子犯事始,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自始至终觉得儿子蒙受了不白之冤,千方百计要给儿子正名,这一坚持就是18年。她先后向石家庄中院、河北省高院、最高院申诉,却一直不被理睬。张焕枝没有放弃,仍然每月一次甚至两三次地往石家庄中院和河北省高院跑,法官总是告诉她,案件没有造假,他们会进一步核实。直到1997年,聂家的申诉还没有任何回音,日益感到绝望的丈夫聂学生服下了一瓶安眠药,虽然发现及时被抢救了过来,但从此偏瘫了,失去了劳动能力。

张焕枝原本以为儿子翻案只是老两口凄凉晚景中的一点儿念想,但2005年王书金归案后主动认罪,又点亮了她的希望,更加坚定地走上为儿子正名的路。“我相信我们国家法律的正义,我也一定为我儿子洗刷冤屈,直至死亡。我不管石家庄中院、河北省高院怎么想的。”张焕枝一再表示,国家在进步,法律也在进步。只是不知道自己还能否等到儿子正名那一天,而眼下只有先好好地活着。

只是,“真凶”自愿认罪,却让检方大伤脑筋,千方百计为其开脱。在7月10日的庭审上,检方坚持四条理由:第一,当时被害人尸体身穿白色背心,脚穿尼龙袜,颈部压有玉米秸,拿开玉米秸后,可见一件花衬衣缠绕在颈部。王书金却供述,被害人全身赤裸,也没供述被害人颈部缠绕花衬衣。第二,被害人全身未发现骨折,被害人系窒息死亡。王书金却供述是先掐被害人脖子后跺胸腹致被害人当场死亡。第三,该案案发于1994年8月5日下午5点以后。王书金却始终供述是在中午2点左右作案。第四,被害人身高1米52,王书金却供述被害人身高和他差不多。王书金身高1.72米,比被害人高出20厘米。10日12时33分,审判长宣布休庭,本案将择期宣判。

或许因为时间太久的缘故,仅凭现有证据的确很难认定王书金就是聂树斌案真凶,但却挡不住公众对聂树斌案的质疑。因为近年来中国司法领域出现的冤假错案太多了,最近陆续得到纠正的就有浙江陈建阳5人劫杀冤案,福建福清纪委爆炸案等。仅在河南,2010年“赵作海案”发生后,又相继出现“时建锋天价逃费案”、“智障人吕天喜抢劫案”、“眼花”法官错判案等多起错案。也正因不少错案演变成全社会参与讨论的公共事件, 使得公众对司法公信力的心理预期遭受到严重挑战,才更希望这个事关人权的“谁是真凶”案能引起国家高层的重视,得到公正的答案。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