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中最能打的意大利部队:第185“弗格尔”伞兵师

巴斯隆 收藏 7 10911

在突尼斯Takrouna附近的一座小山旁,竖立着一座并不起眼的纪念碑,上面这样写道:

弗格尔师:军团的灵魂守望着沙漠。

就是这个弗格尔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可谓是意大利武装力量中的精锐之师,是一支受过良好训练,作战顽强的部队。“弗格尔”在意大利语中的意思就是“闪电”。丘吉尔在阿拉曼战役胜利后在伦敦的一次演说中特别提到这个师,称它为“沙漠雄师”。可见这支部队的顽强赢得了对手的称赞。隆美尔也在对妻子的信中写到:“弗格尔师是我方最优秀的部队之一。”

意大利也许是世界上最早研究空降并组建伞兵部队的国家。当时的兵员是意大利本土士兵和利比亚殖民地士兵。1938年,意大利伞兵就在Benito堡进行训练。第一座伞兵学校位于的黎波里(Tripoli)附近。当1940年意大利参战时,已经有三个经过充分训练的伞兵营,1942年以这些单位为基础扩编成师。

意大利伞兵的第一实战是在“罗盘行动”期间,约有一个伞兵营被空运到昔兰尼加阻击英军的追击,掩护崩溃的利比亚集团军撤退。他们成功地完成了任务,并阻止了英军乘势占领的黎波里塔尼亚(Tripolitania)。

和他们在北非的德国同行一样,意伞兵原本计划参加攻占马耳他的C3作战(德国称之为“大力神作战”)。由于马耳他对北非战场造成的巨大影响,德国及意大利最高统帅部开始制订对其占领的计划。如果该计划顺利实施,那将是继克里特以来,德国-意大利联合进行的最大一次的空降作战。意大利方面,由于已经有相当数量的伞兵营组建,使得意军有了空降作战的资本,于是把这些单位统一整编为师就变得十分迫切。1941年9月1日,意大利第一伞兵师(暂编)正式成立,编有第一伞兵团(第2、3、4营),第二伞兵团(第5、6、7营)和第一伞降炮兵团。至1942年7月预定作战发起前,又编入了新组建的第三伞兵团(第9、10营)。

C3计划中,意大利伞兵师将在战役第二阶段空降,深入到拉巴特镇(Rabat,靠近岛中部)附近伞降,控制那里的高地,将守军切为两段。如必要,他们还可以得到拉斯佩齐亚步兵师的空运支援。但由于当时隆美尔攻占了托布鲁克,形势一片大好,隆帅急于向苏伊士前进,而没有深刻意识到马耳他这个命脉,所以该师失去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随着该计划的取消,他们被当作地面部队增援北非。这个师被命名为第185弗格尔伞兵师(185th Folgore Parachute Division)。这个名字来源于拉丁箴言“ex alto Fluor” ,意为自天而降的闪电。其下属的第一、二、三伞兵团和第一伞降炮兵团分别更名为第185团、186团、187团及第185伞降炮兵团。第185团被调出该师,所以该师沿用了185这个番号。

弗格尔师包括有3500名伞兵,是两团制的轻装伞兵单位,人员和重装备都不足,每个伞兵营满员才326人。作为轻装的伞兵部队,该师的缺乏重武器,装备有布雷达.30步枪,布雷达.45机枪,苏罗通20mm反坦克枪。每团辖有一个47mm反坦克炮连,每营辖有一个81mm迫击炮排。

1942年9月弗格尔师投入阿拉曼战役时的战斗序列如下:

第185弗格尔伞兵师 琼菉

师部(师长Enrico Frattini少将,参谋长Bignami上校)

第186伞兵团(Tantillo上校)

第5伞兵营(Izzo少校)

第6伞兵营(Bersonzi少校)

第7伞兵营(Ruspoli中校)

第187伞兵团(Camosso上校)

第2伞兵营(Zanninovich少校)

第4伞兵营(Luserno中校)

第9伞兵营(Rossi少校)

第10伞兵营(Carugno上尉)

箅C?q赈鞯

第8伞降战斗工兵营(Burzi少校)

&1赜O 伧?

第185伞降炮兵团(Boffa上校)

三个炮兵群,每群两个连。每连2门47/32反坦克炮。

第20伞降迫击炮连

第185伞降工兵营

第185运输连

弗格尔师参加的第一次战斗是1942年8月的阿拉姆-哈勒法之战。在六天的战斗中轴心国损失了大量的坦克,脆弱的补给线也被沙漠空军切断。隆美尔只得转入守势,固守自己的阵地。

英国人惊讶地发现,他们所面对的这支意大利部队作战顽强,其战术水平也远非其它意大利部队可比。弗格尔师在巩固阵地的同时,还积极展开一些小规模的偷袭,渗透入英军的防线,从敌人那里获取饮用水,食物和武器。该师的反坦克武器极少,他们就用缴获的英军反坦克炮武装起来。在一次夜间防御战中,意大利伞兵甚至还俘获了第6新西兰旅旅长Clifton准将和他的指挥部。(Clifton准将曾试图逃跑,但又被捕获。在被送到意大利本土的战俘营后,他终于逃跑成功,抵达了瑞士。)

在整部北非争夺战史中,弗格尔师在阿拉曼一役中写下了史诗般的一页。

9月30日,沙漠之鼠的皇家女王装甲团的一个战斗群向弗格尔师第9营发起进攻。意大利伞兵坚守阵地,用反坦克炮击退了英军的进攻。

10月23日,远处地平线上沙尘滚滚,第七装甲师的坦克大举杀来,阿拉曼会战开始。按照蒙哥马利的“捷步”作战计划,沙漠之鼠企图在此处一举突破意军阵地。弗格尔师约3000人的部队将面对超过10000人的英军部队。弗格尔师在雷场后的阵地上深挖战壕,他们能得到帕维亚步兵师(Pavia)和艾里特装甲师(Ariete)炮兵的支援。

弗格尔师防守防线南端一段长达14公里的防线。在防线的北翼防区由第187团负责,该团把第4伞兵营布置在前沿。第2和第9伞兵营在主阵地。(第10营由于在九月间的战斗中损失较大,已经合并给第9营。)第185炮兵团的三个47mm反坦克炮排负责支援。此外,他们还可以得到友邻-德军Hubner伞兵战斗群(隶属拉姆克伞兵旅)的支援。

中部防区由Ruspoli战斗群负责。这个战斗群是由第7伞兵营和第8伞降战斗工兵营组成,由第7伞兵营营长Ruspoli中校指挥。另加强有第186团直属反坦克炮连一部和2个迫击炮排支援。 tJ~犨?湻?

南部防区由第5和第6伞兵营负责。加强有第185炮兵团的一个反坦克炮排,第186团直属反坦克炮连一部和1个迫击炮排。 ?

同时第12连也面对西肯特郡营及一个坦克营的冲击。战斗进行到高潮,英军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许多坦克被击毁,坎布兰郡义勇骑兵营、伦敦义勇骑兵营、德比郡团、女王团、和皇家西肯特郡营的数百名士兵阵亡。弗格尔师的阵地屹然不动。

24日,英军再次卷土重来。这次由英军第44师和自由法国旅打头阵,但仍然没能突破弗格尔师的阵地。激战二小时后,他们丢下300具尸体撤退了。当日夜,第七装甲师的突破行动仍没有成功,31辆坦克被摧毁。25日夜,弗格尔师第7营遭到英军进攻,虽然损失惨重,但阵地并没有失守。英军第6格林霍华德营连续夜袭,第一次战斗中英军宣称俘获45人,但自己却伤亡144人。英军再次攻击,又损失80多人无功而返。意大利伞兵在防御战中甚至创造了这样一个奇迹,一个仅有50名伞兵的不满员伞兵连靠步枪和手榴弹就牵制住了英军2000多人。第二日晨,第4伞兵营再遭英军坎布兰第4旅的攻击,在激烈的交火后,第4旅丢下22辆燃烧的坦克撤退了。至入夜时分,英军已经损失了120辆装甲战斗车辆,1000名士兵(400人被俘)。

26日夜,弗格尔师的阵地又遭到英军的反复冲击,格林霍华德营、皇家西肯特郡营、自由法国旅的部队参加了这次攻势。弗格尔师的一些机枪阵地被坦克摧毁,但意大利伞兵用47mm反坦克炮,手雷炸药甚至自制的燃烧瓶顽强地将英军坦克逐出阵地。弗格尔师自身的伤亡也非常高,在这三天的战斗中,全师的各级指挥官与部下们浴血奋战,18名校极军官有9人阵亡,4人受伤。其中,Maiolatesi下士的事迹最具代表性。Maiolatesi下士的右臂被炸断,他继续操纵机枪射击直至子弹打尽。然后他跃出战壕,以左手向冲上来的英军投掷手榴弹。隆美尔元帅在11月1日的家信中曾写道:弗格尔师是我方最优秀的部队之一。

Raffaele Doronzo,弗格尔师的一名伞兵。11月1日那天,在一片地雷区附近,Doronzo正在给一名重伤员包扎。黎明时分,一队英军坦克正向他们所在的阵地冲来。两名伞兵立即用机枪向坦克后面的步兵射击。Doronzo写道:一辆该死的坦克从右侧向我们急驰而来,并且用火炮向我们疯狂开火。Doronzo与另一名中士勇敢地冲上去,用自制的燃烧瓶击毁了它。在爆炸中他们俩人也受了伤。少尉Mino Nicoletti向他们跑来,把失去知觉、血流不止的中士安全地拖回到一个掩体里。然后他拔出自己的贝雷塔手枪向英军射击,并让Doronzo把中士的手枪递给他,以便他继续战斗。

11月3日,弗格尔师开始徒步西撤,由于没有任何运输工具,且武器弹药饮水均已消耗殆尽,意大利伞兵师根本不可能逃出机动能力远高于自己的英军包围。实际上该师的结局已经注定。英军曾数次召降弗格尔师,并以骑士风度对意大利伞兵的善战表示了敬佩,但回答他们的是一片“Folgore”的呼喊声。

11月6日,由Camosso上校和Zanninovich少校指挥的一支弗格尔师残部被英军坦克追上并包围,在打完了子弹后,军官下令破坏所有的武器,静候英军的到来。有一些人甚至仍拒绝投降。(不仅是弗格尔师,其它意大利步兵师也打得很尽力,不像某些书籍中所说的一触即溃,一枪不放就投降了。就如博罗尼亚师师长Dall'Olio上校被俘时所说的,“我们没有开火并非是不愿这么干,而是弹药已经耗尽了。”)曾经有近4000官兵的弗格尔伞兵师最后只有306名官兵幸存。但是,该师的一些孤立的小单位仍一直抵抗到11月11日,还有一些零星人员侥幸随非洲军撤离了。

11月7日,英军第44步兵师师长Hugues少将遇到了三名弗格尔师的战俘,其中之一就是该师师长Frattini少将。两人有一段有趣的对话。Hugues将军对Frattini说道:

“我听到一些流言,说弗格尔师的指挥官死了。我很高兴发现这不是真的。”

“谢谢”。Frattini回答。

“我还希望告诉你,在我的军旅生涯中,还不曾遇见过像弗格尔伞兵师这样英勇善战的勇士。

“谢谢”。Frattini再次简短地回答。

弗格尔师的残部只剩下不到一个营的兵力。在获得了意大利调来的一些后备力量予以增援,这支部队改编为一个战斗群-“弗格尔-突尼斯”战斗群,继续在北非作战。1943年4月,突尼斯的Takrouna山一役是他们最后闪光的战场。

但弗格尔师的历史并没有画上句号。他们在本土重新组建,经历了意大利政局动荡后,这支部队站在了墨索里尼的傀儡政权-意大利社会共和国(RSI)一边,继续与盟军对抗。该师的一部分人员被德国第4伞兵师吸收,直到二战结束。战后,弗格尔师仍是意大利武装部队中一支重要力量。


1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