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婚妈妈调查:非婚生子无准生证难获户口

北京的大头 收藏 3 88
导读:这是一个隐秘的群体。 当公众的视线聚焦于那些举报贪腐官员的“情妇”、出没于网络间的炫富女等人物身上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人群中还有很多未婚妈妈,独自拉扯孩子长大。 相关法律规定,婚生和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在生活相对困难的未婚妈妈群体,她们守护着小生命的尊严,存留着对未来的期望;现实中,她们承受着道德、规章制度、情感、经济上的种种压力。网络里,她们互助互慰,抱团取暖。 截至目前,有关我国“未婚妈妈”的总体数量,尚无机构或部门有过权威统计。专家认为,对未婚生育现象的关注亟待加强。同时建议,希

这是一个隐秘的群体。

当公众的视线聚焦于那些举报贪腐官员的“情妇”、出没于网络间的炫富女等人物身上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人群中还有很多未婚妈妈,独自拉扯孩子长大。

相关法律规定,婚生和非婚生子女享有同等权利,在生活相对困难的未婚妈妈群体,她们守护着小生命的尊严,存留着对未来的期望;现实中,她们承受着道德、规章制度、情感、经济上的种种压力。网络里,她们互助互慰,抱团取暖。

截至目前,有关我国“未婚妈妈”的总体数量,尚无机构或部门有过权威统计。专家认为,对未婚生育现象的关注亟待加强。同时建议,希望那些准未婚妈妈能冷静理性,不要冲动,要多为孩子想想。

飞飞出生那天,北京大暴雨。生完飞飞,乔敏接到了母亲的电话。电话传来浓重的贵州口音:姑娘,你是不是遇到朗个事嘞?你跟我谈嘛。

母亲说,前一天夜里,她和乔敏的父亲都做了奇怪的梦。

父亲的梦是:女儿掉进了粪坑里;母亲的梦跟那天的情景很像:乔敏奔走在暴雨里,“叫也不应,漫天大雨里就你孤单单一个人。”

守护生命

一年半之后,乔敏才告诉老家山村里的父母,打电话那天,她在北京生下了一个儿子。那天是2007年8月1日。

乔敏,贵州人,10年前来京打拼,是电子设备销售员,那年她21岁。来京第一年,这位一笑就会露出两颗虎牙的女孩,认识了飞飞的爸爸。在一起3年,一次激烈的争吵后,两人负气分手。

几个月后,乔敏发现怀孕,找到飞飞爸爸,男人说:他把另一个女人肚子搞大了,刚同她闪婚。

医生说乔敏子宫后位,属于不易受孕体质。如果选择流产,“意味着以后很可能再也无法当母亲。”

乔敏决定留下这条生命。

生产的那天,雨下得特别大,钱不够,医院附近的取款机一次只能取2000块钱,乔敏挺着大肚子,雨中走了三里路,找了4个取款机取钱。

生产后,摇篮里的宝宝身旁,没有家人,没有丈夫,每当想起那天,她总是“先哭一场”,然后“跟所有人说我不后悔。”

和乔敏情况类似,准未婚妈妈魏兰刚经历了一段失落的感情。

“我做了错事,但我的孩子没犯错。” 窝在沙发里的魏兰眼眶始终有泪。32岁的她任职于一家效益不错的企业。她目前孕期5个月,孕检时医生说她怀的是双胞胎。怀孕两个月后,许给魏兰美好未来的那个男人转身离开。

决定往往是一瞬间的事。怀胎3月时,因为身体虚弱,在商场排队付款的魏兰晕倒了。

“那一瞬间,我脑袋里就想,要往前倾不能往后倒。”魏兰说,往前倾能用手支着柜台,向后摔的话,孩子肯定没了。

有些微胖的于军是名教师,短婚未育,此后独居。2008年,通过网络,她认识了孩子的生父。男人是程序员,吉林人,住在于军的家里。

于军 “从一开始就知道不会长久”,那时她41岁,男人二十五六岁。

在我国,受制于传统观念和计生政策,未婚妈妈这个群体一直在主流视线之外,是时候好好审视这个群体了。女性生育权既不应该成为婚姻的附庸,也不应该被滥用引发生而不养等社会问题。 杨菊华(中国人民大学人口学系、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教授)

年底,她怀孕了。男人极力劝说她打掉孩子,双方谈不拢。

不顺心的婚姻,多年一个人生活,于军想要个孩子,就像她本能地想从生活中抓住些什么。她不想看到自己的未来像小区里那个独居的老太太,死在家里半个月才被发现。

“抓住些什么”就注定要面对更多:周围异样的目光,很多现实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