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立储之说不成立。因为当时金朝欲立赵系子孙为傀儡皇帝,所以赵构是不得不立的,进立储之言岳飞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最后也没因此获罪。而日后接班的就是岳飞推存的人--宋孝宗,此人能力在宋史上有口皆碑的。而宋孝宗能为岳飞平反也在情理之中了。

2、赵构怕迎回二圣说不成立。因为徽宗已死,钦宗无能,又无势力相助,不构成威胁,倒是秦桧应避这个讳,他是前朝旧臣。岳飞只在抗金的头几年,为了配合高宗当时的政策口号喊过一阵“迎还二圣”;自金人见赵构没有皇储就意图立钦宗之子在中原为帝动摇其皇位合法性后,岳飞便绝口不再提这四字,并将对徽钦二帝的称呼都改成了“天眷”也即赵构的亲戚,以表明自己坚决支持赵构的立场。

3、金人提出议和条件之一,有可能,但他们新败没这资本,很可能是秦党挟虏势以要君的政治手段。

4、赵构与秦桧合谋杀岳飞,可能吗?秦桧从后来表现是权倾朝野,连赵构都被他架空,所以赵构与秦桧合谋杀岳飞也不成立。因为赵构不笨,岳飞是与金人和谈的一张牌,怎么会被轻易的放弃呢? 没牌打了你还有什么资本去谈判呢?岳飞又是可以制衡秦党的一张牌,干嘛不留着?以致日后老是害怕秦桧害他而藏利刃于身。

5、岳飞私自离朝回乡触怒圣上,老实说,他不回乡才会触怒圣上呢,因为他守孝---岳母仙逝了。

岳飞之死是朝中秦党争权的结果。不是岳飞政治无能,而是赵构政治无能,最终赵构失权!

主战派武将最激进的是张浚,韩世忠而不是岳飞。主和派首就是秦桧。秦桧有被俘金朝的经历,所以有人怀疑是金人的间谍也是有依据的,但不是最主要的证据。你们会有多少人知道韩世忠差点被秦桧陷害“莫须有”反叛并要诛杀的第一个抗金将领呢?是谁救了他---岳飞。

精忠岳飞却以莫须有反叛罪名被杀,的确是历史对那些学高八斗,却无安邦之策,但精于官场争权夺利的士大夫们的无情批判,经过大致如下:

起因是苗刘兵变。苗傅,刘正彦不满王渊消积抵抗,并与官宦勾结发国难财,因个人私愤,发动兵变,扣压赵构迫其退位。但很快被勤王军刘光世、张浚、韩世忠、张俊等击败,韩世忠表现突出,擒杀了苗傅。事情平息,但赵构对地方武将拥兵坐大耿耿于怀,后期表现为频繁调度将领,轻信于以秦桧为代表的文官们提出的收缴边将兵权的计策。

绍兴五年,张浚取得淮西大捷。次年十二月,他以刘光世骄惰不战,不可为大将,请解除兵权。但在人员安排上出现严重失误。刘光世部将郦琼不满王德为都统制,掳庐州官员,率部众四万,官员、眷属、百姓共二十万,大肆掠夺后,渡淮投降刘豫。这件事造成张浚的被贬,赵构再一次对手掌重兵的边关大将产生不信任感。

秦桧要掌控朝中大权,以苗傅之叛为由要求解除边军大将军权,首当其冲是韩世忠,而岳飞此间表现隐忍,却成了秦党的拉拢对象。秦桧先拉拢张俊(非张浚),并指使其拉拢岳飞以检阅韩部,并暗示发现韩部反叛为由解除其兵权,交于秦党之亲信。但岳飞拒绝了,而把信息透给了韩世忠,韩跑到赵构那里哭诉才救了自己一条命,这件事把秦桧弄得很尴尬,可笑的是赵构是向秦桧解释朝不会反,而不是斥责,可见赵构是多窝囊的人了。于是岳飞就成为秦桧要铲除的对象。想想看吧,韩世忠是救赵构一条命的心腹大将,在秦党的口诛笔伐下差点冤死,何况岳飞?

所以岳飞死后,韩世忠才会当庭发难。但朝中大权已落入秦党手中,无可奈何。岳飞之所以拒绝害韩世忠,不是因为他政冶差,不会跟对主子,而是因为他有良知,有理想,有抱负,不是见利为义的墙头草。

从另一方面可知,赵构是一个无能的君主,因他的私欲,最终大权旁落于秦党。

本文内容于 2013/7/10 15:33:42 被小编a45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