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十)一个普通人在普通部队当兵的普通流水账

孙振江 收藏 0 239
导读:6月23日 中午冲漱完毕,就上床睡觉了,还看报纸上的一些片段,很有趣,而且得到一些渴求的知识和认识一些生疏的事物,可说是一点小收获了,象看催眠曲,很快就朦胧了,不知不觉,林宗把蚊帐门一掀,动醒我,我想发脾气,张目一看,原来才知是他,气才逃之夭夭。他叫我过他的房子,还要拿把小刀过去,我都依他了,看见床头柜上放一西瓜,启文还不时的抚摸着它,我也见后垂涎欲滴,好久没吃着夏日佳果,怎不令我嘴馋呢?请原谅,别难怪我了。 瓜切成三片(块),我、他和启文津津有味一口口咬着醇甜清香黄色的肉,隔不多时,昌林不

6月23日

中午冲漱完毕,就上床睡觉了,还看报纸上的一些片段,很有趣,而且得到一些渴求的知识和认识一些生疏的事物,可说是一点小收获了,象看催眠曲,很快就朦胧了,不知不觉,林宗把蚊帐门一掀,动醒我,我想发脾气,张目一看,原来才知是他,气才逃之夭夭。他叫我过他的房子,还要拿把小刀过去,我都依他了,看见床头柜上放一西瓜,启文还不时的抚摸着它,我也见后垂涎欲滴,好久没吃着夏日佳果,怎不令我嘴馋呢?请原谅,别难怪我了。

瓜切成三片(块),我、他和启文津津有味一口口咬着醇甜清香黄色的肉,隔不多时,昌林不知是啥风吹来。林宗措手不及,连忙切了一块给他品尝,都赞不绝口说:“很醇甜,凉快。”吃罢后,满地是乌黑色的籽,若不慎的话,肯定要被滑倒。这时,林宗说道:“不是我骗你们的,更不是生编硬造的了,二十世纪初,德国入侵苏联,领土差不多已被占侵,只剩下莫斯科城,在这燃眉之际,斯大林设了一妙计,全城所有的街道、要路倒上乌豆,各个部落都倒了汽油,放置的坦克无法前进,天空的飞机象无头苍蝇,掉头转向,找不到莫斯科城,所有的兵力只好退却,有待后日进攻占领,在敌军退却之际,发出进攻,打得对方头破血流,丢盔弃甲。这一突击,是对方难以预料的,为此,打了胜仗。你们可想而知,平滑的街道上滚圆的豆,坦克那里能够前进,只好撤兵退械。全城气体弥漫,遮盖了整个城市,飞机还能辨别哪一处是莫斯科城呢?”我们听后,点头称是。

昌林也不甘示弱,打开心灵得的知识窗户,说起话来悬若河水,这里只摘记一些细节,可作帮助脑子储藏一些。

“我家祖父是名人。”……话头一开,我就切断了他:“你爷爷什么名人不名人,有刊登过作品吗?连大名都没听到。”他接着说:“说来话长,不说又不能解决问题,那就让我信口开河吧。我们祖先的画同翰林的文字并列齐名,解放前曾经刊登过他的画品,……随着年代的变迁,祖传的国画遗传至今。我爷爷对国画很精通,有所研究,有所进取,就是画白梅吧,他的画法不同别的,独具一格,颜料很简单,只要有明矾同鸡蛋清搅匀,在宣纸上把梅枝梅花模样点好,再用淡墨水画匀,最后就嘴含水把墨喷散,刚才所点的底版,就现出了一株挺拔秀丽的白梅树了,再在日光下暴(曝)晒,灰黑色为底色,更衬托得白梅树比活生生的更娇美,更苍劲。这是我介绍画梅花的一点粗浅画法,祖父所画的白梅花,现还一幅收藏,作为珍品,若回家时,你就前往欣赏为据。

“爷爷每次看我照着字帖学写毛笔字时,就把字帖撕掉,还说道:‘先学画,你别怕字不会写,到时候,自然而然,保障你写一手好字,画一些好画。’爷爷起初是学画,画熟了,字也写得很不错,但我不听他教训之言,专心一致学写字,我叔父的儿子,年龄同我相当,他就一心学画至今,我的书法还勉强过得去,他的画也很有祖传的特色,我也可以粗浅画几幅梅或竹,荷花等简单国画。

“话再提起说,我们那里至今还流传一句口头禅:‘许家字,蔡宅竹’,也就是说,我许家的字和蔡家的竹在本地并列齐名,各具特色,以前是你争名我夺利,都不甘落后于对方,到现在,这些的问题还有存在点,大体来说,已很亲密了。解放以前,祖传的文化大概有这几种,国画、文学、书法、医学、拳术,还有地理先生等,都很出名,还被当地的地(知)府竖了一支旗,现在旗杆还在我们大院的中央,旗面写着‘……’(因记录不甚漏掉)。遗憾,传到我们这一代,土农民甚多,希望只寄托在于我和刚才所说的兄弟身上了,传宗接代也是如此,我爸爸是教师,也写得一手好字,画画也很好,(爷爷生了七个儿子,看了二个儿子的生日后感到对以后的家庭不利,就被人认作义子了,三位儿子好武习拳,不慎自己打伤,都死在各人的手下。就只剩下长儿和尾子,长儿当然是我父亲,尾子就是我唯一的叔叔,叔叔小的时候,还是靠我父亲教书养活他,爷爷在外,作画创诗,不能在家里关照子弟。)现在,叔父只靠油漆维持活计,近几年还不错,他若有些创新漆油,我爸若去要他传授一些,他就推三托四,搁置了。所以,至现,兄弟两家的儿子都不大密切。在祖父临终去世时,好多他的遗作都被我说的那个弟弟要去了,我那时不在家,很惋惜。现只剩下几幅祖宗历代的名画,这几幅比珍宝发(还)要宝(贵),我都收藏保留了。爷爷去世的前几天,他还在神庙祠堂画人物象,或其他画象。以前,祖父(还)同梅陇一位画家在县里数一、数二。一次,两位意外相逢,同在一处新建祠堂挥毫作画。那位画家线条明快,颜料清淡,新雅。我爷爷的画法粗犷豪放,泼墨淋漓尽致,很有立体感,围观者欣赏到两位强手的技艺,各抒己见,赞不绝口。……

“我因不想多呆在校园里同书本打交道,初中毕业就再没进校园的课室坐了,一时找不到工作,曾一度把时间白白浪费掉,每天走街串巷,走东奔西,后感到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就跟哥哥学油漆,还利用一些时间习字作画,到有一定的技术水平,我自己尝试创新,单独出门,往外乡油漆了,但总难免碰到难题,我这时,我就向人家请教。一次,我发现叔叔的儿子在漆饭桌面,我被那颜色吸引住了,漆面活象是大理石原基琢成的,很平滑。我向他传授(请教)一些方法,他却推托了,我想,他生怕我搅了他的饭碗。既然如此,我就不再多求了,但没有得到这种新工艺而烦恼,自己大胆尝试,也多次失败,在这时,有一位同班同学,他也爱好画画写写,画画的功夫很好,也很扎实,我问了我新发现的漆面怎样才能够体现出真实的画面。他介绍说油一层薄而均匀的白油,用一张透明薄膜纸平摊在面,然后再用手轻轻摩擦,就这样直至象大理石面为止,油漆干后,再上些薄明油。就这些了,这还要你自己再动脑筋,保障效果更比刚才所说的好,我就遵循他所说的方法再次油漆,果然漆得很好,很象大理石面,我再加以创新,比别人更加美观大方。你知道木板纹的画面怎么漆吗?”我听后说:“我不知道,请传授一些吧。”他接着说:“很简单,底面当然由你所定,色泽各人所好,我简单举一例子吧,以棕红色为色(底)色,再把原色掺浓一些,用油的象皮刷剪成粗小稀、密不一的牙齿,当成油刷,直纹而下,这样就成了柴纹面了。等等,我不再多说。”

6月24日

“人逢喜事精神爽”,而我呢?没什么喜事。心情很豁达开朗,没半丁点烦恼,这是今天的事,请勿以为是近期以来的归纳,林宗近几天来也很有意思,也许是他得到什么称心合意的东西,或是……总之,他对我很好,还开开玩笑,时日过得很快。请勿以为就这些好处,还有很多难以说出,这只不过是我陋笨的想法,请多关照,原谅!

差一点要漏过一点事情,(本想写“失去”的,不太合适,才把“失去”改为“漏掉”,)话休絮叨,言归正传:清晨零时30分,起床站岗,刚好庄跃也是第三岗,他告诉我一个好消息,文明明天要前往南宁市学习医学,毕业后,归连队当卫生员,听后很是大快我心,得到了一点自豪的(安)慰感,海丰人也能被推选为卫生员,这是很难想象到的,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你想得到的终久(究)不能得到,没想得到的东西,反而不知不觉降临在你的身旁。文明就是一例,忽略吃饭后把剩菜倒在饭桌上,晚上,通讯员叫他去连部,他胆慌心跳,以为自己干的“好事”被中队部发现,但回(后)来不是他所想象的要被领导批评,而是中队决定他去学习。既然如此行事,官员的意图不知如何?

晨曦,我没出操,帮助文明整理行装,看样了(子),他也很高度兴奋,连早饭也不吃了,吔,别这样说,馒头还在蒸笼里呢。好、好、好!一路上,大家以欢愉的沉默代替谈话,文明上车,把行装放在车座后,在最后一排临窗的位置坐下,那些行李一人携带,是够他受的了,一大提袋衣物,一个沉重的被包。庄跃发挥他的口才,一开口,没完没了,我听了也不耐烦,不知张文明听到这反反复复的教诲,如何反应?

汽笛声一响,引擎开动了,客车慢慢转弯,张文明挥手向我们致别,不再黄裕伦、庄跃此时心情如何?

二个月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的精神寄托就在这些日记里。也是我在快乐、烦恼的时刻落笔而成的。

一、二位同事已看过我这“巨作”,一位没发表意见,另一位起初奉承我几句,也许还有旁人在场吧?到后来,我说日记已好久没写了,他就乘这没人的机会,说了唯一的一句话:“我看后,有好几处是写洗澡冲凉的。”据他的话意,也许就是嫌我写得重复多,很平淡无味吧?这样甚好,他虽有些保守,生怕说出其中的错处对我对以后作日记丧失信心,就把这句话里有话的话作为总评,来帮助我对今后要仔细推敲每字、每句的实际用意,再加以提炼,使每字、每句发挥其作用或是考考我的理解能力。我正迫切要求这样一举,能说出其中的故痹和毛病,这就对我下一步写日记,更有帮助我、指导我的深刻意义。这就说明这一句带哲理的宝贵评语,是我求之不得的了。

上述是我的一点粗浅看法,还不够全面概括其中含义。

这六十天,我看了不少报刊杂志、小说等,这好几篇日记虽不成体统,也总算是我近期来学习的一点结晶。

我没有什么多大的愿望,只不过把一天中最有意义、最难忘的时刻的一些事物加以记录,或闲扯几句。部队虽很单调,其中还夹杂着很多有趣的事情,及一些奇谈怪论;部队是社会的缩影也是地方风土人情的角落;部队是一座舞台,不同角色“扮演”不同人物,新歌老调,上官下士一应俱全。在这其中,我只不过在碰到真实的景象时如实地写一些,并没有夸大其谈,缩小其论;所以,读起来很平淡,不成句,横七竖八,没顺没序,想到那里就写到那里,杂杂乱乱,觉得很可笑,这就归结于本人文化水平的局限,对写作的生疏。

我是一个生性孤僻、沉默寡言的青年,对不合情理的事物不敢大胆加以责斥,有时对不称人意的行为只能略略写几字,就作备忘。我对大自然特别喜爱,在日记里面写了不少景色,但看起来煞费精神,对自然的景色不太自然的写出来,而且一些笨拙的描写,有失其特有的美。请别加以见怪,能对它加以修改的话,那就是你们给我最大的帮助、指教和给我最大的幸福。

“有苦恼就有进步。在生活的海洋中,在诗的海洋中,我愿不断地努力充实自己,提高自己,并记住:不管写什么,还是怎么写,不管是思想、感情,都必须通向人民。”这是我才看过一本杂志中摘录下来的。在这一段充满热情洋溢、谦虚谨慎的话里,给我很多的启发: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只有做一个光明正大,对社会、对人民、对事物有正确看法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地球之子。总之,我们必须面向事实,不能弄虚作假,把自己的看法、想法吐露出来。

1983年6月29日于英柴驻警

[是的,现在看来还是这样的感受;不过,还要佩服自己的耐心与坚持。日复一日的训练、站岗、劳动、政治学习,没有惊天动地的战斗、没有惊心动魄的追捕逃犯、没有英勇顽强的抢险救灾:更没有沙场上谋略、战略、战术,没有高精尖的武器应用。可我们还是跌跌撞撞的坚持当好完整三年期义务兵,在此短暂而又度日如年的服役期,经受住精神上、肉体上的风吹雨打。还有两年多的日记待我不遗余力的慢吞吞的在键盘上敲打,不管有没有人感兴趣,只要自己信念依旧,把自己的事情完成,就算是入伍三十周年后的一份独特礼物、和对过去记录的一种难以磨灭的情怀的呈现吧。以后发帖的题目拟改为《士兵日记(1983-04-26——1985-10-20)》 2013-07-07]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