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中共刀客将领:许世友一刀秒杀日本军官

本文摘自《党史博采(纪实)》2010年02期,作者:韩博 王海毅,原题:寻找中共部队中的“刀客”将领

“大刀敢死队长”——许世友

开国上将许世友,曾7次参加敢死队,5次担任大刀敢死队队长。平时上阵杀敌,无论许世友是什么职务,他总是左手提着一把沉重的大刀,特别是当敌我胶着打不开局面时,许世友就会把帽檐往下一拉,带着敢死队就往前冲,常吓得敌人屁滚尿流。因此,在攻城拔寨的“肉搏战”中,许世友屡立奇功,人送绰号——“大刀敢死队长”。

1905年2月28日,许世友生于河南信阳新县,自幼家贫。后来,许世友机缘巧合进入嵩山少林寺学艺。在少林寺的日子里,许世友勤学苦练,成就了一身硬功夫,特别是他喜欢的大刀。一次,一伙流寇窜到少林寺,形势危急之下,许世友一刀便结果了那个匪首,惊得其余流匪大喊:“天神下凡了!天神下凡了!”纷纷逃走。1926年,许世友怀着一腔报国为民的热血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他忠肝义胆的“刀客”军旅生涯。

许世友性格刚烈,充满勇猛无畏的“大刀精神”,能打硬仗、恶仗。他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红军枪弹不足,大刀是最便当、最令敌胆寒的兵器,三国时期的关云长能过五关斩六将,就是因为青龙偃月刀!”1930年5月,已是红军团长的许世友亲率敢死队,攻打为祸一方的湖北新集大山寨地主武装。战斗中,敌人异常嚣张,凭借暗枪眼和地势向红军扫射,致使没有大炮的红军多次进攻受挫。这时,许世友想出用方桌加沾了水的棉被做土盾的方法,打头阵带领敢死队员突击。只见许世友一手持盾,一手提着鬼头大刀,“噌噌噌!”几下便跨上寨墙,守寨的团丁还没反应过来,许世友手起刀落。几个团丁就集体见了阎王。在敢死队的配合下,红军攻破寨门,但这时,许世友不慎被敌人的土枪打中,一下昏迷了。战士们在收尸的时候发现了他,并把他抬了回去。当时,战士们围着许世友失声痛哭,可没想到许世友一下子醒了,问道:“哭什么?”战士们说“我们以为你阵亡了。”许世友笑道:“只是美美地睡了一觉!”

1931年春,蒋介石派亲信岳维峻率领号称“模范之师”的国民党34师围剿红军。面对34师的孤军深入,红军决定集中五个团的兵力,连夜突袭驻扎在双桥镇的岳维峻部,给对手来一个出其不意!许世友所在的二十八团承担了正面突击的重任,许世友决定再次举起敢死队的大旗,直捣火线最中心。战斗中,敌人不但占据有利地势,空中还有飞机掩护,子弹像雨点一样洒来。许世友带领敢死队一个弹坑一个弹坑地匍匐前进,当突到距敌工事100米时,许世友猛然跃起,大喊一声:“同志们!杀啊!”便带领战士们与敌拼刺刀。许世友疯狂地挥舞着大刀,顷刻间便结果了好几个敌人,战士们一看,士气更胜,最终活捉了岳维峻。1933年10月,许世友任红四军副军长兼25师师长,率部在四川抗击刘湘等川军对红四方面军的“六路围攻”。在长达四个月的防御战中,许世友身先士卒,常与敌人展开肉搏战,一把纯钢的大刀,竟砍得缺锋卷刃,最终取得胜利。红军突破嘉陵江的一次战斗中,身为军长的许世友亲率敢死队,手提一柄钢刀冲入敌阵,斩敌36人。事后,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刘华清叹道“军长参加敢死队,史无前例!”1935年8月下旬,国民党胡宗南部第四十九师在甘南包座对长征中的红军右路军进行“堵剿”,许世友奉命率部与敌鏖战两天两夜,最后拼杀了4个小时的大刀,全歼胡宗南一个师,攻克甘南重镇包座,为红军北上打开了通道。

抗日战争中,任胶东军区司令员的许世友,面对鬼子的“武士刀”也毫无惧色。一次,许世友率部径直冲入敌阵,日军眼见大势已去,但一个鬼子军官不甘心,拔出佩刀,要和许世友“单挑”。结果,许世友连眼都没眨一下,单手提刀只一回合,便送那个军官见了天皇。毛泽东曾评价道:“许世友是员战将,打红了胶东半边天,了不起,了不起!”

“秦大刀”——秦基伟

上将秦基伟,躯体伟硕,浓眉赭面。战争岁月中,秦基伟因善使大刀,并屡立奇功,人送绰号“秦大刀”。1984年,任阅兵总指挥的秦基伟陪同邓小平阅兵。当时,秦基伟侧立在阅兵指挥车上,目光炯炯,威风凛凛,更被人尊称为“神将”。

1914年11月,秦基伟出生在湖北黄安(今红安),8岁便失去父亲。虽然生活异常艰苦,但秦基伟并没有向命运折服。秦基伟幼时喜欢习武,特别是伯父送给他的那把大刀,虽然锈迹斑斑,但他还是爱不释手,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就悄悄跑到村口的那棵大榕树下练刀,久而久之,秦基伟的刀法越来越好。秦基伟对玩伴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将来,一定让那些地主恶霸倒过来走路;看他们还敢不敢欺负咱们!”1927年,秦基伟加入义勇队,参加了黄麻起义,被乡亲们誉为“红色少年”,这时秦基伟才13岁。1929年,秦基伟参加了红军,两年后,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始了他光辉的红色“大刀”生涯。

秦基伟作战勇敢,在近战肉搏中喜用大刀。1931年,红四方面军总部指挥部靠前指挥攻打黄安城。刚刚担任红四方面军总部警卫团手枪营二连连长的秦基伟,看着其他部队在前线打得热火朝天,可自己的部队却背着枪提着大刀奉命守护总部,情急之下,竟一脚踹开了营长的门,连连请战日:“这个岗老子不站了,老子的连队要打仗!”营长执拗不过秦基伟,便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条件是:“打仗可以,连队留下,枪也留下。”希望秦基伟知难而退。谁知,秦基伟一腔热血,竟真的提着大刀,只身冲上前线,一仗下来,仅用大刀便结果了好几个敌人。事后,营长拍着秦基伟的肩膀说:“不错,以后就封你为秦大刀!”从此,“秦大刀”的威名在红军军中日盛。

抗战爆发后,秦基伟受命以“游击战教官”身份只身前往山西太谷一带组织抗日武装,不到一个月就组织了300余名各界爱国青年。当时,秦基伟亲率“大刀队”攻下太谷县城,夺步枪17支,打出了“太谷抗日游击队”的旗号。1937年11月,八路军一二九师独立支队成立,对外称“秦赖支队”,秦基伟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委。此时,日军占领了太原,对附近地区不断扫荡,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仅在扫荡祁县阀漫村时,就杀害村民23名,奸污妇女40多人。不久,日军占领平遥县城,竟屠城1000多人,紧接着就在太谷制造了惨绝人寰的“二·一八惨案”。噩耗一个接着一_个传来,在秦赖支队引起了极大地震动,向来勇武刚烈的秦基伟怒火中烧:“太行山下八路军秦赖支队早已家喻户晓,岂容日寇放肆!”然而日军势大,拥有精良装备的国民党尚挡不住鬼子的进攻,所以秦基伟决定:“打!但要智取。”于是,秦基伟严令参谋处、敌工站和各县区游击队负责人,务必于近期掌握为日本人带路、帮凶的罪大恶极的汉奸及日军零散分队的行踪。

一切准备就绪后,“秦大刀”要开杀戒了。1938年4月2日晚上,秦基伟亲率“大刀队”,配合十个县的军民行动,一夜间斩首100多个罪大恶极的汉奸,所有被杀汉奸尸体上均贴标语:凡给日军通风报信带路者均同此下场!接着,在秦基伟辖区内,70余个日伪据点均遭袭击,260多名汉奸被杀,鬼子也死伤惨重。此一招,把敌占区搅得一片恐慌,鬼子汉奸吓破了胆,再也不敢出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