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征地农民调查:拆迁一夜暴富 赌博吸毒返贫

北京的大头 收藏 2 180
导读:面对突然而至的巨额财富,一些被征地农民迷失了自己,把自己丢进了麻将档,有的甚至沾上了毒品 近来,南京两个年幼的孩子被饿死的事件令人震惊,并引发社会热议。 据报道,遭遇不幸的两个孩子的父亲原是农民,拆迁后分到两套房子,他将其中一套卖掉,房款全用于吸毒。 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南京城郊接合部许多农民因为拆迁,被安置补偿了好几套房。仅房租收入就很可观。一夜暴富后,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上班,无所事事,整天泡在棋牌室打发日子;有的染上毒品,沉湎赌博,变卖房产,成了社区重点帮扶对象。南京某基层检察院的检

面对突然而至的巨额财富,一些被征地农民迷失了自己,把自己丢进了麻将档,有的甚至沾上了毒品

近来,南京两个年幼的孩子被饿死的事件令人震惊,并引发社会热议。

据报道,遭遇不幸的两个孩子的父亲原是农民,拆迁后分到两套房子,他将其中一套卖掉,房款全用于吸毒。

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发现,南京城郊接合部许多农民因为拆迁,被安置补偿了好几套房。仅房租收入就很可观。一夜暴富后,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愿上班,无所事事,整天泡在棋牌室打发日子;有的染上毒品,沉湎赌博,变卖房产,成了社区重点帮扶对象。南京某基层检察院的检察官曾在所在区做过调研,赌博和吸毒在拆迁人员犯罪中,占到了半壁江山。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快,越来越多的农民加入到征地拆迁行列,从一夜暴富到一贫如洗,他们对钱的观念发生巨大变化,经济状况的改变也引起精神层面的变化。如何引导他们尽快适应并正确应对变化,调节好身心,融入到城市新生活,已成为重要的社会课题。

三个故事

拆迁让他升上天堂

拆迁让他坠入地狱

2013年7月5日,南京暴雨,杨会初一整天呆坐在江宁的一间地下储藏室里。外面下大雨,室内下小雨,积水漫过地面,不断渗入阴暗潮湿的地下室,过段时间,他就要起身打扫,将积水舀入桶里,拎到外面倒掉。

想起7月份的储藏室房租还没着落,杨会初显得很无奈,禁不住连声叹气。

杨会初,江宁人,原来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里原有5间大瓦房和一个宽敞的院子,承包的3亩责任田就在村子旁边——几辈子人生活的家园如今都成了大学城漂亮的校园和高大的教学楼。如果没有后来的征地拆迁,如果没有将补偿安置的两套房子卖掉还赌债,他这会肯定坐在自家高大敞亮的厅堂里,让妻子剁半只盐水鸭,炒几个时鲜蔬菜,自斟自饮几盅呢。麦子已经收割,秧苗已经插完,这个梅雨季节,他最乐意宅在家里喝老酒。

是拆迁让他一夜暴富,是拆迁让他一贫如洗。回想过去5年间过山车般的人生经历,他感觉如同做了一场梦。

2007年是杨会初人生重要分水岭,这之前,他一直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农忙时在家务农,农闲时打打小工,银行存款从未超过1万元,日子虽谈不上富裕,但省吃俭用,一家人其乐融融。2007年,大学城建设开始了,村子整体拆迁,地也被征用。按政策,他被安置了两套房子,都是90多平方米。1亩地1年的田亩补偿是700元,3亩责任田被征用后,他每年还能获得2100元。

从平房小院搬进新小区18层的高楼,他有些茫茫然。没有了地,不用下田干活,这个干了大半辈子农活的庄稼人很不适应。

一下拿了两套房,他把一套卖了。他永远忘不了成交付款的那一天,他把20多万元的存折捧回家,那个晚上一家人兴奋得睡不着觉。他活了50多岁,从未见过这么多钱。“咱也成了有钱人啦,这么多钱,一辈子也吃不完,干吗还去辛辛苦苦打工呢?”他与妻子商量说。

衣食无忧,吃饱了睡,睡好了吃,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他感到有些无聊。杨会初爱打麻将,过去,只在农闲时玩几圈,小来来,一晚上输赢很少超过50元。搬进小区,不用种田,有钱又有闲,他喜欢泡在棋牌室里,越玩越上瘾,赌资也越来越大,一晚上输赢都在3000元到5000元。

赌场如战场,他越战越酣,输了还想捞回来,卖房款很快就被他输得精光。

就这样,他沉湎于赌博不能自拔,还背了一屁股赌债。眼看房价呼呼上涨,他住的小区房子价格涨到6000多元一平方米,90多平方米就是50多万元呐。天天被债主逼上门,杨会初心动了,一咬牙,把自己住的这套房子也卖了,一家人租房子住。除还赌债外,还剩下几十万元。如果他就此歇手,守着几十万元房款,日子还能将就。可他赌瘾太大,忍不住又走进棋牌室,很快将剩余的房款输个一干二净。

如今,杨会初一家三口租住在小区一间地下储藏室,只有20平方米,阴暗潮湿,长年不见阳光。由于长年泡在赌桌上,作息不规律,原本强壮的身子也垮了。可按政策,他又不够低保。“一下拿到两套房,应该是富裕户了,是他自己败光的,肯定不能吃低保。”

谈起杨会初,社区干部很心痛。“对他来说,要是没有拆迁肯定不会像今天这样一贫如洗。”一名杨会初儿时的玩伴向现代快报记者感叹,“钱多了真不是好事。要是不拆迁,他至少还有宅基地,还有责任田,哪会沦落到片瓦不留的地步。”

“存钱挣一套房子不容易,可要是想败掉一套房子很快呀,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社区干部说。

三个本分青年

进城后走向蜕变

“过去住在偏僻的村子里,相对比较封闭,虽然日子苦点,可全村几千号人没有一个人吸毒,自打整个村子拆迁,村民们安置到新建的小区,许多人家都安置补偿了好几套房屋,经济宽裕了,腰包鼓了,村变成了社区,农民变成市民,大队也变成居委会。有些人经不起诱惑,开始学坏,现在社区有3个人吸毒,原本都是本分厚道的好青年,全毁在毒品手里。”说起进城后的变化,南京幕府山脚下一个拆迁安置小区社区主任感慨地说。

阿英是村里有名的帅哥,一米八的个头,浓眉大眼,相貌堂堂,口才又好,初中毕业后在村里一家小厂上班,虽收入不高,但朴实厚道,日子过得也安逸。他家里人多,上有一个哥哥,下有弟弟妹妹,他排行老二,一家人早出晚归,相处和睦。2000年,村里的地被整体征用,按照政策,他家里除补偿安置了4套房子外,阿英本人还获得现金补偿3.5万元。当时,在厂里上班每月只能挣个七八百元,农村能够称得上万元户就算相当富裕的了。

一下子拿到这么多钱,阿英立即辞去厂里的工作,过起了有钱又有闲的安逸日子。

像阿英一样,获得丰厚补偿的一帮小年轻有了钱都变得大手大脚起来,有的买艇王摩托,带着长发美女招摇过市,显得很拉风。有的玩起时尚手机,天天泡在歌厅酒楼里。安逸日子也有过腻的时候,阿英与外面一帮小年轻鬼混,玩起更刺激的毒品,很快,几万元补偿被他挥霍一空。为了筹毒资,他向家人和亲戚朋友撒谎借钱,曾两次被送进戒毒所强制戒毒,但回来后过了不久,又死灰复燃。

“阿英是社区重点帮扶对象,现在他被家人赶出来,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父母不管他,见到他害怕,甚至不让他进家门。哥哥弟弟妹妹也不理他,根本不认他。”社区干部摇着头说,阿英是社区重点帮扶对象,可想帮他也帮不了,毒瘾一发作,他就想办法要钱。家里的钱都让他败光了,自己没有毅力,自从接触到毒品,就变得好吃懒做,又没有技能,普通工种看不上,就这样到处鬼混。“我们社区办公室3层楼,差不多每个人都借过钱给他,100元、200元不等,说是借,可都是有去无回,吸毒的人借了钱能指望还吗?”

尽管如此,阿英还挺要面子,从不承认自己吸毒,每次来社区要钱,口口声声保证要好好生活,好好找个工作,话说得好听,目的就是要钱,“不能对他态度好,他把社区当作摇钱树,社区对困难户每月发放100元补助,他一直领双份,可还是不够用,他三天两头来要钱。”

“如果不是拆迁安置,住进城里小区,他不会染上毒品,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哪有钱买毒品?”社区主任分析说,“过去一直过穷日子,欲望也少,突然一天有钱了,成了暴发户,人就飘起来了,心理上的坎过不去,经不住五光十色诱惑,什么刺激来什么,眼光短浅,等把钱败光,染上毒瘾,后悔也晚了。”

夫妻日夜打麻将

困乏时吸毒提神

活了30多年,陈艳的人生境遇从没像这几年这样忽上忽下。

只有小学文化的陈艳,20岁出头时就结了婚。丈夫和她一样,也没念过几年书,和许多农村夫妻一样,他们的主要生活来源就是家门口的几亩地。

几年前,清贫的生活突然被一个意外的消息打破。“说是这里要拆迁了,说真的,我觉得这是个好消息。”粗略估算一下,除了分到一套经适房外,剩下来的钱也有好几十万元。

陈艳随后住进了小区,可城市生活却显得有些寂寥。“不知道自己该干吗,有时坐在家里,就和他(丈夫)大眼瞪小眼。”陈艳也不确

切地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迷上了麻将。

“一睁开眼,就想打麻将,一直到困得眼睛睁不开才回家。”除了睡觉外,陈艳和丈夫最主要的生活场景基本都发生在牌桌周围。

发展到后来,睡眠甚至已经成为他们的负担。“打累了,需要那个东西来提神。”“东西”指的就是冰毒。“听人说这个不容易上瘾,就吸上了。”而吸毒的地点,就在麻将档。

陈艳没有想到,这个朋友口中很难上瘾的新型毒品,最终成为了她的主宰。“根本断不了了。”生活的转变,已脱离了她所预估的轨道:吸毒、打麻将,基本把积蓄花光了,深陷在毒瘾中的夫妻二人,已难以自拔。

“他先进去了,要强戒。”直到今天,陈艳都无法忘记那一刻的心情。“眼前一黑,找不着北了。”而残酷的现实是,她已弹尽粮绝。“钱都花了。”于是,她想靠毒品做点生意,简单来说就是:以贩养吸。

“老张和我是老邻居,拆迁后还是住一个小区。”老张自己卖冰毒,他见陈艳落魄了,鼓动她也跟着自己干。“陈艳觉得当时的处境几乎由不得自己选,她做了老张的下线。

“他卖给我后,我再发展新的人,加个价卖出去。”然而,在去年,她和老张相继被警方抓获。

如今,陈艳的家由于少了主人,显得空落落的,而她原来住的地方早已被新的建筑占据。

一切变化得都太快,包括陈艳。如今,她因贩卖毒品,身陷囹圄。“悔了,只是太迟了。”

两个小区

[南京第一个征地拆迁安置小区]

前三年坐吃山空,大企业上门不愿应聘

幕府山庄社区是南京第一批整建制农民拆迁安置小区,共安置兴武、兴胜、杨梅塘、笆斗、晓庄等5个村的村民。1999年失地拆迁农民开始入住,2001年8月挂牌成立社区,第一批54幢居民楼入住2250户,第二批78幢入住3051户。补偿政策到位后,许多人家都能拿到两套房子,还能获得2.5万元至3.5万元补偿。

沙静芳从2001年开始就在幕府山庄社区工作,如今是社区主任,回想当初刚入住的情景,她印象最深刻的是送上门的工作没人愿意干,记得第一次开招聘会,许多大企业来社区招聘员工,提供很优厚的待遇,可是总共不到10个人来报名,而且苦点累点的活就不愿干。小区入住前3年,每次招聘会都没什么人来参加。“那时候农村万元户还很少,一下子拿到几万元,哪还想干活?”小区棋牌室却一下冒出十多家,许多人拿到补偿款,成天打牌玩麻将,吃喝玩乐,不愿意出来就业。

到了2003年,补偿款用得差不多了,加上物价上涨因素,不少人开始考虑就业问题。沙静芳清楚地记得,2003年12月社区连办好几场招聘会,场场爆满。

沙静芳说,许多拆迁安置户一下安置了几套房子,有的大家庭甚至拿到十几套房子,又有补偿款,一夜暴富后心理失衡,人有些飘飘然,找不到北了,还上什么班?

沙静芳说,拆迁让许多人拆发财了,也让许多人拆穷了。由于不能正确把持自己,很容易误入歧途。有两位居民陷入赌场不能自拔,都卖掉房子还赌债,老婆离婚,自己下落不明。“目前,社区一方面引导居民注重教育、卫生等方面的支出,同时加强技能培养,掌握更多谋生本领,对困难户也挂钩帮扶,做好托底工作,每月要发放40户的困难补助费。”

[南京最大征地拆迁安置小区]

自己住一套,再出租一套或几套

江宁方山脚下有个天景山小区,是目前南京最大的拆迁安置房小区,共12个片区,共安置农民逾3万人。方山社区总支书记曹壮平告诉现代快报记者,方山社区共有3225套安置房,其中18层的高层住宅有603套,共有3种套型,即65平方米、90平方米、120平方米。从2002年底到2003年初,原上坊、淳化、龙都等乡镇的11个自然村整体拆迁后,村民全部安置到这里。政府实施“以地换保”政策,失地农民全部获得生活保障。一般有三四口人的一户家庭,基本上能拿到两大一小共3套住房。如果家庭人口多,比如说有两个成年的儿子,还能拿到四五套房子。

从普通村落搬进小区高楼,拿了许多套房子,一般人家将多余的房子出租,不少人喜欢一大家子住在一起,自己住大套,把中套小套租出去。目前在天景山小区,一套65平方米的小套房子,年租金1.2万元,90平方米的中套,年租金1.7万元。租金成了许多拆迁户可观的收入来源,不少人不愿上班,仅靠吃房租,日子也相当滋润。

此外,社区还对老年人实施生活补助,凡拆迁安置的人口,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每月发放450元生活补助。

方山社区总支书记曹壮平说,失地农民获安置后变成城市居民,社区工作重点也发生很大变化,过去他在村委会工作,主要协调解决邻里、婆媳、宅基地等矛盾,现在大不同了,主要解决公共设施、生活保障、帮扶、就业、教育等方面问题。“放暑假了,社区出钱请老师办校外辅导站,让孩子们过个快乐夏天,这在过去是想都不敢想的呀。”

(本文涉及的被征地人员均为化名)

声音

检察官

收入剧增,无所适从

赌和毒成犯罪重灾区

谈及拆迁所引发的社会问题,南京某基层检察院的一位检察官深有体会。近两年,他所在的区里,很多原本的城郊地带正逐步融入城市,而与之相伴的是,涉及拆迁人员的案件总量和犯罪人数都呈明显的上升态势。他曾做调研,结果让人担忧:“这类人群这两年犯罪数量的增幅达到一倍以上。”

有些拆迁户在面对突然增加的收入时,会显得无所适从。赌博、吸毒、诈骗……这类犯罪已经成为不得不正视的问题,尤其是赌博和吸毒,这两类在拆迁人员犯罪中,占到了半壁江山。

这些人因何犯罪?据他介绍,这些罪犯的学历,大多数都在初中以下。搬进新的小区后,春种秋收的生活已然一去不返,由于他们的文化水平不高,求职时又容易碰壁,于是开始感到精神空虚。“闲着没事做,就整天靠打麻将、甚至吸毒来混日子了。”

这位检察官认为,若想控制这类犯罪的发生,除了要坚持严打刑事犯罪活动,强化惩戒效应外,还应考虑从根本上遏制。相关部门应增加对这类人群的法制教育,让他们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尽快完成农村到城市生活的身份转换。

社会学者

加强指导和培训

警惕拆迁暴富这个魔咒

江苏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徐琴一向关注失地拆迁农民的命运,她在接受现代快报记者采访时说,对许多被拆迁农民而言,拆迁暴富已成一道新的魔咒。本来兢兢业业、每日劳作,经营着一份小康生活的农民,面对突如其来的物质财富,很多人迷失了自己,甚至用刚刚到手的财富断送了生活。

徐琴分析,造成这一变故的原因包括,能力短缺:拆迁补偿款是一笔突发性的巨额物质财富,给人富足也挑战其对财富的管理和运筹能力。多数农民是低技能劳动者,不具有专业理财知识和资金运作能力。精神财富匮乏:中国农民曾经在总体上长期陷于贫困。他们在长期劳作中,没有机会也没条件建设丰富的精神和强大内心。在巨额现金面前,往往丧失了基本的判断力,偏离了正常的价值观,走上了失范的人生路。拆迁补偿政策:只注重物质损失的补偿,而忽视了被拆迁农民生活方式和精神层面颠覆性的改变。现行的拆迁补偿标准较高,都采用一次性支付的方式。这种“一锤子买卖”,容易使农民产生金钱无限的错觉。拆迁补偿之后,对于农民如何合理使用、使其保值增值,如何建立一生的财务计划,都缺乏必要的指导和培训。

徐琴认为,解决这一难题,要提升被拆迁农民的可持续发展能力,统一实施专项培训指导,建立正确的财富观、人生观和职业观;进行就业创业能力培训并给予创业指导;搭建创业平台;并帮助他们建立防欺诈意识和反欺诈能力。通过社区管理,帮助被拆迁农民营造丰富的精神世界,在集中安置区开展精神文化活动。例如开办各类才艺培训班、理财知识培训班、举办公益活动,丰富精神生活,提升素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