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大自我,才是对国耻的最好纪念

狐狼001 收藏 0 116
导读:今天是7月7日。76年前的今天,驻华日军悍然发动“七 七事变”,这标志着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全国性的抗日战争从此开始! “七 七事变”仅仅过了一周,7月15日,中国共产党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强调“在民族生命危急万状的现在,只有我们民族内部的团结,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之后不久,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建立。经过八年浴血奋战,国共携手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赢得民族尊严。 76个春秋,在历史长河里并不起眼,但于中国人而言,却是充满挣扎与奋进、屈辱与拼搏

今天是7月7日。76年前的今天,驻华日军悍然发动“七 七事变”,这标志着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全国性的抗日战争从此开始!

“七 七事变”仅仅过了一周,7月15日,中国共产党发表《中共中央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强调“在民族生命危急万状的现在,只有我们民族内部的团结,才能战胜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之后不久,国共两党实现了第二次合作,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建立。经过八年浴血奋战,国共携手赶走日本帝国主义,赢得民族尊严。

76个春秋,在历史长河里并不起眼,但于中国人而言,却是充满挣扎与奋进、屈辱与拼搏、苦难与沧桑的时间。纵然岁月雕刻了容颜,时间模糊了双眼,但我们不能失忆,历史不能失血。今天,我们仍有必要回望76年前的苍茫时空。依稀间,日军的狡黠与野蛮,国人的茫然与创痛,一个泱泱大国的惊魂,仿佛就在耳畔。

拒绝遗忘。7月6日,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共有10位老人获新认定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的颁证。他们是,金秀芳,女,92岁;岑洪桂,男,89岁;岑洪兰,女,79岁;祝四孜,女,93岁;易翠兰,女,90岁;徐家庆,男,88岁;巫吉英,女,88岁;阮定东,男,76岁;黄桂兰,女,89岁;马秀荷,女,86岁。让我们记住他们的苦难,记住民族的悲伤,记住我们国家的耻辱。

勿忘国耻!遗憾的是,在消费主义盛行的今天,一些人的记忆变得肤浅而轻佻,不怎么凝重与厚重,代之以消费、狂欢和娱乐。比如,走在大街上,不时可以看到有人携着玫瑰兜售。这是什么日子?7月7日,难道是充满风情与浪漫的日子,对有些人来说,他们忘记了作为民族苦痛的7月7日,而是牵强附会地把7月7日当成了七夕,理解为情人卿卿我我的日子。就像九一八被一些人选择开业佳期一样——九一八因谐音“就要发”,而备受一些生意人的青睐。这些人也许不是故意消费民族痛苦,但在娱乐的同时能不能对历史保留一点敬畏?

更需要保留敬畏的是日本。比如,2006版右翼《新历史教科书》对细菌战、慰安妇只字不提。它是这样描述七 七事变(卢沟桥事变)的:北京郊外的卢沟桥当时发生了有人向日本军队开枪的事件。第二日中国方面继续开枪进入了战争状态。事件本身是一个小摩擦,但解决变得很困难。它又是这样描述南京大屠杀的:一张题目为“巷战破坏的上海市区”照片上有这样一行注释:日本军队导致民众出现了死伤者,这就是南京事件。关于这一事件的实际情况,资料上出现了疑点,各种见解仍有争论。尽管该教科书在日本所有教科书发行量的占比不足1%,但传递的歪曲历史的信号令人不安,再联系到日本在钓鱼岛的傲慢与无理,不能不对其走向高度警惕。

除了拒绝遗忘,还应该拒绝仇恨。曼德拉有句名言,“当我走出囚室迈向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这是一个圣徒式的思维,他所宣扬的宽恕与高贵也许并不适合一个国家或所有普通人,但是我们确有必要隔离仇恨、屏蔽狭隘的仇恨观。对军国主义者、日本右翼分子不应讲“绥靖”、讲宽容、发善心,但是需警惕仇恨的泛滥和异化。当前,不少人盲目仇日,一概反对日货,甚至对使用日货的中国人也大加挞伐,不乏拳脚相加——去年9月15日,蔡洋持U型锁,打砸日系车辆,并致驾驶丰田卡拉罗轿车的西安市民李建利重伤并五级伤残,对这样被仇恨迷惑的暴徒绝不应容忍,蔡洋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可谓咎由自取。

拒绝仇恨,即拒绝极端情绪。通过倡导理性、平和之心,更好地壮大自我,强盛国家。二战后,日本迅速崛起,他们的发达路径耐人寻味,他们对教育的重视、对资源的俭约等等都值得我们学习。据报道,日本初等教育入学率为100%,达到这个水平的国家还有韩国、瑞典、英国、法国、加拿大、阿根廷和意大利;日本中等教育入学率为99.5%,居世界第一。基础教育的扎实发展,造就了平均文化素质高的日本国民,成为日本经济与社会发展的最宝贵资源。20世纪90年代以来,日本的教育经费投入占GDP的5%左右,国家文化教育预算大致占国家预算的7.5%—7.9%,国家和地方公共团体的教育投入占其总支出的16%—17%左右。早在1947年,日本就颁布了《儿童福利法》,只要是孤儿,不问国籍,全部由政府收养,保证完成高中教育……

常常听到有人感叹:日本这个国家太厉害了!太可怕了!一个国土面积不大的日本,为何那么强大?我们对日本究竟了解多少?我们对日本的了解比得上日本对我们的了解程度吗?如果只知道仇恨,而不懂得迎头赶上,未来仍然堪忧——我国的GDP总量虽然超过日本,但人均GDP远远落后于日本。

哲学家徐友渔认为,提到日本或日本人,我们常常是口称“小日本!”中国大则大矣,但不论是甲午海战还是八年抗战,在日寇的肆虐面前均表现得孱弱无力,却是不争的事实。我们敢不敢正视自己的小,解剖自己的小,在抗议对手的不义时,反思自己,以期愤然更新,不是以阿Q精神自慰,靠网络上的污言秽语宣泄,而是以直面现实的勇气和自己真正的力量与对手相处。这确实是鞭辟入里、直抵人心的自我检阅,值得每个中国人体会和反刍。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