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发现:地方干部对领导很负责对群众不负责

四川蓑笠翁 收藏 4 229
导读:新华网合肥7月7日电(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杨玉华、姜刚)近期,随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全面开展,干部作风建设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人们在赞扬朱伯儒、孔繁森、杨善洲等好干部的同时,对部分地方一些干部作风漂浮感到担忧。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在部分地方调查时发现,一些干部脱离群众表现为“三负责三不负责”现象,即对上面的领导很负责,而对下面的群众不那么负责;对富豪商人前来投资等很负责,而对平民百姓办事不那么负责;对宣传鼓动工作很负责,而对行动上贯彻落实不那么负责。      今年6月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华网合肥7月7日电(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 杨玉华、姜刚)近期,随着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全面开展,干部作风建设成为社会关注的话题。人们在赞扬朱伯儒、孔繁森、杨善洲等好干部的同时,对部分地方一些干部作风漂浮感到担忧。

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在部分地方调查时发现,一些干部脱离群众表现为“三负责三不负责”现象,即对上面的领导很负责,而对下面的群众不那么负责;对富豪商人前来投资等很负责,而对平民百姓办事不那么负责;对宣传鼓动工作很负责,而对行动上贯彻落实不那么负责。

对领导很负责,对群众不负责

今年6月21日,安徽省霍邱县孟集镇中心店村村民郭仁寇,为讨要家中4亩多地的粮食补贴,在镇政府大院里的农经站三楼坠楼身亡。在此之前,他因不满自己的“粮补款”被他人领取,多次要求镇村干部变更粮补卡上的名字,但村干部嘴上答应,迟迟不见行动。当郭再次找到镇村干部时,悲剧发生了。

令人震惊的是,郭仁寇坠楼后,在场的多名村镇干部竟无人施救。而事发前半个小时左右,该镇刚刚开完密切联系群众的相关会议。

如果是上面的领导来了,有些基层干部的态度迥然不同,不仅要高接远送,有的还要制定每天每小时的接待计划。例如有关部门近年在湖南、浙江、安徽等省开展“春风行动启动仪式”。仪式的前一天,一些基层干部就安排人员在车站机场接站;接到上面的领导,其食宿、会议、礼品等安排也是细致入微。

唯上是从,敷衍群众,落实领导指示不过夜,而碰到群众问题躲着走,有时成了一些干部的办事准则。

陕西省西安市组织系统一位干部向记者表示:让领导满意有用,而让群众满意没用。“有时也心寒,群众称赞的干部未必能提拔,将上面的领导服务好了,你的进步会加快。”

由于干部作风问题,一些城市改造和建设过程中,暴力拆迁事件时有发生。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的失地农民王勤国对记者说,当地干部为了征地,找个借口将他抓进看守所关了10天,等他出来发现,他的房子和小食店已被拆除。“这样的干部是什么作风?”他悲愤地说。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认为,一些干部对上面的领导很负责,却漠视群众的意愿和诉求。实际上,对上负责与对下负责并不矛盾,只有对下负责,才能排民忧,行民思,解民难,赢得群众的支持,巩固执政党的根基。“对群众负责,才能够真正地对党和国家负责。”

对富豪很负责,对平民不负责

“有的干部热衷于跟富豪商人打交道,一说起招商引资就眉飞色舞。”安徽合肥一位干部对记者说,遇到中午时间,一边是上访群众向你反映情况,一边是某位富豪等着你吃饭,一些干部往往会选择后者。

今年5月,记者在河北廊坊市一个县采访环境问题,当地群众告诉记者,周边一家钢铁厂污染严重,如果穿白衬衫在村里转一圈,衬衣上肯定会沾上许多黑点儿。这个厂的董事长跟政府领导关系很好。他们多次上访,问题始终没解决。

当记者表示要采访相关部门时,这个县的宣传部同志说,钢铁厂不可能一点问题都没有,你们可以了解了解,我们希望别把它作为选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记者2012年底在安徽凤阳采访时曾遇到一件怪事:当地农民的上千亩稻田连年减产甚至绝收,原因是无水灌溉,然而稻田的上游就是一座中型水库。

为何村民守着水库没水灌溉?当地水库主管部门称,村上组织供水有问题,灌溉时水库方面找不到村干部,也没人跟水库联系。

当地群众反映,找干部时他们互相推,就是怕放了水落实不了水费,只能看着庄稼一点点干死。

有关专家认为,有的干部喜欢同富豪交朋友,而不喜欢与平民百姓交朋友,主要原因是,做群众工作吃力不讨好,而与富豪交往不仅可以完成招商引资任务,还能给个人带来一些好处。

“坐着轮子转,隔着玻璃看,前呼后拥下基层,层层陪同进农村。”一些群众反映,有的干部高高在上,对平民百姓的事情漠不关心;有的干部遇到群众来访,一见与自己的利益无关,尽可能推诿,或打“太极拳”。

山西省一位基层干部张建益说,对富豪商人很负责,对平民百姓不负责,显然不符合教育实践活动的要求。要巩固党的执政根基,干部必须密切联系群众,否则很难得到群众信任。

对鼓动很负责,对行动不负责

不少记者有这样的体会,一些干部宣传政策时又是做报告、又是写文章,大会小会演讲,标语口号张贴,其鼓动工作可谓十分红火,而贯彻落实到行动时往往大打折扣。

眼下,公款性质的铺张浪费有所收敛,但也有一些干部由明转暗,公开吃喝不方便了,公园、古寺和胡同深处的会所成了好去处。

不久前曝光的北京一家会所服务员说,他们那里人均1680元。如果一顿饭十人列席,仅用餐就得一两万元,再加上酒水和服务费,一顿饭吃下来没有两三万肯定下不来。“一段时间也接待了好多客人,还有司长之类的。”

安徽省一个市驻京办事处负责人透露,现在宴请吃喝不能招摇,只能去一些隐蔽场所,如会所、农家乐甚至私宅。“吃喝的标准不减,该送的礼品还是照样送。”

“嘴上讲一套,做的又一套。”安徽省委党校教授胡忠明认为,一些干部作风漂浮,对党的建设损害程度不容低估。当前应该以教育实践活动为突破口,“照一照,洗一洗,治一治”,进一步严肃党风党纪。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