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军情——第50届巴黎航展军机技术及市场观察

巴黎军情——第50届巴黎航展军机技术及市场观察

美国缺席 俄中欧增色

在今年的巴黎航展上,最大的遗憾当算是美国空军的缺席。自今年3月自动减赤机制启动后,美国国防部迫于预算削减的压力,被迫取消了诸多非作战任务性的活动,其中就包括放弃参加巴黎航展。当然,美国的缺席对长期以来风头一直被压制的俄罗斯来讲可谓天大的好消息,而坐镇本土的欧洲制造商也乐见其成。

毫无疑问,首次飞出国门的俄罗斯苏霍伊公司苏-35战斗机(“侧卫”E)成为了本届巴黎航展当之无愧的明星。这也是继俄罗斯一架苏-27战斗机在1999年的巴黎航展上失事坠毁后,俄罗斯军机首次出现在巴黎上空。航展开幕的前一天,凭借两台土星117S全向矢量推力发动机提供的强大动力,苏-35战斗机就在其热身式的飞行表演中向公众展示了其出色的高速机动性能和低速操纵性能。

苏-35之所以如此卖力地表演,借机向世界证明俄罗斯仍然有着完备的先进战斗机研制体系和研制能力之外,尽快找到海外买家才是最主要的目标。

当然,机动性能只是苏-35整体性能的冰山一角,该机还拥有出色的大载荷、大航程作战能力。目前苏-35已正式进入俄罗斯空军服役,其作战航程超过3600千米(挂载副油箱可以达到近5000千米),拥有12个外挂点,作战载荷能力达到8000千克。

在苏-35战斗机上,整合了俄罗斯当前最为先进的航电系统。该机当前装备了提赫米洛夫研究院研制的Irbis-E型被动相控阵雷达,该雷达能够同时跟作探测跟踪30个目标,并对其中的8个优先目标进行攻击。此外,该机还装备了OLS-35型红外搜索与跟踪系统,以及Khibiny-M型电子战系统。出色的航电系统以及雷达火控系统,配上强大空空武器系统,包括R-77、R-73空空导弹等,即使西方最先进的战斗机也会对苏-35心生畏惧。

尽管如此,苏-35并非苏-27系列的终极型号,它在一定程度上担任着技术验证机的角色,其所用的许多技术在验证成熟之后,将用于T-50 PAK FA第五代战斗机上。

除了苏-35战斗机外,俄罗斯参展的卡-52武装直升机也是未来军用直升机市场的强力竞争者。据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Rosoboronexport)透露,他们正在就卡-52武装直升机的出口与几个独联体国家进行谈判,预计不久将会获得采购订单。独联体国家是传统的俄罗斯武器采购客户,由于历史和地缘等原因,他们对俄罗斯武器颇为信赖,对于卡-52这样的先进武器系统也有切实的需求。

得益于VK-2500发动机的高推重比,卡-52在高空高温环境下仍然具有出色的操纵性能,这使其能够满足除独联体成员外更多客户的需求,包括来自亚洲、拉美的客户。俄罗斯国防产品出口公司表示,卡莫夫公司可以根据客户的需求,为该直升机整合来自俄罗斯或欧洲,以及客户自产的机载系统。本次航展上进行飞行表演的卡-52直升机,就安装了法国萨基姆(Sagem)公司研制的目标探测/跟踪系统。目前,卡-52已经完成了所有的性能测试开始在俄罗斯空军服役,至今已有3个航空团装备了该直升机。

作为连续6届参展的常客,中航工业在本届航展上推出了多种主打外贸军用机型,包括“枭龙”战斗机的单座、双座型,以及L15高级教练机和“翼龙”多用途无人机等,以更为自信的态度参与世界军贸市场的竞争。

在中航工业推出的多种军用机型中,以“枭龙”双座型最受关注。作为中巴联合研制的具备第三代战斗机综合作战效能的轻型战斗机,“枭龙”单座型已经批量装备巴基斯坦空军并形成战斗力,另外还有多个潜在客户正在就采购该机进行咨询,在这个时机推出双座型可以为正当其时。“枭龙”双座型一方面可以担负飞行员的培训任务,另一方面将使飞机执行多种作战任务成为可能,包括执行对地对面攻击,另外双座型飞机在战场上可以充当空中指挥机的角色。

除了苏-35与“枭龙”双座型之外,凭借主场之利的“阵风”战斗机同样表现抢眼,而借机寻找海外买主同样是其最主要目标。

据达索高层透露,加拿大将于近期开始对其下一代战斗机项目进行公开招标,达索公司已经决定携“阵风”战斗机参与竞标,并将于7月5日提交竞标价格等关键数据。此外,达索公司还将向加拿大国内的企业提供一份丰厚的贸易补偿协议,并计划8月初递交给加拿大政府。作为“阵风”战斗机海外销售的主体,阵风国际公司的三大股东达索、泰雷兹和赛峰每年都从加拿大采购大量的零部件,所以如果加拿大政府选择采购“阵风”的话,双方的工业合作将会更加深化。

就技术而言,“阵风”与潜在的竞争对手相比同样优势明显,该机能够完成F-35战斗机所能完成的全部任务,并且使用成本更低。而在去年底,加拿大政府正式宣布放弃采购F-35战斗机。达索公司表示,如果加拿大政府选择“阵风”,将会为该机配备与法国空军同样标准的主动相控阵雷达,以及全套的法制传感器、数据链和武器系统。而如果加拿大政府提出需求,达索还将为“阵风”整合美制的武器系统,目前法国空军和海军的“阵风”已经能够携带多种美制武器系统。

达索还表示,未来会根据加拿大政府提出的需求对“阵风”战斗机进行升级改进,保证该机能够至少服役40年且不落后。

与俄罗斯、中国、法国等向市场提供完整的机型不同,英国BAE系统公司则将眼光盯紧了现役机队升级这个市场。在去年被韩国空军选定作为其F-16机队一揽子航电升级项目主承包商(雷神公司负责提供RACR雷达)之后,BAE系统公司希望在未来的几年里,能够再揽下几宗同类生意。毕竟全球范围内除美国外,仍有1000多架F-16战斗机在服役。而当前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争取在今年年底前完成与韩国的所有谈判并签订正式合同。

BAE公司表示,在与韩国签订合同之后,首批数架飞机将在美国进行航电系统的升级改进。后续飞机的升级改进工作将在韩国进行,BAE及其合作伙伴负责提供升级包。不过,由于BAE目前没有对F-16机体结构升级延寿的能力,所以只有那些机队相对“年轻”的国家和地区才是其潜在客户,比如印尼、泰国、希腊、智利、土耳其和新加坡等。

近年来,韩国航空工业表现一直抢眼,不但推出新产品的速度加快,其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也有目共睹。据韩国航宇公司(KAI)在巴黎航展间透露,印度尼西亚空军将于今年9月到明年2月期间接收其全部16架T-50“金鹰”教练机。印尼空军在2011年5月与韩国签订了采购16架T-50教练机的合同,从而成为该机的第一个海外用户。目前,印尼空军挑选出来的种子飞行员和维护保障人员正在韩国接受培训。

此外,KAI的人员还自信地表示将于近期拿到来自菲律宾的采购订单,订单包括12架FA-50战斗/教练机,以及相关的人员培训费用等。FA-50是基于T-50改进而来的,即可以用作教练机,也可以用作轻型战斗攻击机。

当前,KAI的T-50正在参与波兰空军的高级教练机采购项目竞标,其两个主要对手就是意大利阿莱尼亚-马基公司的M-346高级教练机以及英国BAE系统公司的“鹰”式高级教练机。目前,波兰空军正在对三家公司提供的技术建议书进行审查,预计2014年初,波兰空军将做出最后决定。

安-70运输机的出现应该算是本届巴黎航展上的惊喜,在中断了多年之后,安东诺夫公司于去年重启了安-70的试飞,并为其换装了更为现代化的航电系统。在外观上,这架唯一的安-70原型机一改多年不变的纯白涂装,代之以现役机型常见的灰色涂装,借机向那些潜在购买者展示信心,以求能够获得订单。

据安东诺夫公司透露,他们已经获得来自乌克兰空军的一份小订单,为后者生产3架安-70运输机。此外,俄罗斯的伏尔加-第聂伯货运公司也曾向安东诺夫公司表示,有意购买基于安-70改进的安-70T货运型。

作为安-70技术方面的一大亮点,其装备了4台D27型桨扇发动机,这使其最大运载能力达到47吨,超出A400M近10吨,巡航速度达到了750千米/时,并且具有更为经济的燃油性能以及更小的噪声。作为军用运输机,安-70具备出色的短距离起降能力,并能够在载货20吨的情况下从为铺设的前线跑道上起飞和降落。

除了安-70之外,安东诺夫公司在本次航展上还展出了安-178中型运输机,以及基于安-148-300改进来的海上巡逻机。后者可以携带包括海上搜索雷达、声呐浮标以及红外光电传感器等任务系统,用于执行海上巡逻与反潜任务,机组乘员7人。

无人机市场 竞争将加剧

在无人机领域,意大利的比亚乔公司绝对是个新来者,但却来者不善。在本届巴黎航展上,意大利比亚乔公司首次公开展示了他们的P.1HH“锤头”情报、侦察、监视无人机,这款基于“阿凡提”Ⅱ双发涡桨公务机改进而来无人机的亮相,标志着该公司正式进军军用无人机市场。

在公布研制计划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比亚乔公司就推出了实机,可见其进入市场之迫切。P.1HH无人机采用了塞莱斯公司为意大利“天空”Ⅰ型无人机研制的任务管理系统,该机已经在今年2月14日进行了首次地面滑行测试,并计划今年晚些时候进行首飞。

除了P.1HH之外,比亚乔公司还公开了在基于“阿凡提”Ⅱ改进的有人驾驶特殊任务飞机。用该公司CEO阿尔伯特·加拉斯的话说,比亚乔的未来目标是在情报监视及特殊任务飞机研制领域扮演重要角色,本次航展上展示出的两种机型,只是其整体计划的第一步。

P.1HH“锤头”的实用升限为13700米,以210千米/时的经济速度飞行,续航能力可以达到16小时。而其装备的两台PT-6A-66B型涡桨发动机,使其最高速度可以达到马赫数0.7,将成为“速度最快的中空长航时无人机”。

美国直升机制造商卡曼公司在巴黎开始大力推销他们研制的K-Max无人货运直升机。

卡曼公司K-Max项目负责人特里·福格蒂介绍说,与其他无人机相比,K-Max无人机直升机可以执行更多的新型任务,是当前作战行动中非常得力的战场助手,但前提是要将其融入军队装备结构中。

截至目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共装备了2架K-Max无人直升机,用于阿富汗作战行动中的战场补给,该直升机的表现也赢得了军方的认可。不过,不幸的是其中一架K-Max在今年6月5日的一次行动中失事坠毁,具体的事故原因仍然没有公布。这也多少给K-Max的外销蒙上了点灰色。

K-Max无人机直升机是卡曼公司于洛马公司联合研制的,卡曼公司负责提供直升机平台以及自动驾驶系统,洛马公司负责提供地面控制系统,以及其他配套的硬件和软件系统。

新概念新产品 皆为未来

当前,旋翼机高速化趋势日益明显,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着力于这方面的研究。阿古斯塔?韦斯特兰公司推出的Zero技术验证机,堪称本届航展最为怪异的设计之一,这也是该验证机首次在航展上公开亮相。

今年3月,阿古斯塔·韦斯特兰公司曾公开了这款电动无人倾转旋翼验证机设计方案。该设计方案由英国和意大利联合完成,作为旋翼验证机方案之一,其目标是找到未来旋翼机的发展之路。而事实上,在2011~2012年之间,Zero技术验证机已经完成了多次飞行测试。

作为倾转旋翼技术的忠实拥护者,阿古斯塔·韦斯特兰公司在该领域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积累,并积极推动该技术的商业应用。目前该公司正在研制AW609民用倾转旋翼机,预计2017年获得适航证。

该验证机采用了可倾转涵道式旋翼系统,旋翼系统安装在机翼中间位置,飞机可以通过旋翼系统的变化完成垂直起降和平飞的过渡,而其升力则主要来自于自身。Zero验证机以电池作为动力来源,其控制系统和制动系统也都采用电动模式。

尽管美国在未来无人作战飞机研制方面一直走在世界前列,但是欧洲从来都没有放弃追赶的步伐,尤其是法国、英国这两支欧洲航空技术的中坚力量。达索公司在本次航展上推出的无人作战飞机模型,就是法国和英国的合作成果。

2012年初,法国和英国在总结了各自主导的“神经元”与“雷神”无人作战飞机研制计划的经验和教训之后,签署了一份关于合作研制未来无人机作战飞机的谅解备忘录。根据双方签订的文件,达索和BAE被选为项目的具体实施者,两个公司的第一阶段目标就是尽快完成对研制计划的论证,提出设计方案和项目实施的时间表,并提交两国政府讨论。

据达索公司透露,今年第三季度,两家公司组成的联合小组将向两国政府提交最初的设计方案,并明确列出那些亟须尽快解决的技术难题。而为了能够集中力量加快实施该研制计划,此前法国和英国各自的中空长航时无人机系统项目将不得不取消。

当阿莱尼亚-马基公司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要研制M-345HET教练机的消息后,所有人都看到了其希望扩大国际教练市场份额的企图。

M-345HET中的“HET”,是“高效教练机”的英文缩写,该型教练机计划在2017~2020年间推向市场。据阿莱尼亚-马基公司表示,M-345HET将是基于现有M-311教练机的深改型,其目标是打败未来市场上所有的涡桨教练机。

与M-311相比,未来的M-345HET将换装全新的航电系统,并对座舱布局进行改进使其更贴近现役主力战斗机,此外还会采用新设计的起落架系统。据阿莱尼亚-马基公司总裁表示,由于机型数量不足以及性能方面的缺陷,意大利空军的训练体系有时候不得不采取折中和妥协。所以,未来的M-345HET将优先满足意大利空军需要,“以填补中级教练机方面的不足”,之后也会考虑推向国际市场。

在新闻发布会上,阿莱尼亚-马基公司表示将与其合作伙伴尽快组建一个联合工作组,并对可能涉及的技术问题进行公关。在研制M-345HET的过程中,该公司表示仍将坚持产品的高效费比原则,以满足全球用户的需要。该机将采用推力35千牛的新型涡扇发动机,最大起飞重量3300千克,最大速度约800千米/时。据推测,包括意大利和海外客户在内,M-345HET未来的潜在需求量超过200架。(梁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