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我和图哈切夫斯基

我认识图哈切夫斯基是在98年的寒假,当时我所看到的关于他的文章并没有引起我的特别注意[那时的我正被民国热烧着],我所记下来的也只有他平易近人啦,他挖掘了包括加伦将军在内的大批人材以及他与妻子之间的深厚感情[文章的标题就是《伟大的统帅,柔情的丈夫》],还有就是他临死前的那句话:告诉斯大林,祸害俄罗斯的并不是我而是他。

99年初我在湛江的图书馆里无意中看到了一幅照片:图哈切夫斯基和他妻子的合影。当时我整个人都呆住了,在我的印象中苏联军界的第二把手应该是一个气质威严的中年人,可照片上的人却是一个英俊的青年。他挺多只有二十七八岁,帅呆了,我所见过的任何一个军事将领都无法与他相比,那线条鲜明的脸庞,深邃的眼神,还有那微露自信的淡淡的微笑,[他妻子也很美,用任何词形容都不为过,羡慕死图兄]当然最使我吃惊的还是他的年龄。从此我对他有了一种渴求认识的冲动和隐隐的崇拜。我费尽心机寻找他的书籍,一位极富魅力的人在我面前逐渐展开了他光辉和短促的一生。

99年末,那正是我人生最失意的时候,我又得到了他的一本书籍,是关于他少年时代的。我第一次看到了他少年时期[确切地说应该是孩童时期]的照片,一个充满灵性的孩子,机警,聪慧和坚毅毫无保留地写在那张几乎不带有稚气的脸上。他的成长经历奇妙而美好,带给了我无穷的羡慕与幻想,也就是在那时我第一次听到了红色拿破仑的称号。

光阴飞逝,我对他的崇拜也随着对他了解的深入而倍增,他的才华,他在我最钟爱的军事上的天赋,他极度吸引人的仪表,他的荣耀与影响,还有他的少年得志英年早逝,都成了我崇拜他的理由。因为有了他,图哈切夫斯基,我对苏联军事艺术稍微有了兴趣。我的军事研究之路也因有他的影子作伴而倍添光彩。

-----------------------------------------------------------------------------

二 早年的经历


图哈切夫斯基出生于斯摩棱斯克一个贵族家庭[这样的出身在日后带给了他极大的困扰],从小就对军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当他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阅读了大量的军事与历史书籍,〈高卢战记〉是他最喜欢的一本书,而他的偶像则是苏沃洛夫。少年时期的图性格内向,他似乎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但这并不影响他的成长,还在那时他就确立了自己的人生目标,同时也显现出叛逆的个性。他极具悟性,有一个充满智慧的大脑,这个优势照顾了他一生。大约十九岁的时候他进入了莫斯科亚历山大军校,数年后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并走上了一战的 战场。

在这个他渴望已久的舞台上,他的无畏带给了他不幸:在一次战斗中他受伤被俘了。在战俘营里他遇见了一个个子奇高的法国人:夏尔戴高乐。两位青年很快就成了好友。在图的帮助下,未来的法国总统三次出逃,可惜都未能成功。尽管如此,戴高乐还是对图感激涕零,多年以后,戴写了一本缅怀元帅的书----〈图哈切夫斯基的事业〉。[戴高乐,图哈切夫斯基,艾森豪威尔,布莱德雷,隆美尔和邓尼茨六人年纪相当,可图在1920年就已名扬世界,另外五人成名则是二十年后的事]

图自己当然也不会放过出逃的机会,他先后五次出逃,最后一次终于成功了[也许他个子矮点不那么引人注目]。在回到家乡和亲人短暂团聚后,他又返回了部队,这时候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传来,面对革命与反革命的抉择,他毫不犹豫地投向了后者。[图的转型发生在战俘营中,在看了一张列宁于二月革命胜利后所空投的传单后,他就确定了自己的信仰]

------------------------------------------------------------------------------

三 英姿飒爽的青年统帅

1918年,图哈切夫斯基终于见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列宁,并奉列宁之命和老布尔什维克古比雪夫一起组建了第一集团军,司令当然是由军事经验丰富的图哈切夫斯基担任。年仅二十五岁的图就此开始了自己的统帅生涯。他的第一个对手就是在西伯利亚地区掀起暴乱的捷克军团,图仅花了几个月时间就将其平灭,并连带干掉了反叛的上司穆拉维约夫[当列宁被刺受伤时,正巧图哈切夫斯基收复领袖家乡的消息传来,列宁高兴地说这是包扎他伤口的最好一条绷带]。不久之后图又被任命为第八集团军的司令,调到南线对付克拉斯诺夫的哥萨克匪军,他在第九和第十集团军的配合下全歼了对方。当克拉斯诺夫在南线开火时,为策应他,高尔察克也在伏尔加河一带发动了攻击,东线又岌岌可危了,于是图又被调到那里,担任与高军作战最多的第五集团军司令。经过长期激烈的战斗,高尔察克被击溃了。东线刚搞定,邓尼金的白军又在高加索地区出现了,图又被当作救火队调到那里,一段不长时间后,身为高加索战线总指挥的图指挥所部全歼了窜入北高加索的邓尼金匪团。

2[原创]图哈切夫斯基专题在长期的战争中,图哈切夫斯基的军事才能与军事见识日益增长,与此同时他辉煌的战绩也使得他无论是在敌方还是在红军中都赢得了红色拿破仑的称号。这段时间内他也和红军中的许多革命前辈,例如伏龙芝,古比雪夫等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并从他们那里受教非浅。他年轻,但并不气盛;他少年得志,但待人接物却从不傲慢。交织在他身上的种种美德与魅力,使他普受欢迎。

1920年图被任命为西方方面司令员,这一年他只有27岁,为苏军历史上最年轻的方面军司令。紧接着他参加了对波兰的战争[西方方面军乃攻波主力],五月,他攻下了通向波兰的大门。七月,他又取得了一次攻势的胜利。[一位被俘虏的敌方军官在见到图时,他怎么也无法相信苏军统帅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但在华沙城下,他败了,这是他军旅生涯中最惨重也是唯一的一次大败。失败的原因有两个,一是红军总司令加米涅夫本想让西方方面军和西南方面军一左一右对华沙展开向心攻击,但由于红军进展太顺利了,于是加米涅夫便让图的西方方面军独自向华沙进击,而西南方面军则南下转攻利沃夫。这不但削弱了攻华沙的力量,而且将图的侧翼暴露了出来。另一原因是斯大林在关键时刻没有按照军委的命令支援图。[年长的斯大林对年轻的图颇有一种同行是冤家的妒忌,这是他们恩怨的开始]。波军统帅毕苏斯基也是一个有经验的人[他身边还有来自法国的顾问魏刚,二十年后就是此人率领法军与希特勒作战],他抓住苏军的弱点展开反击,一下子打垮了对方。华沙城下,七万苏军被俘。这一战给苏联人带来的教训肯定很深刻,二十五年后,当朱可夫的大军兵抵奥得河,柏林已遥遥在望时,他们仍然不敢向柏林停进,而是先致力于清除侧翼的威胁:波美拉尼亚的德军。

1921年,由于列宁和斯大林的高压政策,喀朗施塔得的水兵掀起叛乱,苏维埃的几支镇压部队都被打败了,一时间叛军声势浩大,颇有星星之火足以燎原之势。紧急之时图哈切夫斯基被派了上去,50个小时后,叛乱被平息。 同一年坦波夫省也出现了安东诺夫匪团叛乱,那里的苏军在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竟被打败了,列宁等人第一时间想起图哈切夫斯基。几天后,坦波夫也恢复了平静。这是图最后一次战功。[在这一战役中图认识了比他年轻三岁,当时还是连长的朱可夫]

----------------------------------------------------------------

四 辉煌的十二年

战争终于结束了。1921年图哈切夫斯基被任命为工农军事学院[可能是伏龙芝军校的前身]的院长,这一年他只有28岁,为该院校历史上最年轻的院长[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西点军校校长是麦克阿瑟,39岁]。1925年苏联军队领导人伏龙芝[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和陆海军人民委员]病逝,已掌握了苏联统治大权的斯大林让他的亲信伏罗希洛夫接任了伏龙芝的两个职位,32岁的图哈切夫斯基也成了苏联历史上最年轻的红军总参谋长[美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陆军总参谋长也是麦克阿瑟,50岁],从此图进入了苏军的领导核心.

1925年至1937年是苏联军队建设史上的黄金时代,在这十二年内图为苏军的现代化呕心沥血[伏罗希洛夫虽然是军队的第一把手,但他是个白痴],他极其注重技术武器的建设,在一次演讲中他直言不讳:“在下次战争中我们赖以取胜的东西是什么?或者说我们固有的优势在哪里?革命积极性?阶级觉悟性?这些都是废物,我们所能依靠的只能是具有强大战争威力的高科技武器。”在他的积极倡导下苏军研制出了t34型坦克和一种新型战斗机[t34坦克的威力相信各位二战史研究者不会陌生]。战争在一战后已经开始向着机械化时代迈进,富勒,利德尔哈特,古德里安,当然还有图哈切夫斯基都是最早意识到它的人。与其他三位先驱不同的是,图在军界春风得意,因此他有机会把他清醒的梦想变为现实。二十年代末,苏联建立了空军。1932年图哈切夫斯基组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机械军,在这前后,历史上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空降兵也在他的手中诞生。原先的炮兵,步兵和海军也得到了迅速发展,大批的军官[其中有朱可夫和崔可夫]被送进了军事学院学习机械化知识。[在千里之外的德国也有一个人在到处推销机械化理论不过到处碰壁,他的名字就叫作古德里安]伴随着这一切出现的是苏联军队永远的骄傲:图氏一手创立的大纵深作战理论。它是苏联军事艺术的结晶,是苏军战略指导思想的精髓,也是图生平最得意,最引以为荣的杰作。它指导着苏军走过了一次又一次战争。有它一天,图哈切夫斯基这个名字永远不会被人忘记。

这段时间内,图在军界也官运亨通。1931年,他成为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1934年革命军事委员会被撤消,陆海军人民委员变为国防人民委员,仍由伏罗希洛夫担任,图则是第一副国防人民委员。1935年图哈切夫斯基与伏罗希洛夫,布琼尼,叶戈罗夫,布柳赫尔[即加仑将军]等五人被授予元帅军衔。这一年图42岁,不用说又是苏联历史上最年轻的元帅。

--------------------------------------------------------------------------------

五 大纵深作战理论

图的大纵深作战理论跟古德里安的装甲战理论最大的不同是步兵的地位。在大纵深理论中,步兵在战役的第一阶段仍占据主体地位,炮兵和装甲兵的作用只是配合步兵进行突破,待突破敌战术防御地辐后,规模庞大的坦克部队[第二战斗梯队]才投入战斗,在敌后空降兵的配合下突破敌防御纵深,把战术胜利发展为战役胜利,而在两个阶段的战斗中地面部队都得到了空军的有力支援。[图在军队建设方面的诸多举动,例如组建空降兵和机械化军都是为此理论服务]

此理论涉及到几个概念,第一,近战坦克和远战坦克。苏军并不像英法美那样把坦克分散配属给步兵部队,但也不像德国那绝不让坦克迁就步兵,他们将坦克分为近战和远战两种。近战者负责支援步兵进行突破,多为配属给步兵军和步兵师的坦克旅和坦克团;远战者,为在战役纵深内独立地发展胜利的坦克军[1938年机械化军改编为坦克军]。第二,突破口理论和快速集群。在图的理论中大规模的坦克部队在战斗的第一阶段应保持实力,待第一战斗梯队在敌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后再投入战斗,而这个缺口是一个绝对理想的突破口,它意味着坦克此时进入战斗是最安全不过的了,在它的周围已无任何的反坦克武器存在,当然这种突破口只是理论上的东西。快速集群即是在战役纵深脱离步兵独立发展胜利的坦克大兵团,它最初是由机械化军[坦克军]组成,二战中期后主要成份变成了坦克集团军。大纵深作战理论在出台后便成了苏军的战略指导思想,但在后来的大清洗中,随着图哈切夫斯基的被打倒它也被束之高阁,直到二战的隆隆炮声把苏联人惊醒后,它才又被捡了回来。二战中朱可夫等人进一步发展了它,例如组建了坦克集团军作为快速集群。

-------------------------------------------------------------------------------

六 莫斯科的落日

在历史上,功高震主的将领通常很难有好下场.对斯大林来说,图哈切夫斯基就好象一支巨烛,时常照得他猥琐不堪.打从掌握权力的那一天起,斯大林就一直沉浸在巩固权力的斗争中,在除去托洛茨基,季诺维耶夫,加米涅夫等劲敌后,干掉年轻出色的图哈切夫斯基自然被他提到日程上来.

三十年代,德国的秘密警察首脑海德里希接获一封情报-------以图为首的一批苏联军官正密谋政变.嗅觉灵敏的海德里希觉得这里面大有文章可做-----他可以支持图的政变,也可将此阴谋告诉斯大林.对于前者,海德里希觉得明显无利可图,因为情报如果是假的的话,他将白忙一场;如果情报是真的,那将对德国更为不利,因为取代斯大林上台的将是一个更可怕的对手,他的军事天赋绝非斯大林这个权术高手军事白痴可比.而将此"阴谋"告诉斯大林,至少可借斯大林之手除去将来战争的一个劲敌.[海德里希的期望仅是如此,但斯大林干得远超出他的满意度].

一旦确定目标,海德里希首先将情报泄露给捷克驻柏林大使,捷克佬出于"好心"又将此告诉了斯大林.斯大林马上派人和海德里希接洽.为了增强情报的可信度,海德里希又向俄国人开出了三百万卢布的出售天价[多此一举],但俄国人一个子儿都不争地将它买了下来.在得到自己渴望已久的东西后,斯大林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军事清洗.

图哈切夫斯基,叶戈罗夫,布柳赫尔[即五位元帅中的三位]相继走上了短头台,陪同他们一起受死的有15名集团军司令中的13位,85名军长中的57位,195名师长中的110位,406名旅长中的220位,以及上校以下的三万名军官.

在夕阳的余晖中,图哈切夫斯基最后一次拉着他心爱的小提琴,走向他期待已久的安详与宁静,在他身后留下一串流星般的光耀.






本文内容于 2013/7/6 21:50:24 被小编a45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