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娘在台建党记:党旗为蓝版“五星红旗”(图)

狐狼001 收藏 4 2163
导读:2013年6月26日,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在深圳洽谈宗亲投资项目。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中华生产党党旗。 (受访者供图/图) 原标题:在台湾走群众路线 大陆新娘台湾建党记 中华生产党的推广“文宣”一般是这样的——“有个中华生产党,那儿教的舞蹈特别好,理发班也特别好,快去吧。” 卢月香以毛泽东思想教育全党,并形成“卢主席思想”。学习体会主席思想成为每个新党员的必修课。她还为自己指定了接班人。 建党让卢月香在两岸获得政治和商业双重效应,她还准备竞选台湾“立委”,如果成功将是大陆移

大陆新娘在台建党记:党旗为蓝版“五星红旗”(图)

2013年6月26日,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在深圳洽谈宗亲投资项目。 (南方周末记者翁洹/图)

大陆新娘在台建党记:党旗为蓝版“五星红旗”(图)

中华生产党党旗。 (受访者供图/图)

原标题:在台湾走群众路线 大陆新娘台湾建党记

中华生产党的推广“文宣”一般是这样的——“有个中华生产党,那儿教的舞蹈特别好,理发班也特别好,快去吧。”

卢月香以毛泽东思想教育全党,并形成“卢主席思想”。学习体会主席思想成为每个新党员的必修课。她还为自己指定了接班人。

建党让卢月香在两岸获得政治和商业双重效应,她还准备竞选台湾“立委”,如果成功将是大陆移民在台湾获得的最高政治地位。

记者 邵世伟 实习记者 廖梅

2013年4月19日,北京下着小雨,47岁的台湾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顶着雨走进毛主席纪念堂。跟在她身后的是抬着花圈的近百名中华生产党党员。

副主席杜润坤记得,大概是绕着水晶棺走到一半的时候,卢月香突然跪下了。像是多米诺骨牌一般,一个接一个,党员们也跟着他们的主席跪了下去。卢月香磕头,他们磕头,三个响头后卢月香起身,他们跟着起身。

没有人问为什么。“我想让台湾的‘立法委员’、将军也来跪毛主席。”卢月香说。

2个多月后,7月1日下午,中华生产党主席卢月香走入台北市一家餐厅,开始与国民党黄复兴党部的谈判。如果谈判成功,中华生产党党员将以个人身份加入黄复兴党部下设的新移民委员会,而中华生产党将获得一个“保送”的“立法院委员”名额。

“拥有自己的‘立委’,意味着在台湾政坛真正拥有自己的声音。”长年为卢月香提供政治建议的世新大学历史系教授曾祥铎说。

“立法院”是台湾地区最高立法机关,若卢月香或中华生产党的“大陆新娘”成员成为“立法委员”,这将是大陆新移民在台获得的最高政治地位。这意味着,日后大陆民众将可能在台湾“立委”打架的电视新闻中看到卢月香或是其他大陆新娘的面孔。

“大陆妹”

卢月香渐渐觉得协会的力量也不足以换来尊严。“立法委员”们总是笑眯眯地接纳她的意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2013年7月1日上午,当卢月香走出家门前往中华生产党党部时,沿街的店铺都已开始营业,店主们都会笑着对她说:“卢主席早安。”

但22年前,出生于福建龙岩的卢月香初嫁到台湾时能听到的称呼只有一个——“大陆妹”。

卢月香如今领导的中华生产党已有党员32000名,下设32个协会,联盟党派74个,“是台湾最大的小党”。

“开始我们只是想要有尊严地生存。”卢月香仍能记起22年前,第一次走上这条街的情景。1991年,经人介绍已经离婚四年的卢月香与施精健相识并结婚。

那时邻居们看到卢月香便会纷纷打趣,“大陆妹来赚我们台湾人的钱了哦”。

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老兵回大陆探亲,第一批娶大陆新娘的也正是这一批老兵。根据台当局“退辅会”的调查,约有两万多台湾老兵娶了大陆新娘,大多是老夫少妻配。

在台湾人印象中,早期的大陆新娘都梦想着到台湾后能过上优越的生活,借此改善大陆的家庭状况。这些平均年龄小丈夫二十余岁的大陆新娘到台湾后才发现,一切只是“看上去很美”。

早期赴台的大陆新娘普遍受到歧视,很多老兵家在农村,娶回大陆新娘只是为了找个人帮忙照顾家务、料理农活。根据台湾TVBS电视台报道,2002年曾发生大陆新娘因与公婆不和跳楼自杀的事件。

刚结婚的几年里婆婆对卢月香总是不冷不热,还会提防她偷东西,“连房间都不让我进”。卢月香曾想为丈夫生下一个孩子,在大陆做过结扎手术的她一次次跑去医院咨询如何能修复输卵管,“但医生对我总是不理不睬”。

到台湾3年后,卢月香开始帮助每一个她遇到的大陆新娘。她也开始借经营商店拓展自身的人脉关系,后来成为她从政之路导师的曾祥铎便是在这时认识的。

“你为什么不成立一个协会呢?”一次,曾祥铎对刚刚帮姐妹奔波了一天的卢月香说。

2000年,卢月香创立了中华外籍促进会。协会成立后不到一周,卢便借助协会的名头和力量找到一位“立法委员”,让对方帮助一位离婚但已生子的大陆新娘留在台湾。为争取大陆新娘权益,随后协会又多次组织游行示威等活动。

在协会和大陆新娘自身的努力下,2009年4月,台湾“立法院”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开放大陆配偶在台湾的工作、继承及请领劳保给付权利。

但2008年后,卢月香渐渐觉得协会的力量也不足以帮助大陆新娘提升地位了。“立法委员”们总是笑眯眯地接纳她的意见,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美容班里搞“党建”

卢月香便改变了策略,在党部设置美容理发学习班、烹饪学习班、职场技能训练班等。“更像一个妇联组织”。

中华生产党副主席吴会群回忆,起初卢月香并没想成立政党,是在部分国民党干部和朋友的劝说下才开始筹备建党。“我觉得只有参与政治才能提升地位。”卢月香说。参与初期筹备的有50人,其中大部分为大陆新娘。

没人有建党经验,最初一个月的工作完全是按照猜想的政党样子去讨论。到有人咨询“内政部”官员才知道章程要包括党派宗旨、党旗、党员组织等内容。

来自大陆的发起者们对海峡对岸的祖国充满好感与怀念,并将这份感情融入到了中华生产党的每一个细胞中。

中华生产党党旗的图案是蓝底四颗小红星围绕着一颗大红星,采用蓝色是因为蓝代表着支持“一个中国”的蓝营。“当时颜色我们是想越蓝越好,最好蓝得发紫。”卢月香说。生产党秘书长施颖忠第一眼看到党旗图案时曾感到极不适应,“就是一面蓝色的五星红旗”。

党章第二条便写出,促进两岸和平统一为该党宗旨。在讨论中,要不要写上统一两个字也曾是焦点。

争议更激烈的是族群定位。在筹备期间,曾有人提出生产党发展族群应为外籍新娘,不仅是大陆新娘。

“我是大陆新娘,那我们的党就该以大陆新娘为基础族群。”关于族群定位的第11次讨论会上卢月香说。其他的争议也多以此解决,“大陆新娘没必要避讳亲近大陆”。

在“建党方略”上,卢月香基本仿照国民党架构实施。中华生产党的最高决策机关为全国党员代表大会,并由其选出中央执行委员会、中央评议委员会(负责纪检)等机构。日常事务最高管理机关为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会。中央党部下设组织部、宣传部、妇女事业部以及海外事业部。

递交申请三天后,“内政部”的许可回函便到了。

政党成立后最大的困难便是招募党员,许多大陆新娘听说是加入政党后便纷纷拒绝,“都觉得跟‘党’扯上关系容易出事”。几次之后,卢月香便改变了策略,在党部设置美容理发学习班、烹饪学习班、职场技能训练班等。“更像一个妇联组织。”副主席吴会群说。

党员们也结成小组,参加各种协会推广中华生产党。推广方式一般是这样的——“有个中华生产党,那儿教的舞蹈特别好,理发班也特别好,快去吧。”

党内活动也充满了大陆气息。每周三的会议上,卢月香会向党员们讲述毛泽东当年的丰功伟绩,从长征到解放战争,“要让她们了解祖国的伟大”。

主席的工作也影响了家庭生活,中华生产党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完全靠卢月香的家庭收入支撑。丈夫施精健从组党之初便一直反对,“根本没时间照顾家里和生意了”,卢月香只好瞒着丈夫去参加活动。

一次,施精健正在家里睡午觉,恍惚听着电视里传来耳熟的声音。睁眼一看,电视里手持话筒发表着讲话的竟是妻子卢月香。因为缺人手,施精健也被卢月香拉到中华生产党,担任第一任秘书长,主要工作是布置会场时帮忙抬桌椅。

卢月香为中华生产党设定的初期策略是依靠国民党,发展壮大自身力量。卢月香分析,中华生产党因为自身力量薄弱,依靠大党参与社会活动可以借机扩大影响,增加党员。“等到有一天我们翅膀硬了再自己飞”。

2012年台湾“大选”,中华生产党全体出动帮助国民党拉票,“我们撑所有支持统一的党”。

陈露记得,选举期间她所在的街道一夜间变得泾渭分明,支持蓝营的绝不去绿营的店里购物,绿营店主也不卖东西给蓝营顾客。“只有我们大陆新娘,会去每一家帮国民党拉票。”

2012年“大选”期间,2万多名大陆新娘走上街头,一遍遍劝说每一位路人为国民党投票,卢月香本人也开着家里的厢式货车环岛拉票。

大陆新娘们的付出也获得了回报。2012年胜选后不久,马英九便公开承诺将改善大陆在台人员工作权益,卢月香也获国民党颁发的一等勋章。

根据中华生产党2011年工作报告,成立一年后党员便已发展至21000名。到2013年6月,中华生产党已拥有32000名党员。

“卢主席思想”

党员小组成员会定期地向新成员介绍生产党理念,“主要是宣传卢主席的思想”。“卢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

据台湾“内政部”2013年公布的数据,目前台湾共有注册政党244个,其中既有国民党这样的大党,也有类似于“台湾番薯党”这样的“一人政党”。而由于政党享受税费等多项优待,甚至有政党通过租售车辆来赚取利润。

中华生产党成立大会选在台北海霸王饭店举行,这是一家曾举办台湾诸多小党成立大会的饭店。

从成立第一天起,卢月香便感受到了有台湾特色的政党活动。成立大会开始没多久,便来了五十多个人,每个人都自称是党主席,要和中华生产党结盟并推卢月香做联盟领袖。签联盟协议时卢月香发现,这五十多个党几乎全是全党只有主席一个人的“光棍党”。五十几个主席签过协议,便坐下吃饭,吃完说声“我们常去拜访”,便离开了。

生产党成立第二天,台湾网络论坛上便出现了许多称其为大陆派来的“间谍”,要把台湾“赤化”的帖子。在生产党成立至今3年中,这样的质疑也从未停止过。副主席李新一记得,成立一年多后还曾有人到党部闹事说中华生产党是大陆派来的,“没多久就被警察赶走了”。卢的公开活动由此变得小心翼翼。

影响力增大后,也出现过让卢月香哭笑不得的事情。一次,一个自称是“中华吃饭党主席”的人来到党部门口,说要和卢月香会谈。因卢月香外出不在,党部义工便让其在办公室内稍等。“吃饭党主席”打开办公室电脑,插入优盘,玩了会儿游戏,下载了所有资料后便离开了。此后,“吃饭党主席”又多次到访,每次都是玩会儿电脑就走。

卢月香只得告诉工作人员,今后要核查进出党部的党外人员。

卢月香向曾祥铎寻求关于如何“党建”的帮助。“向最成功、最现成的学习,例如中国共产党,走群众路线,搞好干部政策。”曾祥铎说。

随着卢月香在台湾时间的增多,她对于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思想的认可越来越深,“当年一个人打下天下太厉害了。”她认为只有学习其成功经验,才能推动台湾统一。

陈露介绍,党员小组成员会定期地向新成员介绍生产党理念,“主要是宣传卢主席的思想”。

“卢主席思想”的核心是“树立集体观念,互帮互助,为统一不懈奋斗”。“每个党员都要把自己看成集体的一部分”。除此之外,学习毛主席奋斗史,加强两岸统一信念也是必不可少的部分。

党部每周三会组织会议,会上大家讨论各自的生活、思想上遇到的问题与困难,大家共同解决。开会时卢月香无法到席,她便传一段视频回党部,“党员们看到主席就开心很多”,陈露说。

“卢主席是我们的大救星。”这已是中华生产党每个党员的共识,学习主席奋斗史,体会主席思想更是每个新入党成员的必修课。

此外,党部成员还会定期组织学习舞蹈,如东北二人转、云南傣族舞蹈等,学习结束后会在广场上集体表演。每次表演前成员都会说:“我们是来自中华生产党的舞蹈队。”“台湾人很少见到这么多人跳广场舞,很新鲜。”副主席杜润坤说。

纵使党员热情高涨,学习气氛浓厚,但也并非一帆风顺。在中华生产党短短3年多的历史上,还曾发生过副主席叛逃的“恶性事件”。

中华生产党党部位于6楼,叛逃的副主席是10楼一家化妆品公司老板。据卢月香介绍,“副主席”看到中华生产党有很多女性出入,便带着一箱化妆品来到党部,希望入党并担任要职。

在“副主席”再三承诺会为党员谋福利后,党部开会决定任命其为中华生产党副主席。但跟随卢月香去了几次大陆后,“副主席”突然不见了。几天后,卢月香才知道“副主席”自己组建了政党,也拿着主席名片到大陆希望能和当地政府做生意。

“结果没人理他,不到一个月这个党就没人了。”其他的小党也会在中华生产党挖角。“中执委去了给副主席,地方主委给部长。”卢月香说。

大陆新娘、台湾政党领袖的双重身份为卢月香带来其他人难以比拟的影响力,且均引起两岸的重视。大陆的卢氏宗亲会邀请她任会长,模特协会邀请她当裁判,甚至有家乡人写了书托她带给马英九索要签名。“在大陆做生意也比之前要方便多了,地方政府都会重视。”卢月香说。

成为党主席后的卢月香每次回到大陆都会受到各地官员的热情接待,各种海峡联谊会也纷纷聘请她担任理事。

在影响力扩大后,卢月香想为两岸早日统一做出更大贡献。

“大陆不方便做的事情我来做,大陆不方便说的话我来说。”卢月香说。

接班人

卢月香把干儿子兼秘书长培养成接班人。“秘书长接一任,主席在幕后操控,等过一届就可以回来继续当主席了嘛。”杜润坤说。

2013年6月29日,卢月香回到台湾,迎接她的是站成一排的生产党党员。

每次卢月香回到台湾,都会至少有十余名党部成员自发地去机场迎接,最多一次有十几台车排成一排等候在桃园机场外。大陆新娘们见到卢月香便又哭又笑,伸着手要和她相拥,每个人都争着要让卢主席到自己家里住两天。

虽然已成立政党,但多数大陆新娘仍然讳谈政治,周文清这样的新成员们更是因政治气息淡薄而倍感轻松。“我们是一个很另类的政党,不是没有人情味的斗得血海横流的党派,我们是一个娘家。”宣传部长陈露说。

副主席吴会群告诉南方周末,中华生产党绝对不会介入政治,只是想要为大陆新娘们争取应有权益。

“很多人还是饿了要馒头,渴了要水喝,不懂得争取权益与地位。”大陆党员对权利意识的淡漠让卢很无奈。

经费不足是中华生产党如今面临的最大困难,创党3年来还未收到一笔政治献金,所以支出都依靠卢月香的个人财产,“想办活动都很困难”。

但对于中华生产党的台湾党员来说,走上政治道路似乎是一种必然。“下一步就要进入‘立法院’,发出更大的声音,今后还要参加选举。”副主席杜润坤说。

2013年7月1日深夜,谈判结束的卢月香走出餐厅,打电话告诉党部成员核心内容已无异议,“她们都很期待”。

正式协议要等7月底国民党党部改选后协商,此后如果一切顺利,中华生产党将于2013年8月迎来第一次改选。这是一次没有竞选者的改选,主席仍将是卢月香。

甚至4年后的隔届选举结果也已经可以预知。中华生产党章程规定,主席只能连任两届。对此,卢月香已经将干儿子兼生产党秘书长施颖忠培养为下一任主席接班人。对于这个结果,生产党成员们并无异议。“秘书长接一任,主席在幕后操控,等过一届就可以回来继续当主席了嘛。”杜润坤说。

确定接班人后,卢月香走到哪里都会带着施颖忠,回到台湾时也会把许多工作交给施颖忠处理。“主席的精神,我们大陆新娘都会贯彻执行。”陈露说。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