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岁原国民党抗战老兵获得社保 喜极而泣

jiwuy 收藏 10 3196
导读:95岁的老兵宋老夯潸然泪下            记者将这一消息告诉多名河南籍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他们都喜极而泣。其实早在今年1月10日起,大河报就与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联合发起了“关爱抗战老兵”活动,连续7个版的报道,寻找到河南籍健在老兵300多名。      7月4日下午,荥阳高村乡段坊村,大雨。95岁的抗战老兵宋老夯正睡觉,两年前他的视力完全模糊,只能靠耳朵辨别亲人。   得知是记者前来看望,他执意让儿媳妇搀扶着他坐到院里的屋檐下,腰板挺直。记者凑近告诉他关于民政部传出的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5岁的老兵宋老夯潸然泪下

民政部: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


核心提示 | 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近日,从民政部传出的一条消息,在全国引起关注。

记者将这一消息告诉多名河南籍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他们都喜极而泣。其实早在今年1月10日起,大河报就与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联合发起了“关爱抗战老兵”活动,连续7个版的报道,寻找到河南籍健在老兵300多名。

回访老兵 闻听喜讯,抗战老兵大哭

7月4日下午,荥阳高村乡段坊村,大雨。95岁的抗战老兵宋老夯正睡觉,两年前他的视力完全模糊,只能靠耳朵辨别亲人。

得知是记者前来看望,他执意让儿媳妇搀扶着他坐到院里的屋檐下,腰板挺直。记者凑近告诉他关于民政部传出的消息,老人潸然泪下。他哽咽道:“你们就是救星啊,你们来了就能证明我这个人了。”

宋老夯的儿媳告诉记者,年初的时候,老人已经奄奄一息,“我们都感觉他快不行了。后来你们大河报报道后,有志愿者和好心人来看望……俺父亲现在精神头挺足,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1938年,宋老夯参加当时国民党的部队,时任30师特种兵。1945年,不愿参加内战的他返乡当农民。由于历史原因,宋老夯和他的儿女受尽歧视。“我和我弟弟从小就被村里人歧视,经常挨打挨骂。”宋老夯的大儿子宋照俊哽咽着说,他和弟弟当年因为父亲的问题,上学和参军都受到很大影响。

一锅面汤,独居老兵的午饭

这样的影响也发生在和宋老夯同村,如今已101岁的姬脉乾的家庭。15岁外出讨饭的姬脉乾后来参军,跟过冯玉祥和吴佩孚的部队。后来,参加国民党40军24集团军。“我命大,日本人把我衣服两边都打满窟窿,都没把我打死。”回忆起当年战争的惨烈,姬脉乾思路清晰。后来,祖籍山东枣庄的姬脉乾留在了河南成家,当了农民。“俺爹从来不敢惹别人,说话也都是低声下气的,一不是本地人,二是国民党部队,受尽了委屈。”姬脉乾的大儿媳告诉记者。“现在国家终于承认我们了,我死了也没遗憾了。”姬脉乾说。

和记者一起前往两位老兵家探访的还有另一名老兵崔德成。崔德成今年91岁,是宋老夯的表弟,目前独居在老屋。记者在他昏暗脏乱的灶房里看到,中午饭是一锅黏稠的面汤,苍蝇嗡嗡飞。他告诉记者,最近身体不太舒服,也没有炒菜,“凑合一顿是一顿”。

崔德成的老伴50年前去世,他独自抚养大两个女儿,女儿嫁到外村后,崔德成便独自生活。由于和宋老夯不在一个村子,加上年龄大了很久没见面,他执意要跟着记者一起驱车去看望他的表哥宋老夯。两位老人一见面,就握紧了手。“年龄大了,见面次数一次比一次少了,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崔德成感叹。

百岁生日,吸引各地志愿者

7月4日晚,大河报记者致电抗战老兵金鑑,由于金鑑耳聋听不到电话,他的儿子金安现将这一好消息转达给老人,金安现告诉记者,“我父亲激动得说不出来话了”。

87岁的金鑑,是为数不多的黄埔军校毕业生,也是本报发现健在的河南籍抗战老兵中年龄最小的,而年龄最大的老兵已经104岁。

同样,记者也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了上个月才过了百岁生日的抗战老兵刘宗阁,老人一个劲儿说“好好好”。

刘宗阁是今年年初本报报道刊发后,才获得线索并寻访到的老兵。本报决定为这些老兵免费送去全年的报纸,让发行员每天送报的同时,也能关怀一下老兵们。

6月15日,是刘宗阁的百岁生日,记者前往郑州西郊的爱馨养老公寓看望他。“你看这篇好,习近平跟吴伯雄握手了。”刘宗阁一个劲儿让记者看报纸上的报道。

刘宗阁16岁便去参军,是国民党十九路军六十师工兵营上等兵。1932年,他参加了著名的淞沪抗战,随后又参加了1937年的淞沪会战。据关爱老兵网志愿者统计,目前全国仅存5名十九路军老兵,而刘宗阁是目前河南唯一一位。

当天,得知大家要为自己庆生,刘宗阁很高兴,特意换上孙女为自己买的一身新衣服,并佩戴上珍藏在枕头底下的一枚老兵纪念勋章。

随后,志愿者们把老人接到嵩山路一家饭店庆生。来自全国各地的20多名志愿者为刘宗阁庆生,这让老人几次忍不住掉眼泪。

民间行动 龙越慈善,准备救助河南老兵

原国民党抗战老兵被纳入相应保障范围一事,起因来自香港的人大代表王敏刚的提案。今年两会期间,这名香港代表提出提案“优抚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如今,民政部对此进行答复:将符合条件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纳入相应保障范围。

昨晚,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深圳市龙越慈善基金会理事长孙春龙说:“民间的努力有了重大进展!接下来我会专程安排工作人员赶来河南,与民政部门接洽,商定河南的老兵救助计划。”孙春龙还呼吁各地党委、政府,在7月7日抗战爆发纪念日到来时,按民政部的建议,邀请原国民党抗战老兵参加纪念并给予慰问。

官方行动 省民政厅优抚处相关负责人称,很关注此事

昨天下午,省民政厅优抚处有关领导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们已从网上看到了民政部的答复,也很关注此事。

对大河报此前的报道,他们也很关注,并向记者咨询河南原国民党抗战老兵的详细情况及资料。这几天,他们已安排工作人员咨询民政部如何实施及一些细则。

身边有老兵,请您告诉我们

硝烟散尽,解甲归田。勿论当年帽徽和番号的异同,抗战老兵,都用相同颜色的鲜血,愈合过民族的创口。而今,老兵正慢慢凋零,在我们刊发这组报道期间,或许就会有某个老兵在某个角落抱憾离去。我们仍在寻找1931年至1945年间的抗战老兵,以期让他们及早得到关爱及政府的优抚。

若您有线索,请拨打大河报热线0371-96211或电邮dhbzcz@126.com。


本文内容于 2013/7/6 11:01:01 被小编a39编辑

4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让曾为祖国奋战过的战士不再流泪,不管是共军,还是国军

如果这样的老兵我们都不承认,那还有资格责骂日本参靖国神社?只要是为民族的解放做出贡献的人都是值得我们尊敬的。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