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们村的老人,当时在疗养院养老,与我家有点亲戚,几年前父亲带我去看的他,耳朵已经要聋了,他自己说是打仗震得一直就不好,知道我有当兵的想法,就给我讲了讲他经历的战场!以下是他讲述的一场战役,也许只是这场战争中一次微不足道的战斗但却是他的全部!以下是他的话没有什么文学性,我也没有什么修饰!还是直面残酷的好!他们营是高炮营,阵地的在一块平整的高地上,大约二十几门炮,他是装填手!那是一个下午,美军空袭,这种事太多了,我们的空军他说几乎没看到过,也没给过他们什么支援,也许是他们营在前沿吧!那就干吧!不过没想到的是这次的空袭的目标就是自己,那一仗是他打过的最惨的一仗,他说你以为空袭是什么样,不是一架一架的就像燕子一样一群一群的感觉天都是黑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种描述,不是夸张应该是当时的心理原因,照成的感知错位!不然那得多少敌机啊!不过也可以足见敌机之多)你以为打炮是怎么打啊!根本就来不及瞄准,就那么一圈圈的打出去,弹药在缺也不是这个时候省的。这种仗熬得就是装填手啊!刚装进去几十秒炮里的弹药就光啦!空袭也就不到二十分钟感觉好像几个小时!很多的炮就是因为装填手跟不上被瞧到空子给打了!当时就知道装弹装弹装弹,装的快就能活!他的二炮手也给炸死了,每个人都浑身是伤,是让弹片崩的,他说这种伤没什么事不是硬伤,没伤到骨头,我看了得有十几个伤疤!这次战斗中他创造了装弹记录(多少我忘了)!后来得了军功章,见过毛主席!这是他今生最骄傲的事了!我还看见了一张照片就是这场仗后在阵地上拍的,他坐在炮位上有一个医生在给他包扎,看起来很英气!他说其实不是那时刚打完太累了,就坐在那不会动了,他受伤也不重医生就那么给他包扎了恰巧被拍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