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了解这段历史的看看

gablue 收藏 1 816
导读:这两张证书收藏者一直不肯卖,2枚章已经没有了。收藏者大概也知道它的珍贵就是不肯卖给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证书是收回旅顺口时发出去。希望懂的人回复一下,花很多钱买它意义大吗?hua   2005年4月15日,是人民海军旅顺基地组建50周年。旅顺,位于辽东半岛南端,与庙岛群岛、山东半岛北侧蓬莱角共扼渤海海峡,构成北京、天津和渤海海岸的屏障。这里有闻名中外的天然良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港内水深波平,终年不冻。近百年来,凡到过旅顺的中外军事家无不称奇,认为这里是不可多得的海军基地。然

这两张证书收藏者一直不肯卖,2枚章已经没有了。收藏者大概也知道它的珍贵就是不肯卖给我。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证书是收回旅顺口时发出去。希望懂的人回复一下,花很多钱买它意义大吗?hua麻烦了解这段历史的看看

麻烦了解这段历史的看看

麻烦了解这段历史的看看

麻烦了解这段历史的看看

麻烦了解这段历史的看看

2005年4月15日,是人民海军旅顺基地组建50周年。旅顺,位于辽东半岛南端,与庙岛群岛、山东半岛北侧蓬莱角共扼渤海海峡,构成北京、天津和渤海海岸的屏障。这里有闻名中外的天然良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港内水深波平,终年不冻。近百年来,凡到过旅顺的中外军事家无不称奇,认为这里是不可多得的海军基地。然而,驻守在这里的人民海军基地,是在全国沿海各地海军主要部队已先后组建,海军领导机关成立五年以后的1955年才组建的。对旅顺港来说,1955年是个值得永远纪念的年度。

1954年10月中苏双方达成协议:苏联军队于1955年5月31日前撤退和完成设备移交工作

旅顺港始建于19世纪中后期。清政府几经勘查比较,决定在旅顺建造船坞、炮台、码头及铁路、电报局等军事设施,使其成为新创建的北洋水师的基地。整个工程自1880年10月动工,到1890年11月竣工,历时10年,耗费白银430余万两。

中日甲午战争后,旅顺沦为日本的殖民地。1895年12月25日,在清政府交付了3000万两白银的“赎辽费”后,日军才撤出了旅顺,撤离了辽东半岛。1897年,沙俄强租旅顺口,租期25年。日俄战争后的1905年,日本以战胜者的姿态逼迫沙俄交出了旅大地区的“租地权”。从此,旅顺再次易手日本。日本军国主义开始了对旅顺长达40年的法西斯统治。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进驻旅顺港,接管了日军占领的海军基地。为赢得苏联政治上的支持,国民党政府签约承认了这一事实。从此以后,旅顺便在苏联的管理之下。

1949年,随着人民革命的胜利和共和国的诞生,中国人民自己掌握旅顺命运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1949年夏,新中国的成立尚在筹备中,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刘少奇就受命秘密访问了苏联。在苏期间,刘少奇与包括斯大林在内的苏联主要领导人就旅顺问题进行了几次交谈。当时苏共中央内部就决定,一旦对日和约签订,美国从日本撤兵,苏联也从旅顺撤兵。归国后,刘少奇如实向中共中央书记处汇报了斯大林和苏联政府的态度,毛泽东深感欣慰。

同年12月,举国上下还沉浸在开国大典的欢欣中,毛泽东就亲率中国政府代表团登上北去的专列,开始了访问苏联的行程。从12月16日毛泽东抵达莫斯科当天直至谈判结束,旅顺问题始终是双方会谈和私下交谈的一个重要话题。经过反复磋商,最后终于达成一致。1950年2月14日,周恩来、维辛斯基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克里姆林宫里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和《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及大连的协定》两个重要的历史文件。

《关于中国长春铁路、旅顺及大连的协定》规定:“缔约国双方同意一俟对日和约缔结后,但不迟于1952年末,苏联军队即自共同使用的旅顺口海军根据地撤退,并将该地区的设备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而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偿付苏联自1945年起对上述设备之恢复与建设的费用。”这一协定,是半个多世纪来关于旅顺问题的若干条约中唯一一个收回土地、收回主权的正式文件。毛泽东非常高兴。回国后,他在全国政协常委会和中共七届三中全会等场合,几次满意地讲到协定签署的重大意义。

朝鲜战争爆发后,面对抗美援朝战争短期内不可能结束的现实,而议定的苏联从旅顺撤军的最后期限就要到来,旅顺问题怎么办?1952年8月,周恩来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又一次访问了苏联。

第一次会谈,周恩来就开诚布公地向斯大林通报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苏的愿望和要求:“关于中国国内形势和五年经济建设计划问题,代表团准备向苏联同志提交一个书面报告,待报告提交后再谈。考虑到日本只和美国及其他资本主义国家缔结和约,而拒绝与中苏缔结和约,同时考虑到朝鲜战争的现状,中国方面希望苏军继续留在旅顺口。”斯大林当即答应:“这是可以的,但动议应由中方提出。在旅顺我们是客人,我们不便提这种问题。”在这一原则基础上,中苏双方经过具体磋商,签署了《关于延长共同使用中国旅顺口海军基地期限的换文》。文件中说,为了支持配合抗美援朝战争,制止和打击帝国主义的侵略阴谋,中苏双方同意延长两国共同使用旅顺海军基地的期限。苏联军队撤离旅顺的时间另行议定。

1954年,中国人民在抗美援朝的凯歌声中迎来了新中国成立五周年。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于9月底率苏联政府代表团抵达北京。在参加了建国五周年庆祝活动后,双方领导人就中苏关系、国际形势及旅顺撤军问题举行了会谈。

赫鲁晓夫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为了树立自己的国际形象,巩固苏联在社会主义阵营的地位,他这时对中国是相当重视和宽宏的。所以,当毛泽东讲到旅顺问题时,他立即表态:“中国作为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不应驻有外国的军队。我们的军队1952年没有依约从旅顺撤走,是应中国的要求。现在形势变了,要研究撤军问题。”他并且表示,除新安装的海岸炮群外,愿意将旅顺、大连的一切设施全部无偿地移交中国。经过周恩来率领有关人员与苏联代表团具体会商谈判,于10月12日在中南海颐年堂签署了《关于中苏会谈的公报》和《关于旅顺口海军根据地问题的联合公报》。这是一个少有的隆重仪式: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等中国主要领导人和赫鲁晓夫率领的苏联政府代表团全体成员,都出席了签字仪式。《联合公报》指出:“双方议定苏联军队自共同使用的旅顺海军根据地撤退,并将该地区的设备无偿地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苏联军队的撤退和旅顺口海军根据地地区的设备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应于1955年5月31日前完成。”

苏联军队从旅顺撤离的时间,终于议定。军委指示:学习好、接收好、团结好

中苏关于旅顺问题的《联合公报》通过报刊、电台发表后,各民主党派、社会各界大为振奋,举国上下一片欢欣鼓舞。满打满算只有半年的时间了,国务院、中央军委当即召开会议,研究、部署接收苏军防务暨驻旅海军部队组建事宜。

转眼1955年就到了,接收旅顺进入倒计时,各项工作迅速展开。元旦刚过,中苏联合军事委员会依约成立,双方各派出一个代表团协商处理防务交接工作。苏方主席是驻大连苏军司令官别洛博罗多夫上将,中方主席为国防部副部长、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同时,成立了由萧劲光和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邓华为负责人的旅大防区接收委员会总会。总会下面设陆、海、空三个分会。海军旅顺基地的交接是整个防务交接的重点。因此,特别加强了海军分会的力量,由海军参谋长周希汉任主任委员,段德彰、罗华生、彭林、邵震、宋景华等为副主任委员,具体负责苏联海军装备的接收和中国海军基地的组建工作。

与此同时,遵照中央军委的指示,在有关部队开始对官兵进行“学习好、接收好、团结好”的教育,并将选定的接防部队陆续从全国各地调往旅顺。

兼任着外交部长的周恩来,是整个接收工作的总指挥。从《联合公报》发表那天起,他就把接收旅顺防务列入工作日程,每一步都有具体指示。2月17日,他亲自主持国务院全体人员会议,讨论研究《慰问和欢送驻旅顺口地区苏军工作计划》,及对接防部队进行教育等事宜。

按照计划,在苏联建军节到来之前,国务院派出了以副总理兼国防部长彭德怀为团长,宋庆龄、贺龙、郭沫若、聂荣臻等为副团长的慰问团到旅顺慰问。在盛大的慰问大会上,慰问团首席副团长、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宋庆龄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她说,中国人民对苏联红军走过的道路和光辉业绩表示崇高敬意。苏军在击败日本帝国主义和维护亚洲和平的斗争中,给予中国人民的巨大援助,中国人民将永志不忘。中国人民解放军要学习兄弟的苏联红军的好思想、好作风,为建设强大的国防、保卫世界和平作贡献。驻旅苏联海军司令库德良夫切夫少将满含深情地致了答词。会前会后,大家热烈拥抱,互致问候,互致良好的祝愿,情意融融。

月底,中苏两国部队装备交接全面展开。一个多月来陆续调到旅顺的解放军官兵达1万余人。其中只有少数骨干来自华东、中南军区海军和青岛海军基地,大部分是从天津、沈阳等地来的公安部队和其他陆军部队,属地道的“旱鸭子”。为了尽快熟悉手中装备,掌握必备的海军技术,各编队领导遵照毛泽东“要把苏军的一切先进经验学到手”的指示精神,把部队组织起来,本着“兵对兵、将对将”、接收什么学什么的原则,拜苏军官兵为师,争分夺秒、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军事技术。中国的官兵热情高,学得刻苦,苏军官兵责任心强,教得认真。从课堂到阵地、到海上,整个码头、军港,到处是一派热气腾腾学军事、练技术的生动景象。

随着向苏军学习活动的深入开展,接收部队各编队(师、团)领导对本单位所接收的武器装备、物资器材的性能也有了比较清楚的了解。从3月中旬开始,中苏海军各级主管干部开始依据有关规定交接装备。

按照有关规定,中国方面接收的装备分有偿、无偿两部分。有偿接收的有:小型鱼雷艇、护卫艇、各型辅助船共66艘;水鱼雷轰炸机、教练机等78架;各种型号的海岸炮54门、高射炮122门,以及弹药、鱼雷等其他物资,共付出2.7亿卢布。无偿接收的有:布雷舰1艘,护卫舰、护卫艇各2艘,以及码头、阵地、营房等设施和器材。在各中队、大队(即营、团)官兵对口学习、交接的基础上,以编队为单位分别举行交接仪式。

4月上旬,海军基地各部队装备交接工作基本完成。中苏联合军事委员会决定,4月15日举行签字仪式并欢送苏联海军回国。

中苏两国在旅顺进行防务交接,是震动世界的大事,不仅许多国家的报刊、电台舆论纷纭,就连驻在日本和南朝鲜的美国飞机、舰艇也频繁活动。所以,接收工作一开始,中央军委和海军党委就明确指示,接收旅顺、大连要以战备姿态进行。临近尾声,中苏双方首长更加警惕,保持“外松内紧”状态:一方面,中苏海军官兵照常进行各种友谊活动,签名、照相、赠送纪念品,举行联欢晚会、电影晚会;另一方面,加强警戒,随时准备携手迎敌,打击入侵的敌人。

4月15日,中苏两国海军防务交接签字仪式在海军基地“水兵俱乐部”前的大操场隆重举行。中国海军接收分会负责人罗华生、苏联海军旅顺基地司令库德良夫切夫分别代表本国在《辽东半岛协议地区海军防务交接证书》上签字。《交接证书》郑重宣告:“苏联海军已将辽东半岛协议地区之海军防务移交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并自1955年4月15日24时0分起,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旅顺基地首长负责该地区沿岸之防务。”接着,军乐队奏苏联国歌、中国国歌,苏联国旗从旗杆上缓缓降下,五星红旗在军乐声中冉冉升起……

同日,国务院发出电令,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接收旅顺防务部队番号:“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旅顺基地”,正式编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5月3日,国务院颁发命令,任命接收分会负责人罗华生、彭林为旅顺基地司令员、政治委员。

自1895年4月《中日马关条约》签订,辽东半岛被割让日本,至1955年4月旅顺在友好的气氛中得以顺利接收,整整过了60年。至此,旅顺港才真正掌握在中国人民自己的手里。举行交接仪式的当日,旅顺城乡各界群众不约而同地家家举杯欢庆,纪念这一盛大节日。许多饱经沧桑的老人抚今思昔,激动不已,泪湿襟怀。

旅顺港八一军旗迎风飘扬,新组建的海军基地接受祖国检阅

1955年夏天,旅顺港军旗猎猎、战歌嘹亮。新组建的人民海军旅顺基地官兵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练兵运动。为了锻炼部队,检阅苏军撤走后辽东半岛的防务,当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受命在旅大地区进行了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演习。

这是新中国组织的第一次三军联合演习,中央高度重视。演习由总参谋部组织,叶剑英担任总导演,总参谋长粟裕及有关方面领导陈赓、邓华、甘泗淇、萧克担任副总导演。总导演部下设陆、海、空三个导演部。参加演习的三军部队总兵力3.8万人。全军各部队800余名高中级干部云集旅顺,随演习部队作业见学。演习课题是:在使用原子、化学武器条件下,诸兵种协同抗登陆作战。

参演海军部队由萧劲光、周希汉统一指挥。旅顺基地司令员罗华生、副司令员邵震、副政委宋景华等军政首长及司、政、后机关业务部门主要干部均直接参加演习。基地主力战斗部队包括鱼雷快艇22艘、护卫舰2艘、护卫艇9艘、布雷舰1艘,海岸炮、铁道炮、高射炮部队计22个连和1个探照灯连等,都按照各自使命参加了作战演习。此外,基地还派出潜水工作船和其他辅助船,担负演习部队的后勤保障任务。

演习中,通过突击训练的旅顺基地官兵士气高涨,敢打敢冲,熟练地驾驭着手中的武器装备,与东海舰队、青岛基地参演部队密切协同,积极配合,按照预定方案圆满地完成了演习任务。参加演习的苏联顾问看到大批半年多前才从陆军调来的干部、战士学会了海上作战指挥,对武器装备运用自如,深表敬佩。演习中,他们不时伸出大拇指连声称赞:“学得快,掌握得好,很好!”

演习期间,党和国家领导人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彭德怀、刘伯承、贺龙、聂荣臻、徐向前等都亲临现场观看了演习,检阅了部队。在视查“鞍山”舰和402潜艇时,刘少奇、邓小平应官兵的要求先后两次联名题词:“同志们,共同努力,为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而奋斗!”“按照毛主席的指示,一定要建立强大的海军。”

1955年的旅顺口,风云际会,世人注目。从中苏防务交接到三军联合演习,共和国的党政要人、身经百战的三军将帅,一批又一批来到旅顺口。他们脚踏古战场,回首旅顺口风雨沧桑,语重心长地对旅顺基地的官兵们说:旅顺的近代史就是中国的近代史、就是中华民族的近代史。希望你们记住这段历史,发奋图强,把旅顺建设好,保卫好!面对军港猎猎飘扬的八一军旗,回味首长们的教诲,官兵们无比激动。庄严的誓言,写在了码头、炮台的石壁上,也深深地刻在官兵们的心上:

“牢记昨日的历史,不负人民重托!”

“苦练军事技术,建设强大海军!”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