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八)一个普通人在普通部队当兵的普通流水账

孙振江 收藏 0 1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月12日

几人找到通信员,要了中队唯一的文娱用品——电视机。林宗比较内行,电源接通后,开关一拉,经过简单而又复杂的调收,电视屏幕上现出了图像,听声音,是英语讲座,虽是中学生,我却一点都不懂,看的时候也三心两意,就干脆离开电视机,走到菜园里,同建峰摘了很多还不太成熟的西红柿,把它洗净切成一片一片,下些白糖,吃起来味道倒不错,一边吃一边看电视。吃光了,电视也没意思,就干脆关掉,几人没穿军装就走出营区,到厂部大门值班室坐了一些时,打算后就走到商店那边去,没多久,我班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我们的行列,来的并不称意,是叫我们立即回去,我们睬也不睬他,隔不久,三位也感到很没趣,散漫走着回营区。

一到营区,“猪头”九班长没等我们站住脚,就叫我们去中队部。这办公室已进了多次了,今既有指示也无所谓了,踏进去,两位中队最高官相对而坐,我和林宗、建峰并排坐在一张长椅上。中队长开口道:“你们怎么回事?外出不请假,而且不穿军装就走出逛马路,我刚才喊你们为什么不听?我们多次同你们谈话,问题还陆续出现,你们该怎么办?”这就奇怪,为什么走出时没听见,我们异口同声说:“没听到。”他们还说了很多,讲了很多道理,问我们想不想在部队干,若不习惯部队生活的话,可以打报告向上级提报。我以前就想回家了,现在是好时机,当然也(想)及早回家为好,林宗、建峰的想法也是如此,为此,回答的话当然也是退伍。他们说:“好,我们就尽量向上汇报,若同意的话,就让你们退伍,但我们现有一点要求,你们今后按己守分就可以了,按照军人的标准去工作,也不需要你们学习张海迪的精神什么的。”我们随便脱口说:“也可以。”中队长最后还说,隔十天后,我找你们汇报这一段时间里的各项成绩。

中午时分,我等又出去了,走到半路,因碰到了新兵连时的战友、老乡——邝燕民。就无法去二排了,两群合成一群又回到营区,找一合适的宿舍,固定后大吹特吹了,特别是邝燕民同林宗,你一言我一语争论得很激烈,我抿口暗笑。等等,总之,这一星期天,又恼恨、有快乐,快乐冲走了恼恨。晚上看电影,日本故事连续片《望乡篇》之《寅次郎的故事》,看后很受启发,主人翁寅次郎从浪荡子改变为实实在在的人,后又从实在变为浪荡的一个过程中,就是阐述了社会和人为的丑恶灵魂,一个人想改头换面,到头了,因为受人欺骗,所以,也无法重人(新)做好了,只好混日子。所以说,人的好坏,是同社会的因素有直接的关系。

6月13日

上午训练。等于休息,又等于受气。班长多次的批评,满肚子的气无法排斥,最后一小时学习时也无法把军事理论记着入脑子里。下午是劳动,活受了一午罪,别人劳动我也劳动,这一次我带了一把小铲,整整一午培了六、七米,还要班长再次填土。收获是有的,比起前次劳动好多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不被人多说,反正人人动手,干多少不当一回事,人的能力有大有少(小)吗,这样,别人也不用在背后叽哩什么了。牢骚话也不起作用,为此,这是我今天所做的最高明的一点。

6月14日

今天同昨天一样。唯一的变化是训练项目不同,昨天是拳术,今天是军体,下午劳动的地方更换,今天是营区房(旁)的甘蔗地,比昨天少走点路。

上午训练,自己对自己来说,还算可以,起初时作风比较松散,班长的话也当作耳边风。到后来,兴趣倍增,单双杠的练习也比同行多做一、二,学习时,却与众不同,别人学习军政理论,而我呢,是同书本打交道,别人全神贯注学习,我也津津有味看着小说。班长多次指出不能看小说,我“哼”一声,就算是接应,反正他说什么,我都不理的。

午睡前冲了凉,看了几页书,就睡着了,起床号一吹,还不愿意起床,多睡几分钟,动作快速整完内务,洗了脸,精神清醒。等待吹哨子。今午不是训练,可随便点,不用集合,人差不多走完,我才慢条斯理,拿起小铲到甘蔗地劳动,劳动完毕后,我还同林宗一起出了一趟街,吃了一支冰棍,转了一圈,回来是离吃饭还很长时间,我有些累,书也看不入眼,就坐在凳子上,哼几支流行歌曲消磨时间。

6月15日

今天是端午节。一整天大小雨连续不断。

一日的安排都是学习政治理论,听了指导员的讲课,还简单照抄了内容,学习提纲时,连一字也没过目,只抄抄写写自己喜爱的字句。

中午还很愉快又痛快,冲了一冷水澡,还还洗了自己找来的植物草(因不懂得它的名字,传说中这种草能驱除魔邪,洗后身体健康,不会得病),浸些水放在空旷地,差不多到午时,打了一桶开水充(冲)在一起,分作几份,十二时正开始洗。在家时可洗个够,现在有这样的水洗也算不错了。我们远离了家乡,为了怀念,也就这样做了,所以,中午还有实际意义。

6月16日

忽阴忽雨这鬼天气很不使人顺心。

站岗回来,该卸掉的全部都脱了,草草洗手,快步走向饭堂,拿了碗,洗干净,走进厨房打饭。“真他妈的,连饭也没有。”我上前问明原因,那人说:“饭都给吃光了,听说中午的剩饭混在一起,所以他们(指全中队警士)吃到馊饭时都倒了,导致我们站岗的没饭吃。他们当中还有些人想同炊事班的打架。现在正煮饭,我肚子连肠道都收缩了,还没饭吃,你说气不气人?”我也很恼恨,每次站岗回来,都是吃剩饭、冷菜,这次等饭吃还好,因为是热饭,等了十几多钟,我不耐烦,就揭开锅盖,小瓢子打一点来看,嗨,还未熟哩,焦臭味已一阵阵发出来,我只好忍气吐声吃那倒在上面的剩饭之剩饭了。

6月17日

我在哨楼上观察这看守范围,空洞的山谷,幸好有几声鸟的哀叫,看样子是失群找不到母亲的小鸟发叫的吧?这样更为好,可延长些时间,听着它连续不断的叫唤,也就是欣赏一支思乡曲,耳朵里还收听了女孩子的谈笑声,看时,连人的影子也看不到,我犹如置身天然的剧场中,观看的方向捉摸不定,演员好象故意戏弄我,乡村姑娘呈现在我面前,这我才发现她们是隐没在柑桔园里。不管怎么说才好,有——我敢加以肯定的,就是——象刚才那样,就更加增添了生活的情趣,更显得春意盎然。不是吗?一听到声音,就看到他(她)们,那就显得太唐突了,单调。生活也是如此,若是人没骗人,尔虞我诈,也显得很迟钝,没有丰富多彩,平平淡淡过日子。只有崎岖曲折,长满荆棘蔓藤的生活小道,人们走进里面,免不了衣服被割破,肌肤被戳穿得血液淋漓,鞋底摩擦烂,脚趾被穿,只有这样,才有神智发达。识别假与真、善与恶,才能把狭窄崎岖的羊肠小路,开辟成宽阔平坦的大道,为此,生活不就五彩缤纷、绚丽多姿吗?…‥

一声叫喊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神色慌张四处张望,以为发生什么大事小情,我班的警士提着铁桶,拿着扫把,在岗楼下站着,也许是在等我下去开门吧,我连忙快速下楼,把他们放进来的钥匙开了锁,不用说,他们是打扫岗楼卫生而来的。

重上岗楼,脚未站稳,刚才两位少女现在已在围墙下的转弯角隐藏似的站着,有时羞怯探头张望我,连续二、三次,忽听楼里的噪杂声,她们好像知道什么了,只好背着野菜返回。

6月18日

一天没见一丝太阳光,这里却很明亮,比在太阳下看景物时,显得更美丽,轮廓更清晰。雨后的初晴,万物清新,远近一片锦绿青翠,河如(流)如银带系在田野腰间,近山如翡翠,近(远)峰似碧石而生就的。天空无垠的银白,万紫千红,绮丽绚烂,望不到边的原野铺上斑斓嫩绿的地毯,羊儿蹦跑,挑食,鸟雀吱吱喳喳觅食,牧牛童挥起竹鞭赶着牛群,贪婪地再吃一口鲜嫩的青草,鱼儿跃起水面偷瞧这佳美的景色,浮萍惊慌而羞愧移走躲避一旁,多情的蜻蜓姑娘在水面戏水,舞动柔软的身体,寻求美丽称意的偶伴,植物的翠叶上滚动着珍珠似的水滴,我迈着步伐,飘飘欲仙,好像踏着浮云,置身在仙界。但这真景实象不知要胜过仙境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我赏心悦目行走在此间,随意在路边摘几朵山菊花,清醇的幽香使我神采**,一只黑色的蝴蝶大大方方在我手挥(握)中的花儿围绕。几株桃树满(挂)满了红红硕大的桃子,摘一个在嘴边一咬,一股清甜的果汁自动流进我的心里,多么香呀,心里美滋滋。这些果实也多亏我们的看护,不然的话,不到成熟就不翼而飞了,所以,我在哨所欣赏它的美姿,又可偿(尝)试它的味道,真可谓两全其美啊!


本文内容于 2013/7/5 21:59:19 被孙振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