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家护院7年土狗半夜扰民——小区居民写告示辩论...

122师广播员 收藏 3 844
导读:“大黄”是一只流浪犬,2006年7月,南二环一家属院有居民将它收留成为护院犬。 看着吵作一团的邻居,土狗“大黄”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它。曾是流浪狗,被小区收留,看家护院整7年,现在它的去留却引发了一场“社区大战”。居民们分成“挺狗派”和“撵狗派”,双方甚至写出“大字报”相互争吵。 昨日,经九路西安职业技术学院南郊家属院的门房前,一封告示引发了小区居民之间的一场“战争”,而双方争议的焦点正是已在小区呆了7年的大黄狗。 7月3日,物业在小黑板上写出了一则告示:“关于大黄狗的处理意见:7月3

看家护院7年土狗半夜扰民——小区居民写告示辩论...

“大黄”是一只流浪犬,2006年7月,南二环一家属院有居民将它收留成为护院犬。

看着吵作一团的邻居,土狗“大黄”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它。曾是流浪狗,被小区收留,看家护院整7年,现在它的去留却引发了一场“社区大战”。居民们分成“挺狗派”和“撵狗派”,双方甚至写出“大字报”相互争吵。

昨日,经九路西安职业技术学院南郊家属院的门房前,一封告示引发了小区居民之间的一场“战争”,而双方争议的焦点正是已在小区呆了7年的大黄狗。

7月3日,物业在小黑板上写出了一则告示:“关于大黄狗的处理意见:7月3日,学院物业科召集有关人员开会商讨了关于大黄狗的处理方法。由于大黄狗已近10岁,已属动物年龄的暮年。且中央电视台6月30日也报道了大型犬伤人事件,场面血腥恐怖。昨日,陕西省电视台也报道了犬伤主人的事件,所以拟将大黄狗送到农家乐养老,我院住户可随时去探视。大家就狗的去留问题表态(限住户)。请在门卫处签字表态。”

这只名叫“大黄”的流浪土狗,早在2006年10月本报就报道过,当时它在这个小区刚刚“落脚”。大部分居民非常喜爱它,小区家委会前任主任吴军说,“大黄”刚来小区时,因为没办理狗证被限犬办的工作人员带走,后来居民捐款筹集了800多元钱,才为“大黄”办理了犬证。它也“投桃报李”,为小区看家护院,之后便很少发生盗窃案件。目前它的去留又引起小区居民关注。

“大黄是本院的功臣狗,可以这么草率处理?”“物业管得太宽了。”“安全谁负责?”……就在物业通告的旁边,部分小区居民的留言“言辞激烈”,甚至有居民在“功臣狗”三个字旁具名写上了几个“同意”。

这些带着“火药味”的文字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故事呢?

焦点问题 大黄去留咋解决

“因为对于大黄小区居民有反对养的,也有极力赞成养的,所以我们要听取居民的声音。”目前代理家委会工作的王守平说,目前反对养的也有一定数量,他们正在收集意见阶段,截止时间是今晚8点。之后将根据统计情况,在“尊重大多数居民意见”的基础上,再进行决定。

挺狗派 它来后小区很少被偷

“它确实很乖,对小区的居民都很友好,院里的小孩子都和它玩闹。”昨日,家委会前一任主任吴军说,大黄带给居民很大安全感。

吴军说,“大黄”在小区居民中有口皆碑:天天在院子里“巡逻”,自从它到了小区,居民家就很少被小偷“光临”;而小区的居民它几乎都认识,晚上有居民回家晚,它都会跟在身后“送”回家。

“我当时是主任,所以办犬证时用的是我的身份证。”吴军说,“但小区所有居民都知道,大黄是属于全院子居民的。”

至于“大黄”的来历,小区居民王新民说,2006年7月的一天,他在小区院子里发现了“大黄”,“我发现它时,它又饿又渴,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王新民说,那天下午1时许,他下楼在门口看到,一条约一米长的黄狗跑进了小区,还浑身脏兮兮的。“我以为是谁家的宠物狗呢。”王新民说,而当他当天下午3时许再下楼时才发现,那条小黄狗趴在院子花园里喘着粗气。“估计是流浪狗,我就把它带回了家。”王新民说,他给小狗洗了澡,还喂给它水和火腿肠。

“我就想第二天去找家委会主任,想让这条狗留在院子里。”王新民说,没想到当天晚上“大黄”就在院里立下了“功劳”。

“有个小偷刚翻墙进到院里,正准备撬二楼的窗户行窃,没想到‘巡逻’的大黄不停地叫,把小偷给吓跑了。”王新民说,这也确立了大黄在小区里的“地位”。

“大黄来之前,我家就被偷过三次,之后就再没被偷过。”王新民说。而居民李奶奶今年已经80岁,之前她有两次晚上回家较晚,刚进院子,大黄就跟在身后,一直将她“护送”回7楼的家。

撵狗派 有伤人先例怕再出事

“小区紧挨着马路,一有人经过,它就叫唤。”昨日下午7时许,见记者采访,居民刘女士倒起了“苦水”,她说,自从大黄留在了院子里,她就经常深夜被惊醒。

“我本来就有心脏病,它一叫唤我晚上就好几个小时睡不着。”刘女士说,大黄虽然平时很乖,但也有“出格”的时候,有次就扑上了院里的一个小女孩,还抓伤了脸。

而小区目前代理家委会工作的王守平说,因为大黄,之前家委会内部还发生过激烈争吵。“大黄是只母犬,下过两次仔,但每次下的狗仔咋处理,让家委会也犯了难。”王守平说,最后家委会两名工作人员就给大黄结扎了,因此和时任家委会主任还发生了矛盾。

“这只狗的年龄也大了,在小区‘工作’了这么多年,也应该‘享受晚年’了。”王守平说,此外,也怕大黄万一伤了人,这种意外可能难以避免,所以就想听取居民的意见,看是否将大黄送走。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目前“撵狗派”认为大黄不适合留在小区的原因主要有四点:大黄年龄近10岁,相当于人类的老年,已经不适合再看家护院;夏季大型犬伤人事件频发,大黄之前也有伤人的先例,因此不排除再次伤人的可能;因为小区临近路边,过往陌生人很多,但大黄只要见到生人都乱叫,尤其是晚上很扰民;同时很多居民因为大黄的问题发生了矛盾,在小区里制造了不和谐因素。

不过大黄的去留也引起部分居民的担忧。“这么多年了,我们实在舍不得它。”小区居民刘先生说,“看家护院的狗哪有不叫唤的呢,这才能吓走坏人么。”

本组稿件由本报记者周金柱采写

来源:华商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