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中情局在香港有行动基地

cjjp 收藏 3 7895
导读:据香港《紫荆》杂志:美国中情局前僱员斯诺登,尽管已于6月23日离开香港,但是他撬动的一场席捲全球的政治风暴,令人刮目相看。这场风暴不仅将美国网络罪犯行为公之于众,也将美国政府虚伪的“自由民主”面纱彻底撕下;同时亦将全世界最大的“间谍王国”──美国针对中国的行动曝光。包括香港在内的国际社会因此看到,美国情报机构插手香港事务不是没有,而是很严重,美国正在千方百计将香港塑造成其牵制、迟滞中国发展的基地。   美国疯狂插手香港事务,受伤害最大的,当然是香港以及国家利益。斯诺登事件告诉700万香港市民,


据香港《紫荆》杂志:美国中情局前僱员斯诺登,尽管已于6月23日离开香港,但是他撬动的一场席捲全球的政治风暴,令人刮目相看。这场风暴不仅将美国网络罪犯行为公之于众,也将美国政府虚伪的“自由民主”面纱彻底撕下;同时亦将全世界最大的“间谍王国”──美国针对中国的行动曝光。包括香港在内的国际社会因此看到,美国情报机构插手香港事务不是没有,而是很严重,美国正在千方百计将香港塑造成其牵制、迟滞中国发展的基地。

美国疯狂插手香港事务,受伤害最大的,当然是香港以及国家利益。斯诺登事件告诉700万香港市民,美国针对香港及中国,除了公开的外交人员、隐身的特工外,还有数目庞大的网络部队,他们利用网络入侵目标终端用户,进行伤害和掠夺。

面对这样的事实,很多香港市民如梦初醒,中央政府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的忧虑并非无中生有,而是到了必须重视的程度。美国利用网络疯狂入侵香港,过去一个月的香港,有如“007”谍战片现场。斯诺登以前CIA僱员身份,将大量美国军方机密带到香港并公开予英美媒体,其后再向香港《南华早报》爆料,揭露美国自2009年开始就已将目标锁定香港,并数百次入侵大学、社会团体及私人电脑;美国政府针对香港的目标终端用户网络入侵成功率达到75%。

斯诺登公开的信息,让香港市民醒悟到两点,一是美国人“说一套、做一套”的虚伪面目;二是美国人入侵香港网络、伤害终端用户,插手香港事务的具体形态与方式。从而提醒香港市民,小心美国人正在以所谓“国家利益”的理由,伤害我们。斯诺登公开了美国政府及情报机构对香港的态度和做法后,相信包括美国驻港领事馆在内的美国公信力,将会大大减弱。

有些学者认为,“美国插手港事务”的方式与形式,一般体现在四个层面:第一,美国政府及驻港领事馆外交人员;第二,一些和香港有渊源和关系的西方政客或组织,包括有政治目的基金会、智库;第三,英美培植的“留守”或渗透在香港各个重要领域的潜伏人员;第四,在一些重要时刻和重要问题上,美等国政府公开发表某些言论。

但是斯诺登却证实了另外一些东西,即干预、插手香港事务,除了传统做法,美国还利用高科技手段,组织数目庞大的网络间谍,日以继夜地盯住香港,入侵终端用户,入侵私人电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美国国家安全局曾入侵中国电讯公司以获取手机短信信息,并持续攻击清华大学的主干网络以及电讯公司Pacnet香港总部的计算机,该公司拥有区内最庞大的海底光纤电缆网络。

中情局在香港有行动基地

斯诺登在与英《卫报》记者对话时,将美国人在亚洲的情报部署曝光。例如,他在访问中主动提及,美国中央情报局在香港设有行动基地,就在美驻港总领事馆之内。英国《卫报》记者在报道中如此写道:“Snowden chatted with me live from a Hong Kong hotel room, not far from a CIA base in the US consulate.”(斯诺登和我在香港一间酒店对话,离驻港总领管内的中央情报局基地并不远)同时斯诺登打趣地说:“我肯定,他们下周一定会很忙。”

藏匿于美国驻港总领馆内的中情局行动小组在香港做什么?他的设立、运作、目标又是为何?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以往隶属军方,2005年后隶属国家情报局。CIA远东谍报基地,自成立以来,一直设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内。长期以来,中情局的情报人员以此为平台,以外交人员身份为掩护,在香港大肆进行谍报活动。据美国《地缘指导》杂誌披露,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的美国外派人员常年保持在300人以上,大量情报人员在文化、商务、外交人员身份的掩护下,除搜集香港本地的情报外,还以香港为跳板,开展针对中国内地的间谍活动。有评论引述一个例子,回归前后,在香港破获的一起间谍案,主犯约瑟夫.陈就是用美国驻港总领事馆空军上校联络官的身份,以香港为跳板,前往中国东南沿海搜集军事演习情报的。

美国利用香港牵制中国

还有一个例子足以说明香港在美国情报机构眼中的地位。2005年,美国综合19个情报部门,成立一个全新的超级情报机构“国家情报局”,其首位局长内格罗蓬特(John Negroponte),曾于上世纪60年代出任美国驻港副领事,负责情报收集工作。假若内格罗蓬特在香港没有重大收穫,就不可能有他后来的官位。

CIA除了获取情报之外,职能还有策反、瓦解敌对力量。香港不过是700万人的小城市,与美国没有直接利益冲突,但美国却认为香港拥有其他地区无可比拟的“战略地位”,例如:资讯发达、出入境自由;靠近中国,有地缘便利;人员繁杂,便于隐藏伪装。因此过去数十年来,尤其是冷战时代,香港一直以“间谍之都”的角色存在。尽管回归之后,这种角色一度消停,但自2003年之后,美国人再次发现香港的战略角色价值,即可以牵制中国,迟滞其发展,香港因此被视为一个全新的反华“桥头堡”。以往美国针对中国常打的四张牌:“**”、“藏独”、“台独”和民运,如今再添一张“港牌”。

斯诺登到港前,很多市民一直以为香港是一个安全、私隐能够得到保护的城市,但是斯诺登在与《卫报》记者的谈话公开后,很多港人如梦初醒,香港“没有被窃听过”实际上是一则谎言。回归前英国军情六处以及警队里的政治部,黑手遮天,打击报復为所欲为;回归后,换成了美国中央情报局,而监听、窃密的层次手段更是不断提升。再次印证美驻港机构与反对派关系紧密,斯诺登与“佔领中环”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际上,如果没有斯诺登的披露,反对派“佔领中环”背后真正的目的,不可能清晰地展现在公众面前。斯诺登在曝光美国网络间谍行为、曝光美国中情局在香港的行动与部署后,美驻港人员曾经咨询香港个别媒体,如何将斯诺登事件的发酵效果降到最低;同时要求媒体及反对派政党头面人物沉默寡言,争取将事件于7.1之前平息,以免影响7.1政治游行及“佔领中环”行动的继续发展。

过去每遇到网络安全问题时,例如议员电邮被窃、网站被黑等,反对派无一例外地将矛头指向内地,但此次被曝香港有些机构网络被攻陷,反对派尤其是公民党一众党徒,极其罕有地保持“缄默”。在立法会相关辩论时,公民党主席梁家杰将美国的间谍行为轻易带过,却将矛头对准内地。为什么公民党如此转移方向?为什么香港反对派不敢向美国说不?为什么自命“香港良心”的陈方安生,面对斯诺登事件一言不发?为什么香港记者协会、香港天主教陈日君、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等人保持禁声?原因恐怕很简单,美国人是他们的幕后支持者,如果在斯诺登问题上批评美国,“落井下石”,等同断了自己的后路与财路,所以香港反对派不会做也不敢做。

斯诺登让美国政府陷于被动。美国政府曾向特区政府要求向斯诺登发出临时拘捕令。但是,由于美国政府的文件不能全面符合香港法律的要求,特区政府遂向美方要求提供进一步资料;在没有获得美方进一步提供资料的情况下,特区政府没有法律依据拘捕斯诺登并限制其离境。6月23日,斯诺登自行循合法和正常途径,离开香港,前往第三国。发生在香港的斯诺登事件告一段落,发生在其他地方的斯诺登事件,也许刚开始。


4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