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籍抗战老兵:“我们最害怕的就是被遗忘”...

122师广播员 收藏 2 359
导读:孙晋良 自去年入冬起,本报就联合启动了“最后的集结号———寻找山东抗战老兵”大型报道活动。至今,已走访抗战老兵二十余位。其中,包括此次被民政部新近纳入优抚范围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14位,这些老兵或参加过台儿庄大战、或亲历南京大屠杀,或参加远征军远赴缅甸出国作战,年龄均在90岁以上,已是风烛残年。 “不让抗战老兵被遗忘,记录下风烛残年里最真实的老兵”是本次系列报道活动的出发点。因为面对这些1931年到1945年间,头顶着不同帽徽和番号,用相同颜色的鲜血捍卫过我脚下的土地,弥合过这个民族的伤口的老

国民党籍抗战老兵:“我们最害怕的就是被遗忘”...

孙晋良

自去年入冬起,本报就联合启动了“最后的集结号———寻找山东抗战老兵”大型报道活动。至今,已走访抗战老兵二十余位。其中,包括此次被民政部新近纳入优抚范围的原国民党抗战老兵14位,这些老兵或参加过台儿庄大战、或亲历南京大屠杀,或参加远征军远赴缅甸出国作战,年龄均在90岁以上,已是风烛残年。

“不让抗战老兵被遗忘,记录下风烛残年里最真实的老兵”是本次系列报道活动的出发点。因为面对这些1931年到1945年间,头顶着不同帽徽和番号,用相同颜色的鲜血捍卫过我脚下的土地,弥合过这个民族的伤口的老人,惟真为大。“我们最害怕的就是被遗忘。”多位抗战老兵在接受采访时说。

史传江:亲历中条山战役只字不敢多言

家住菏泽市成武县乡村的国民党抗战老兵史传江,今年93周岁,生活贫困,因病卧床数年。

老人曾任国民革命军第34师公秉藩部第199团1营重机枪连班长,曾参加武汉会战、中条山战役,后任81军少校参谋官。

由于后来受到历次运动的冲击,老人解甲归田后对自己的往事不再多言半字,很多时候,即使儿女问起,老人也不愿意多说。“很多时候,他喝酒喝多了,就会自己在那里哭,说自己是罪人。”老人的儿子告诉记者。幸运的是,近年来,山东的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时常登门拜访史传江,这让史传江的精神面貌为之一振,大为改观。“他经常盼着志愿者来陪他说说话,志愿者来一趟,他能多活好几年。”老人的儿子说,史传江其实最看重的是被认可的感觉。

孙晋良:“我是抗战的英雄,内战的狗熊”

今年93周岁的孙晋良,家住济宁市微山县农村,黄埔军校16期毕业。1937年11月29日,还在读书的他与几个同学一起前往南京,找到老师,一起参与对淞沪会战伤员的救治工作。同年12月13日,南京沦陷,血腥的南京大屠杀开始。老人被抓进即将被屠杀的人群,后幸而得以逃脱。

之后,孙晋良考入黄埔军校。毕业后,被分配至国民革命军十五军六十五师直属炮兵营。作为洛阳保卫战的亲历者,孙晋良用在黄埔军校学到的战术知识,率部击毁、击伤多辆日军坦克、战车,在战斗中立下功勋。

不过,内战爆发后,孙晋良多次向部队要求退役还乡,最终如愿以偿。“我是抗战的英雄,内战的狗熊。”孙晋良说,自己参军的目的在于抗日救国,打内战“中国人打中国人”的事情自己死都不愿意参与。

孙晋良愿意提及往事,他对记者说:“等我死了,这些事就没人知道了。你们采访我,最起码能让儿孙知道,我是打过日本人的。”

(原标题:国民党籍抗战老兵:“我们最害怕的就是被遗忘”)

来源:中国新闻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