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得我们高中的时候,班上有一个同学经常去录像馆看黄色录像。

有一次,在录像馆里,他突然发现坐在他旁边的居然是物理老师,两人心知肚明,也有一些尴尬。

没过多久,这哥们期中考试作弊,恰好被这个老师抓住,老师告诉他:

“考试结束以后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当时我这哥们对我们说:

“应该没事,他有把柄在我手里!”

然后把看黄色录像的事告诉我们。过了半个小时,哥们哭丧着脸回来了:

“他妈的,一到办公室就跟我说‘上次看黄色录像,我已经放过你了了;这次作弊无论如何也要处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