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爷爷在朝鲜战场的故事

工程大使 收藏 9 2264
导读:我的爷爷出生于1923年,家有兄弟两人,爷爷身材魁梧,那个时候的人一般1米7就算是高个子了,爷爷兄弟两人身高都超过1米8,即使现在91岁了,人老了长缩了,但仍然还有1米75。 小时候家里穷,彻彻底底的贫农,我太公那一辈是独苗,在村上没有什么势力,基本上属于被大家族欺负的,什么好东西都给供给地主或者大家族的族长的。爷爷十八岁的那一年,田里的庄稼丰收了,爷爷和他哥哥两人挑着稻谷去舂米,被地主看见了,非要爷爷将舂好的米给他,爷爷不同意,地主就让身边的人揍我爷爷,爷爷和兄弟两人,一人一根扁担揍翻了

我的爷爷出生于1923年,家有兄弟两人,爷爷身材魁梧,那个时候的人一般1米7就算是高个子了,爷爷兄弟两人身高都超过1米8,即使现在91岁了,人老了长缩了,但仍然还有1米75。

两根扁担闯天下

小时候家里穷,彻彻底底的贫农,我太公那一辈是独苗,在村上没有什么势力,基本上属于被大家族欺负的,什么好东西都给供给地主或者大家族的族长的。爷爷十八岁的那一年,田里的庄稼丰收了,爷爷和他哥哥两人挑着稻谷去舂米,被地主看见了,非要爷爷将舂好的米给他,爷爷不同意,地主就让身边的人揍我爷爷,爷爷和兄弟两人,一人一根扁担揍翻了地主和他的走狗们,地主回去召集了整村的人围住爷爷,兄弟两人就这样背靠背,打出了那个村,后来地主和族长再也没为难过我们家了。

阴差阳错误参军

过了几年,南京终于也迎来了解放,爷爷就在村里当了村长,1950年10月朝鲜战场爆发,随后第一批次志愿军进入朝鲜战场,1951年4月爷爷在村里发动群众积极参军,其实当时上面有规定的,每个村必须去3个人,我们村选了3个人,前往禄口参军,爷爷作为村长,一起跟着去了,到禄口的时候,其中有一个人偷偷跑了,结果缺人,怎么办呢,爷爷把衣服一脱,带上大红花,骑上大马就跟着走了,走的时候都没有和奶奶打招呼,那个时候奶奶生育了一个哑巴大伯和大娘(方言,姑妈的意思),大娘刚出生不久。奶奶抱着大娘在门口玩的时候,村里有人回来说:“你家老光杰当兵去了,回不来了哦。”奶奶吓的丢下了哑巴伯伯,抱着大娘就往禄口赶,等到了禄口,爷爷已经走了,奶奶顾不得了,把大娘往禄口街上一丢,就追过去了,可是还是没追到。幸好有村上的人路过捡起我大娘,不然大娘估计就丢了。其实当时爷爷已经过了当兵的年龄,超龄了,也没验兵,直接就去了。

侦察兵,勤务兵?

51年6月,爷爷经过1个多月的训练随部队开往朝鲜,由于爷爷身高体壮,又机灵,被分到侦查连当了一名侦察兵,侦察兵基本上都是要在敌后开展工作,干的是九死一生的勾当,基本都是有去无回,再去朝鲜的路上,发生了一个小插曲,隔壁村子里的有一个士兵当逃兵被抓回来了,那天开批判大会,那人被推上批斗会场,被细尼龙绳子捆的连皮肤都划破了,血一滴滴的往下淌,爷爷看是老乡,看不下去,一边批判着,一边走到老乡身边想替老乡松点绳子,可是谁知道那细尼龙绳子确是越弄越紧,爷爷只好放弃,这下可好,这老乡算是把我爷爷记恨在心了。

再过两天,爷爷的侦察连就要去前线侦查了,那个时期一般侦察兵想入党都是问一下老乡,没有什么恶行都是立马批准的,主要还是因为侦察兵生还率很低,爷爷就申请入党,团长就询问老乡,谁知道遇到的是那个当逃兵的老乡,那人一直怀恨在心,诬陷我爷爷以前是小刀会的,杀过新四军,爷爷没做过当然一口否认,由于是在战时,也不能确认到底有没有,但党暂时没入成,同时从重要的侦察连调到炮兵团部做了一名勤务兵。还好爷爷有点手艺,会理发又会打照(烧锅做饭的),就一直跟着团部。

不让师长进炮兵阵地哨兵

52年初,爷爷得到领导的信任,进入团部的警卫连,在一炮兵阵地当哨兵,该炮兵阵地是一个国民党投诚过来的炮兵营组成,营长还有一些官僚作风,他规定没有他的手谕任何人都不得进去炮兵阵地,其实主要还是为了防止美军渗透,有一天,师长到炮兵阵地来视察,那个时候不像现在有照片,有电视,下面的士兵都认识师长,爷爷不认识师长,将师长堵在炮兵阵地不让师长进入,坚决的要求出具炮兵营长的手谕,师长恼火了,让警卫员将爷爷给绑了,准备第二天开批判会。

其实师长是一个有水平的人,回去后思前想后觉得这个士兵做的没错,当时美军渗透的厉害就需要这样人守卫炮兵阵地,结果第二天的批判会变成了表彰会,那个时候爷爷性子傲,被关在小黑屋中,任何人来松绑都不肯,非要谁绑他的,就要谁来松绑,认为自己没做错,后来师长只好亲自去给爷爷松绑,然后在表彰会上宣布爷爷荣立三等功一次。

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其实爷爷也是命好,如果不是那个冤枉他的老乡,说不定爷爷就在侦察连中牺牲了,之后爷爷一直在团部警卫连,52年的时候,爷爷接了一个任务,护送20名轻伤士兵回后方医院进行治疗,爷爷说那时候有条河,美国鬼子的飞机不敢过那条河,只敢在河这边轰炸,现在说起来,爷爷说的肯定就是当年的“米格走廊”。爷爷带着伤兵来到河边,河上的桥已经被美国人的飞机炸掉了,只剩下2根铁索孤零零的横在河流上,其实那个时候很多人并不像宣传的那样大无畏,不怕死,很多士兵还是很害怕的,这些伤兵看着铁索根本不敢过河,可是不过河就是死啊,头顶还有美国人的飞机在轰炸,爷爷很是着急,催促着让伤员过河,可是伤员就是不肯过,其中有个带头的说,“我宁愿被美国鬼子飞机炸死,也不过”听着越来越近的轰炸声,爷爷急得实在没办法,急红眼了,“好吧,反正是死,你们不过河,与其让美国鬼子的飞机炸死,不如我送你们走”“哗啦”提起枪,子弹上膛,端着刺刀就朝带头那人屁股上来了一刺刀,20个伤员吓的大喊“操,来真的啊”“杀人啦”“刽子手啊”就朝河对岸爬去,其实也算万幸,当爷爷和最后一名伤员爬到对岸的时候,美国人的飞机将桥上的2根铁索全部炸断,可是伤员们谁又能理解爷爷的无奈之举呢,回到后方医院,伤员们立刻向上级汇报爷爷是杀人的恶魔,立马爷爷就被关押起来,又准备开批判会了,说来也巧,刚好那位师长也在后方医院养伤,听说了这个事情,找来了那个被刺刀刺伤的士兵,谈论这件事情,其实回去后那个伤员也意识到如果没有我爷爷用刺刀刺他,他们这群伤员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过河的,如果不过河,那么肯定会牺牲的,结果第二天的批判会再一次变成表彰会,爷爷再一次荣立三等功。

九死一生

要说前2次的立功没有流血牺牲,那么第三次,第三次的功绩就是爷爷拿命换来的,其实第三次立功也很简单,爷爷一直在团部警卫连,做了团长的警卫员,陪同团长视察炮兵阵地,在炮兵阵地遇到美国人的飞机过来轰炸,那个时候美国人为了杀伤散兵坑里面的士兵,研发了一种在空中爆炸的炮弹,一发空中爆破弹就在爷爷和团长的头顶炸开了,团长听到爆炸声没反应过来是空中弹,立马卧倒,而我爷爷听到了是空中爆破弹,就站立着没动,团长伸手拽着我爷爷的脚踝,想拉倒我爷爷,就这样团长牺牲了,我爷爷没有中弹,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一发普通爆炸弹在我爷爷身边爆炸,一块弹片飞至爷爷的腰间,削破了一排手榴弹,嵌在了爷爷的腰部,爷爷就这样也“牺牲”了。爷爷和团长就这样被拖到后方准备埋葬,可是爷爷的脚还被团长拽着,人死有把勁,团长临死前用力抓住爷爷的脚踝想拉倒他,那5个手指死勾勾的勾住了爷爷的脚踝,任凭谁也掰不开,最后没办法,只能用刺刀来蹩,刺刀划过爷爷的脚踝,血一滴一滴的淌了下来,刚好有一个卫生员在旁边看见,说这个人没有死,赶紧抢救,已经昏死了十几天的爷爷就这样捡回了一条命,同时也获得了一个三等功。爷爷一直希望能找到这个救命恩人。

爷爷腰间的伤现在还时常发作,特别是阴雨天,疼的很,那个时候的人讲究奉献,退伍后部队要给伤残证,爷爷没有要。

退伍后爷爷回到地方,把前半生奉献给了抗美援朝,把后半生奉献给了水利事业,家里现在还有水利部颁发的奉献水利事业37年的奖状。

我爷爷参加过朝鲜战争,51年第二批入朝作战,52年一年获得三次三等功,55年回国转业,转业证上写的是0104部队,想打听下0104部队是哪个部队的

我爷爷是在南京市江宁区禄口镇入伍的,记得爷爷说过军长是宋平,百度了一下,宋平是原中央组织部长,但未参加过朝战,68军副军长宋玉林,名字音节较近,并且68军入朝的时间和从朝鲜归来的时间比较吻合,有一件事情,爷爷和该团团长一起视察炮兵阵地的时候,遭美军轰炸,团长直接死了,我爷爷也昏死了10天才醒过来的


本文内容于 2013/7/5 18:15:39 被工程大使编辑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向英雄致敬!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