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高考后离家自杀 称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图)

男孩高考后离家自杀 称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图)

7月2日清早,晨练的人在三原县城的清河公园内发现了刘强的尸体。

男孩高考后离家自杀 称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图)

从三原县城通往新兴镇的路上,高考的成绩汇报横幅很是惹眼。

6月22日晚,四川崇州今年第二次参考的女孩杨媛看完高考成绩的短信后,自杀身亡。一周之后,陕西三原县,今年第三次参加高考、分数超过陕西理科一本线的刘强也选择结束生命。

不到半个月,国内多起高考补习生自杀身亡的事件让这个群体的心理状况颇受关注。正如一位有过高考补习经历的“老补习生”说:“补习班的学生都在赌博,多一年心理压力就大一截,一旦不称心,就彻底崩了。”

刘强最后一次离家,是6天前的事。那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样径直前往村口的班车候车点。也许是想尽快离开家,他走得很快,因而直到坐上班车离去,他也没发现自他出门后,母亲刘秀荣(化名)就远远地跟在后边。

刘家的一个亲戚将此看在眼里。刘强上车后,刘秀荣就没再跟着了。

从那天以后,无论是刘秀荣,还是同学和老师,都没再见到过刘强,直到7月2日清晨,他的尸体被发现在三原县城的清河公园内。

直到出事两天前,他的同桌郑荣文发现了刘强在聊天工具上的留言。“他告诉我他离家出走了,想让我以后有空儿去问候下他妈妈……”对于刘强的突然离去,郑荣文痛惜不已。

好学生

“他每门课都学得很好,尤其是数学”

刘强的家在三原县新兴镇一个较为偏僻的小村庄里。平时,村里的年轻人大多在外面打工,所以,在这里很少见到年轻人。

说起刘强,村民们一个劲儿地夸赞:“人家娃学得好么,去年就过了二本线,今年又过一本了”。虽然很多村民平日里并不常见刘强,但对举止斯文的他印象颇好,“娃不爱说话,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听说学习好得很”。

刘强家姐弟三个,他上面还有两个姐姐,家里还有90多岁的老奶奶。多年来,由于家里人多,又要供刘强和姐姐们读书,全家生活较为拮据。村里一位大嫂称,刘家虽有十多亩地,可是没有果树,“这年头,光靠种庄稼,一年能挣几个钱?”

近年来,村里人家的房屋陆续翻修,盖上新房,沿街一座座新门楼都盖了起来。可刘家的房还是老样子,两间大平房,院墙也没垒。

刘强从小念书成绩就好,上中学以后,成绩经常名列前茅。从他就读的三原县新兴镇一所中学的资料看,他曾在2005-2006度,获得过学校颁发的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今年,村民们原本打算等录取通知书下来后,去刘家庆祝的。可谁知,出了这事。

有村民说,高考结束后,刘强在家的大半个月里,并不时常出门,有时在路上见了,感觉他像在琢磨着什么事情,也就没人跟他多讲话了。从学校回家后,很多同学都没有再见到刘强。刘强的同桌梁康回忆说,最后一次见他,还是2013年6月8日在学校老师办公室交准考证的时候,当时,“可能今年理科题比较难,大家都答得不理想,每个同学脸上都是无奈的表情,刘强也不例外。”

尽管如此,梁康还是觉得刘强会比其他同学考得好一些,“他每一门都学得很好,尤其是数学,更是他的强项。”在梁康的印象中,周围的同学只要有难题就会去找他,而他也没有解不出来过。

虽然在高考后这段时间,同学间少有联系,但并不代表友谊就淡漠了。在高考志愿填报截止后的第三天,刘强主动用聊天工具给两位好友发去短信。然而短信的内容,却让好友们有些紧张。

网络留言“出走”

“我真的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了……”

刘强离家的那天是6月27日,也就是填报志愿开始后的第三天。他动身去县城的时候,除了拿着身份证,还带着母亲给的100元钱。

关于那天他离家去县城,至今有两种说法:一是因为家里没有电脑,填报志愿不方便;其次传言,他与父亲吵了几句嘴。

一位村民说,刘家主要是刘秀荣在撑持,刘强父亲脾气不好,除了种地,较少顾家,“一年到头都是女人忙里忙外,平时帮人给苹果套袋,打打短工什么的,辛苦得很。”

然而这种说法却遭到刘秀荣亲戚的反驳。在他们看来,尽管刘秀荣为家庭付出了很多,但刘强的父亲,有时也能“把家管得很好”,父子的关系也不错。但刘强在学校的事,主要是和母亲商量。如补习的一些费用,都是他打电话向母亲要。

然而,就在刘强到县城的第二天晚上,刘秀荣接到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内容明显是儿子的。短信上说,他不打算填志愿了,让姐姐帮忙填。

刘秀荣不会发短信,赶紧联系二女儿给回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澡堂老板,他解释说,是一个小伙儿借他手机发的短信,还说“有人回了叫他”,但没见回,人就走了。刘家的一位亲戚说,要能通上话,或许就没有后来的事了。

刘强的姐姐给他填好了志愿,但他却再也没有同家里联系。7月1日一大早,刘强的女同学郑荣文给刘秀荣打电话询问刘强的情况。得知家里也没联系上他,便着急了。

郑荣文是刘强的同桌,关系较好。她告诉本报记者,那天早上起来,她发现刘强给自己聊天工具上发来了几条信息,内容大致是:“我离家出走了,你有空儿的话,帮我多慰问一下我妈妈……我真的太累了,再也不想学习了……”一看短信,她的心一下揪紧了,赶忙问他在哪儿,并劝他赶快回家,“我还跟他说,你学习这么好,又这么年轻,为了家人,不要这样”,最后,她甚至说“求你了”。可刘强的聊天工具头像始终没有亮。到后来,郑荣文发现自己被他删除了。

还有一位好友收到了刘强用聊天工具发来“你明天就再也见不到我了”的话。然而,人却联系不上。

理想是上“北外”

“他的成绩已经不错了,可他可能不那么看”

刘强的母亲和家人在县城找遍了大街小巷,几乎找遍了所有网吧,也没有找到他。

很显然,6月27日刘强来到三原县城后,应该大部分时间在网吧,可为什么当时没找到,颇令人不解。“可能他对自己不满意吧。”三原县南郊中学的一位补习班学生说,几乎所有的学生,在成绩不如自己所想时,都会有沮丧,但这种感觉,“有的人会持续得长一些,有人短一些,而且不愿被人看出来。”

今年的高考,对刘强而言已经是第三次了。“今年一本分数线是485分,他超了2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舍友说,这样的分数,想被一本的大学录取,只能靠“偶然性”,二本,能录到专业好点儿的学校去。

刘强是去年才转到三原县南郊中学补习的。虽然年纪才二十出头,但相比于应届生,他已是高考的“老资格了”。

“他喜欢开玩笑,说话总能把你逗乐。”王珂是和刘强走得较近的一位舍友,在他印象中,刘强并不是一个看上去“一本正经的书生”,平时在宿舍,或者打饭的时候,都说说笑笑的,很开朗。

但这样的时间并不多。在补习班的日子,每天从早上7点10分到晚上10点左右,大部分时间,无论是王珂还是刘强,都要奋战在迎接高考的战斗中。在这个有82个学生的班级里,70个是和刘强一样的补习生,而刘强因为学习刻苦,考前的各项测试,总排在前面,“几乎没有什么科不好,数学、英语更是没得说。”一位同学说。

即便如此,刘强的高考之路,却并不算顺利。2011年,他在三原县北城中学第一次参加高考时,考上了专科,但他没有去,想着第二年上个本科,有个更好的出路。于是,他转到南郊中学继续补习。去年,他一鼓作气,成功跨越了二本线,可由于院校报高了,没能走成,没办法,他只好再次选择补习。

“在我们看来,他的成绩已经不错了,可他可能不那么看”同学张光辉说,分数下来后,由于今年补习只比去年的成绩提高了10分,觉得“他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也有同学说,他的理想是上“北外”。

压力,压力

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刘强的死让班主任李志华颇感意外。在他印象中,刘强在校属于比较安静的那种学生,虽不怎么和同学来往,不过关系还不错。而且,从他补习的情况看,每年都在提高,这已经相当不易。

“补习生,哪个没有压力,但之前,真看不出来一点征兆。”李志华说,平时他很注意学生的学习状态,一有情况,就会主动疏导,但刘强给他的感觉是,是个踏实学习的好学生,没有一点坏毛病和反常的举动。从他跟同桌所说的“离家出走”来看,似乎来自家庭的压力更大一些。据悉,由于家境不好,从他念初中时起,全家就开始为他的学费奔忙。考入三原县北城中学后,刘强曾获得2008年彩票公益金资助。钱虽不多,但对于刘家来说,还是颇能起到些作用的。不过,其亲属说,不知什么原因,“后来,这笔钱只给了一年就没有了”。

当时,刘强每年念书的费用加起来约一万元左右,这对于一个主要凭种植庄稼获得收入的农村家庭来说,压力颇大。而他在县城补习这两年,每年的费用也在一万元以上。这些钱,让刘家债台高筑,苦不堪言。

“生活上,他和大家没什么两样。”刘强的舍友们却说,相处一年多,并没有看出来刘强在生活上刻意节俭。同学们之间,原本的差别也不大,基本上都是从宿舍到饭堂,再到教室,三点一线式的学习生活,只是略感枯燥而已。在舍友的记忆中,刘强偶尔也会去放松一下,打打羽毛球。

“要说压力,可能大家都有,当然补习的时间越长,压力越大”。舍友王珂说,即便学习压力大,他也从未听过刘强抱怨学习成绩,更没听他抱怨过家人,“就是有时候,会发现他会一个人默默地抽上几支烟。”

谁也不知道,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补习生

如何不被一场考试压垮?

近日,国内多个高考补习生自杀

6月9日,高考标准答案揭晓当晚,辽宁营口市大石桥复读考生李新(化名)离家出走。几天后,家人接到警方电话,李新在鞍山郊区投河自杀,身上还带着今年高考的准考证。投河时书包里装着石块。家人说,李新去年447分已经够二本分数线,但是,他最大的理想是考上一本重点大学。所以,才选择复读。

6月12日,给父亲发完“我跳楼自杀了”这6个字的短信后,大连市19岁的洋洋(化名)从自家15楼上纵身跳下,结束了年轻的生命。

今年的高考,是洋洋第三次参加,前两次,都因为分数的原因,与自己心目中的大学失之交臂。这次,他没有等到高考成绩公布,就做出了这个极端的决定。

6月22日晚,四川崇州第二次参考的女孩杨媛看完高考成绩的短信后,选择了割腕、喝农药结束自己的生命。她今年高考的总分数454分,而四川省高考理科本科第三批录取控制分数线是460分。

补习生和应届生不同,“已经无路可退”

今年高考成绩揭晓前后,频繁见诸报端的高考补习生自杀事件让人们不得不关注这个群体所承受的心理压力。

记者从网络上查询到的1977年至2011年历年全国高考人数、录取人数及录取率,计算出这35年累计落榜8831.8万人次。

去年本报记者曾采访多位不同年代的补习生。在《中国式补习》一文中,本报记者写道:“补习班的那种沉闷气息非亲身经历是无法感知的。”

在“老补习生”小木的眼里,补习班的天“并非校园民谣《同桌的你》里的天‘总是很蓝’,蓝天只属于大学,补习班的天一年四季都阴着,夏天溽热,像是傍晚时分雷阵雨即将到来,潮湿,压抑,让人无法忍受又只能挨着;而冬天极冷,人生和未来都冰到了极点。”

虽然无法知晓,这几个轻生的高考补习生对于补习班的感觉是否像小木感受的那样,但在四川崇州自杀复读生杨媛所在复读班的同学看来,“复读生和应届生不同,明年几乎没有机会,因为没有青春再来一年,已经无路可退了”。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这个20岁女孩在每次考试成绩表上,都会做一组计算题。高考前的“二诊”,她考了457分。她在成绩表上各科分数的旁边,给语文加上“1分”,数学加上“17分”,英语加上“17分”……这样,她的总分就可以达到“520”。她还算了一下,“520-457=63”。在竖等式的旁边,她写下一行字:“相信自己,脚踏实地。”

每次向母亲汇报考试成绩时,杨媛都会略微“修饰”一下。在母亲胡群芳的印象中,女儿跟她说三次诊断考试的分数分别是“510、490、500”。但是,从她的成绩单来看,这是她给自己“加分”后才可能达到的分数。 综合《中国青年报》等

补习生的心理困境:缺乏自信和低自尊

由于许多不利的外界因素及补习生自身的一些消极因素的影响,使得他们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出现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并容易陷入心理困境。

困境一:缺乏自信和低自尊,难以摆脱自卑情结

复读生很容易对自己升学考试的失败作出消极的归因和评价。如:我不如别人;我非常的无能等等。他们会把考试失败的影响泛化到生活中去,一旦遭遇到挫折就对自己的能力产生怀疑,或是采取很强的自我防御心理不敢去正视问题,同时也容易导致低自尊。

困境二:承受较大的心理压力,心理焦虑水平较高

复读生所承受的心理压力是来自多方面的:如学习竞争的压力,同学和老师对自己的偏见或是受到一些不公正的待遇等;如家长对自己的期望与自己现实的表现不能令人满意等;对于前途的不确定而不安和对考试失败的过分担心,对现实的强烈不满而过分焦虑等等。

困境三:人际关系淡漠,缺乏归属感与安全感

许多复读生很难与新的集体融为一体,甚至有些复读生还会出现自闭的心理。此外,他们还表现出缺乏安全感,身边的每一个同学尤其是成绩优秀的同学都成为自己将来高考潜在的对手,还有一些心存偏见的老师把复读生与应届毕业生区别对待,也会让他们感到缺乏安全感。 据中国教育报

补习生如果不能获得支持感会形成更大的压力

针对补习生的心理压力,西安市教育科学研究所副所长贾玲指出,此前,省上的教育部门曾建议补习学校主要来做补习,与应届生分开,这样可缓解学生压力,但实际情况是,由于个别地方因受教育资源所限,并不容易做到。

这位高考生已经过线了,却选择了这样一条路,实在让人费解,当然,我们不能一味地追究谁的责任,关键是要提醒学校和家长,在进行知识教育的同时,要加强学生的自我教育培养,要能根据学生之间的个体化的差异,通过有效的教育手段,来提高已经渐趋步入成年的学生的自我规划、自我设计人生的能力,以及面对挫折的承受力。

长安心理辅导中心资深心理学专家杜鹃指出,与高考的应届生不同,补习生在心理上的自我驱动、自我超越的想法特别强烈,如果心理上的目标或期望值达到不了、实现不了,就容易引起自我愤怒,对自己不满,从而形成较大的心理压力。很多补习生,如果不能从同学,从家人处,获得支持感,就会形成更大的压力,甚至即使考上,也会觉得生命没有意思。这样下去,往往会以对自己实行毁灭来结束痛苦。

“许多人在自杀前,都会采取各种方式向周围人告别,其实,这是一种求救信号,因此,当学生或者孩子从狂躁到突然平静时,都需要家长和老师特别注意,及时进行干预”。杜鹃说。

本报记者潘京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