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中国经济日益放缓 甚至会有“硬着陆”的风险

fulcrumaster 收藏 4 10984
导读:新闻来源: 金融时报 于July 04, 2013 17:37:46 中国新一届领导层正试图完成一项难度极大的经济调整,即让中国飞速发展的经济放慢前进的脚步。近来,随着有关部门采取措施试图对“影子银行业”加以控制,种种困难就表现得更为明显。但在这些困难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问题:中国日益放缓的经济甚至有可能崩盘。实际上,正是中国新一届政府所表达出来的打算依赖市场机制来实现发展的愿望引发了这种风险。   在最近的一篇报告中,杰罗姆列维预报中心(Jerome Levy Forecasting

新闻来源: 金融时报 于July 04, 2013 17:37:46

中国新一届领导层正试图完成一项难度极大的经济调整,即让中国飞速发展的经济放慢前进的脚步。近来,随着有关部门采取措施试图对“影子银行业”加以控制,种种困难就表现得更为明显。但在这些困难背后却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问题:中国日益放缓的经济甚至有可能崩盘。实际上,正是中国新一届政府所表达出来的打算依赖市场机制来实现发展的愿望引发了这种风险。

在最近的一篇报告中,杰罗姆列维预报中心(Jerome Levy Forecasting Center)的大卫•列维(David Levy)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中国的“失速速度”是多少?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在未来十年里可轻而易举地将经济增速从10%降至比如说6%。这里隐含的假设是,“一个迅速扩张的经济体就像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松开油门,它自然就慢下来了。它会继续沿着之前所在的轨道行驶,只不过速度没有那么快了。”列维却认为,中国更像是一架大型喷气式客机:“最近几年,有两个引擎一直运转得不太正常,飞行员现在不愿继续把压力都压在剩下的好引擎上。他开始让飞机减速,但如果减得太厉害,飞行速度就将低于失速速度,飞机就会从天上掉下来。”

2008年后,净出口不再是中国经济的一支推动力量。投资填补了这个空档,特别是在2009年。其结果是,投资支出占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重进一步飙升——2007年时为42%,这已然是一个高得出奇的数字,2010年时升至48%,这更是绝对令人瞠目结舌。驱动这一投资引擎的“飞机燃油”,是信贷的爆炸性增长;2009年,贷款年增速接近30%。这一政策当时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但如今,在净出口热潮已经退去的情况下,中国政府还希望降低对信贷所驱动的投资的依赖,那么,中国经济现在只剩下一个引擎,那就是消费——私人消费和公共消费。

实际上,有关各引擎对GDP增长的贡献的季度数据显示,迄今为止,中国政府所希望的放缓进展得非常顺利(见图表)。但它若想将经济增速从10%降至6%,仍需克服巨大的挑战。

首先,库存投资必须大幅下降,原因是库存投资水平取决于经济增速、而非经济活动水平。想想看:在一个增长停滞的经济体中,库存积累通常为零。再者,假设其他因素保持不变,如果经济增速降至6%,那么所需的库存投资将会变为经济增速为10%时所需库存投资的60%。这一调整造成的即刻影响将是,库存投资大幅下滑,而后才会从已经降下来的水平(对应的经济增速为6%)上重新开始增长。另外,企业很可能无法完全预见到经济的放缓,尤其是在经历了多年的高得多的经济增长之后。因此,它们会发现自己受累于迅速增加的库存,不得不大幅削减存货,并以更大的幅度削减产出。

其次,固定资本投资也必须大幅下降。投资或许不得不下降40%: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这意味着中国的GDP要收缩20%,那显然需要一场深度(而意外的)衰退。那些负责投资的人很可能不能迅速作出调整,因为他们预期中国经济会再次以10%的速度增长。那种增长会暂时对中国经济形成支撑,但付出的代价却是产能过剩严重加剧。和库存的情况一样,届时将会导致更大幅度的投资下降。

第三,投资引发的需求下降和经济活动萎缩还可能对企业利润造成巨大的不利影响。这将损害企业的偿付能力,并进一步降低投资。

最后,经济增速下降、尤其是在巨大的信贷热潮之后出现的增速下降,可能会对资产负债状况产生意外的负面影响。中国私人部门的负债已然相对较高(见图表)。假如经济仍以10%的年增速增长,这些债务应该是可控的。在一个充满活力的经济体中,无所谓选择什么时机出台新项目。但在一个增长更为缓慢的经济体中,坏账可能会出现激增。

世界银行(World Bank)在最新一期《全球经济展望》(Global Economic Prospects)中主张,“(中国的)首要任务仍是继续推动经济走向再平衡,同时采取措施逐步降低不可持续的高投资率”。然而,“如果事实证明投资不能带来盈利,现有贷款的偿还就可能出现问题——这有可能导致不良贷款激增”。即便中国政府出手纾困金融业,那些负责放贷的人也肯定会变得更加谨慎。似乎可以肯定的是,表外金融的扩张(中国有关部门最近就此采取了应对措施)会让局面变得更加难以管控。

这一切并不是在说,中国无法在中长期内延续其补偿性增长。相反,这一切说的是,一个增速为6%的经济体的结构,必然会与一个增速为10%的经济体的结构有很大不同。千万不要认为这种调整无需改变GDP各成分的占比。相反,调整后的经济或许是,消费会占GDP的比如说65%,而投资仅占35%。因此,消费增速将不得不大幅高于GDP增速,同时投资增长将会缓慢得多。这将改变收入的分配:家庭可支配收入在GDP中的占比会大幅上升,而企业利润的占比会下降。它还要求改变生产结构,服务业会相对较快地增长,而制造业会相对较慢地增长。

中国新一届政府现在从事的工作,实际上是重新设计其“大型喷气式客机”,因为当这架飞机着陆时会有半数引擎运转不正常。市场基本不可能帮助顺利实现如此巨大的改变。我认为,相信中国会如预期那样着陆的唯一理由是,中国政府在过去解决了大量棘手问题。但眼下这个问题会非常棘手。为了维系需求,中国政府或许会发现自己不得不去做一些新一届领导层既不想做、而且现在也没预料到会去做的事情,比如累积巨额财政赤字。早点明白这一点至少可以早做准备。

2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英国现在已经都是二三流国家了。自己屁股上都在流脓,泥菩萨过河自身都难保,还想操心我们中国的事情。说白了,干了得罪中国的恶事,讨不到中国的钱,中国不理他,他就像疯狗一样乱叫乱咬,唱衰中国而已。不求甩使他。

这作者已经很给中国面子了,某些洋砖家提到中国时直接用的“崩溃”二字。不过最早预言中国“崩溃”的洋砖家自己的小命却早已经崩溃了。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