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阿拉伯之春之殇——写在埃及前总统下台之后

mamimima 收藏 7 5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只有[独立自主],才能使民主成为好东西

阿拉伯之春的重要成果之一,北非地区重要强国——埃及,他的首任民选总统穆尔西执政一年后,终于在重新干政的埃及军队强力作用下,下台了。在这里,我们重新把目光放在了‘民主’这个让无数人又爱又恨,

或爱或恨的东西上。

民主是个好东西。

中国今天的日益强盛重要原因里,中国日益发展进步的社会主义民主的制度本身有重大作用。

但是,站在泛化的民主概念上,或者说我们仔细研究世界各个国家地区,在民主实践过程中的功过得失。

会发现,[建立民主制度]与[实践成功的民主制度]貌似是两个不搭界的问题。

即便按照西方的标准,当今地球上,那些执行所谓西方式民主制度模式的百多个国家里,失败的数量远远超过成功的。

这种从事实中得出的——实施‘民主’制度与促进国家人民进步发展发达完全不紧密相关的观感,‘抹黑’了西方嘴里的[民主]。这次埃及民主的昙花似乎更成为了一个新的明证。

民主是好东西。

但是不促进人民生活发展进步幸福的东西,我们就不能称为好东西。对我们有切切实实‘好’的结果的东西才能称之为‘好东西’

但是,是什么促使一个东西成为好东西?对这个问题仔细讨论的人并不是很多。

但是,毫无疑问的是,显然我们忽略了一些重要的原因和因素,使得[民主]和[好东西]两者在某些具体实践上存在了巨大的差异。

其实此类问题不仅仅在民主这一个问题上,在很多具体实践领域,我们发现,我们面往往对相同的困惑。

回看历史,当年始皇帝构建的郡县制中央帝国,远比那些腐朽的封分制度先进,但是何以秦朝二世而亡?而有汉一朝,又倒退到封国的格局,反而成就了大汉朝的历史?

当年无产阶级革命强调对城市的占领,何以到中国这里变成了以农村包围城市?

中国当下日益发展的农业合作社等等形式,不过是几十年前我国实行相关制度的翻版,这个反复又是为什么?

这些历史事实难道不跟我们今天的民主疑惑具备了相同性质的问题吗!

一个没有好结果的好东西不叫好东西。

或许我用让人生硬的论述方式阐述这个问题: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确定了谁是决定者。

通俗而言,制度是服务与现实社会的,无论制度如何先进,必须尊重现实,重视现实,下力气解决制度如何建设才能适应现实的问题。不尊重现实的,甚至无视现实的,必然被现实所抛弃。

恰当才能适用,适用才能正确,正确才能好!

因此‘民主是好东西’,必然地隐含了一个前提性论断[正确的民主才能是好东西——适用的民主才能是好东西——恰当的民主才能是好东西。以现实为出发的,基于现实并尊重现实的民主才能成为好东西]

因此,一个正确、适用、恰当的好的民主制度,是基于现实的,这就必然要求,民主制度的建立者,必须基于自身现实特色,而作出独立的判断和设定。

西式民主在世界推广过程里,之所以失败比例如此之高。就是因为制度的制定者,放弃了之上的原则,大量的国家和地区,无视自身特质,无视自己的现实,盲目套用。说白了他们丧失了独立自主性。

说到这里可见,[独立自主性],是民主制度建立实施并取得成功的关键前提性因素,是成功的民主制度重要的决定性因素之一。

很多人推崇西方民主,但是历史显示,西方的民主制度形式的建立过程,无论是君主立宪模式还是总统制、议会制以及伴随着这些建立的民主制度模式,基本上都是自身发展过程中逐步实践发展改进获得的。

西方在近现代对世界的主导权历史,决定了西方自己实施的制度由自身自主发展的特质。正是因为西方在自身制度建立过程中[独立自主性],决定了是个适用自己的、正确的‘好东西’

[独立自主性]不仅仅意味着一个国家和地区自主选择民主制度,更在于他能够独立自主的对现实进行研究分析,并采取恰当的符合现实特质的制度形式。

也就是说,‘a自主选择’,与‘b自主正确研判现实’是[独立自主性]的两大核心要素。必须同时满足。

不能完全满足两个要素,在实践领域是基本失败的。

比如我们看海地、菲律宾、以及很多非洲采取西式民主的失败国家,甚至这次阿拉伯之春后的埃及,他们是自主的选择了民主制度,但是他们显然没有做,似乎也没有能力做到,自主正确地研判自身现实,创造性的

采取适合自身特质的制度模式。而往往采取一种全盘照搬的态度构建自己国家的制度。

这种不适应,甚至最终失败,几乎成为一种必然性。

在另一些甚至自主选择制度权力也没有国家和地区,历史往往选择了更加惨烈的结局。这似乎不需要我再做累述。

因此,面对当下不少傻乎乎的民主派和自由派份子,以及某些伪装成民主自由派份子的居心叵测仇华者。他们对[独立自主]是嗤之以鼻的。我们批他们‘照搬’‘全面西化’,就是在说他们嘴里的道理没有独立自

主性。是在批他们无视现实,对自己宣扬的是否适用现实毫无评估结果。说白了,他们不过是一个鹦鹉学舌的复读机而已。

人们对他们缺乏独立自主性的批判,被他们歪曲为对民主的批判。人们只是告诉他们,没有经过对现实的研究分析,他们说的那套极高概率会失败而已。

但是他们的反应呢?

...因此,我们往往必须进行零和性选择,选择中国成功,或者让这些伪民主派失败。

二、伊斯兰民主与阿拉伯之春

民主是个好东西。

或者我们换个说法:想让我们的国家社会成功成为发达的现代化国家,必须实施民主制度。民主制度是对应与发达的现代化社会这一现实社会的。就如封建社会必然对应集权的国王与皇帝。

欧洲率先建立起了基督文明下的民主制度模式。

其他地区都在学习借鉴摸索构建自身特质文明下的民主形式。这里就有伊斯兰文明下民主制度的实践探索道路。

以往伊斯兰文明下民主道路探索,往往受制于强势的西方话语权之下。更由于石油因素的参与,使得西方主导伊斯兰民主道路,成为伊斯兰世界现代的一个常态。早年的阿拉伯复兴运动因为种种因素,逐渐退出了伊

斯兰世界寻求自主民主道路的主流。整个伊斯兰世界,尤其是核心地区中东-北非地区,因为冷战结束后一超独霸,其民主道路完全被西方主导。

由于这种夹杂了巨大利益的民主制度探索(西方控制主导权),面对西方强权,使得伊斯兰世界民众普遍有了独立自主性的丧失带来的民族和宗教屈辱感,并造就了以恐怖和反恐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当下基督文明与伊

斯兰文明的激烈对抗局面

客观的说,这次阿拉伯之春的突然爆发,是伊斯兰世界的一次具备一定独立自主性的探索民主道路(现代化道路)的尝试。这个尝试爆发的时机,准确选择在西方爆发了巨大的金融经济危机,导致西方强权控制世界

能力下降时期,面对力量下降的西方,压抑已久的伊斯兰世界进行了一次声势浩大的逆袭。

我们可以说,在利比亚事件爆发以前,西方面对伊斯兰世界的民主逆袭,是感觉非常突兀和被动的。亲西方的强人政权被推翻,具备相当民意基础的反美情绪的穆斯林兄弟会上台。一时间有动摇西方主导阿拉伯核心

地区的趋势。

但是旋即警醒过来的西方列强,迅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威逼利诱,棍棒和胡萝卜齐飞。以利比亚战争为标志,西方列强集团,用强大的武力,赤裸裸地夺回了伊斯兰世界民主革命的主导权。

随即,阿拉伯之春运动由伊斯兰世界自主探索路径,迅速地滑向了列强谋求全面控制中东及重要石油产地传统剧情。

伊斯兰世界的自主民主探索实践昙花一现。

更为重要的是,即便这次突尼斯埃及的自主民主探索,也因为没有足够的独立自主探索(对自身现实的客观、全面、科学的分析,及适应性制度创建),而落入了‘自主选择了照搬别人的制度’,而使得自身的制度

形式不适应与自身客观现实的痼疾没有得到根本性的变化。

伊斯兰世界不缺对民主制度的苛求,不缺对美好生活的希望。近现代以来,一有机会,伊斯兰世界就会主动寻求适应自己的伊斯兰式民主模式。

但是他们缺少[独立自主性],不仅仅是指缺少自己寻求民主模式的自主权,更缺少一本书——《论伊斯兰社会的n大关系》,缺少一个自主客观全面的自我分析。

这个缺少,使得绝大部分伊斯兰国家,无法有效的主动的准确的分析、认识、解决自身的社会矛盾。

比如,由于各个因素,伊斯兰世界里世俗化和保守化分立是一个无法避免的客观现实。

早年世俗化为主体的阿拉伯复兴运动开创了伊斯兰世界走向现代化的一个时代。但是随着阿拉伯复兴运动各个干将及政府相继倒台,伊斯兰世俗阶层的实践努力基本失败了,其在实践过程,如何解决传统保守力量于

世俗力量上,往往没有过多有效的措施,即便有也是西方基于强权赋予伊斯兰世界的少数统治多数、强人政治,独裁政治等等粗暴野蛮的实践方式。

伊斯兰世界世俗力量的失败实践,客观导致了伊斯兰世界宗教保守势力的崛起。

但是由于丧失了独立自主性,(不仅仅因为被西方主导,自身也缺乏符合客观实际的制度建设),宗教保守势力的努力更是昙花一现。上台仅一年的埃及总统穆尔西一夜倒台,直接象征了具备独立自主性的阿拉伯之

春民主实践夭折。如果究其原因,埃及现有民主模式与其现有社会现实完全脱节,是核心因素。

我们知道埃及社会分化出的三大阶层,形成了埃及社会的主要社会矛盾形式——就是军队、世俗阶层、宗教保守阶层。

作为社会治理,我们无法说一部分人因为所谓的落后保守,就不尊重他们的利益。

就埃及的三大阶层而言,是埃及社会的客观现实,我们无法回避他们。军队和其他阶层的利益冲突,世俗阶层和宗教保守阶层的利益冲突也是客观现实。

如何尊重和处理三大阶层矛盾,是制度涉及的核心要素。

但是我们看,埃及的现有民主制度,极大程度照搬西方模式。而西方的这个模式我们可以大略说是基督文明下的世俗主义民主模式。

按照西方民主制度的特色,需要消除军队作为一个特权阶层的存在,需要将宗教因素对政治生活的干预压缩到最低。

但是埃及政治的现实,是无论是谁上台,都没有能力,也没有胆量消除军队的特权,穆兄会的上台,更吊诡的形成一个强烈的宗教保守主义政党来实现一个世俗化的西方民主制度。

于是这个照搬的制度,既解决不了军队阶层的特权,又解决不了宗教保守势力于世俗政治形式的格格不入。也就是说,埃及这个照搬的西方民主制度,根本无法解决埃及三大阶层中的两大(军队、宗教保守势力)以

及形成的社会矛盾。因此失败以及不断失败,几乎是必然的。

几十年来,伊斯兰世界里的世俗派和保守派相继出场,都没有走出一条符合伊斯兰文明特质的民主道路(甚至让极端反体制的恐怖主义泛滥)。阿拉伯之春的消逝意味着伊斯兰式民主道路尝试的再次挫折。

伊斯兰的民主出路在那里?

就笔者个人观点,伊斯兰式民主道路的探索,如今首要问题不是要不要民主的问题,而是有没有自身独立性的问题。

一个好的民主制度需要一个具备独立自主性的伊斯兰国家来承担。

就以现有情况来看,伊朗是一个重要的可选性国家。

仅以我们的表象认识,伊朗的政治制度里很奇怪的揉合了多重形式,既有保守的宗教势力,又有极端西化的世俗性的全民选举、议会、总统等民主代议形式。

伊斯兰世界里现实的世俗化和宗教保守化阶层都很奇怪在同一个制度里相得益彰。尽管我们觉得他运行的很奇怪,有些僵硬。但是起码而言,能解决问题,能更适应他们的社会。

我不敢武断说伊朗的民主模式就是最佳模式。它还需要改进进步,不断适应日益现代化全球化的当今社会。伊朗的模式是否成功,是否是好东西,只有伊朗人民能深切感受,能有权力评判。

但是就伊朗制度的奇怪顽强,于阿拉伯之春埃及一年而逝的现实对比而言。我们是否能有一些新的启示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