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流动性危机是金融战争

不要二分法 收藏 5 620
导读:本次流动性危机是金融战争 谁是谁非任评说      2013年6月中下旬中国的银行间拆放利率暴表,造成股市的大跌和大量的紧张空气,但本次流动性危机不应当恐慌,是中国控制的一次金融货币战争,以下是本人对于本次流动性危机的综合评述:      6月24日股市暴跌跌破2000点,6月25日股市在短暂反抽后又大跌跌破建国底,但银行的五大行都基本没有跌,这背后应当是国家队增持护盘的结果,国家队护盘和央行不放水二者结合起来可以看到政府的一个基本态度,救市是指望不上货币政策的宽松的。      

本次流动性危机是金融战争

谁是谁非任评说


2013年6月中下旬中国的银行间拆放利率暴表,造成股市的大跌和大量的紧张空气,但本次流动性危机不应当恐慌,是中国控制的一次金融货币战争,以下是本人对于本次流动性危机的综合评述:


6月24日股市暴跌跌破2000点,6月25日股市在短暂反抽后又大跌跌破建国底,但银行的五大行都基本没有跌,这背后应当是国家队增持护盘的结果,国家队护盘和央行不放水二者结合起来可以看到政府的一个基本态度,救市是指望不上货币政策的宽松的。


人民日报:证监会央行都不是奶妈救市是害了股市http://url。cn/GSWO5Q这是一个重要的态度问题,中央看来是下决心了,这也是挤出泡沫的手段,IPO的是否重启已经不重要了,股市跌到你不愿意IPO,IPO亏了的时候,上市的审批制就可以变成备案制,牛市的基础就有了,市场改革需要市场的手段。


对于股市的大跌,证监会不是监涨会,更不是包赚会,对于股市的走向不是证监会的责任,证监会的责任是对整个市场负责,对于资本市场负责,这个负责不是保涨而是维护市场的公平,抵御外来的金融攻击,在热钱撤离的关键时刻,尤其不能成为热钱赚钱的保护人。


股票在李大霄的市场底、政治底、养老底之后又有钻石底、建国底,最后还说2132是钻石面1949是钻石尖尖,等跌破1949李大霄还会说什么底?不要再说钻石托儿戒指圈了吧?他自己已经是诱多的钻石托儿了,还是本人一直说的那句话只有侯宁被套李大霄不谈底,市场才有成为底部的可能。现在是风险时刻。


股市跌破1900点了,2000点以下抢筹的被套了,我以前写过文章说股市的大熊要佛挡杀佛的,要把前期的股神都杀死才能够止跌的,李大霄和侯宁为什么成为反向指标也是因为如此,前期股神被杀大家都回到同一个起跑线上才是新牛市的基础。前面是融资者表演时刻,现在是融券做空者登场时间,好戏远远没有结束。


这里我们可以明显看到创业板、中小板比较抗跌,这说明金融领域与科技领域的流动性不同以外,小股票庄家强势是不可忽略的因素,在这几天是半年结账期操盘手要算业绩的,等到7月风格转换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总体而言全球金融战争开打的话市场肯定好不了,维持今年属于煎熬的预期不变。


中国的各路既得利益者已经很会裹挟股民来达到目的,真的在股市散户小民人数众多,但实际的市值却是有限的,股民还船小好调头空仓的很多,被套的富人大户和机构热钱等是利益的主流,中国货币政策要宏观考虑国家、民族、市场等大利益博弈,对于股民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层面,不能本末倒置。


银行的流动性的紧张可以从银行不断的所谓的故障和系统升级说起,但这故障很蹊跷,银行谁敢周日上午升级?正常情况都是半夜同时会提前提示的,银行还有备份和测试系统,升级只不过是生产系统与测试系统切换,时间很短,如果有问题还可以恢复回去的,因此这升级有故事。


银行行离奇的系统升级,银行间的问题变得扑朔迷离,商业银行与央行的激烈博弈开始了,李总理的所谓盘活存量,看来是给了小船不放流动性的尚方宝剑了,在热钱撤离的时候一定要挺住不放流动性。周日多地工商银行网点出现故障已停止办理业务http://url。cn/EaEzuN,对外说是系统升级,但一般情况谁敢在周日上午老百姓购物刷卡等业务繁忙的时候升级?升级应当在凌晨没有多少交易时段且事先通知的,本人以前做过银行系统IT研发,这起码是系统崩溃被迫恢复系统,而其他行也如此就是危机了。


中国当今的流动性危机与美国QE的退出是相关的,美国QE的时候中国的流动性被输入性通胀被动增长,造成中国的通胀,就如QE2美国宽松6000亿美元中国外汇储备增长5500多亿美元,退出QE必然资本外流如果让QE进来的热钱舒服的离境,就是中国财富被彻底的剪了一轮羊毛。


中国现在没有资本项目开放,还有一道金融长城,资本出逃受到限制。所谓的改革要开发资本项目还定下路径图,就是方便他们外逃,尤其是贪官移民后资产的外迁,这次美国收紧流动性和QE大棒,再一次提醒大家不能让披着改革外衣的带路党自毁金融长城。


银行倒闭不可怕,而且是国家博弈的手段,就如当初雷曼的倒台一样,美国的商业银行不许跨洲都是金融控股集团。对于老百姓国家可以兜底,但对于违规的热钱、黑灰色收入等就让他们补贴实业了,如何落实李总理的引导资金进入实业,就是要让投入到金融业的资金风险大于实业!这是精髓啊!


实业与金融放贷等对于资金的吸引力差别不是实业不赚钱,而是实业风险太大,金融业的高息和无风险下实业必然空心化,在金融业引入适度的风险是必须的,在金本位货币时代货币总量受制于金银开采量,过多的货币增长和金融衍生利益要被坏账和银行破产制约的。


想一下外国投行为什么会与史玉柱对赌,外国投行不是傻瓜啊!史玉柱赢了吗?如果这流动性收紧银行要被接管和破产保护会如何?去年年底民生是经营活动现金流负近200亿,今年一季度变成现金流200亿很有热钱嫌疑,攻击银行的惯例就是大量增加存款再挤兑的,接下来的流动性危机压力极大,民生银行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外国投行不是傻瓜,就算史玉柱赌赢了,也是风险与收益不成比例的。


这次流动性危机,还可能的就是倒逼存款保险制度的出台,对于大行大资金提出更高的要求。美国是不允许商业银行跨州经营,这样破产就只局限于一个州,并且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分业经营,雷曼是投资银行是理财产品不受保护的。中国现在分行是独立法人但商业银行也有理财产品,风险防火墙不足。这是改变中国现阶段金融体制,金融深化改革的重要步骤。


对于中国的银行破产,被描述成为老百姓的惨痛损失,实际上恰恰相反,对于老百姓政府是可以政府买单的,在银行破产浮出水面的是在金融业潜伏的各种渔利资本和灰黑色的东西,这对于中国重组经济结构是非常有利的,中国依靠息差的金融体制是被套利的对象。中国的改革的经济结构升级,金融尤为关键,利率市场化是需要成本的。


银行的破产是中国金融重组重要的契机,中国没有危机就不能处理巨大的利益集团,中国的金融体系是与世界不同的,我们央行调整的利率是终端的存款贷款利率,政策性保护息差,美联储的利率是银行间的利率,这次中国飙涨的是银行间利率,这是中外金融体系差别的体现,这是热钱金融套利的根源。


很多人说股市跌下来外资等着抄底,但真的中国央行下决心整治是没有底抄的,银行如果被接管就不是抄底而是跳楼了,中国有抄底不是因为上市公司是不死鸟,而美国通用汽车再生后原股东只有其权益的1%,在危机的时候经常是没有底的,在可破产下风险大于机会,敢死队抄底也带有中国特色。


外来的热钱到底是来抄底还是撤出是与美联储QE等西方国家的宽松相对应的,在西方国家危机没有解决美联储退出QE的背景下,美元首先是回流的,尤其是中国的很多热钱不是直接来自美国而是日本等,他们更需要一个流动性的保障,前面的股市暴涨与日元贬值和印钞相关的。因此现在中国热钱的流动方向已经逆转到拐点。


对于08年危机后流动性的拐点,给市场所带来的影响肯定是巨大的,但我们的既定方针应当是看到这样的拐点的,就如小船的池子论当年就说要以后让他们从这个池子里面流出,这样的压力、代价和损失是有预料的,如果放弃原有方针放开流动性则会失控,让热钱进出都赚钱,则反而会诱发中国真正的危机。


对于当前我们的流动性危机我们可以坦然的是我们手里有牌,我们的准备金率在高位需要的时候可以降准;利率也在高位通胀还不高必要的时候也可以降息,但这样的好牌我们要留到热钱再度回流的时候打,不给热钱回流的机会;留到实业需要而不是金融需要的时候打,服务于中国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中国的金融危机直到目前是受控的,不同于西方的,关键就是我们虽然也是政府等债务很多,但这些债务都是抵押债务,抵押物收储土地和基建设施本身可以变现和经营产生现金流还债,政府还有大量资产,是不用财政税收偿债的,与西方政个府资不抵债、负债超标,同时还连年赤字快速增长是完全不同的。


虽然在美国次贷危机时次级抵押贷款也是有抵押的,但什么叫做次级抵押,就是抵押权劣于居住权,美国人破产唯一的住房即使有抵押也不能拍卖偿债只能止赎。且美国的抵押率很高中国是要至少三成首付的。而美国的危机更在衍生品,中国没有美国的衍生品泡沫。所以他们要炒作中国的楼市泡沫,但我们的北上广的房价是印度孟买的一半不到。


这次的流动性危机不是流动性紧缺而是流动性的不均衡,政府债券和理财产品要还债前滞留账户准备还债造成银行间的压力,以往6000多亿备付金就可以了现在15000亿还不足,背后就是今年大量的债券和理财是银行的表外项目,降准的预期又落空,以后我们的清偿期措开就会好很多。


流动性不均衡的特点就是要流动性渔利,钱从我手里到你手里是要挣钱的,这个渔利在以前是房产现在是银行间拆放利率了,在股市上也反映了这样的不均衡,创业板和金融板块的走势天壤之别,这都是流动性的影响,在市场不同板块当中的流动性是不一样的,流动性均衡需要央行定向的放水而不是降准这样的普调。


央行给银行充当再贷款人的作用,给困难银行贴现再贴现是需要保密的,如果这也公开等于指向性让人挤兑这些银行,这不是对市场不特定人的操作,央行首先需要考虑的是保护银行的商业秘密而不是透明度,因此质问央行流动性给了谁反而是有问题的,美国桑德斯说的美联储危机中放16万亿美元也是这样的情况。


央行做最后贷款人保障银行不被挤兑不是放水,这与公开的央票发行不同,与原来法律禁止的直接购买政府债券的QE更不同。因为这些操作是央行向公开市场不特定人的,是所有人都能够参与的,而央行当最终贷款人是针对特定银行的,与特定人的交易是需要给对方保守商业秘密的,二者的差别被刻意混淆是别有用心的。


美联储的利率是银行间利率,中国的央行利率是终端存贷款利率,中国的银行间利率反而是高度市场化的,中国有600家左右的银行在这里交易资金,央行对这个市场的直接干预是比较少的,公开市场的央票操作、逆回购和降准比不上给特定人再贴现。


由于中国央行不是美联储这样直接指定银行间利率的政策,给操作银行间利率进行投资的货币基金更大的空间,只不过中国很多人还没有投资这些领域,这投资风险很低,银行类似的理财产品不如叫做市场化利率存款产品。


中国的理财也是怪胎,银行搞理财如果保本是违法的,银行直接运营有保本与存款吸储没有什么区别,就是市场化利率存款,如果不保本不经营只是代理,银行应当叫做券商理财应当归证监会管而不是银监会有管理部门的权力之争。


在美联储已央行身份提供无限的银行间融资而且是美联储的公开利率模式下,银行间的拆放利率不会与央行利率差别太大,否则你可以直接与央行利率套利了,除非市场有大的预期央行利率有变,中国人行不同利率是终端利率银行间利率可以波动很大。


由于中国央行不是美联储坚持的银行间利率,因此在银行间利率暴表的时候中国的银行也没有向央行求助和再贷款的习惯,央行对此义务也很陌生,甚至这样的求助被妖魔化为银行有责任,从而造成流动性不均衡的加剧和银行间利率非正常的飙升,这与西方意义下的金融危机本质根本不同完全在央行控制之内。


美联储融入融出的利率基本是不变的,除非美联储改变利率。中国总在随时变化,中间的价差就是套利。美国银行的存贷款利率的差距主要反映的是银行的风险和贷款的风险,美国的银行是可以破产的,实质是风险差别不是利率差别,利率差别归了美联储。


中国的央行的利率是终端利率实际上是把银行本身的风险、贷款风险和实际银行间利率三者加到了一起,中国是忽略银行风险的,因为中国的银行破产是政府兜底的,中国市场化的是银行间利率,美国市场化的是风险,人行实际上比美联储更利率市场化。


对于中国央行不搞固定利率的银行间市场也是高度市场化的,这也是利率市场化的一部分,美联储利率是银行与央行之间的固定利率,银行间利率依附于美联储利率,中美这样的制度性差异造就了套利空间也造就了金融攻击的风险。


因为中国央行还有再贷款人给市场融资的手段没有使用,银行也有再贴现的筹码,因此银行的现金流远远没有到断裂的地步,这次流动性危机本来就是受控的,与08全球金融危机西方银行筹码用尽难以再贴现的几百倍杠杆相比,根本不算什么危机。


认清中国金融危机受控以后,我们更可以看到事物一分为二辩证的一面,金融危机也是有好处的,金融危机可以改变资本持续渔利实业的局面,尤其是这些金融资本等主要是来自外来的热钱和印钞更是如此,保障银行安全性的过度实际上是保护了热钱和资本在中国的渔利。受控着陆博弈世界危机和印钞是必要的手段。


美国的QE退出世界其他国家已经宽松的必然要准备越冬,中国的流动性日本宽松后的资金贡献尤其大,现在的股市和流动性危机与日本的财团策略转向有关,现在是美国要剪羊毛全球其他国家博弈买单者的时刻,这是一场金融战争开始了。中国要有战争准备而不是国内微观宏观的局部思维。


中国是不用太担心流动性会对于经济引发连锁反应和债务危机的,原因就是中国不但有存准可以降低利率可以降低和外储可以抛售,这些牌要留到最关键的时刻!中国还有的牌则是征税权、资本项目管制、利率管制、财政政策、购买资产和债券等等多种手段,中国土地和资源公有也是优势。


中国的征税权是在金融战争中的重要博弈手段,中国不应当减税而是加税,对于炒作汇率的可以征收特别所得税。中国成为制造业世界工厂以后,这些产业的征税权就到了中国,对于流转税等也不能放松,因为这是热钱潜伏在贸易当中要面对的成本。热钱进出要被征税是关键,中国应以征税权对抗定价权和货币霸权。


中国的金融资本项目管制是边疆的长城,利率管制则是内部的堡垒,虽然改革开放要求以后加入全球化进程,但这些金融边疆和堡垒在世界各国金融不稳定的时候都会使用的,在金融战争时期和全球金融整合的和平时期要有不同思维,改革开放不是单方行为是对等行为,美国等西方不给中国对等的权利。


如果真的是金融战争金融攻击进入关键时刻,中国的财政政策也是有空间的,因为中国的赤字在可控的范围比西方少得多,中国很多政府开支可以压缩,就如这次高端餐饮被压缩一样,未来如果需要中国是有财政的手段的,关键的财政王牌是中国为公有制,政府能够控制和调动的资源是西方国家不能比的。


中国的央行购买资产提供流动性是未来非常重要的手段,中国在08年危机后还没有搞过QE等活动,在热钱外流外汇储备减少以后,央行购买资产提供流动性正是时候,中国货币发行应当主要由中国资产为储备信用,依靠外汇的外汇占款发行人民币,人民币没有独立性和金融主权,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是伪国际化。


央行购买资产不同于购买债券,债券是政府的信用,西方国家的信用在资不抵债和收不抵支的情况下实际上已经破产,购买这些债券就是印钞,而购买资产则不同,尤其是银行取得的抵押资产进行的贴现活动,贴现率的手段中国应当放开使用,应当发展债券市场,可流通的票据债券增加M3也是盘活流动性的手段。


美国提供流动性不光是QE,就如桑德斯参议员说美联储给提供的16万亿美元的流动性远远超过QE一样,再贴现也是手段,但贴现不是QE不算印钞,而且美国的央行是层级的,在美国地方储备银行的操作是非常不透明的,美国同时还不公布M3,海外流通的美元和起到货币作用可以流通与贴现的债券是在M3里面的。


说中国金融垄断实际上中国有几百家银行,如果说分行是独立法人总行是控股集团的话,中国的银行就更多了,在流动性危机和金融攻击下大家为了资金安全会抱团取暖的,因此恐慌过后会造成的是流动性不均衡而不是紧缺,中国的核心银行能够有流动性,就不会让危机持续和变的失控。


中国央行购买资产,尤其是各级政府的土地储备和基建权利等,以此为中国货币人民币的发行储备,中国才有独立的货币主权,现在以外汇占款发行了超过80%的基础货币,中国的流动性绑定美元汇率和热钱进出,中国金融才是制度性的风险,也给金融战争和金融攻击开了方便之门,这央行资产结构的改变现在流动性紧缺热钱外流正是契机。


央行购买资产与国家储备和地方政府储备购买资产是不同的,因为央行的购买资产和抛售资产直接作用于基础货币,决定流动性的增减,同时央行的资金是没有利息财务成本的,这些成本以后是要通胀买单的,建立中国货币自己的资产本位制度而不是外汇本位制度,是中国金融稳定的大国崛起的关键。


金本位的缺点大家看得很清楚,就是黄金开采和总量决定了货币信用总水平不能适应经济发展,但却对于国家信用货币的问题视而不见,国家信用被定义为无限的,但实际情况却是国家信用不可能无限,现在西方国家已经信用破产,这才是本轮危机的根源,他们需要通过金融战争重整他们的国家和货币的信用。


美国带动的本次危机的关键就是美元成为全球货币和全球金融一体化以后,美国作为一个国家的信用是满足不了全球信用的需要的,美国以不足的信用外加军事霸权维持了美元的掠夺体系,中国必须改变以美元为中心的货币外汇占款发行模式,改变新重商主义的金融状态,本次流动性危机和金融战争是一个机遇。


让央行作为最终贷款人,实际上是让金融的风险被国家信用买单的做法,这实际上是国家对于金融的补贴,这个补贴不能过度而且要有主权性和公平性,不能服务于富人和外国人,因此银行应当被允许破产,更应当让决策者和经营者为无限责任。


在金融经营者有限责任,国家信用为银行买单的央行模式下,就是西方资本控制国家和金融资本主宰世界成为幕后力量的基础,如果中国金融对外开放,这个逻辑关系要看清楚,必须要外来资本承担足够的风险代价不能在信用层面隐形利益输送。


最后我们要说的就是流动性不等于货币数量,是货币数量与货币流通速度的乘积,在中国货币M2突破百万亿的情况下说中国的货币数量不多还要央行投放货币是荒唐的,关键是怎样盘活货币让货币的流通速度上来,以此来满足流动性需要,现在再滥发货币以后是要吃苦果的。因此央行有理由说流动性适度。


这次流动性危机除了美国QE大棒影响外,有各种因素的叠加效果,主要的影响不是基础货币少了很多,是货币乘数下降还有就是货币流通速度的变化,在半年到期还款日大量的货币衍生短暂阶段性消失,经济预期不佳流通速度降低,货币流动性这些短期因素会很快恢复的,大的恐慌是不必的。


综上所述,笔者对于当前中国采取的政策,坚持一贯性的流动性不放松的应对危机的政策是支持的,虽然这个政策开始时是先付出代价的,但现在必须坚持这个政策不动摇不要被利益集团忽悠,不要被裹挟的股民舆论左右,这是一场流动性的金融战争,坚持到底就是胜利。


本次流动性危机我们看到一个非常好的现象就是央行没有完全站在银行的立场上,顶住压力没有随意给银行放水,金融是银行与实业的融合而不是仅仅为银行业,央行行长连任且担任了政协副主席是一个进步,与世界接轨后未来央行应当是国会的一个独立机构而不是政府内的部门,央行要服务于这个国民经济。


压低股市让热钱低价流出的政策让很多人担心热钱再度回来,资产在低位被抄底,而中国如果是完成了货币发行信用的本土化不再依赖外汇,从而实现了汇率市场化,热钱的进出自行承担汇兑损失的话,热钱的渔利空间就被极大压缩,中国的进一步开放才有可能,届时人民币的升值会给中国带来国力给老百姓带来财富。


美国利用流动性的松紧剪羊毛,而我们如果是以国内的资产为货币本位,资产的价值就成为了有效的锚,限制了资本的渔利,尤其是以土地等不动产为本位时,这些财富无法从中国拿走,这将带来中国的稳定与繁荣。


在信用衍生的时代,金融战争更是一场信用战,在你对于经济有信心的时候,货币流通速度就要加快,就会给你带来充足的流动性,信心本身是信用的来源,我们应当对于中国的前途充满信心。


(本文各段均为本人单条微博,文章有几十条独立观点的微博组成,因此是非常凝炼的观点集成,需要大家多看一两遍才便于理解,如果是正常的论述篇幅,每一条微博都可以扩展为一节论述,内容可能要多十几倍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