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在埃及军事政变现场!

余蓝旧港 收藏 23 1441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晚埃及军方发动政变,宣布总统穆尔西下台,民选产生的政府仅仅维持了一年。7月2日临近午夜时分,开罗大学门前的政府支持者遭遇枪击,17名政府支持者被杀,200多人受伤。7月3日,军队宣布占领国家电视台大楼,穆尔西去向不明。这可能只是埃及诸多混乱中一个暂时的句号。埃及究竟发生了什么?观察者网驻埃及研究员王丁楠从开罗前线发回观察文章:

[观察者网驻埃及研究员王丁楠发自开罗]7月2日晚上,埃及总统穆尔西发表电视讲话,拒绝了军方提出的“48小时最后通牒”和“政变”企图,决定捍卫自己作为埃及第一位民选总统的合法性。穆尔西建议修订宪法、重组内阁、吸纳年轻代表进入政府,并强调埃及在革命后遇到的政治经济难题是前所未有的,呼吁大众保持耐心、共建国家。

从2日傍晚到第二天天明,我和几位朋友在枪声和叫喊声中持续关注着政府支持者和反对派发布的新闻和言论。几位朋友中,有的刚从解放广场采访回来,有的曾在6月30日驻扎总统府现场辅助报道。傍晚,尼罗河对岸冲锋枪声震天,警察全无,5人死亡,其中有3名穆兄会的支持者。我们都隐约感到,冲突可能要在今夜升级。社交网站上,穆兄会发布预警说,一些支持穆尔西的极端分子可能会在今晚袭击政府反对派,并对即将发生的暴力率先表示谴责。

然而穆兄会的声明在当晚却成了莫大的讽刺。临近午夜时分,开罗大学门前的政府支持者遭遇枪击,凶手身份不明,警察释放催泪瓦斯,现场血流遍地,17名政府支持者死亡,200多人受伤。

中国人在埃及军事政变现场!

7月2日开罗大学门前政府支持者遭遇袭击,凶手身份不明

7月2日遇难的几乎全是穆尔西的支持者。穆兄会明天会善罢甘休吗?我们当时不得而知。与此同时,我身边的政府反对派也放出日益激烈的言论,那些平日里最温和的朋友们说起话来竟也带着“杀气”:有的人支持动用一切暴力清除埃及社会的毒瘤(指穆兄会);有的乞求真主点燃全民对独裁者的怒火;还有的要求军队直接到总统府抓人,并逮捕所有穆兄会成员及支持者。

如果他们的言论能代表所有反对派的心情,穆尔西的支持者无疑会将明天的冲突视为关乎生死的一搏,双方妥协的可能性已几乎为零。7月2日夜里,政府支持者在纳赛尔城和开罗大学聚集,反对派则在解放广场和总统府外死守,大家都等待着第二天下午5点“最后期限”的到来。

7月3日午后,穆尔西的发言人向路透社记者表示:总统宁愿“像一颗树一样站立”,“誓死捍卫民选总统的合法性”,也不会屈从军事政变威胁,进而使得埃及政治沿民主化的反方向倒退。

下午3点左右,穆兄会通过自己的“埃及25”电视频道发布消息称:自由和正义党(穆兄会组建的政党)拒绝了国防部长塞西主导的全国对话。反对派政党联盟“救国阵线”(gabha-l-inkaz-l-watani)和“造反”(tamarrad)运动将废除新宪法、总统下台、解散议会作为谈判的底线,自由和正义党表示已经无话可谈。

此时,军队宣布已占领了国家电视台大楼,且正在会同各派讨论武装部队提出的“过渡路线图”。埃及国家安全部门宣布,禁止穆尔西和穆兄会高层离境,理由是他们在穆巴拉克执政时被关押拘禁,却趁“1•25”革命之机“越狱而逃”。有传闻称,总统已被军方软禁。

下午5点,军队提出的最后期限已到,却不见声明。数百万政府的支持者和反对派焦急地等待着国防部长塞西发表电视讲话。此时此刻,除穆兄会及其支持者外的其他政治派别仍在同军队会谈。我的朋友们调侃道:不守时是埃及社会的惯例,对待这样的国家大事恐怕也是如此!

晚上9点左右,埃及国防部长塞西同军队高层、埃及宗教领袖、“6·30”阵线发言人巴拉迪、“造反”运动发起者、萨拉菲光明党发言人以及新闻界代表出现在电视直播画面中。塞西宣读了埃及过渡政府的路线图:冻结穆尔西政府主导通过的新宪法,解散议会上院,由最高宪法法院院长代理国家元首,成立由技术官僚组成的临时政府,尽快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

这份路线图完全满足了“造反”运动提出的各项要求。因为如果真按照埃及宪法规定,如若总统下台,本应由议会上院议长(而非最高宪法法院院长)在短期内代行总统职权。然而穆巴拉克下台后,伊斯兰党派在议会上下两院选举中均占主导,上院议长就是穆兄会成员,因此反对派不得不提出“一揽子”计划,彻底清除穆兄会的势力。

塞西讲话时,解放广场和总统府的反对派欢呼雀跃,旗帜**。示威者用激光灯照射头顶飞过的军用直升机。他们说:感谢军队,感谢真主,埃及人的革命到今天总算彻底胜利了!

互联网上,有同学激动地问我:“你看新闻了吗?”

我说:“是关于军事政变的吗?”

他说:“这不是一场政变,而是军队实现了人民的愿望。我不喜欢有些媒体用‘军事政变’一词形容我们的革命!将我们4天以来的成果称为‘军事政变’,这让我觉得埃及好像变成了动荡不安的第三世界国家。”

我来不及和他继续对话。因为此刻,在纳赛尔城集结的数十万穆尔西的支持者极有可能与现场的军人爆发冲突。CNN的现场画面显示,这些支持者静默着听完了塞西的讲话,抗议口号声随之响起。

支持穆尔西的“民间记者”在Facebook页面上说:“美国国防部发言人已经表示,美埃两国防长于上周和今天两次电话沟通,这分明是军队在美国支持下发动的政变。”还有人质问塞西:“你把士兵、坦克和武器部署到全国各地,堵住总统府的门口,然后要总统下台,这就是你说的合法性吗?”

然而更令我和一些外国朋友担忧的是:国防部长讲话后,在埃及各家电视台上,纳赛尔城穆兄会支持者的游行画面全部消失了。此前,埃及的电视频道同时显示解放广场、总统府、纳赛尔城和开罗大学四地的游行直播,而现在,观众只能看到总统府前和解放广场上欢呼的民众和绽放的烟花。

没人知道纳赛尔城正在发生什么,只有国外媒体不时爆出的逐渐上升的穆兄会死亡人数。

几分钟后,电视画面显示,埃及国安部门冲进了穆兄会的“埃及25”电视台,带走了其工作人员。武装部队还发布消息说,自由和正义党党首、穆兄会高层和300多个成员均已被逮捕。我在Facebook上持续关注的几个政府支持者创建的新闻页面,有的停止了更新,有的页面本身已不见踪影。

接近凌晨一点,武装部队冲进半岛电视台埃及直播频道的办公楼,逮捕了主持人、嘉宾和其他工作人员。半岛电视台在网站上发布消息说,半岛埃及频道暂停播报,电视画面上一片漆黑。穆尔西的反对者对卡塔尔及半岛电视台的痛恨之情溢于言表。去年,半岛电视台在解放广场的办公室就遭示威者焚烧。这一方面出于卡塔尔政府对埃及穆兄会的支持,另一方面也透露出埃及民众对国家前途的失落——当海湾小国卡塔尔凭借强硬的经济实力和逐步上升的政治影响力日渐盖过埃及这个昔日“老大帝国”的风头时,埃及民众表现出一种强烈的嫉妒心和不自信。

回想起6月30日当天,我问一个穆尔西的反对者:如果总统下台了,反对派将如何处理穆兄会成员和那么多的支持者呢?这位我所认识的最文静的埃及小姑娘答道:“杀掉穆尔西和穆兄会高层,关押所有的支持者。”当时我以为这不过是气话,并跟她开玩笑说:“那埃及纳税人要花多少钱来养活这些在监狱里的人啊?!”

中国人在埃及军事政变现场!

7月3日,埃及军方采取行动后埃及人在大楼上打出离开字样的激光

7月1日,国防部长塞西对穆尔西发出“最后通牒”后,我还和朋友们讨论:“倘若军事政变、现政府下台,军队将如何把穆兄会等伊斯兰组织重新纳入埃及新的政治地图?自由和正义党自身又会选择什么方式影响未来的政治进程呢?”现在看来,我的所思所想还是太想当然了!

写到末尾,我的脑海里浮现出这样一幕:去年冬天,在一个很偶然的场合,我遇到了埃及武装部队的几位将官。闲聊之时,他们严肃地跟我说:“你看着吧,我们正在等待埃及民怨沸腾之时,那时我们终究是要把穆尔西赶下台的。”

当一个温和的伊斯兰组织通过合法选举取得了立法和行政权力,却发现前政府经营数十年的国家机构根本不听使唤,且仅在一年之后,它就被军队政变强行赶下舞台,回复到前政府时期的“阶下囚”地位——这样的情形在阿拉伯世界是有先例的。此刻,我担心在经历此次挫折后,穆兄会和其他伊斯兰组织将日益朝着保守、极端、甚至恐怖组织的趋向演进。

中国人在埃及军事政变现场!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临时总统巴拉迪有名的自由派,与西方渊源颇深,拿过炸药奖。为了夺权照样违宪搞军事政变推翻民选总统。可见什么宪政什么普世价值在权利面前都是空话而已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